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做梦的奇葩知多少?

做梦,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但是里面却大有玄机?弗洛伊德先生就靠着对于梦的解析而成名,他有一本成名作叫做《梦的解析》,据说此书一经出版,就引得很多人将弗先生的门框围得水泄不通,因为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在那个没网络的时代总爱睡觉,一觉下来做了几个梦,赶紧拿笔记下来,驾上马车直奔弗洛伊德家的方向,干啥?“找弗洛伊德帮我解个梦”,这句话可是当时很潮的一种炫耀,不会做梦,或者躺下睡不着的人,在大街上你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与弗洛伊德做着相同的工作,但是名声却远远不如弗洛伊德的人中国比比皆是,随便一个天桥、立交桥的道路两侧都蹲着一群戴着墨镜,留着山羊须的大仙,个个都号称精通玄奥无比的《周易》,可以帮人卜算未来,消灾免祸。跟弗洛伊德往性上扯的区别是,他们往往掐指一算,就帮你倒出玄机,然后给你指个明路,只要交上998,不管多大的天机都能给你泄露了。

可见对于梦之神秘的探索精神,不是一个偶然现象,它是一种世界性的,具有普遍性。每每我们晚上做了一个梦之后,我们就十分想要明白这个梦究竟是什么意思,尤其对于这种暗昧的隐晦莫测的东西,人往往非常的感兴趣,生怕一不小心,错过了哪路大神对自己的指示。

将梦与神仙联系在一起的事情,在中国乃至整个世界都不稀奇,每每晚上做一个梦之后,我们都会想,这个梦是什么意思?会不会是上天要我做什么?因此在古代一些有名望的人,往往都是靠做梦发家致富的,比如说很多朝代的创业皇帝,都会在奋斗的年代对外宣称自己昨晚做了什么梦,一般都是祥云、紫光、麒麟、龙凤的比较多,然后放出去消息,上天要立某某某为天子啦,吧啦吧啦召呼一大群老百姓拥护……

当然在现代社会,梦对于人的神秘性丝毫没有减弱,虽然有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但是将每一件事都联想到性冲动也是没谁了,因此在很多人的心里是不怎么认同弗先生的观点的,他们认为不是我的性冲动,而是一定有局外的某某神人在指示我什么,只是我天资愚钝,现在不能参悟而已。这就是“天资聪慧”的算命人为什么能够长盛不衰的原因吧?其实在我们的圣经里面对于梦也有一些记载,比如雅各的儿子约瑟,就是一个会做梦也会解梦的人,这一点好像是遗传了他的父亲雅各,因为雅各也是在梦中第一次见到上帝。还有新约的约瑟,也是梦中经常遇见神,在梦中被指示要做什么。不过对于这些梦而言,根本不需要解梦的,像雅各的梦,约瑟的梦,都是很清晰的,他们不需要费劲的找人解释这个梦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一轮到外邦人做梦,那解梦可就是难喽,没有专业知识还想解梦?知道什么叫强解灰飞烟灭不?法老的梦,非专业解梦人这活儿你就接不了,是要掉脑袋的,最后找到了约瑟帮他解开了,约瑟也因此逆袭成为一个人见人羡慕的高富帅,没办法谁叫人家专业知识扎实呢?于此相同的还有但以理,也是借着独一无二的解梦技术,在术士群里面脱颖而出的。

可见,梦有两类,一类是根本就不需要解释的,一类是非得专业人士才能解释的。那么造成做梦的原因有哪些呢?从圣经的角度来分析,可分为普通的梦与异梦,普通的梦就是我们平常做的梦,这类的梦往往荒诞不经,比如梦见自己长翅膀会飞了(其实就是意淫),家里的母猪下崽了(其实家里根本没有养猪),后山的祖坟让人给刨了(后山在哪里?)。普通的梦还有应景的梦,这类的梦包括,梦见自己正在疯狂的找厕所,并且很幸运地找到了;家里刚去世个人,自己因为悲伤,连续晚上梦到;明天就要娶媳妇,刚一躺下就开始洞房花烛的。这些梦其实都是与我们近期或者正在经历的事情有关,也没有什么意义。再就是异梦了,就圣经上的先哲而言,他们一生中能做几次就不错了,做梦最多的约瑟,在他长长的一生中,也不是每晚都做的。因此异梦是很稀罕的一件事,不是随随便便地就能做的。

可是现在教会有这样的一群人,他们动不动就做了一个梦,然后开始四处找人解释这个梦是什么意思,会不会是神给了我什么指示。比如我们这边一个信徒梦见煤球了,解梦的就告诉他,你这是要倒霉了,煤就是霉。梦见辣椒了,你这个人需要悔改,脾气太火爆;梦见数钱了,你这个人太世俗;梦见着火了,你需要发热心了……这些个做梦的人一点小梦,整天精神紧张的不得了,四处找人开始解梦,我们这里就有一个专门解梦的老头儿,威望高的不得了,在我看来整个就是一彻头彻尾地半仙,信徒家的鸡崽丢了,去找半仙看梦,这个半仙就说鸡崽就是基督,证明你心里的基督没了;最最有意思地一次是有一个女信徒晚上做梦梦见自己在洗澡,然后第二天就去这个半仙家,说了情况之后,这个半仙就眯着眼说,你犯奸淫了,回家认罪吧。可是这个女信徒一口咬定自己没有,最后两个人吵起来了,女信徒的丈夫闻讯赶来,逮着这个半仙就开始打,边打边说:“她跟谁奸淫了,今天你叫你的神告诉我,说不出来个人,看我不打死你个老东西。”那鞋拔子抽得老响了,要不是别人拉着他,估计得给他打到医院里。

信徒做梦有点迷信也就罢了,可是如果一个教会的负责人天天做梦,也是挺叫人崩溃的。我就遇见一个这样的负责人,在她那里圣经说得都不如她的梦,她是那种天天晚上都做梦的人,并且这些梦在她的嘴里可都是神谕。有一次教会决定看望一个病人,大家商量好第二天早上出发,本来都说得好好地,可是第二天这个负责人说,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神给我说,我们路上会出车祸,叫我们不要去看望病号;有一年他们教会要翻修教堂,因为漏雨太严重,雨天根本没办法聚会,大家就商量把教堂修缮一下,工人都安排好了,结果她又做了一个梦,说神不让我们修缮教堂,说是试验我们的信心,看看在恶劣环境中爱主不爱;教会的房顶上面有一根电线经过,影响到了教会建造附属房的需求,大家商量着让电业局的人把电线改改位置,她又做了一个梦,说是上帝要我们努力祷告,只要祷告到了,这根电线就会自动断电。

从这些神谕里面,不懂圣经的人可是都被震住了,很多人都认为这样的人很属灵,觉得他们是神身边的红人,神就喜欢有事没事给他们唠唠嗑说说话,随便指点指点未来。如今的教会不是听讲道人讲了什么,而是都支着耳朵听神又借着谁给教会唠了什么话,所以也有很多传道人学得圆滑了,也开始纷纷加入做梦的行列,因为现实情况就是这样,你不会做梦,你就没有权威,会做梦的人才受人尊敬。

其实这是今天教会里面一件挺严重的事情,我们对于真理的忽略而越来越追求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甚至有的牧师也是这样,不专心讲解神的话语,而整天靠一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吸引信徒。教会的失落是从真理开始的,一个冷落了真理转而追求神秘的教会,必然会应了一句话,神秘必然服从更高的神秘,而真理是永恒不变的,懂得真理的人也不会被神秘所驱使。

我们需要明白不是每一个梦都是神的指示,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具有神秘莫测的含义,就像传道书说,人为什么会有很多梦?绝不是这个人与神关系近,而是“事务多”(传道书5:3节)。所罗门作为一个做过异梦的人这样劝诫那些经常做梦的人说:多言和多梦,其中多有虚幻,你只要敬畏神(真理)(传道书5:7节)。他的意思是晓得真理远胜于对于荒诞不经之梦的追求。

可能有人会说,难道教会里面真的就没有异梦了么?有的,我们必须承认教会中肯定有异梦。而这样的梦之所以被称为是“异”,就说明了这类梦的不同寻常,它并不是普遍性的,也不是经常性的,更不是随随便便的。假如一个人整天宣扬自己得了什么梦,自己得了什么启示,而对于神的话没有多少了解,请相信我,那一定是假的,神是有多闲才有事没事天天给你泄露天机?

我们对待梦的态度一定要慎重,不要被一些人用这些荒谬的言语把我们掳掠了,心存真理才能无往而不胜,任何一个梦若经不起真理的衡量,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作者系基层教会一名传道人。)

相关新闻

又有高官信主了?又是一个谣言

如果你经常关注一些阅读量大的基督教微信公众号,你会发现有一大批涉嫌造谣者,但往往就是那些夺人眼球、子乌虚有的文章传播甚广,而真正的真理信息却没多少人在意。为什么谣言能被大量关注,能被无限的传播?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