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话题】探讨“穷传道”现象形成原因及解决出路(四)——从三位90后神学毕业生的奉献心志谈起

编者按:“你跟从我来”,这是耶稣基督对于坐在税关上的马太的呼召,很多基督徒也是听到了类似的呼声,从此愿意奉献自己为主所用,心怀神的国度、谦卑舍己,只为让更多失丧的灵魂“回家”。近日,三位神学毕业生分别和福音时报谈到了她们的奉献心志,遇到的挑战以及对于未来事奉道路的期许。

毕业事奉三年的某姊妹

于姊妹在华东地区一教会事奉已经三年了,她毕业于安徽神学院。说起信仰和蒙召的经历,她分享,从有记忆起,妈妈就信耶稣,而自己也从小跟着去教堂。“我也形成一种习惯,就是遇事就祷告。小的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做牧师、上神学。”尽管她不知道什么是神学,但从小就贴近教会,那种快乐的经历与幸福感润物无声般呵护着她小小的梦想。

在成长的过程中,她也怀疑过、叛逆过,可无论哪一种力量,都无法压制住她内心的声音,那就是神确实是存在的。而牧者的一次讲道,更加深了她对于人生的思考。她回忆,那位牧师分享:人生很短,都是劳苦愁烦,人生就是充满苦累,人为什么活着呢?活着的目的是什么?“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刚好在那次培灵会中,我对一位弟兄教唱的赞美诗《宣教的中国》印象深刻,‘将福音传遍世界每个角落’,听了心中很有感动,那个声音在心里存了很久,一直没有消失……”这次特殊的经历让她明白了自己人生的意义,知道了目标和方向,“就是我要为主活着,不能像现在这样无所事事、每天只是聚会、读经和祷告,我要起来,为主摆上自己,成为他合用的器皿。”

于姊妹分享,她立定心志后,就朝着异象去迈步,终于考上了神学。“那是我梦寐以求的地方,我内心无比激动、难以言表”,我知道我自己终于能去荣耀神、被神使用了。”之后的时光,她都用来努力学习,不敢忘记目标,更不敢懈怠。“我每天最有意义的一件事,就是读圣经,每一个清晨都在那个角落里捧着心爱的圣经,背着,默想着。茶余饭间,和同学讨论着圣经字句里,深层的含义。”

转眼间三年的时间就过去了,她回忆,毕业的那天,她和同学们流着泪、口里唱着“差遣我,为了千万灵魂你差遣我。”那时的他们,心里满腔热血、信心满满,奔赴禾场。

时光如白驹过隙,于姊妹在教会已事奉三年。她分享,自己读的是安徽神学院的三年专科班,那一届有24人毕业。“如今,大部分同学都还留在教会事奉,有的是专职,有的是一边事奉一边打工来维持生活的需要,毕竟有了家庭,而大多数传道人是后一种情况。 当然,也有传道人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事奉岗位。”

“不能说这些传道人完全离开了事奉岗位,他们也还在按照教会的安排来为主做工,只是会在其余时间做自己的事情。”于姊妹说,“很多弟兄都是这种状况,因为他们在教会的工资很少,不够他们生活上的开支。我们这边很多是乡下教会,收入有限,只有县级和市级教堂稍微好些。姊妹就好很多,多数能做全职,不像弟兄那样生活压力很大,而能做全职的少数弟兄也是因为有信徒额外给他们奉献。”

对于姊妹来说,她是在教会做全职同工。谈到她的生活问题时,她说:“我的父母都是基督徒,除了教会给我发工资,其余需要家里会给补贴。”

谈到这几年在教会的事奉,于姊妹说:“进入教会之前,我认为教会很完美,就像圣经上说的上帝的国度。可开始事奉后,我才发现,这不是一个完美的地方,原来一切都不是容易的。教会与神学院不一样,那里充满了各形各色的人物,虽然每一个都是神的儿女,可还是不一样。在学校我们是满心为了神而彼此学习的孩童,在教会我们是面对众人,在质疑中生存。”

她还提到她所接触到的教会都面临着的问题,就是教会中的纷争和信徒的麻木。她说:“教会中的纷争和争名夺利的现象是比较突出的,不过更让人担心的问题是信徒的属灵生命状态:基本上就是,讲台上分享什么就听什么,这些基本上决定了信徒的生命。尽管他们也做个人灵修,看起来很虔诚,但对于信仰,几乎没有个人性的思考。”

她还分享,她去过的教会还存在信徒爱心冷淡的问题。她分析,因为信徒遇到的事情,比如患难多了,祷告的时候发现神没有都垂听他们的祷告,就开始灰心。于姊妹发现,这个问题在老基督徒身上比较明显,初信基督徒还是比较刚强的。而信徒之间的交流也比较少,他们基本上就是做礼拜,要么去大教堂,或者小的聚会点。

对于信仰软弱的信徒,于姊妹说,教会一般会进行探访。“我们教会的探访工作做的很好,一般是探访软弱和生病的肢体,还有为购置新房的肢体祷告等。此外,教会还开展同工培训,还有所有教堂都安排的各种团契活动,其他方面的话就很少了,跟社会有关的活动几乎没有。”

谈到青年事工,于姊妹希望教会能用青年人可以接受的方式来传福音。“以前的聚会都是死板的,年轻人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但又有问题,就是年龄大的,接受不了活泼的……”

谈到事奉的不易,于姊妹说:“一位阿姨跟我说,愿你以后安好。我知道她字里行间的意思,也明白她要对我说的是什么,可是这句话还是深深地触动了我,让我心里不能平复。”

她说,“自己知道,我们走的这条路就是苦的,在这个社会中,没有薪资的底气和人脉的贯通,很难生存。而且面对着教会的不合一、指责和迷信等很多问题,突然发现自己不是在福气中,而是在旋涡中,一不留神,就会深陷进去。”

“可是我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能让自己坚持下来的是圣经中所说的:没有违背从天上来的异象;面对着生活的压力,只能对上帝倾诉,信仰的挑战,服事在眼泪中度过,多少个夜里醒来,眼角都是湿的。可是正如圣经所说,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在事奉的三年中,虽然行过了死荫的幽谷,可是神并没有让我作难,回过头来看一看,一切都充满着神的恩典,神的意思总是好的。”

她告诉笔者,最让她感到安慰的是,“每天看着爷爷奶奶来教会时,充满忧虑,走的时候却是带着平安。每天与他们一起唱歌赞美神,就是我最大的幸福,现在回想起来,那是我最怀念的日子了。无论何时,我深信耶和华掌权,”她说。

事奉将近一年的某姊妹

还有一个月,顾姊妹就已经在教会事奉一年了,从毕业到现在,她说这是转折的一年,也是存在着很多可能性和变动的一年。她分享,因为刚进入禾场、没有经验,在事奉中,除了讲道,像日常的各种事工都是教会的长辈在带领着做,她主要负责的是圣诞节的晚会策划、受难复活节活动、青年团契、夏令营以及接下来的中秋感恩会等活动。

“一年的时光,有成长和收获,但还需要不断沉淀,”顾姊妹分享,毕业后的一年,她在神学院读书期间很要好的两个朋友都在毕业事奉了一段时间就辞职了,原因复杂。

在教会服侍一年,她觉得自己所在教会的挑战是,年轻人太少,事奉队伍老龄化,诗班乐队没有接替人员,圣乐方面知识太缺乏,并且,信徒人数多年几乎不增长。

90后的顾姊妹虽带领青年团契,但因性格内向,暂时比较难和年轻人打成一片,也不怎么会关心别人。谈到如何吸引年轻人加入教会,她说:“可能开展一些积极的与社会相接的活动比较会吸引他们,让他们感觉自己所做的事情对人产生影响,有意义有价值。在教会牧养方面,应该要跟上时代的,但是时代太多不好的东西,也是需要告诫弟兄姊妹,不要去跟风随大流,不管在什么年代,都以效法基督为准则。”

谈到自己在教会事奉的专长,顾姊妹说自己有想做的事情,尽管目前还没有太高深长远的计划。“就是想组建个小乐队,或者把诗班带好,组建青年诗班,因为我喜欢圣乐。希望可以通过教会的敬拜带给信徒灵命的更新。”

时代在不断变化,对于教会理念的更新,顾姊妹认为,新的理念需要有新的环境,以及足够强大的力量支持去实行。如果身处一个陈旧保守的地方,空有理念也没法实行,即使哪天当了教会负责人,上面还有两会领导、牧长。“很多时候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很多刚毕业的神学生在教会感到郁闷也是正常,”她说。

谈到在教会事奉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她说:“我在的是小教会,还没遇到什么挑战,只要内心不惧怕,就没有什么不敢做的,只是目前有些事情想做,暂时缺乏平台,做不起来,求主带领吧!”

即将走向禾场的徐姊妹

今年刚本科毕业的徐姊妹来自河南平顶山的山区,妈妈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圣经培训班到河南圣经专科学院,再到金陵协和神学院,她说,“一开始也软弱过、哭泣过,有过出去打工赚钱的念头,也曾被亲戚指责不孝顺父母,最开始感觉路特别窄、特别难。但八年的神学时光,让我经历到了神的同在。”

她分享,刚开始,她并没有按照妈妈的期待去读神学,由于家庭条件困难,她当时是“一心向钱看”,无论是出去打工还是上大学之后走向工作岗位,她考虑的都是“钱”的问题,被环境所压制。但她的妈妈一直为她祷告,“她也知道我应该去上神学,神给了她这样的感动,但我坚决反对,为了眼前的生活和未来的走向,因为我知道做传道人很辛苦,尤其是在我们那里。”

大学开学后,徐姊妹带着爸爸借来的学费,生平第一次出远门,一个人背着包、踏上了去学校的路。刚到学校前三天,她一个人待在宿舍里,没有食欲,内心十分焦虑、迷茫,内心总觉得这不是自己应该走的道路,后来她拿出圣经来读,并做了一个祷告:“神哪,如果你要让我回去,我愿意。”“很奇妙的是,祷告结束,我心里的石头落地了,变得十分明亮。后来我就给我妈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要去上神学,我妈可高兴了,还兴冲冲地说要来接我。我妈也是第一次出远门,接到我后,两个人一路风尘仆仆,到家的时候已经灰头土脸。”

没想到的是,她去读神学的第一天,老师讲的是《约拿书》,当约拿违背神的旨意逃跑时,也是路遇一只船,非常顺利,可三天的时间里,经历了很多事情,最后他明白了神的心意。徐姊妹说,她自己也像约拿一般。刚去圣经培训班读书时,她也面临很大的经济压力,哭过好多次,可在这个过程中,包括后来去河南圣经专科学校和金陵协和神学院读神学,她感受到了神的恩典,靠着读经和祷告度过了艰难的岁月。“神哪,不管我们家穷到什么地步,我都交给你!这之后,我就安心上学,不想赚钱的事了,神也给了我追求上进的心,花了很多时间读经和祷告。”她回忆刚上神学的第一年,虽然道路很窄,但经历了神恩典的她,觉得内心十分甘甜。

徐姊妹提到她即将回到家乡事奉的农村教会的现状时说,“在很多事工方面都是刚刚起步,接受过正规神学教育的传道人很少,信徒的领受也有限。”她知道自己回去后要面临的挑战,但她认为,这些总要一步一步去改变,她希望农村教会有更多的年轻人站立起来。虽然教会并未谈到她的工资,但她相信神不会让她缺乏,“因为神已经带领我走过来了,八年的时间,给了我太多的恩典,我要怀着一颗感恩的心,一直走下去,”她说。

相关新闻

【话题】探讨“穷传道现象”形成原因及解决出路(三)——从人才培养的角度来看

传道人由于生计问题离开事奉的位置或不能安心为主做工,教会留不住人才,或者不能培养更多合神心意的传道人,传福音的人在减少,这明显阻碍了教会的发展,圣经上也说“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听见他,怎能信他呢?没有传道的,怎能听见呢?”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