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火车上结识的一对可怜的父母

在北京开往昆明的列车上,途经邯郸站时正是深夜,这个时候我下铺的两个大男孩下车了,随之上来的是一对花甲之年的夫妇。

接下来的旅程中,我就成了他两口子的闲聊对象。

他们的终点是昆明,我则在昆明倒车去大理,但我需要在昆明逗留一天,因为此时正是端午小长假前夕,车票紧缺,我未能买到当天转车去大理的车票,也就不得不留在昆明一天了。

想想自己的年龄不上不下的,我就称呼他们为大哥大姐,这样比较符合现在的社会风气,大都喜欢听年轻点的称呼。 

老大哥,身形略显消瘦,但目光炯炯精气神很足。他说,他们夫妻俩到昆明,是因为他们在昆明上大学的女儿马上就要毕业了,女儿毕业后会留在昆明工作,他们想和女儿在一起,所以就抛弃了家园,打算在昆明长期定居。他说既然女儿不能常回去,那么他们就过来。 

一路上大哥的话语中,基本上是三句话不离女儿。他们说起女儿时,所流露出的那种情感,有引以为傲的自豪,有迫切的期待,有浓烈的爱,有火热的情。大姐不怎么爱说话,她总是静静的听着我们聊,她在一边微微的笑着。她身上有着众多农村女人的朴素、和善、忍耐的气质,她的笑容平淡,眼中却有着热度,这样的笑容很美,就像历经风雨后,在夕阳的微风中摇曳的花朵,那是灿烂却不张扬,华美却又沉静的笑。在他们展现出的,那饱含深情的热烈期许中,仿佛这趟列车,正满载着他们的幸福,向着终点驶去。 

这种平凡而又令我动容的情感,令我想起那句:可怜天下父母心!

这是一对和许多父母一样的,人之父母;他们也是那些,为子女付出毕生精力,而直到年迈的老年人中的一个缩影。不同的是,他们是属于那种少数,他们家在农村,却培养出了大学生的少数。

我也是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的,我深知一个村里能出个大学生,那是何等的荣耀之事。因为农村太过贫瘠了,许多村里的孩子尽管品学兼优,最终还是早早的就辍学打工去了,这是多数农村孩子的命运,我也是其中一个。因此,我由衷的钦佩这对伟大的父母,也能理解他们那引以为傲的吐露,更是羡慕他们的女儿,能够拥有父母不顾一切的爱。因为,这都是我渴望不及的幸福。 

当列车驶入昆明境内时,大哥说:“姑娘,你要是还没个去处,不如跟我一起吧,我家孩子学校附近的宾馆又干净又便宜,跟我一起也省的你人生地不熟的再现去找宾馆了。”

我想这也好,在个陌生的城市,跟他们夫妻同往,还是比较安心的。

于是,我便高兴的答应了。 

昆明到了。下车时,夫妇二人各自拖着个大号行李箱,还各背着个沉重的背包,看上去分量都不轻。在下台阶时,我想帮他们提一下行李箱,真就验证了我的目测,那行李箱在我双手下,愣是纹丝未动。 

在乘地铁过安检时,他们的行李被拦了下来,安检人员要求他们把剪刀拿出来,是要没收的。大哥,打开了行李箱翻找了好一会,弄得满头大汗的,才从众多琐碎的物件里,找到了那把,还是我小时候家里用过的那种老式剪刀。一旁的大姐有些难为情的说:“我寻思着我们也不回去了,扔家里也怪可惜的,就想着带过来,闲着的时候也好做个活儿用,没想到一路上都没事,都到这儿了······。” 

那箱子里,满是日常的家用,就像搬家一样,他们似乎把一切的家当都带了来。这让我看到了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多么的坚定和明确。那大哥说过的,我们来了,就再也不回去了,我们要跟女儿在一起······在我的心目中,有父母的地方才是家,而在他们表达出的情感中,我却体会到了一种相反的心理。我真是越来越觉得感动了。

这位大哥之前来过两次昆明,可胸有成竹的他,对于去目的地的路线,还是有些模糊了。他上次看女儿时,还是在去年。中午出火车站时是十二点多,等下地铁时已经三点多了,可见这一路是多么的周折和辛苦。我年纪尚轻都感到了晕头转向了,我想他们夫妇也一定是累的不轻。

我原本以为,他们的女儿会在火车站接他们,可是没有;后来我又觉得他们的女儿,定会在地铁出站口迎接父母,但是也没有。 

在大学城下了地铁后,大哥就不停的拨打着电话,我和大姐疲倦的无精打采的等待着。因这大哥的转向,我们随着他在地铁站内外,又走了两圈冤枉路,大姐就有些抱怨:“你能不能跟孩子问清楚了再走啊?这一圈圈的转个没完了的,可多累呀?”刚挂掉电话的大哥气愤的道:“要不你去找你去问啊······。”我忙解围道:“别着急嘛,慢慢来好了,没必要生气。” 

终于,我们到了地铁附近一个标的物前,在此等待着跟他们的女儿会和。 

夫妻俩一脸疲惫又焦急的样子,不时的望向同一个方向,眼目中满是期待。过了一会,我看到他俩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目光炙热而激动。我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见一穿着时尚,画着浓妆的女郎,正气势汹汹的走来。我不由暗自唏嘘:难道这就是他们那个引以为傲的女儿吗?如果是,她见到久违的,并且是千迢迢而来的父母,不该欣喜若狂吗?这怎么恼怒的五官都挪位了?

我将质疑的目光转向那夫妻,只见他们的笑容僵持了,随之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这时,那女孩,已然气呼呼的冲到了我们跟前,她满脸愤怒的道:“我不都说了嘛不让你们来,不让你们来!你说,你们非得来干嘛······。”在她的眼里,丝毫没有温情,并且满是厌恶。

我原本以为,我会看到一个欢喜雀跃的女孩,飞奔着扑进父母怀里,然后我会见证一个,热情相拥的动人场面,我也能从中感受一下亲情的美好。没想到,却是如此的“冻”人方式,我心头为之一振,接着便是满心的尴尬和无解。 

她母亲无言的低下了头,似是在隐忍着她的辛酸和眼泪;他的父亲脸色煞白,眼神中有无措、有无奈、也有着隐忍。他们俩仿佛都在克制着自己的眼泪,因为我看到他们的眼圈湿润了。 

此时,我的存在显得那么多余,不然他们夫妻俩,或许能让自己的委屈发泄出来吧?他们的女儿并没有因为我的存在,给父母留一丝的尊严,可她父母如此的隐忍,分明是在我面前有所顾忌,一句对女儿的不是也没有说,只有无言的沉默。我想,他们的心应该都碎掉了。

看来,与女儿一起生活的美梦,只是这对父母的一厢情愿。可这真是高等院校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吗?这真是难以置信。

她一通发泄后,拉起了母亲身边的行李箱,便头也不回的大踏步向前走去。望着她那高挑挺拔的身姿,时尚的穿着,想着她大学生的身份;再看看她父母那满身的沧桑疲惫,陈旧朴素的衣装,想着他们付出的那毕生心血。这种鲜明的对比之下,令我心里充满了酸涩与悲哀。 

这让我想起了,曾经看到过一则新闻:一位寡母,独自抚养儿子长大成人,她凭借自己是双手,用血汗铸就了儿子的成功,儿子不但有着高学历,并且事业有成,他在大城市成家立业了,这时母亲也老了,失去了自我生活能力了,无奈之下这位年过八旬的老母,远赴千里从她的村庄到了她儿子所在的大都市,可是这位伟大的母亲,却被儿子拒绝带回家,儿子仅仅是带老母在饭馆吃了顿饭,就把白发苍苍步履蹒跚的老人,遗弃在了路边,就再也不管了。 

类似这样,伟大的父母,与不孝儿女的事例,我回想起很多很多,每一起事例,都令我心碎、感伤。这样的事情,是我始终无法接受,也无法理解的。眼前这一幕,令我心起波澜,思绪万千,因为我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媒体之外的现实中亲眼见证,如此令我愤慨的一幕。 

他们的女儿,在落了我们百米开外的地方,终于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我暗自感到了一丝安慰,我想她或许意识到了,这样对父母是不对的,停下来等我们,是想要跟父母转变态度吧? 

我们走上前时,那位父亲或许是有些赌气,什么也没说,径直走过女儿身边,就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这对父女的脾气,倒是蛮像的。我走过她身边时,见她那不可一世的样子,眼里也没有我的存在,也就是知趣的飘过,随着大哥向前走去。 

身后,传来她仍是没好气的话语:“我还要上课呢······。”在我回头观看时,我身后只剩下了她的母亲,女孩已然没了踪影。原来,她的止步等待,只是把行李箱还给母亲。从见面到离去,她竟然连声爸妈都没叫。在我回眸的一刻,大姐对我无奈的一笑,但我看得出她是想哭的,我很想安慰她一下,可我又不知该说什么好,就什么也没说。 

大哥说的那家旅店到了,真的很便宜,但并不是很卫生,还好被褥是干净的。为了方便,我们开了相邻的房间。 

我洗了澡,休息了一会,就开始打开电脑写稿子。傍晚,他们两口子敲响了我的房门,热情的邀我一起去吃饭,我婉言谢绝了。我知道这顿晚饭中,一定是和他们女儿一起的,那么我是坚决不能去的。一是,我想他们需要独处的空间;二是,我再不想置身于那样尴尬的氛围中,也再不想见到那张令我愤慨的脸。 

约两个多小时后,夫妻俩再次敲响了我的房门,邀我一同在附近转转。我知道,他们是在尽地主之谊,生怕冷落了我。这是多好的一对父母啊?可惜,他们的女儿却不懂珍惜。我放下手里的事情,跟他俩出了旅馆。 

大哥带我去看了他们要租的房子,就在宾馆附近。那是一栋民建楼,楼道很是狭窄,是个十平米左右的房间,大哥说:“主要这里离孩子学校近,她来着能方便些,她要是想来看我们就来,不来的话,我们两口子住着也挺好······。”听他这么说着,我很是心酸,若是孩子心里没有他们,他们俩的世界里也就剩下彼此了。 

第二天,就是小长假,他们说过女儿的学校今天也放假,可是我并没有看到他们女儿前来。 

临近中午时,他们搬去了昨晚看的那间房子。他俩又是热情的邀请我,要我去他们那里,因我的车票是晚上的,他们是不想我再多花一天住店的钱。我深表感谢的谢绝了,我知道他们已是身心疲惫了,他们将行李带过去要整理新家,也需重整心情,我可不忍去搅扰。 

我站在宾馆外路边,目送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苍老背影,回想着他们在列车上,那满怀美好的期许心情,却变成了这般景象。他们想到女儿身边生活,这愿望实现了,可他们内心真正的盼望,或许还很遥远,远到不知道还有——多远! 

我是个从小缺乏家庭温暖,和父母之爱的孩子,为了这份缺失,我不知掉过多少眼泪。父母的爱,在我心目中那是奇珍异宝般难得,可是拥有的人却不珍惜。

出埃及记20章12节:当孝敬父母,使你的日子在耶和华你神所赐你的地上得以长久。 

看,神的应许何等美好?做儿女的孝敬父母,本是儿女应尽的本分,可是神却在这事上,给了我们美好的应许,并且,这应许是真而有效的。

做为一个人,如果连对父母最基本的尊敬,都做不到!那么不管你多优秀、多成功,仍是失败者。愿天下做儿女的,莫要忘记父母恩,即使做不到孝顺,也不要去伤害他们,因为那是赋予我们生命,并且将自己最美好的年华,都倾注在我们身上的——父母!

(作者是一名基督徒姊妹,现居昆明。)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二十九:噩梦的反复

比悲哀,还悲哀的悲哀,是无法摆脱;比痛苦,还痛苦的痛苦,是无法愈合;比噩梦,还要可怕的噩梦,是不断的轮回其中。 “闺妮,我闷得慌,想去串个门,你在家看家吧。”妈妈对我说这话时,我看到了她一脸的孤独和落寞。 “嗯,妈那你去吧。”望着她离去的孤单背影,我的心被触痛了。我仿佛看到了她那孤独的灵魂,正处于无所依靠的徘徊中。妈妈,有我陪在你身边,你为什么还会如此寂寞呢?我也不只不过,不愿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57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