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与三个传道人的对话,不可思议

昨天到郑州地区的一个地级市看望我的一个同学,我问他在教会服侍的怎么样?他说自己正在打算离开教会,不再做传道人了。我问他为什么?他就又找了两个弟兄一起交通,谈论在这个县级市里面的传道人服侍问题。

这个市共有将近80万人,前几年基督徒的数量约有三万人左右,而最近一年的统计显示,该市的信徒不但没有增加,反而还少了一大部分,只剩下一万人左右。该县宗教局也曾质问该县(市)基督教两会,你们的信徒为什么会连年下降?当地两会也只是面面相觑,默不作声,或者要么就干脆打哑谜犯迷糊。

和这三个弟兄交通我发现,他们这里传道人的生态系统出了很严重的问题,这里只要有人读神学,教会基本都会向各地的神学培训中心输送。因此有的传道人素质和能力实在不高,毕业回来之后,在教会里地位比较低,按他们的说法:是个人都比传道人说话管用,传道人在教会是最低等的服侍人员,唱诗班人员可以指挥传道人,执事可以指挥传道人,一个在教会时间长的普通信徒也可以指挥传道人,后勤看大门的也可以管理传道人,因而在信徒的眼里,传道人这三个字对他们来说一点神圣感都没有,在教会里面说话几乎没人听,即便是讲道也是很多人指点江山:你怎么能这么讲呢?你应该穿什么衣服讲;你这样讲道,我们下次可不用你了;你讲道不够幽默;你讲道讲的不如网上某某人讲得好。

传道人的地位如此低,自然教会中想要去上神学的人就寥寥无几,甚至无论怎么动员都没人愿意。毕业回来工资就不要提了,作为一个传道人,你敢提工资,就有人站出来说:“人家唱诗班不比你们辛苦,人家还没要工资呢,你咋还好意思要工资;教会负责人有工资么?执事们有工资么?都没有,你一个传道人还想要工资!”席间一个弟兄说到这个问题,就举了一个例子,他说他们教会的一个老执事认为:传道人是最不能拿工资的人,因为他们不像唱诗班一样还要辛苦练唱,传道人就是讲个道而已,凭什么给工资。这个弟兄问:传道人也需要准备讲章呀?老执事说:你们还准备什么,上学不就是去学讲道么?你们一祷告神都给你们了,还用准备啥,我觉得给谁发工资,都不能给传道人发工资。

我问他们,你们市里面现在还有多少弟兄传道人?他们说总数不超过10个,60岁以下的不超过5个,今天你见到的我们三个,就已经是见了一多半了。

“其他人呢?”

“坚持不住的人都已经下海了,会做生意的做点生意,不会做生意的干点零工等等。”

“那你们三个坚持的原因是什么?”

“怎么说呢?家里环境原来还好点吧,能吃一点老本。啃老服侍,慢慢也不行了,也就是准备离开教会干点别的,这不,听说你来了,随便见见说说话。”

“也就是说,你们现在都做好了离开教会的准备?”

其中一个稍胖的弟兄说,“不能服侍了,孩子慢慢长大了,妻子一个人上班挣一千多块钱,两个孩子养活不起。我也跟俺教会说了,不再讲道了,家里生活太困难。你知道教会怎么说的,愿神大大的赐福你,你要有信心,神一定会赐福你。你们能够侍奉神,这是多有福气的事情呀!这话我都听得心凉,上次负责人又对我说,愿神大大赐福你,侍奉神是多么有福的一件事,我就问他,既然这么有福,你为啥不让你的孩子也侍奉神呢?结果这个负责人说,俺那孩子人家有正经工作,一个月几千块钱,侍奉神俺全家吃啥?哎,弟兄(笔者),你说说,我作为一个传道人不拿一分钱,天天在教会,我这工作还在人家眼里不正经,一提起他自己那娃(孩子),正经工作……这都不说了,逢年过节教会组织探访,从来没有人问过我和我媳妇吃的啥,有一次我问教会咋不去探访我家,人家说探访也就是一句话,你又不需要,再说你是一个传道人,有信心就不用探访。我不是征求啥,我真感到俺们这里教会整体上看不起传道人。上次教会邀请一个外地的传道人来讲道,人家开着车来的,我们教会的人咋说的你听听,咦,看看人家那里的传道人多荣耀神,人家开着十几万的车来讲道。我听了心里啥感受?住的房子是租的,一个车轱辘我都买不起,我侍奉教会不给工资,见到别人开车还来羞辱我,是谁能受得了?我是一个人呐,我不是一条狗,我也有情感啊。”

旁边的年长弟兄拍了拍他的肩膀,递给他一张纸巾让他擦干眼泪。由于是在这个年长的弟兄家里谈话,但是这个年长的弟兄似乎不怎么善于言谈,将近50岁的他,头上已经有了很多白发,他是另外一间教会的传道人。听他妻子说去年刚做了一个小手术,手术的钱还是借信徒的。他还有一个儿子,今年22岁了。有一次别人说要给他儿子说个对象,他妻子连忙拒绝,他起初不理解,为什么妻子拒绝的那么快。回到家里,妻子才说,“按照习俗,两个人见面得给人家姑娘钱,咱家指望啥给人家见面钱呢?现在恨不能天天吃咸菜,咱指望啥让人家姑娘嫁给咱儿子呢?孩子才上班,工资还顾不住自己,我出去上个班,勉强顾住(够)家里吃饭,咱现在没钱给儿子找对象啊。每天,我感觉我头顶上都压着一座山,我都不敢想明天或者万一发生个啥事,咱家都零散了。”说完也是一阵阵的抹眼泪,感觉自己做家长的对不起孩子。

“你们平时讲道,从来都不提传道人工资么?”

“也讲过,信徒没啥意见,就是管理层有一个观念:你们既然奉献给神做工,哪能要神的钱呢?”

“那教会的收入一般用在哪里呢?”

“总的来说,我们这里两会开负责人会议,就会表彰哪个教会上交的钱多,教会的奉献款又增加了多少。不过最近两年,教会奉献一年不如一年,两会里面为了提高收入,开始向教会收十分之三的奉献了。这已经是一个恶性循环了,教会传道人地位低下还没有工资,因此没有人愿意做传道人,没有传道人,信徒生命质量就上不去,生命不丰盛,奉献款就更低,对教会也没有依附感,自然不愿意奉献,然后教会收入变低,更加不会给传道人发工资。我们都已经做传道人20多年了,如今是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我能问一下,你们平均下来一个月能有多少收入?”

“不到200元!一百多一点……一个月在本教堂讲道是没有费用的,是义务。像我们这些讲道也就说还算有恩赐的,可以被编到市里面,这样市里就会在另外两个礼拜将你差到别的教会,这样就会有一点路费收入。”

“一次路费多少钱?”

“前十几年是10块,后来涨到20,之后是50,现在涨到80了。”

“也就是说一个月一百六十块钱?”

“对,这还是恩赐比较突出的人才能拿到160块。”

另外一个弟兄是一个教会的负责人,他也是我的同学,他说目前教会管理者很多都是没有什么文化水平的人,因而看不到传道人的需要。他们也会说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服侍神,都没有要过工资,神也让他们活了下来,并且有的现在活得也很滋润。就以此证明说,传道人不能领工资。目前市里面大多数教会都在他们的手里被管理,因而发生着种种与时代不符的气息,致使很多传道人得不到供养,信徒也流离于教会之外。他作为一个80后的教会负责人,在教会推行种种制度的时候,感到最大的压力不是来自于信徒,而是这些资历很老的管理者,比如给传道人讲道补助30块钱一事,也遭到了老资历前辈的痛斥。他现在觉得很无力,想把教会负责人的位置让出去,想回去做自己原来的生意。 

(本文作者系基层教会一名传道人。)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我们!

相关新闻

除了代祷,我们还能为患病的传道人做什么?

今天早上天还未亮,我就收到一条紧急代祷的短信,这是我一个认识的教会姊妹发过来的,在短信中她说,在河南YZ市有一名传道人弟兄已经病了好几天了,天天便血止不住,妻子也是传道人,母亲也曾是传道人,家里很困难,希望为他祷告,求神医治他。YZ市离我并不远,我也刚好有一个同学是本地两会的,我就给她发微信询问了当地的传道人的生活保障情况。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