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九江龚长老分享改革开放时信主经历

1/2
  • 龚长老

    龚长老

  • 龚长老在都昌教会服侍

    龚长老在都昌教会服侍

编者按:江西九江市基督教两会负责人龚长老是在改革开放前后信主的,他当时只有18岁,是当时教会唯一的一名年轻人,信主30多年来,他从普通的信徒到参加教会侍奉,再到都昌县全县教会的负责人,期间经历种种坎坷,也经历神一步步的带领。

见到龚长老的时候,正值2017年清明节,多年的劳心劳力,让53岁的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苍老很多。在当地有过清明节的风俗,基督徒虽然不上贡不烧香,却依然要去祖坟上看一看,况且龚长老作为长子,今年还有一件事,就是父母坟上需要翻修,按照当地习俗,这件重要的事情只有清明节才能做。

抽出前一天晚上的时间,他和笔者分享了个人信主的经历以及这三十多年在都昌县教会的发展情况。

改革开放后,都昌县教会发展的条件基本上也是比较开放的,那个时候农村信徒好少,却是极好的时光,80年代末到90年代末,整个乡下的教会是非常复兴的。当时老基督徒都在乡下,文革十年动乱,大家虽然都被打成牛鬼蛇神了,但是对基督的衷心没有改变。我是在1983年信主的,当时全县只有8个教会,没有教堂,信徒都在家里聚会。当时我只有19岁,那时候信耶稣的都是老人家,只有我一个年轻人,当时几位前面的长辈都很高兴,而且我还不是因病信主的(当时农村很多人信耶稣都是因为病得医治)。

我13岁时,由于父亲去世,身为家中长子,为了照顾5个年幼的弟弟妹妹,本来成绩优秀的我不得已离开学校,开始回家种田,和妈妈一起担负起整个家庭的重担。由于家境困难,当时妈妈还考虑把两个年幼的妹妹送人,其中一个1岁多,一个仅有3个月大。我坚决不同意。

当时还没有分产到户,一家人真是吃了很多苦,我和妈妈相依为命把弟弟妹妹带大。由于家里穷,我们基本上都没有读书,只有一个弟弟上学,他不愿意读书,我就用棍子打,因为我知道没有书读的人是很可怜的。我弟弟也被打了很多。

我17岁的时候,村子里开始实行分产到户,由于家里人口多,田地多,劳力又少,天刚蒙蒙亮就去干活,白天做不完就晚上补着做。从小的经历塑造了我的性格,那时又倔强又古怪,“我认定的事情一定要做完,这块地今天我要犁完,就算不吃饭不睡觉也要做完”。

除了沉重的体力劳动,还有来自周围环境的压力,乡下人相当势利眼,因为家里没有父亲,又穷,常常有人欺负。我是不让的,18岁的时候跟别人打架,带着刀,是要跟他们拼命的。这样打了两次架,妈妈管不了我,要去寻短见。我就慌了,“我该怎么办,我的性格太硬了,如果妈妈因为我死了,那我也活不下去了……”

那时村里有一对孤寡老人,他们是信耶稣的,在村里,我也经常帮助他们干点活,他们跟我说,你的良心是好的,但是你的性格一定要改,不改的话你妈妈一定会死的。可是没办法,我的性格已经养成了。他们说,“你跟着我,信耶稣,上帝可以改变你”。于是在18岁的时候,我就跟着他们信耶稣了。

当时万仞山牧师在都昌,他是江西省第一个牧师,四川神学院毕业,当时已经65岁了。我是当时都昌教会第一个年轻人,走进教会,都是老人,他们知道我想要信主,40多个人跪在那里为我祷告,我是这样才信了耶稣。

每个主日过去做礼拜,做了不到5个礼拜,我就不想去了。因为家里有很多田地,很忙,去教会路也很远,要步行过去,“好远,来回一上午就没有了”。另一个原因是面子问题,去教会要经过很多村庄,路上会碰到很多熟人、朋友,都认识我,他们看我跟着几个老人,就知道我信耶稣了,“真是好chou(窘迫)”。

上帝太奇妙了,刚打算下个礼拜不去了,我马上就发病了,平时是从来不生病的,当时不知怎么脚上就生了一个肿瘤,疼得要死,医生开刀割了又长出来,整整40天,吃不下睡不着,整个人骨瘦如柴,当时妈妈坐在爸爸坟前哭,说儿子完蛋了,医生说这是骨头里面长了肿瘤。

后来是那一对老人来到我家,找到我的妈妈说,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你的儿子打算不信耶稣,但是他的名字已经放在生命册上了,这么多人已经为他祷告,说不信耶稣,这句话得罪了上帝,他要悔改。妈妈说,当初是你们带领他信主的,现在又不管了,他现在痛成这个样子,这可如何是好?妈妈哭了,老人家来到家里,跟我说,现在你生病了一个月,家里的地别人都在帮忙种,你的生活保证秋收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你的生命是很成问题的,你知道吗?你得罪了上帝呀,赶紧低头,现在回头不晚。

我想着,自己这样子已经整整四十天了,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还痛的要死,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就说如果真的上帝能够显灵在我身上,让我的脚一个礼拜能够好,我就回过头来信,“让我今天不痛,能够吃得下饭,这样就可以”。

接下来,远近的老人家就连续三天来我家为我祷告,好神奇,五天过去了,脚果然好了很多,脓也排出了,也开始长肉了,一个礼拜,完全好清了,可以下地走路了。可是我又犹豫了,这该怎么办呢?正在纠结的时候,万牧师就来了,我只能告诉他说我信是要信,但是不能保证每个礼拜都去教会,他说可以,但是中间我又离开了,这次是被世界抓走了。

我在21岁的时候,找了爱人,结婚生了大儿子,本来很幸福,但是村里当时流行算命,一算命,说儿子要死,“不是儿子死,就是我死,家里没有好的”,我就在想,好吧,为了儿子一定要信耶稣了。当时孩子的姥姥就是算命的,画符呀,法事呀什么的都搞到家里来了,整整一百天,家里真是不得安宁,但我知道,这些都没有用,一定要信耶稣。

好奇妙,结果岳母在家里三次经历主,后来她也于89年信主了。本来算命的人说孩子活不过一岁,结果现在大儿子都32岁了,家庭幸福,工作顺利,平平安安的。

再说岳母三次经历主的事,当时她在我们家里住,帮着照看孩子。第一次是儿子刚好半岁,岳母拿到家里来的符都被我撕掉了,那一天岳母和妻子在床上睡觉,突然看到床上全部都是荣光,这是第一次;第二次是看到一个白衣天使,当时我家上面有楼板,下面是地板,那个天使头在上面,脚在下面,岳母说这是家里出了鬼,当时妻子只是知道耶稣,还没有信,她告诉母亲,这肯定是耶稣,并呼喊“主啊,我感谢你”,然后人影就像烟雾一样消失了;又过了好几个月,孩子要满周岁了,那个时候住的是老房子,窗子从来没有打开过,用纸糊的严严实实的,那个夜晚也很安静,在凌晨四点的时候,窗户却突然打开了,我立马喊道,“主啊,求你救救我”。打那以后,我就更加死心塌地的信耶稣。

1985年我正式受洗成为基督徒,并在家里建立了教会,当时只有7个信徒,不到两年,发展到30多个,到了1987年,就在村子附近建立了5个教会,都是家庭教会(在某个信徒家里聚会)。1989年都昌县成立三自爱国会,我开始担任秘书长,万牧师任主任,我跟着万牧师开始更多学习如何治理教会,原本刚硬的性格也开始慢慢改变。

妻子在92年正式受洗归主,其实她早就信了,只是我忙于教会的事情,一大家子人需要她来管,没有时间去聚会。92年,儿子长大了,弟弟妹妹都盖了房子,她才信了耶稣,礼拜天可以去聚会。现在我们一整个家族都信主了,原本拜偶像的岳母在89年就信耶稣了,表姐、姑妈,我的姑妈有6个女儿,也都因为看见我的改变信主了。

1993年,我们村子因为风气好被评为文明村,当时村子有43户人家,其中有20户都信了耶稣,将近一半是基督徒。镇上想让我当村主任,可是有一个要求,就是不能信耶稣。我的生命是主给的,整个家的命运都是上帝扭转的,让我离开主是不可能的,就拒绝了。

以前住的一直是老房子,1995年的时候,我在村里盖了两栋房子。房子盖好后,96年又在附近建了教堂。建堂的每项费用我个人都献上百分之十,那时,全县一共有42个教会,教堂只有8个,信徒已经发展到5000名。

98年,都昌县发了洪灾,人们家里都淹了,而后来盖的两栋房子和教堂由于地势偏高,免遭灾害,当时乡亲们200多号人都在教堂和我家里面避难,他们说,“你真是上帝的使者”,就这样得到了乡亲们的见证。也是在那一年被推举担任都昌县基督教两会主任。

在都昌县基督教会,两会采取的管理制度是“主委包片,常委包乡,法人包堂点”,同时也开展了神学思想建设,施行凭证传道,传道人需要经过神学培训考核,拿到证件才能讲道。当时也开展了文字事工,是一个退休的老校长负责的,99年将他请到县城,每个月给300块钱,有什么想法跟他说,他都能写出来,这个老校长也担任过一段时间县基督教协会会长,后来于2011年蒙召归主。

就整个九江来说,都昌县是教会最多、信徒最多的地方,目前约有15000名信徒,牧养任务艰巨,2008年,我被调到九江市基督教两会担任工作,直到2015年都昌教会建堂出现问题,才又回到都昌。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我们!

相关新闻

九江市基督教福音堂隆重举行复活节主日崇拜暨圣洗礼

2017年4月16日上午,九江市基督教福音堂隆重举行复活节感恩崇拜,来自城区共千余名信徒参加了此次崇拜。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