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特写】在废弃楼房地下室聚会4年的西安长乐坡教会

1/15
  • 废墟中树立的十字架

    废墟中树立的十字架

  • 夜晚发光的十字架

    夜晚发光的十字架

  • 大聚会时使用的厨房

    大聚会时使用的厨房

  • 平时用的厨房

    平时用的厨房

  • 日常炒菜的地方

    日常炒菜的地方

  • 教会的讲台

    教会的讲台

  • 教会的一排长椅(共有三排)

    教会的一排长椅(共有三排)

  • 教会屋后的菜园

    教会屋后的菜园

  • 教会指示标

    教会指示标

  • 墙壁上音响上的花

    墙壁上音响上的花

  • 打扫卫生的姊妹们

    打扫卫生的姊妹们

  • 75岁的李阿姨在擦长椅

    75岁的李阿姨在擦长椅

  • 窑洞的位置,树枝挡着洞口

    窑洞的位置,树枝挡着洞口

  • 教会最早用于聚会的窑洞,现在已经废弃

    教会最早用于聚会的窑洞,现在已经废弃

  • 窑洞整体照,共有3个屋

    窑洞整体照,共有3个屋

在西安灞桥区长乐坡地铁站西300米,是长乐坡村拆迁后留下的一片废墟。废墟边上矗立着一栋已拆成空壳的楼房,楼房的最高处竖立着一个红色十字架。这不是一座教堂拆迁后的遗迹,而是一个300多人的教会选择在该楼的地下室聚会,已经有近4年了。

长乐坡教会现状

福音时报同工于7月中旬走访了西安长乐坡教会。笔者跟随着教会同工,从路平面走过两个斜坡,来到教会门口。在门口右边的墙上写着白色的大字“教会”,并且画了一个指向门口的箭头;箭头方向正对着的墙上又写着“教会”,并且画着一个从门口进入教会方向的箭头;顺着这个箭头,笔者进入了教会。

长乐坡教会的同工陈姊妹给笔者逐一介绍着教会里的各个地方:有值班室、有厨房、有诗班室、乐队器材室、接待室、礼拜堂以及后院。厨房里平常使用液化气罐,大聚会时使用农村用的两口烧柴的大锅,虽然有烟囱并且安装了排风扇,墙壁还是被熏黑了。

因为是地下室,夏天时教会里较凉快,只是下雨时会从敞开的天棚处漏雨;冬天时教会里比较冷,靠两三台空调取暖,遇到下雪时,进入教会的两段斜坡很滑,这对许多老年信徒来说是一个安全隐患。当被问到冬天这里是否有暖气时,一位老姊妹无奈地说:“哪有暖气啊,我的上帝啊。”

“再穷,也是我们的家;我们的信徒不嫌家穷。”陈姊妹说,这是许多长乐坡教会信徒的心声。“虽然条件简陋,但这里有家的温暖。”

在长乐坡教会接受信仰并一起走过五年的白云姊妹说,她从来没有嫌弃这个“家”简陋,虽然破但也是自己的“家”。她见证,认识耶稣前,她曾患有严重的抑郁症,整晚睡不着,体重掉了20斤,常常问两个已经出嫁的女儿“妈妈几时能好?”,最严重时走不动路,连水都喝不下。加入教会后,她一直在乐队吹小号,很喜乐。看到妈妈的改变后,两个女儿都认可了妈妈的信仰。如今,50岁的白云姊妹在长乐坡教会服侍。

周六早上7点,负责打扫卫生的10多个中老年姊妹陆续来到教会,她们每周六早上打扫,为迎接第二天的主日礼拜。她们打扫的很细,负责擦讲台的姊妹把麦克的线也擦干净,负责擦椅子的姊妹连长椅的腿都会擦。一位75岁的李阿姨边打扫边唱赞美诗,脸上流露着喜乐:“富足贫穷我都要赞美我的主,健康疾病我都要赞美我的主,顺境逆境我都要赞美我的主……赞美主,歌颂主,每时每刻要想着主……”

教会里还布置着一些让人感到温馨的场景:墙壁上悬挂着的音响上摆放着开满红色小花的假花,将教会后院一片石瓦地改造成一个菜园,给楼顶上的红色十字架装上了彩灯,夜晚在一片废墟的上空散发着光芒……

因为挨着马路边,教会里的电脑、空调、打印机等设备曾经被盗过,自那以后,教会里一直有弟兄姐妹轮流值班。陈姊妹说,值班时她一般不害怕,但在冬天遇到刮大风,卷帘门和棚顶被吹得呼呼响时,会有一些惧怕。

做地产生意的李洪昌弟兄在长乐坡教会聚会了近4年,他略带开玩笑的说,在这里聚会的人必须谦卑,因为实在没有可以看的外在条件。他在观看长乐坡教会近十几年合影照片时惊讶的发现,一些同工一直伴随着教会成长,这个令他非常感动。

长乐坡教会里有一群把这里视为家的信徒,最近三四年也有一两百新面孔加入,但简陋的环境还是制约了教会的发展。教会里的一些信徒转到从长乐坡教会分出去的另外一个教会聚会,一些信徒看到教会这个环境,来过一次就不再来了,而且现在的三四百会众也挤满了礼拜堂。

长乐坡教会曾先后聘用过3位全职传道人,后来因为各种原因都辞退了,现在主日礼拜邀请西安市的几位牧者轮流带领,其中陕西圣经学校的校长王红牧师每个月第一个礼拜过来主持圣餐礼。

长乐坡教会的历史

今年71岁的长乐坡教会现任会长贾淑琴分享了教会50多年的历史。长乐坡教会最早聚会的地方与现在聚会的地方仅有一墙之隔,五十多年间经过三次搬迁,后又回到了老地方。1965年,长乐坡教会在贾淑琴会长的公公家开始。信主前,贾会长(教会负责人的称呼)的公公因为一次摔伤,按摩的人给她公公和婆婆传了福音,后来公公家的窑洞就成为了聚会点。

令人惊奇的是,文革期间各个教会被关闭,长乐坡教会却一直坚持聚会,一些教会被关闭的牧者、信徒来到了这里聚会。贾会长说,当时也有政府人员来到这里查看,当时的教会负责人回应说,我们只是聚会,也没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对方竟然没有追究。窑洞中聚会人数多的时候能达到100多人,屋里、炕上都是人。

贾会长的婆婆是长乐坡教会的第一任会长,她于1988年去世,三年后,她的丈夫也去世了。1991年,长乐坡教会搬到了浐河东岸,租了一块地自己建聚会场所,当时的租金是1000元/年。教会建了10间房,每间房宽9.5米,10间房连起来有30米长,信徒最多时达1000多人。贾会长说,在上一任(第三任)会长苏宝恩管理期间,村长曾主动要给教会七八亩地,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苏会长没有答应。

新场地15年的租赁合同结束后,教会于2006年12月3日被迫搬到了毛纺厂的仓库聚会,这个仓库有8间房,共400多平方米,这时教会仍然有七八百的信徒。因为拆迁的原因,7年后这个地方也不能使用了。教会到处寻找聚会的场地,最终实在没有办法请求村长给予帮助,村长给他们介绍了现在聚会的地下室,2013年10月20日,经过两个多月的清扫、整理后,他们搬到了这里。

长乐坡教会渴望有新堂

教会同工陈姊妹说,一些信徒每次听到别的教会献堂了,就露出盼望的神情。去年,一些同工相中了一个1000平方的商铺,每平方8000元,算下来共需要800万元。贾会长没有同意这个方案,她说一方面地方不够大,另外费用也太高了。

当地统战部、宗教局、消防部门都曾到长乐坡教会视察过,他们认为这个地下室教会存在安全隐患,但也未能给出解决办法。这个地下室是免费使用,几年来教会积攒了一部分资金,但离建堂或者买聚会场所差之甚远。贾会长的一个期盼放在了村长曾经的承诺上:等教会附近的一个坟地迁走后,那块地可以给教会使用。

长乐坡教会周围是四年前拆迁留下的一片废墟,开发商在这四年里没有开工建造。最近一周,开始有人继续拆除以前拆迁未尽的工作,时而有一些灰尘落入教会。教会目前有一些焦急,如果开发商要开工建造,他们就必须离开,但他们还不知道要往哪里去。

相关新闻

迎接复活节——西安长乐坡教堂掀起读经祷告灵修高潮

为迎接复活节,西安长乐坡基督教会一些弟兄姐妹发起微信群集体读经活动,趁此机会鼓励大家使用麦琴读经法,使用一年时间通读一遍圣经。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