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思忆“卢沟桥事变”80周年 纪念舍身殉国基督徒英烈

1/5
  • (佟麟阁将军)

    (佟麟阁将军)

  • (29军大刀队)

    (29军大刀队)

  • (29军在卢沟桥)

    (29军在卢沟桥)

  • (将军一家)

    (将军一家)

  • (将军墓地)

    (将军墓地)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背后,有无数建造者、守护者。他们奉献牺牲,以不朽的灵魂为后来者铺下了前进的道路!他们前赴后继,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萌发新芽,结出了今天的伟大祖国。80年前,一个人如同天使,将迷茫惧怕中的华夏儿女唤醒,他叫佟麟阁。

佟麟阁(1892-1937),他就是大名鼎鼎的“二十九军”军长(副)。“二十九军”是在1933年长城喜峰口战役中,以其大刀队名声大震,使日寇闻风丧胆。这支部队在1937年7月7的卢沟桥事变中打响全面抗战第一枪,唤醒了全国抗日救亡意识,无数的无名英雄为中华民族献出了生命。

佟麟阁是虔诚的基督教徒,第一位殉国的高级将领。他弃笔从戎,毕生励志学向基督。他决心舍身殉国,以自我牺牲的方式唤醒了国人的救亡意识。他殉国时,父母均在堂,下有子女六人。他有一位爱他的妻子,她孝敬老人,教育子女,勤俭持家,素有贤行。早年随军,响应冯玉祥的号召,纺纱织布,为将士做军衣;在北伐战争中,佟麟阁在前线指挥作战,交通受阻,军饷不济,她曾化装冒险,亲送款项,深受将士佩敬。

佟麟阁的母亲是农村妇女,原来虔信佛教,家中设有佛堂,常年香火不断。每当老人拜佛,只要他在家,就会站在母亲身旁,以示孝心,但当老人要求他也跪拜时,他总是和善地表示:“我信基督。”最终,老人被佟麟阁的行为感动,改信基督教,82岁时在教堂里领受了洗礼。他事父母极孝,父母有病,必亲奉汤药,休假必回家看望双亲。

“七·七事变”以后,他为国而忘家,虽南苑与北平城内寓所近在咫尺,从未返回。激战前,其父病重,家人多次促其归省。他挥泪写信给夫人彭静智说:“大敌当前,此移孝作忠之时,我不能亲奉汤药,请代供子职,孝敬双亲。”

他的信仰和人格令冯玉祥敬佩不已,称赞道:“他是一个极诚笃的基督徒。能克己,能耐苦,从来不说谎话。别人都称他为正人君子。平素敬爱长官,爱护部下,除了爱读书,没有任何嗜好。”“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腓1:21)这节经文他一直牢记于心,激励着他像耶稣基督一样牺牲舍己。

他的信仰开始于冯玉祥的西北军,西北军正是“二十九军”的前身,他在西北军入伍从戎,一直被提升至师长、军长。1918冯玉祥年自武穴停兵后,冯玉祥驻扎常德,因水土不服,病患颇多,病人都在美国传教士罗感恩夫妇的诊所求医问药。之后冯玉祥妻弟刘礼泉患精神病,冯玉祥请求罗感恩前来帮助开导,在开导过程中,病人忽然拔枪将罗先生打伤,绥宣告不治。之后案情轰动,人们猜测纷纷,谣言四起,美国领事主张调查却遭罗先生妻子珍妮夫人严词拒绝。

珍妮夫人一连三个星期为刘礼泉开导、治疗,最终刘礼泉恢复神智,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冯玉祥向罗先生亲属汇去的赔偿款也被退回。受罗感恩夫妇无私奉献的感动,冯玉祥为部队修建行营礼拜堂,又购买圣经,在西北军中引发了一场耶稣基督信仰大复兴,将士们大多接受了基督教。冯玉祥因此被称为基督将军,佟麟阁也是在此期间接受了基督教信仰,并对其有了深刻认识,树立了自己的大使命。他的家人说,他经常跪在地上为国家及百姓痛哭流泪地祷告,牺牲殉国前依然佩戴十字架。

“七七”事变后,佟麟阁以副军长之职负责军事指挥,他以军部名义向全军官兵发出命令:“凡是日军进犯,坚决抵抗,誓与卢沟桥共存亡,不得后退一步。”1937年7月28日凌晨3时,日军聚集10万以上兵力,在几十辆坦克的掩护下,突然从东、南、西三面向驻守南苑的29军发起全面进攻。可是,当时的29军,士兵只有5000余人,而且武器装备极差。在如此险恶的情况下,佟麟阁率领将士沉着应战,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与敌人周旋。在佟麟阁指挥部队向外突围时,腿部中弹,鲜血直流,但他坚持不下火线,继续战斗,后不幸被敌机抛下的炸弹击中头部,当即壮烈牺牲,时年45岁。

纪念“七·七卢沟桥事变”八十周年,

请不要忘记,那些英勇不屈无私奉献的精神,

请不要忘记,那些为了后来者的幸福而奉献的人,

时代会变,牺牲奉献精神永不改变。

参考资料:

《冯玉祥将军自传——我的生活》

《我的父亲佟麟阁》——佟兵

一个29军老兵的采访

百度百科对佟麟阁的记载

《the little stroies of china》(传道者珍妮·曼妮安特回忆录,未出版发行)

《基督徒将军佟麟阁》(中国民族报)

(本文作者是西安景新堂青年团契同工。)

相关新闻

成都基督教陈列馆:抗战时期教会的参与(多图)

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在国家民族危难之际,成都教会和广大爱国基督徒,积极投身全民抗日运动,进行医疗救护、募捐现金、抗日宣传、参军赴前线等,为抗击日本侵略建立了功勋,为保存国家文教事业做出了贡献,大后方的成都教会也因战争的机遇得到了较快发展。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