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二:枷锁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二:枷锁 己过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本文是第三十二篇连载。

我爱你,所以情愿为你付出;我爱你,所以情愿为你舍弃。往往,人盲目的爱,只不过是一副,牢笼灵魂的——枷锁。 

他姓娄,略显臃肿,头发稀疏,眉毛似有似无,小如黑豆的眼睛上戴着一副近视镜,唇薄如纸,面色暗沉。我一直以为他早已三十开外,不过大哥说他生肖属虎,只比我大四岁。

相亲的过程持续了两天,我硬着头皮应付完这一切事宜后,就推脱说需要时间考虑一下,便匆匆的跑出了家门。这段日子过的实在太压抑了,这相亲一事更是令我心生烦乱,我想,我得出去透透气,去找博文释放一下自己的郁闷心情,不然真是要窒息了。 

博文,是我九五年初,在父亲逼我去服装厂打工时,所认识的同事。她肤色白皙,五官秀美,举止优雅却毫无造作,明明有着千娇百媚面容,却总是透着冷傲,就似绽放雪中的寒梅般不染世俗。性情迥异的我们,相识没几天就成了彼此的知己。我们都有些愤世嫉俗,对现实中的一切都感到失望,也都向往着与世无争的宁静,都渴望着超脱束缚去放飞梦想,但我们却又都无力去实现。我们的背后,也都有着各自不堪回首的往事,它们都是痛楚的。我们的皮囊之下,包裹了太多相似的内容,因此我们就成了最懂对方的那个人。

我们就像这世上两个最孤独的灵魂,不经意的就相遇在了一起,并产生了共鸣。从那一刻,我们就共享着彼此的喜怒哀乐,这些年不管天涯海角,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即使不见面也常有书信往来。

我来到了博文家,但她看上去比我还抑郁,我也就没好跟她说自己的糟心事,反而想去帮她一把。我看得出,她们母女间应该也是出了什么矛盾,但平时和我无话不说的娘俩儿,此时却都守口如瓶,谁也没跟我说她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也就不好刨根问底儿。

第二天早饭后,我们三个正在房间里呆着,博文还是面带哀伤沉默无言,她的母亲则跟我闲聊着。这时,一个男子忽的闯进房间来,往博文手里塞了个什么东西,便飞快的离开了。他的来去动作之快,不过两秒钟,我连他的脸都没来得及看清,他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紧接着,阿姨一个饿虎扑食就扑向了博文,疯狂的抢夺着她手里的东西。这对母女,瞬间便滚成了一团:阿姨怒吼着“给我!”;博文尖叫着“我不!”。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也太过出乎意料,我被吓蒙了。

当我回过神来想把她们拉开时,但她们的身体纠缠在一起,快速而激烈的翻滚在地面上,我竟无从下手。我情急的喊着:“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呀?有话好好说不行吗······。”这时,我震惊的看到阿姨狠狠的一口咬住了博文的手腕,博文一声绝望的惨叫,终于松开了手里的东西。 

博文一头扑在床上,嚎啕大哭起来。阿姨将夺下来的,已被攥了一个纸团的信展开,匆匆浏览了一遍,便将其撕个粉碎丢在了地上。我望着那碎的已然无法拼凑的信笺,再看看趴在床上痛哭嚎啕的博文,最后我将目光停留在阿姨的脸上,惊骇的道:“阿姨,您这是干什么啊?不就一封信吗?”她气恼的叨叨了一大堆,这个那个的不是,弄的我一头雾水,满心凌乱,也没能明白问题的根源。随后她说自己去厨房做午饭,让我好好陪着博文,她便走出了房间。 

看着博文白皙的手腕上,那血迹斑斑的齿痕,我难过不得了。我真不敢相信,平时对女儿疼爱有加的母亲,怎么能因为一封信就把女儿咬成了这样子,她怎能下得去口呢? 

“博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阿姨不是一直都很爱你的吗?怎么会这样呢?”我揪心的问着。 

博文哭诉道:“她爱我?可她爱我的方式我无法承受!你知道我每天都是怎么过的吗?我以前一直没告诉你,是因为我没脸说,我觉得发生这样的事太丢人了!你知道吗?这一年多来,只有你在的时候,我还有点自由,她才不出来进去的锁门,你不在的时候,就连我去个厕所,我妈都盯着我,她要去厕所就把我锁在房间里,她整天寸步不离的看着我,你知道这是什么滋味吗?我可是个人啊!就连你每次写给我的信,都是她先看完才会轮到我看,你知道为什么上次咱俩洗澡她站在一旁不走吗?那是因为我总叫你‘小子’,她就想看看你到底是男是女……我一直都很听她的话,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她说让我订婚我就订婚了,可是我订婚之后,她却一直没闲着,整天的逼着我还去跟别人相亲……直到遇见了他,我才知道自己原来还活着……” 

博文的父母早就离异了,在她的姊妹中,只有她愿意跟随母亲生活,她的想法和我一样,我们都认为有妈妈的地方才是家,有妈妈才有幸福。为此,她初中没读完,就跟着母亲背井离乡来到了现在的继父家里。跟着母亲生活,就成了她从小到现在唯一自主的事情,除此之外她在母亲面前,就再没有过自己的选择,一切都是母亲说了算。渐渐的,她便在“顺者为孝”下麻木了,她说这或许就是她活着全部意义。 

四年前,她在母亲的安排下,与一个外地的陌生男子订了婚。可是她做梦也没想到,订婚之后不久,母亲就又左右着自己和他人相亲,并且是相了一个又一个,她每次的相亲过程,都是在母亲的监督下完成的,就连两个人去公园私下做了解,她的母亲都要跟在他们身边。每个相亲的对象,都是在母亲的安排下开始接触,又是在母亲的反悔中断绝往来的。就这样反反复复,她一直怀着屈辱的心情,任由母亲摆布,直到这最后一次相亲时,博文与来送信的男子,两个人一见钟情了。她说那一刻自己麻木已久的心,忽然就活了过来,她终于明白了爱情是什么,什么才是活着。他们有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海誓山盟,可是她的母亲再一次的反悔,又让她嫁给之前订了婚的那个男人。 

而这次,她再也不想被母亲摆布了,她不想再活的像个死人,她想嫁给自己的所爱。她的抗拒,所换来的就是被母亲长期的软禁。 

我可怜的博文,没想到你竟遭受着这样的不幸,原来你和我一样,我们都深爱着自己的妈妈,可伤我们最深最痛的,让我们感到生不如死的人,竟都是我们最爱,最在乎的母亲。 

听着博文哭诉完一切,我安慰她道:“你不要难过了,我去跟阿姨说说,让她还你自由成全你们。” 

博文绝望的说:“没用的,她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相信,她能信你吗?她只相信她自己,也只爱她自己,我已经不抱希望了,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 

我跑去了阿姨身边,好一通的游说,但真是白费力气。她坚决不同意,并且恨恨的跟我说着她的观点,在她眼中仿佛天下的男人都是恶魔一般,就连她现在的丈夫和她的准姑爷,也是一样都不是好人。她的说词让我直害怕,我觉得她好像得了“疑心病”,并且比我的妈妈还要顽固,我也就知难而退了。 

接下来,博文就再不说话了,并且再不肯吃喝,每天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空洞的眼神里,满是绝望的痛楚。就这样,三天过去了,无论怎样的劝说,她也再没一点反应。 

她这心死的悲伤,我深有体会,曾几何时我不也是这个样子吗?我想我得想办法救她,于是我趁阿姨没在房间时,就悄悄的对博文说:“你有什么想法可以告诉我,你要相信我,无论是什么,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的。”她黯然无力的说:“我想走。”

“我懂了,那你等我消息吧。” 

我走进厨房,来到阿姨身边说道:“阿姨,博文都好几天没吃没喝了,再这样下去会闹出人命的。”她听我这么一说,慌张的道:“可不是啊,这可怎么办呢?你也帮我想想办法呀?现在也只有你能帮我了!” 

还好,只要你还在乎她的生死,我就能帮她逃出去了。我避开她那恳切的目光,说道:“阿姨,要不这样吧,她姐不是在唐山吗,我去问问她,看她想不想去她姐家住几天,让她出去散散心,等她气头过了也就没事了。” 

“可是?她自己去我也不放心啊?”

“阿姨,您放心吧,如果她同意去,我负责把她送过去。”

“那真是麻烦你了……”她如释重负,并对我感恩戴德,我却愧疚的不敢看她的眼睛。我暗自想着:对不起了阿姨,有道是士为知己者死,我爱她,所以我要给她想要的自由,我也只能背叛你去成全她,因为你错了,你若真的爱她,又怎会这样对待她呢? 

第二天一大早,我跟博文一起登上了开往唐山的火车,来到了她的二姐家里。隔天临别之际,我叮咛她道:“不管何时何地,一定不要忘记给我写信……”我们曾说过,我们会是一辈子的知己,不管距离多远,相隔多久,我们的情谊都不会改变。但,此时我却对这次的离别感到了深深的不安,生怕她会忘记我们的约定。

回到廊坊后,我向阿姨仔细交代了完成任务的过程,直到她真的相信我把博文送到了,我才带着凌乱的心情离开了她家。

一周后,博文的母亲找来了我家,她告诉我博文不见了,并且心急火燎的向我求助。我心中有着千般滋味,最终我只能是狠下心来,一问三不知。这并不是我所希望的结局,但却是我意料之中的,我只是没想到,在看见她的母亲满头大汗的找来,一脸的都是天塌了模样,我立刻就感到了深深的懊悔。 

我用计帮博文成功的逃出了“牢笼”,可我却害她的母亲置身于水深火热中,她的痛苦或许将是一辈子的,除非她的女儿回来,可是以我对博文的了解,她很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这该是我多么大的罪过啊!我凭什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使她们母女分离呢?难道除此之外,我就没别的办法帮博文了吗?我后悔了,可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是我,亲手拆散了我们三个,曾经我们在一起是那么的快乐,每一次的相聚,我都有和博文分享母爱的感觉,可是…… 

我感到了良心的谴责,这令我在纠结中,又深感彷徨。我想不明白,若是彼此相爱,又为什么会成为彼此的伤害呢?日子,明明可以过的皆大欢喜,为什么最后却是分东离西呢?为什么每个人都是失去后,才会追悔莫及呢?人呀,劳劳碌碌的,到头来到底为个什么呢?

传道书2章22-23:人在日光之下劳碌累心,在他一切的劳碌上得着什么呢?因为他日日忧虑,他的劳苦成为愁烦,连夜间心也不安。这也是虚空。

我与博文,都是淡泊名利的人,我们在何事上都得不到乐趣,唯一想要的就是一份平凡的爱,可是到头来,谁是才是真正爱我的人呢?在我眼里一切都是混乱的,都是毫无意义的,这让的心里很是空洞和迷惘。

没过几日,大哥又跑来我家提及订婚的事情。我本以为,我之前的推脱,已经表明了我的拒绝。没想到,大哥还在卖力的撮合我们,他的巧舌如簧,加上母亲的催逼,我竟然赌气的妥协了。

我只是常常感叹,自己和博文同命相怜,却没深思自己和博文都是一样的,我们都因为对母亲的爱,毫无底线的让步和妥协,最终只能是一错再错,这样的爱无疑就像一副锁住我们灵魂的枷锁,禁锢之下的爱,怎会有快乐呢?它只能是沉重、痛苦的。博文的觉醒,并未使我苏醒,因为我还看不清问题的根源。 

落叶飘飘的秋天里,我订婚了。按照习俗,订婚当天我要住在他家,第二天他会带我去市里买些衣服什么的,之后我才能回家。在我回家前,他终于把我放在他那维修的录音机给了我,我问道:“你之前一直说没买到配件,是不是骗我的?你就是想让我多来几次吧?”他得意道:“你才明白过来啊?你可真够笨的……” 

就在我遇到旋风的那天,在我选择继续前行时,一切就这么注定了。那天我先见到了他,又见到了大哥,随后我走了,他们俩便凑到了一起谋划了这一切。他们俩为此,可真算是煞费苦心。

看着小娄那得意的样子,仿佛我真就是个傻子似的。我心想,你也别得意的太早,我跟你订婚只是被逼无奈,日后会怎样还不一定呢。 

我郁郁寡欢的回到了家里,刚一进门爸爸就对我说:“闺妮,我跟你说点事儿,你姐昨天早上走的,我做主从你订婚的礼金里拿了两千给了你姐……” 

“你们怎么能这样呢?这钱你们能随便动吗?万一我哪天我想退婚,你们谁会为我出一分钱呢?”我气恼的叫着。父亲却一瞪眼,道:“退什么婚?你想什么呢!” 

爸爸,我知道你很爱我姐,我也爱她。可是,明明是我大弟败光我姐的积蓄的,他整天在外游手好闲的胡混,你都不让他去赚钱还债,凭什么要我为你们的荒唐行为,付出代价呢?你们屡屡逼我找对象,就是想把我卖了还债的吗?

盛怒之下,我跟父母吵了几句,随后我决定再次外出打工,我再不想继续和他们同在一个屋檐下了。我很痛苦的认为,之所以他们这样待我,终究还是因为我不是父母亲生的,他们永远也不会像对我的姊妹们那样,真心的为我着想什么的,我只是他们不断压榨的对象,真就是妈妈说的那样,这个家里没人把我当人看的。

很快,我便在市区找到一份做雕塑的工作。一个月后,在我回家时,我看到了博文的来信。她告诉我,她离开她姐家后,就到山西五台山出家了。 

这封信,令我激动的浑身颤抖,看完信后我便不顾一切的跑向了镇里。我气喘吁吁的拨通了博文给我的电话号码,可是接电话的人告诉我,博文几天前已经去了内蒙。 

在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们就一起畅想过这样的一幕:我们一起去出家,从此青灯古卷,暮鼓晨钟;早看日出东方的霞光,晚看西沉落日的余辉;赏山巅之松柏长青,听溪水之潺潺奔流……就我们两个,一起远离世俗的纷扰,回归于自然宁静,彼此相伴一直到老。

但那时,我们都放不下家人,我们认为做人首先要尽孝道,所以我们不能去实现,属于我们共同的心愿。如今,她说自己已然看破红尘,放下了一切,我怎还能独自徘徊在尘世呢?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吗?没有了! 

我决定了,我什么也不要了,我要去追随她,我要跟她在一起去过我们畅想过的生活。我相信,她还会写信给我的,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攒够退婚的钱,我不能带着亏欠离开,不然即使我出了家,我的良心也不会得到安宁的。 

从此,退婚去找博文一起出家,就成了我人生的新希望,新方向。为此,我的血液里又燃烧起了满满的激情,思想着那些我是和尚的梦境,还有许多人说我和佛有缘的话,我想这兴许就是天意,就是我未来的道路吧?应该是的,我跟博文的命运太相似了,我们理应在一起,只有我们之间才能有永恒不便的真情陪伴,只有我们才懂彼此,只有我们在一起,我们的灵魂才不会孤单!博文,我要和你一样,挣脱这世俗的枷锁,去和你一起去圆我们当初的梦!

(未完)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一:愤然迁怒

《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本文是第三十一篇连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二:枷锁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