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鼓浪屿:近代闽南宣教的中心

1/5
  • 圣教书局

    圣教书局

  • 宋尚节布道会

    宋尚节布道会

  • 寻源中学(神学教育)

    寻源中学(神学教育)

  • 杜嘉德牧师

    杜嘉德牧师

  • 鼓浪屿宣教士的住宅

    鼓浪屿宣教士的住宅

在教会历史上,有一些地区都会成为某个时代,某个区域的宣教中心。比如:使徒时代的安提阿,中世纪欧洲的罗马等等,在近代中国宣教历史上,在华北地区是北京,长三角地区是上海,珠三角地区是广州,而闽南地区(福建南部,当时宣教区域大体为现在的厦门、泉州、漳州、龙岩等地)乃至早期台湾地区则是鼓浪屿。

来闽南宣教机构都把总部设在鼓浪屿:在闽南近代宣教史上,很多宗派都是先登陆鼓浪屿,建立宣教机构后,再向其他地方发展。1842年年2月24日,美国归正会宣教士雅裨理来到鼓浪屿,建立布道所。在经过一段时间准备,才在是年三月前往厦门岛宣教。之后来闽南的罗啻、波罗满、打马字、胡理敏、郁约翰、毕腓力、益和安等等美国归正会宣教士,也都以鼓浪屿为基地,他们的牧师楼、学校、医院等机构都设在岛上。

1844年,来华的英国伦敦会宣教士施敦力同样是首先登陆鼓浪屿,并建立岛上最早的教堂和学校,在站稳脚跟后才把福音传到厦门岛。而伦敦会的总部同样设在鼓浪屿。1850年来厦门的英国长老会,与前两个宗派一样,都以鼓浪屿为宣教中心。

不仅闽南三公会以鼓浪屿为基地,其他在闽南地区活动的宗派也是如此。比如:罗马天主教的主教座堂就是岛上著名的耶稣君王堂;倪柝声也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初到鼓浪屿宣传聚会处思想,并建立教会。而宋尚节主领的布道会(1934年)、查经大会(1936年)都是在鼓浪屿举行的。

近代前往闽南各地乃至台湾的宣教士大多是从鼓浪屿出发的:美国归正会、英国长老会、英国伦敦会是闽南地区三个最主要的差会,故称“闽南三公会”。他们都以鼓浪屿为基地,把福音拓展到闽南各地。据吴炳耀牧师记载“先是联合布道,通力合作,后是划分区域,以专责守。归正教以同安中部、安溪上游,及漳州西溪为布道之区。英长老会以漳州南溪、泉州、晋江、南安、下安溪及永春、德化为传教之地。伦敦会则设教于惠安和同安的马巷、灌口一带,漳州之海澄、北溪及汀州各县。各尽其力,以图发展。”正是从鼓浪屿出发的这些宣教士,把福音的种子撒向了闽南地区,各地纷纷建立教会,直到今天。

而厦门英国长老会负责人杜嘉德牧师于1860年到台湾访问。到台湾访问。他发现台湾人大都能讲闽南语,与闽南地区文化相同,感到非常意外与兴奋,因此,杜嘉德多次写信给差会,要求派宣教士到台湾。经过杜嘉德的呼吁,1864年,英国长老会派遣的马雅各医生到厦门,为了更好完成台湾宣教事工,马雅各在鼓浪屿刻苦学习闽南语后,才前往台湾宣教。之后到台湾的李庥、甘为霖、巴克礼等等宣教士,都是先来到鼓浪屿学习,再前往台湾宣教的。在当时,闽台长老会是母会与子会的关系。在台湾教会建立初期,始终以厦门(鼓浪屿)为中心基地。无论教会组织、牧养方式、宣教方法都受到厦门母会的深刻影响,其建立教堂、巡回布道都要向设在厦门的总会报告。可以说,近代台湾教会的发展,跟鼓浪屿有着密切的联系。

近代教会的神学教育机构都设在鼓浪屿:宣教中心除了引导、统筹、协调宣教事工,差派宣教士外,开展神学教育,培养牧者传道也是其重要的事工,而闽南地区早期的神学教育机构都设在鼓浪屿。

西方宣教士来到厦门后,就极力推动华人教会的自立,因而必须设立神学院校,培养中国传道人,才能更好担负起教会领袖职责。1860年,在厦门的西方差会,在鼓浪屿相继设立自己的神学院校,且都设立附属中学。分别为:美国归正会创办的寻源斋神学校;英国长老会创办的回澜斋神学校;英国伦敦灰创办观澜斋神学校。1884年,美归正会与英长老会的达成协议,将回澜与寻源两所学校合并,由长老会负责神学课程,归正会担负中学教育。1902年,伦敦会的观澜神学校加入进来,建立“厦门圣道学校”。据吴炳耀牧师记载:“时所收学生,以有志传道为主要条件,于学业程度未作严格规定。既而公会为谋提高道学程度,乃规定中学毕业为入学资格:是为高级道学。”在闽南教会早期的牧者中,绝大多数都有在鼓浪屿求学的经历,他们在鼓浪屿学习神学课程,生命得到长进,才奔赴闽南各教会的牧场。

在鼓浪屿的神学院校直到二十世纪以后才陆续迁往泉州、漳州,并最终合并建立闽南神学院。由此可见,鼓浪屿在近代早期闽南神学教育上的重要地位了。

鼓浪屿是近代闽南教会文字事工的重要基地:在闽南教会历史上,宣教士非常注重文字事工,以文载道,传扬福音。他们不仅创造了闽南白话字,翻译圣经、赞美诗,更出版了不少报刊书籍,而这些工作很多是在鼓浪屿完成的。

而1908年在鼓浪屿建立的闽南圣教书局,在闽南教会有着深远影响。圣教书局一开始主要代售上海“中华圣经公会”的《圣经》,印刷和出售白话字版的《闽南圣诗》等。据《中华归主》记载:截止1920年,“该会大量发行的出版物达十四万六千九百六十七册,其中近五万册是罗马拼音文字书籍,销售的现金总额达四千四百四十七元。”足见圣教书局在闽南教会的影响之大。

1932年,教会人士捐献地皮和经费在福建路建筑一幢3层楼房为书局新址(现福建路43号),使经营业务更加扩大,除继续经销外地出版的《圣经》、教会刊物外,还担负出版业务。圣教书局还与厦门倍文印刷所、鼓浪屿启新印制所等合作,印制了《圣经教义》、《圣诗》、《基督教故事书》、《基督教三字经》以及中小学校的宗教课本和出版周之德牧师所著的《闽南伦敦会基督教史》等书籍。该局印刷发行的白话字属灵书籍达100多种,远销闽南各地和新加坡、菲律宾等地,广受好评。

除此之外,教会重要的科教文卫机构也多设在鼓浪屿,比如:英华中学、毓德女学、养元中学、维正小学、福音小学、救世医院、护士学校等等。鼓浪屿在近代闽南(乃至台湾、南洋)的宣教史上有着重要地位,是这一地区的宣教中心,为福音的传播,教会的建立、社会文化的发展,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鼓浪屿相关华人牧师表.doc

附厦门部分传教士名单.docx

(本文作者系福建一名鼓浪屿教会文化爱好者。)

相关新闻

重磅喜讯!鼓浪屿申遗成功了,其中有多处基督教遗产!

鼓浪屿申遗成功了!当地时间7月7日,正在波兰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41届大会现场传来消息:中国申报的文化遗产项目“鼓浪屿”和自然遗产项目“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双双通过审核。至此,中国已拥有52项世界遗产。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