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丝绸之路与中华宣教

1877年,德国地质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将“从公元前114年至公元127年间,中国与中亚、中国与印度间以丝绸贸易为媒介的这条西域交通道路”命名为“丝绸之路”。这个称谓很快被学术界所采纳,并得到大众的认同,并一直延续至今。此后,法国汉学家沙畹在此基础上延伸,将中国古代海上交流通道称之为“海上丝绸之路”。而今日备受关注的“一带一路”就是在此基础提出的,即“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

丝绸之路(包含海上的)是大航海时代前,东西方最重要的经济、文化交流通道。在长达1600多年的岁月里,这两条通道承载了东西方各国各族之间的交流、碰撞,演绎了人类历史上一幕波澜壮阔的伟大史诗。丝绸之路同时也是一条福音之路,自教会建立以来,不少宣教士怀揣着把福音传到地极的热情,向东行进,将福音的种子撒遍了阿拉伯、波斯、中亚、印度等等地区。而屹立于世界东方的中国,更是成为很多福音使者向往之地,在盛唐气象和蒙古旋风的交相辉映下,留下了他们的佳美脚踪。

早期传说

在教会历史上,曾有使徒多马来华宣教的传说,然而却缺乏有力的证据。而在古罗马时期,阿诺比尤斯在主历300年左右写的《驳斥异教论》里记载:“基督教传教工作可以说已遍及印度、塞里斯(Seres,罗马帝国对古代中国称呼)、波斯和米底斯。”此外,明洪武年间在江西庐陵,出土了一尊特大铁十字架,上有三国时期吴国的“赤乌”年号。而汪维藩牧师也曾在江苏徐州汉画像石艺术馆珍藏的汉画像石研究时惊奇地发现,一批东汉画像石造像竟然出现了圣经故事和早期基督教的图案。以上的历史记载和今人的研究,是否表明早在汉代三国时期,就有宣教士沿着丝绸之路来到中国传播福音,领人归主呢?这一切都有待进一步研究。

盛唐时期

主历589年,隋朝南下灭陈,统一了中国。结束了中国两晋南北朝以来的长期分裂局面。尽管隋朝很快因为穷兵黩武和滥用民力而被推翻。但后继的唐王朝,继续维持统一局面,开创了灿烂的大唐盛世。值得一提的是,唐太宗李世民雄才大略,他不断开疆拓土,先后将东突厥、吐谷浑、高昌、龟兹等等国家纳入大唐的版图。此后大唐在西域建立安西都护府,加强了新疆、中亚地区的统治。此举再次打通了陆上丝绸之路,使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得以顺畅。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来自叙利亚的景教宣教士得以进入中国,传播基督的福音。

主历635年(唐贞观九年),景教教士阿罗本来到长安,唐太宗李世民本着“示存异方之教”的开放政策,派当朝宰相房玄龄“迎于西郊,待如嘉宾”。不久,他得到李世民的接见。史载:“翻经书殿,问道禁闱。深知正直,特令传授。”唐太宗听了他所讲授的福音之后,觉得很有道理,因而礼遇这位远道而来的景教宣教士,准许他在中国宣教。阿罗本来华后,广传福音,翻译经书,将基督的真道带给了中华各族。三年内,陆续由波斯东来的宣教士,达到21位。贞观十二年,唐太宗特许阿罗本在长安义宁坊兴建教堂一所,初称“波斯寺”,后更名为“罗马寺”、“大秦寺”。朝廷还提供经费支持,所敕诏书上有“道无常名,圣无常体,随方设教,密济群生。”的说法,足见唐太宗对景教的扶持。此后唐朝历代皇帝(除了武则天时期稍有逼迫)都对福音传播持开放政策。于是全国各州,建立景教寺。景教得以广泛流传。出现了“于诸州,各置景寺,法流十道,寺满百城”的盛况。

唐代来华的景教宣教士除了传福音还做了不少社会事业,尤其是医疗服务。《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记载到“病者疗而起之。”不少宣教士精通拜占庭、波斯等地医疗技术,杜环的《经行记》载到:“大秦善医眼及痢,或未病先见,或开脑出虫。”而医疗宣教士秦鹤鸣更是成了宫廷御医。此外,景教教士也从事《圣经》翻译事工,并编写了不少赞美诗。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正当唐王朝如日中天之时,主历755年,安禄山、史思明发动安史之乱,沉重地打击了唐王朝,盛唐气象的辉煌也在叛军铁蹄下烟消云散。尽管唐朝镇压了叛乱,但从此元气大伤,无法再重现往日雄风。更为重要的是,唐王朝的衰落直接导致了对西域的经营,到了主历九世纪左右,整个西域地区全部失落,失去了对丝绸之路的控制。而此时的丝绸之路也成了阿拉伯帝国、吐蕃、回鹘等等势力相互博弈的舞台,不再有昔日安宁的景象。这种局面对于福音在华传播无疑是个沉重打击,宣教士来华也不像以前那么便利了。

主历845年,唐武宗会昌年间,武宗听信道士赵归真的谗言,发动一场声势浩大的灭佛运动,被佛教称为“会昌法难”。尽管灭佛运动针对的是佛教,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包括景教在内其他外来宗教(祆教、摩尼教等)都受到沉重打击,从此景教在唐朝的地位一落千丈。关于唐代景教衰亡,有各种各样的解释,但有一点值得注意。由于唐朝的衰落,导致丝绸之路动荡,宣教士无法像以前那样,源源不断地来华宣教。福音事工自然无法得到很好地继承。由于外来宣教士的减少,教会一遭到逼迫很容易解体,这是不容忽视的一个原因。此外,信奉景教者有不少胡人,而丝绸之路的阻碍增加,必然使胡人入华者减少,也导致了信徒数量锐减。因此,景教的消逝有诸多原因,但丝绸之路的动荡,无疑是一个重要因素,由此也可见丝绸之路在当时对于中国福音事工的重要性。

在唐代海上丝绸之路同样繁荣,根据《新唐书·地理志》记载,当时,我国东南沿海有一条通往东南亚、印度洋北部诸国、红海沿岸、东北非和波斯湾诸国的海上航路,叫作“广州通海夷道”。当时也有景教宣教士沿着海上丝绸之路来华,并在广州宣教。根据一些阿拉伯史学家记载,唐末黄巢暴动攻下广州,屠杀了12万(一说20万)胡人,遇难者中就包括了不少基督徒。足可见唐代时海上丝绸之路也是福音传播的通道。

从唐代到元代的300多年里中国是否有基督徒呢?目前并无太多史料和出土文物佐证。然而在1994年初,泉州出土了一块刻有十字架的墓碑,根据学者考证,墓主人是两位汉族妇女,皆为景教徒,立于南宋景炎二年(1277年)正月,即元军入泉州前一个月。由此认定南宋闽南地区已有福音的传播,而非元代色目人传入,这可以成为一条线索,探索汉地在这段时期里是否有景教徒的依据。更为重要的是,南宋积极开展对外贸易,泉州也取代广州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核心。因此,假如当时泉州有福音传播,那么从海上丝绸之路进入的可能性极大。

蒙元时代

人类历史进入13世纪,在蒙古高原上刮起了一股强烈的旋风。一个叫蒙古的部落在成吉思汗及其子孙带领下,东征西讨,将东起日本海、西到多瑙河,南达印度洋、北至西伯利亚的广袤土地收入囊中,建立了空前的蒙古帝国。尽管蒙古铁蹄所到之处给欧亚各国人民带来沉重灾难,但在客观上却结束了欧亚大陆诸国林立的纷争,使丝绸之路(包括海上)得到畅通,加速了东西方文明之间的交流。正是在这一背景下,福音再次得以来华,而且比唐代得到更大的发展。

在蒙古内部,有些部落很早就接受了基督信仰,比如:汪古、乃蛮﹑克烈等等。蒙古帝国征服中亚、西亚、东欧等地区,而这些地方生活着不少景教徒,他们有的成为蒙古帝国的官吏,有的作为俘虏充当仆役,来到中国工作生活。他们和原有蒙古部族中的景教徒一起,形成了元代的景教徒群落。根据《马可波罗游记》记载,元代时,北京、大同、敦煌、肃州、甘州、凉州,宁夏、喀什、叶尔羌、伊犁、扬州、杭州、镇江、温州、泉州等地都有景教徒和景教寺。另据学者研究,元初仅大都地区就有景教徒三万多人,设有契丹、汪古大主教区管理,西北地区还有唐兀等大主教区的设置。镇江也有大兴国、云山、聚明、四渎安、高安、甘泉、大光明、大法兴等八座教堂。

由于蒙古的西征,给欧洲人民带来极大恐慌。罗马教宗英诺森四世遂派遣柏朗嘉宾出使蒙古,劝说大汗停止杀戮,归信福音。柏朗嘉宾来到哈拉和林会见蒙古大汗贵由。尽管此行并未达到预期目的,但拉进了教廷与蒙古的关系。此后,方济各会士鲁布鲁克奉法王圣路易(路易九世)的命令,前往蒙古与蒙哥汗会谈,并回国复命。柏朗嘉宾和鲁布鲁克虽然主要从事外交使命,但在客观上为天主教在远东探路,并最终来华打下了基础。而他们到蒙古所走的路,很大一部分就是古老的丝绸之路。

元朝建立后,威尼斯商人马可波罗来到元大都,受到忽必烈的接见。他向忽必烈介绍天主教教理,得到欢迎,元世祖于是请他们回国,请教宗派遣宣教士来华。教宗尼古拉四世得知后,他看到遥远的中国有很多人未听过福音,因而十分注重中国的宣教事业,他派遣方济各会士孟高维诺前往中国。孟高维诺沿陆路经东欧、西亚、波斯等地到达印度,并在此乘船前往中国。经过4年多的长途跋涉,1893年,孟高维诺沿着在泉州上岸,又北上2000公里,次年抵达元大都。此时,忽必烈已经去世,他的孙子元成宗铁穆耳继承其祖父对福音的开明政策,优待这位远道而来的宣教士。不久,成宗就准许他在中国传教,并提供必要的物质支持。此后,天主教在元代得到广泛传播,安德烈、鄂多立克等许多宣教士都沿着丝绸之路(含海上)相继来华,而大都、泉州等地都设立了教区。

忽必烈为了管理也里可温(基督徒称呼,即:有福人)的事务,于1289年(至元二十六年)设立崇福司,管理教士及十字寺(教堂)。此后改为崇福院,归并所属全国也里可温掌教司七十二所,全部事务均归崇福院管理。七年,复改为崇福司。有司使、同知、副使、司丞等官。而元代的也里可温(包含景教、天主教)主要在蒙古人与色目人中传播,仅有有少数汉人信主。元代不少高官是基督徒,比如任平章政事、领崇福使的爱薛,镇江府路副达鲁花赤马薛里吉思,御史中丞马祖常等。马祖常为光为盐,他在为官时,在朝廷中提出很多有益法令,造福百姓。文献中记载他非常注重孝道,甚至向皇帝上书,提倡一夫一妻制。

在元代,作为海上丝绸之路中心的刺桐港(今泉州)空前繁荣,吸引世界各地的商人来此做买卖,据载“此处一切生活必需之食粮皆甚丰饶”(马可波罗语),刺桐成为当时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汇的中心之一。很多宣教士也将泉州作为重要的宣教基地,不但很多天主教宣教士从泉州上岸,踏上中华的宣教道路,泉州城内的基督宗派也呈现出多元化。除了天主教、景教在此有不少信徒,甚至连亚美尼亚教会、雅各派等东方小宗派也来到泉州发展教务。各大宗派在此和谐相处,甚至相互帮助对方拓展教务。第三任刺桐主教安德烈·佩鲁贾在信中称:“在大洋海岸有一相当大城市,波斯语称之为刺桐。城内有一富有亚美尼亚妇人,建一十分雄伟华丽的教堂,后来总主教将此教堂作为总教堂。此妇人生前自愿将此教堂交于杰拉尔主教及其同伙修士。”可见泉州基督徒之间和睦的景象了。 

外出宣教

在元代,中国还诞生了第一位外出宣教士——列班•扫马。他是元代大都人,出身于一个信奉景教的畏兀儿(即维吾尔族)富贵之家。有一位叫马忽思的蒙古人仰慕他的才华,来到大都拜他为师。大约在1275年(至元十二年),两人萌发了到圣城耶路撒冷朝圣的念头,于是,他们离开了大都,沿着古老的丝绸之路,踏上了西行征途。列班扫马和马忽思游历了中亚、波斯、高加索等地的教会后,来到美索不达米亚的巴格达。此时,聂斯托利派教长马儿•腆合任命马忽思为大都和汪古部主教,并改其名为雅八•阿罗诃。而列班•扫马则被任命为教会巡视总监。1281年,马儿•腆合去世,马忽思被选为新教长,称雅八•阿罗诃三世。

1287年,伊儿汗国国王阿鲁浑为了与穆斯林国家交战,想联合西方的基督教国家东西夹击,遂遣列班•扫马出使罗马教廷及西方各国。拉班扫马于是前往欧洲,成为目前可考最早到达欧洲的中国人。他在法国与法王金发菲利普和英王爱德华一世会面,然而两位君主都不愿意订立列班•扫马一行所盼望签订的明确的军事协约。他有些失望地前往罗马,罗马教廷于1288年2月20日选出了新教宗尼古拉四世。尼古拉四世不仅同意了列班•扫马的提议,还让他参加复活节前一周的庆祝仪式,并把他安排在首席上,亲自授给他圣餐。此后,列班•扫马回到巴格达,辅佐雅八•阿罗诃三世管理教务,直到安息主怀那天。列班·扫马和同工马忽思是中国最早外出宣教的传教士,留下了一段美丽佳话。而他们外出所走的道路,正是丝绸之路,足见这条道路在古代中国教会史上的重要意义。

丝路落幕

明朝建立后,明太祖朱元璋对也里可温进行了压制,基督宗教再度在华衰微。更重要的是,尽管明朝有郑和下西洋的伟大事业,但长期实行闭关锁国的政策,使中国再度与丝绸之路隔绝。另一方面,中亚等地在帖木儿帝国瓦解后也陷入混乱。而奥斯曼帝国攻陷君士坦丁堡后,关闭了西方通往东方的大门。繁荣丝绸之路(海上)最终陷入沉寂,丝路与中华福传的故事就此告一段落。不过,世界历史很快迎来天翻地覆的巨变,中国与世界的联系将在此后开启新的篇章,而中华福音事业也将进入崭新阶段。

回顾丝绸之路与中国宣教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这条道路与基督宗教在华发展息息相关。当中国王朝强盛、包容、开放,积极参与丝绸之路经济文化交流之时,福音事工就在中国蓬勃发展。而当中国王朝衰落、动荡甚至封闭之时,丝绸之路上的交流也陷入低谷,基督宗教在华发展受到严重阻碍。

本文为我的一家之言,有些史实、观点难免存在错误或争议,还请各位读者批评指正。

参考资料:

方豪著:《中西交通史》,上海人民出版社

(法)格鲁塞著:蓝琪译:《草原帝国》,商务印书馆

朱谦之著:《中国景教》,商务印书馆

唐晓峰著:《元代基督教研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年版

阿·克·穆尔著,郝镇华译:《一五五〇年前的中国基督教史》

朱炳旭译:《拉班·扫马和马克西行记》(伊尔汗国史料),大象出版社。

(意)柏朗嘉宾著:(法)韩百诗注:耿昇译:《柏朗嘉宾蒙古行纪》,中华书局

方豪著:《中国天主教史人物传》,宗教文化出版社

晏可佳著:《中国天主教简史》,宗教文化出版社

李冀平等主编:《泉州文化与海上丝绸之路》,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还有部分资料源自网络,在此不一一列出。

(作者介绍:福建厦门鼓浪屿80后基督徒,生于海上花园鼓浪屿,在天风海涛熏陶下成长。2007年底信主,次年儿童节在三一堂受洗。喜欢阅读,涉猎神学,历史,宗教,军事、民俗等学科。自2010年以来,从事文字事工,担任教会杂志编辑,并在《天风》,《福建宗教》等杂志发表文章二十余篇。)

相关新闻

丝绸之路上的使徒

在五旬节圣灵降临后,耶稣的门徒们就开始了把福音传到地极的使命。教会传统认为,彼得、约翰等门徒利用条条大路通罗马的便利交通系统,前往小亚细亚、欧洲等地传福音。而多马、马太、巴多罗买等人则沿着丝绸之路向东宣教,在古老的丝路上留下了他们的佳美脚踪。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