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二十八:我掌控了大局吗?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二十八:我掌控了大局吗? 己过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

在我们认为能够主宰命运的时候,就已经错了;在我们觉得足够强大时,仍是不堪一击的。因为,爱才是掌控一切的真谛。 

因那转去的旋风,无数的猜测和质疑,在我脑海里形成了诸多问号,当我缓过神来,决定继续前去修理录音机时,我心底竟然升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狂妄和骄傲。

我想,就连这么恐怖的旋风,都躲避我,不能伤我分毫,我又那么多次大难不死,我还有什么可惧怕的呢?说不定真是天生我材必有用,或许有一天我也能成为“师父”那样的能人异士,我也可以“无所不能”!

箴言16章18节: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

我的身心被骄狂所充满,前行的脚步就像勇士般,坚定有力!行过百米之外,我看见了路边的家电维修部,便兴冲冲的走了进去。

柜台后,站着一位三十岁上下,面带忠厚的男人,我招呼了一声师傅,便把录音机交给了他,说明了来意。他动作迟缓的检查了一下后,说需要更换零件,让我先把录音机放在这里,过几天再来取。我痛快的应了下来,便转身离开了。

出了维修店,那个旋风又闪现在了我脑海中,我似乎是接收到了某种警告的信号,不由得一心头一紧,便下意识的垂下了头,满心不安的向前缓步而行。 

我往回走了不过数十米,一个忽来的声音,便扯去了我心头的一切。

“呦?这不是宏君吗?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猛然抬头,面前那身姿挺拔又清瘦的老者,正目光火热的看着我。我惊喜的道:“大哥您怎么在这儿呢?”

“我这不岁数大了嘛,闲着也是闲着,我家孩子就给我弄了个小店,卖点二手家电,有来看病的我也给看看病,快进来呆会吧,好长时间没看见过你了,咱哥俩好好唠唠……”

他是我们一个村的,正是屡次给我叫魂的那个大姑,她的丈夫。之所以我管他们夫妻,一个叫大哥,一个叫大姑,是因为他们原本都是我们一个村的,按照村里的习俗,原先的辈分是怎样的就是怎样的,不会因为他们的婚姻,而改变乡邻间辈分上的称呼的。 

大哥会正骨,医术还很高超,算得上我们这十里八乡的名人。我对他印象最深的,则是他手中常把玩着二胡等一类的乐器,拉起曲子来总是一副很陶醉的样子。他是个兴趣广泛,思路活跃、性情活泼的人。他在我眼里是可敬的、不俗的,更是亲切的。

他把我让进屋子里,便热火朝天的跟我问这问那,聊东扯西起来。我们聊着聊着,他忽然嬉笑着说:“我给你介绍个对象怎么样?你想找个什么样的跟我说说……”我知道他向来喜欢开玩笑,我也就顺口说:“好呀,那我的终身大事,就交给大哥做主了,只要你能看上的,我就能看上……”

我想,这也就是他跟我说起这样的话题,若是旁人我早就翻脸了。自我十六、七岁开始到现在,我已经对很多给我说媒的人发过脾气了,我那过激的抗拒表现,恐怕早就人尽皆知了,因此熟悉我的人,是不会有人敢轻易和我提及此事的。

我每每听到给我提亲的事,就像呛到了我的肺管子,一股无名之火便会爆发出来,就连我父母都不敢在此事上多说我一句,就别说旁人了。 

对于谈婚论嫁的事情,我为何会如此反应呢?我除了感到害怕、恐慌、不安之外,对于其它我还处于朦胧之中。我并看不清,其实自己一直活在,因为伤害和爱的匮乏,在我内心形成的阴影中,我对婚姻话题的极端抗拒,只是我潜意识里迸发出来的自我保护意识。我最怕的莫过于,重蹈母亲命运,因为她一切的悲哀,都是从婚姻开始的。一旦我像她一样离开自己的母亲身边,那么在这个世上,我就什么也没有了。因此,一切给我提亲的人,都是像要掳走我一切的强盗般,令我仇视。 

此时,大哥对我说起这事,我只当他是拿我曾经“对提亲者发脾气”的事件,在调侃我而已。这种聊天方式,令我很是轻松愉快。一番长谈之后,我把那旋风的事情,也就此置于脑后,再没去思想它,而是快乐的回家去了。 

几天后,我到镇上去拿录音机时,那人说还要再等几天,因为他还没时间去进要换的零件。又过几天去看时,还是这样。如此几次的往返,我始终也没拿回录音机,跟大哥聊天的次数倒是多了起来。而在这背后正在发生事情,此时的我并不知情,我除了感到修个东西太费劲之外,什么也没有察觉到。

这时间,大弟弟回家要钱未果之后,便很快带着他的女友回到了家中。

在他们回来的当天,我就把西屋让给了他俩住,随后的数日中我再没走进过西屋。我发现现在的大弟弟,不但没了从前的那种驴脾气,反而每天都是满面春风的笑容,但他的笑容只属于小薇。我不得不感叹,一物降一物的道理。

虽然我很看不惯他俩每天形影不离,不是背着就是抱着的德行,但我还是选择去和他俩亲近,以此来缓解我曾和大弟弟间的不和睦。营造一个和谐美好的家庭氛围,是我一直以来的渴望和梦想,因此我需要处处努力。

一连数日,我们这一家人,似乎是真的过上了太平日子,至少没有谁和谁吵架。对此,我已经很满足了,如果以后的日子,一直都能这样相安无事的度过,也算得上难得的幸福生活了。

可这样的日子,就像刮过的一缕春风般,只是一闪而过。因为小薇的母亲,就像妈妈无数次跟我描述的那样,她一腔怒火的冲进了我家,此时我们刚刚吃过晚饭,便迎来了这位“瘟神”。 

我父母惶恐的将她让进了屋子里,她满脸的鄙视和厌恶的表情,一屁股坐在炕上,便开始向我父母怒道:“我告诉你们,我这闺女不能白养这么大,要不给我五万块钱,这事咱就没完,你们要不拿钱,我就去报案,告你儿子拐骗未成年少女……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们全家没一个好东西……”

我站在一旁,看着我那把头,几乎都要埋到胸口的妈妈,那可怜的模样,就像等待被行刑的犯人。我的爸爸,仍旧是那副卑躬屈膝的模样,强做笑脸的说着好话,可他的话就像飞过小薇母亲耳边的蚊子一样,根本不被理会。我那大弟弟,站在自己心目中的丈母娘身边,察言观色的侍奉茶水,一眼也没看看我那可怜的父母,在被无休止的指责和谩骂中,承受的是什么。小薇,则一直躲在西屋,未曾出来看一看,已然和她分别了许久的母亲。

我原本早就想好了,不去干涉大弟弟和小薇的事情,我希望一切都能随他们的愿,也能随父亲的愿。可是眼下的情形,却是令我怒火中烧!在此事上,我父母固然有着未能正确管教儿子的过错,但他们当中谁没错呢?她凭什么这样羞辱我的父母?又凭什么让我父母背负全部的罪责呢?爸,你不是威胁过妈妈,要是她把你儿媳妇弄黄了,就杀了她吗?我今天倒要看看,若是我弄黄的,你能把我如何!想到此,我上前一步,坚定的挡在了父母面前。 

我盯着她那嚣张无理的面孔,大声道:“阿姨,请您说话不要那么难听好不好?谁拐骗您女儿了?您别忘了,小薇比我弟还大一岁呢,他们俩在一起也是你情我愿的,再说明明是小薇自己走来我家的,是她自己住下来就不愿走了,难道还让我爸妈把她轰出去不成?对不起,我爸妈对任何来我家的人,都未从往外轰过,对小薇和您也是一样,她在我家来去自由,没人强迫她什么,您若有本事带走她,没人会拦着,但您没有资格,也没有理由对我爸妈发脾气!”

她怒道:“你算老几!这还轮不着你来插嘴!你们家到底谁说了算?”我毫不示弱的道:“这是我家,所以我现在这事,我说了就算!”她张口结舌的看了一眼,并未阻拦我的父母像是默认了我的说辞,她一口气没上来,便晕了过去。 

一直守在她边的,我的大弟弟,赶忙扶住了她,在她的后背敲打推拿着,我父母也慌了神,忙上前帮忙,小薇也在此时终于跑了过来。她缓过气来后,猛然起身喊道:“小薇!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妈,就跟我回家去!” 

她说完便怒冲冲向外走去,小薇低着头一言未发,默默的跟在母亲身后,消失在了夜幕中。我看到了大弟弟挂着一脸茫然,这突发的一切,或许太出乎他的意料了,他那曾因着小薇,而焕发出来光彩神情,也就此暗淡了下来。从此,小薇再也没有回来,我也再没见到过大弟弟的脸上,重新燃起过只有小薇才能带给他的,那般快乐幸福的笑容。

我的父亲虽有些不甘,但他并未对我怎样。

表叔和大弟弟,这两起私奔的闹剧,皆在我的干涉下,彻底落下了帷幕。但,因此所引发的波澜,并未就此止息。 

当要债的找上门来时,我父母才知道,原来我表叔和大弟弟,如出一辙的借着我父母的名义,在外面借了别人的钱。连同我父母为了他们俩,亲自在外借的钱,总共有多少,债主有多少个,我并清楚。我只知道,此后的许多年里,我家一直背负着,好像永远也还不完的债务。

表叔走后,再也没来过我家,更别说兑现他许给我父母的补偿了,并且他还在我们共同的亲属中,愤恨的说我父母是如何待他不好。我的大弟弟,比起表叔来那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同样未曾感恩父母为他已然倾其所有,也是心生怨恨,并且他的恨意,也渐渐的成了我家的另一场噩梦。

小薇离开后的第二天早上,我走进西屋的那一刻,眼前的一幕令我惊呆了!只见房间的地面上、炕席上、粮袋子上,东一只西一只,遍布着小薇那米色的丝袜!它们一只只的,形态各异,没有一只袜子的姿势是相似的,一看就是穿过之后随手一扔的。怨不得她总是要钱买袜子呢,原来她穿过的袜子,从来不洗,就这么的随手乱丢,总是用新袜子代替该洗的袜子!亏得她的母亲还说我大弟弟没教养,她可真说的出口……我进行打扫时,我更加错愕的在炕席下面,发现了她未洗的内衣!我被恶心的,胃里一个劲儿的翻腾。 

看来我的干涉,还是很明智的,不然这样的一个女孩,要是成为我家媳妇,我家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猪圈的。当然,我并没有忘却在父母面褒贬一番我大弟和小薇,又得意的炫耀了一下自己的功绩。

大弟弟,在小薇离开后,便开始了一段行踪不定的生活,他经常一连数日不回家,但每次只要一回来,就没个好脸色。 

我以为,这一切终于尘埃落定了,以后的日子会慢慢好起来的。我更觉得,自己为家里立下了功劳,为此我是自豪的,甚至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强大了,足可以掌控家里大局了。我是自信而轻松,并且还在一心想着,继续实现我的愿望。可是,我的自己为是,只是在自欺欺人的美梦,我其实什么也掌控不了,我所期待的一切,正在向着一个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

我的妈妈,在小薇刚离开的时候,仅仅高兴了一瞬。随后,她便开始了漫长的各样抱怨,她从抱怨我大弟弟败光了家里的钱,为了小薇自己白白的挨了那么多打骂,一直到抱怨到我的爷爷奶奶是怎样的欺负她。她将所有的不幸,和自己所受的一切委屈,从头说到尾,又从尾说到头,每天里反反复复,总是抱怨不休。

我听的多了,也就厌烦了,我觉得抱怨那些无法挽回的事情,只是自寻烦恼。在我失去耐心去听,去安慰、开解妈妈的时候,一点也没发觉她那绝望无助的眼神中,含有多少解不开的恨和痛。如果此时,我能有点耐心,能做到尽心尽力的对待妈妈,或许……可惜,没有如果。

箴言15章13节:心中喜乐,面带笑容;心里忧愁,灵被损伤。 

我母亲的灵,正在被自己心里的幽怨,一点点的侵蚀着,她也和我一样,都渴望着爱的医治,可是我们这对可怜的母女,都看不到彼此内心真正的需要。

(未完)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我们!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二十七:巨大的旋风

人生是没有回头路的,但只要我还没有达到终点时,都是有机会止步、回头的;可许多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该何时止步,何时回头,即使得到警示也是枉然,因我们看不透。 我和妈妈又聊了一下午,大多还是在听妈妈各样的愁苦抱怨。 做晚饭时,我跟妈妈一起有条不紊的,在堂屋里或洗菜切菜,或添柴和面,这虽是很平淡的事情,可我感觉很幸福。 这时,午饭后就出去串门的表叔两口子,有说有笑的回来了。他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二十八:我掌控了大局吗?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619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