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基督教会的属灵标识是什么?

提到教会的标志,应该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十字架,在一般信徒的心里,十字架所在的地方就是教会所在的地方。其实事实远非如此,十字架作为基督教的一个外在标识,并非从教会一开始就有的,而是直到君士坦丁大帝的时候才开始的。传说君士坦丁大帝和马克森提乌斯争夺罗马的统治权,但是战争悬久不决,正在危难之际的君士坦丁大帝梦中见到异象,看见天空有一个十字架的标记,并且听见一个声音说“靠此得胜”,然后就将十字架标志放到军旗上面,最终在312年的米尔维安大桥战役中将马克森提乌斯击败,成为罗马帝国西部的皇帝。

待君士坦丁大帝取得战争胜利之后,就和罗马帝国东部的统治者李希尼共同颁布了针对教会的一个文件,这个文件被称为“米兰敕令”,从此基督教开始从被逼迫的地位走上了合法的地位,十字架作为教会的标识也从那个时代开始了。

在十字架作为教会标识之前,教会的标识其实是鱼。有人说初期教会选择鱼作为标识有以下两个原因,首先是因为耶稣呼召门徒时说他们要得人如得鱼,因此将鱼作为基督徒的标识。另外就是鱼的希腊文决定的,在希腊文中鱼的拼法为“ìχθÚS”,这个单词刚好是当时信经的浓缩表达方式,当时基督徒中间流通的信经并不是使徒信经或者尼西亚信经,因为这些信经还没有产生,而是非常简单的一段话,我们可以来看一下:“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这个信经在圣经中作为初信之人的信仰宣告,记载于使徒行传第8章37节。可能我们很多人并不了解为什么这个简单的信经可以缩写成鱼,我来稍微解释一下。

Ì:是希腊文耶稣的开头字母;χ是希腊文基督的开头字母;θ是希腊文神的首先字母;Ú是希腊文儿子的首先字母。这些字母综合在一起就构成了“鱼”的拼写,因此鱼也顺理成章地被很多基督徒接受为教会的标识。不过在以后的教会发展中,鱼作为教会的标识随着希腊文的衰落而衰落了,在罗马帝国时期,拉丁文开始成为教会官方所使用的标准文字。

其实我们在上面说到的这些标识只是教会外在的标识,一个拥有十字架或者鱼标的教会也并不一定在真理的标识上被称为一个教会。传统上认为教会的标记也不是十字架或者鱼,在系统神学里面,一个被称为合格教会是需要有三个内在真理的标记的。这三个标记是“有真理的宣讲”“有圣礼的实行”“有合理的惩戒”。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是这三个,而不是四个、五个或者更多,这是因为教会是属基督的,他的标记必然与基督的身份有关,而在圣经上基督是具有三重职分的,就是先知、祭司和君王。教会对于基督先知职分的回应是,正确的宣讲真理;对于基督祭司职分的回应是,应有圣礼的施行;对于基督君王身份的回应是,教会应该惩戒罪恶。

首先我们来看作为先知的教会,教会需要有真理的宣讲,并且以真理的宣讲为基础。没有真理的宣讲,教会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在今天的社会环境中有不少的教会都将真理隐藏起来了,开始以别的理论或者活动来代替真理的宣讲,致使很多加入教会的人在真理上面暗昧不明,信仰时间长久也不明白真理究竟是什么。世界上每一个机构都有其独特之处,教会的独特之处在于她里面有真理的圣灵,如果我们忽略这一点,那么教会就失去了她作为一个机构的独特性。

耶稣在世上的工作,很大一部分都是在进行真理的宣讲,这是祂工作的常态,也是其工作的重心,教会应该如同耶稣一样将真理的宣讲当做教会的重心,作为一种常态进行细心的经营。笔者走过一些教会,这些教会虽然也有真理的宣讲,但是在崇拜比重中的宣讲时间其实非常的少,整场崇拜活动基本都是以灵恩歌唱的方式进行。很多讲道也仅仅止步于对于律法条文的伦理说教,或者如同法利赛人的讲道一般,没有任何真理的权柄。耶稣当年在真理的分享中正是相比于法利赛人有更深一层的理解,因而在百姓中被广泛认可,百姓认为祂说的并不像文士和法利赛人所说的,这是真理宣讲的力量,是一般说教讲道所不可能体现出来的。

再者,我们看教会内在的第二个标记,就是圣礼的正确施行。在天主教里面有七大圣礼,分别是婴儿洗礼、坚信礼、圣餐礼、告解礼、圣秩礼(按立或者封圣)、婚礼以及临终抹油礼。我们看到在天主教里面一个信徒的一生都是伴随着不同的礼仪在生活,每个礼仪都与信徒的生活息息相关,在每一个信徒的成长中都有教会对其进行圣礼的操办。很可惜这样美好的传统竟然在新教里面被废弃了,新教里面公认的圣礼只剩下了两个,其中婴儿洗礼、坚信礼、告解礼、婚礼、按立礼和葬礼都被挪出了圣礼的范畴,不过这也不是绝对的,因为有很多的教派也正在慢慢地恢复这些圣礼,以笔者所在的教会为例,也重新将婚礼、按立礼和葬礼归于圣礼的范畴。

人对于神的敬拜需要按照各样的礼仪来进行,就像旧约的献祭一样,献什么祭就需要用什么祭礼的条文,你不可能说我献的燔祭,你把牛腿给我卸下来自己留着。我献平安祭,你把整头牛给我烧了。其实我们看利未记就可以明白,百姓的生活与礼仪都是息息相关的。耶稣当年在世上,也遵循这样正确礼仪的教导生活,他第八天接受隔离,自幼勤奋学习圣殿礼仪,成年又在约翰那里领受了洗礼。主耶稣为我们做出了美好的榜样,今天的教会也应该做一个凡事遵循正确礼仪的教会,使主名得着称赞。

最后,就是教会的标识之三具有惩戒罪恶的权柄,教会是天国的雏形,是既济而未济的天国状态,因此教会既是完全的国度,又是不完全的组织。她的完全是因为主耶稣的舍命流血,她的不完全是因为组成教会的人是软弱的人。在启示录中耶稣提到了七个教会,其中不少教会都被耶稣所批评,这些教会主要的问题就是君王性的衰弱,没有及时惩戒教会里面出现的各样问题。教会对于犯罪的信徒是不是一味地原谅?我们是不是要无限制的宽容别人犯罪?其实这里面是分情况的,其一:别人得罪我?我是不是要宽容?其二:别人犯罪伤害到了神的荣耀?教会是不是默不作声?抱着家丑不可外扬的态度?第一种情况,别人得罪我们,我们需要报以宽容,无限的宽容。第二种,教会信徒或者长执亏损了神的荣耀,这就需要教会有惩戒罪恶的权力,杜绝教会性的罪恶在信徒中被宽容。这一类的例子在耶稣身上可以看出来,别人得罪耶稣,耶稣选择原谅。而有人干犯神,在圣殿卖牛羊鸽子,则被耶稣狠狠地教训。还有保罗对待那些屡次犯罪的信徒说,要将这样的人赶出教会。

教会对于罪恶的态度应该是旗帜鲜明的,可叹今日很多教会对于罪恶的容忍态度已经如同启示录里面所提到的那些教会了,别迦摩教会容忍了假先知巴兰,也容忍了尼哥拉一党的人;推雅推喇教会容忍了耶洗别的教训,竟然鼓励信徒参与偶像之事,这些教会的主要问题就是失去了基督的君王性,不敢对于罪恶有分庭抗礼的态度。

有形的教会标识,有很多人非常在意,但是其实那不是最重要的,教会最重要的其实就是内在的属灵标识,基督所关注的也未必是这个教会有没有外在的标识,而是内在的属基督的标识。我们在圣经中很难看到主耶稣对一个教会的批评是因为他没有挂鱼的标识或者十字架的标识,他所批评的是一个教会有没有像他一样的内在标识。

(作者系基层教会一名传道人。)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我们!

相关新闻

做梦的奇葩知多少?

做梦,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但是里面却大有玄机。弗洛伊德先生就靠着对于梦的解析而成名,他有一本成名作叫做《梦的解析》,据说此书一经出版,就引得很多人将弗先生的门框围得水泄不通,因为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在那个没网络的时代总爱睡觉,一觉下来做了几个梦,赶紧拿笔记下来,驾上马车直奔弗洛伊德家的方向,干啥?“找弗洛伊德帮我解个梦”,这句话可是当时很潮的一种炫耀,不会做梦,或者躺下睡不着的人,在大街上你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