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三:夜醉街头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三:夜醉街头 己过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本文是第三十三篇连载。

人生何处是归途?路漫漫,皆是彷徨;心灵之归属何在?茫茫然,无所依附。生命何以如此凄凉?因我们的心灵,缺少了那可以依靠的——主! 

又是一月有余,我再次见到了博文的来信,可我跑去打电话找她时,她又已离开。当我收到她的第三封信时,依旧如此。

这第三封信,字里行间皆是她对世态炎凉的感慨。她说她很伤心,也很失望,没想到我们之间也会是人走茶凉!她以为我不理她了,这样的误会我怎能承受得起呢?全天下的人都可以误会我,但你不能够,因为我们知己!我真是不明白,你为什么总是跑来跑去,就不能在一个地方多等我几天吗?你是身不由己,还是你所到之处并非净土呢?无论如何,请你都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我不能失去你,你一定要等着我! 

我把单位的电话留给了父母,叮嘱他们一旦有我的信,就立刻打电话给我。我做好了只要家中收到她的信,我就会飞奔而回的准备。之前的错过,都是我没能及时看到信,才导致了这样的误会,我再不想让同样的事发生了,我坚信事在人为!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等来的每一个电话,都不是因为博文的来信,而是家里总出状况。 

这天,父亲打电话给我,说我妈被狗咬了,让我回去一趟。我回家一看,妈妈的小腿上,只不过有个轻微的齿痕。这也至于把我叫回来吗?果然,妈妈不甘的对我说:“他们家的狗咬了我,也不出钱打疫苗,这是不把我当人看呀,我心里憋屈……” 

谁家的狗咬了人,都是理所当然要负责打疫苗的,我妈怎就被人轻贱呢?这可真是说不过去。于是,我风风火火的跑去人家讲理,结果人家却说:没有的事儿,都说好了让她去前院诊所打疫苗,回头我家会去结账,好几个人都可以作证的……我讨了没趣,并深感羞愧。

回到家,我说妈妈不该无理取闹,她却数落我里外不分,总是向着外人。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跟向着谁有关系吗?可是,她根本听不进去,反而怨怒的说:“我白养你这么大了,你个不孝的白眼狼……” 

在我几岁时,妈妈就教导我:凡事都要讲个“理”字,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难道她忘记了吗? 

为避免她受刺激,我选择了沉默。直到离开了家门,走到村口外那无人的小路上,我才无力的抬起头望着天空那浅浅的蓝,才落下了那无奈又辛酸的泪水。

妈妈病了,什么又吵架了,凡事家里的大事小情,父亲就打电话叫我回家处理。单位领导曾说:我办公室的电话,都成你们家专线了。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本为等一封信,可信没等来,等来的却是无尽的苦累烦忧。

耶利米书2章19节:你自己的恶必惩治你,你背道的事必责备你;

由此可知可见,你离弃耶和华你的神,不存敬畏我的心,乃为恶事、为苦事。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我背弃神,我是知道的。可如今的我,越是痛苦越是迁怒与祂,而我也就越来越感到了软弱无力,家中频出的乱象针对的仿佛只有我一个人,很快我便被折磨的筋疲力尽了。

这天上午,我正在工作,父亲又打来了电话,说家里有急事,让我马上回去。 

我匆忙而回。当我一脚跨进东屋,看见妈妈的脸时,不由得我大吃一惊!我差点认不出她了,我从来没见过她哭成这样,脸都脱相了,难道天塌了不成?

“妈,您这是怎么了?”我惊骇的问。 

“闺妮啊——我可活不了啦,你哥呀,他没了!”她的哭嚎声撕心裂肺,话语如同惊雷!这可真是天塌了!我脑袋嗡的一下,险些昏倒在地!我强撑身体,定了定了神,忙说:“妈,您先别哭慢慢说,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呀,去找老孙算了一卦,他说呀,你哥已经……”呵!这把我气的!我懊恼道:“妈,您怎么一点不长记性呢?我都说过多少次了,别信算命的胡说!”

“哎呀!你可别说了,人家算的可准了……”她那一根筋的执拗劲儿又上来了。

老孙是我们一个村的,平时就好给人算个命啥的消遣,而我妈又偏好这口,只要闲着难受了就跑去算一卦。我很想发脾气,恨不得立刻找老孙去打一架,可是看着妈妈那脸哭的,浮肿的就像个熟透的烂桃子,我又心疼的不得了,只好把火气压了又压。 

我知道,此时不管我说什么都没用,除非我把哥哥找回来她才会罢休,不然她真会哭死的。我哥就妈的命根子,她认为命根子没了,那她还活的了吗? 

哎——我暗自一声长叹!明知她又在作妖儿,我却又深感无可奈何。

我一咬牙,道:“得!妈,您也别哭了,我也不跟您争了,明儿我就去北京,给我三天时间,我把我哥找回来让您看看行不?” 

“那行,你得给我找回来,要不我不信!”她止住了哭泣,双眼里充满了期待,似乎把全部的指望都倾注在了我身上。而我却是满心的五味杂陈,叫苦连连。 

“你叫上小娄和你一起去吧,不然你一个人去我也是不放心,让他跟你去也好有个照应。”妈妈这么一说,我想是该找个人陪我同去,现在的每一天,我都是在咬牙坚持,我总觉得自己随时都会倒下去似的,疲惫不支。 

自从订婚,我和小娄并未见过几次面,因此对他了解甚少。每当年节接未婚妻上门小住的日子,我常推脱不去,因我总想着退婚去找博文出家,所以我不想欠他太多,也不想与他有过多的纠葛。至此,博文已经半年多没来信了,我也在等待中渐渐的绝望了,我真是已经很累很累了。不如借这个机会了解一下小娄,如果他真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我也就认命吧! 

第二天,我早早的就到了镇上,站在小娄的店面前,焦急的等待着他的到来。他来了,我说明了来意,他显得有点勉强,但还是答应了与我同去。 

在驶向北京的大巴车上,我们并肩坐在一起,我无助的内心也有了寄托。他毕竟是个男人,还比我年长几岁,怎么也会比我强的,此行我就指望他做我的依靠了,我这样一想也就踏实了许多。

到了北京,在招待所落下脚之后,我们便出门开始了一天的寻找。首个目的是表伯的工作单位。 

我急匆匆的走在路上,当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时,回头一看,小娄已被我落的很远了。有时,我明明和他并排过马路,等我到了对面一看,他却还在原地未动,他会一直等到一辆车影都没有时,才会慢悠悠的走过来。更可气的是,有时我一回头他却不见了,我回去找他时,他不是去买东西了,就是自行停在路边休息呢。我急的火上房般,他却一直都是漫不经心,好像我的事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这就是我找来的依靠吗?分明是给自己带来个累赘!我可真是自找苦吃,看来我是指望不上他了。

一番周折,终于找到了表伯。他是铁路老干部活动中心的领导,在我家住了许久表叔,就是他的亲弟弟。我哥以前的工作,就是我爸托表伯给安排的,但我还是首次与他见面。 

我说起父亲的名字,表伯才晓得我是谁。他待人彬彬有礼,笑容可掬,一身的儒雅气,与他的弟弟有着天壤之别,难怪我爸每次提及他都是赞扬之词。当我说明了来意后,他说他也至少一年多没见过我哥了。

我不愿过多打扰表伯,尽快了解完哥哥的事情后,就忙着告别。可他看了一下手表说:“初次见表侄女和侄女婿,我可不能就让你们这么走了,你们在等我几分钟,马上就十二点了,我中午有一小时的午休,至少我得请你们吃顿便饭嘛!” 

我赶忙推脱。表伯笑着说:“反正也到中午了,再怎样也是要吃饭的嘛,即使你不饿,你对象也会饿的,你说是不是侄女婿?” 

“嗯,就是,我早就饿了。”小娄的回答,令我很来气,因为进门前我千叮咛万嘱托:一定不要留下来吃饭。可他还是把我的话当做了耳旁风,这种情况下,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得随他们了。 

点菜之际,表伯问小娄:“你会喝酒吗?”小娄果断回道:“我不会喝。”我心想这还差不多,还算你懂点事儿。表伯打了个愣儿,又对小娄道:“要不咱爷俩喝点白的,一人来个小二,你看怎么样?”

 “行!”他这前后不一的回答,都是那么的干脆。我吃惊的想着,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他说话时脑子里是怎么想的呢?真是不可理喻。 

他俩点了满满一桌子菜,我因心中愁烦根本吃不下,随便应付了几口便放下了筷子。我一边与表伯闲聊,一边等着这顿饭的结束。在我心里,尽快找到哥哥,就是与死神的赛跑,这系着我母亲的生死安危,我哪还能吃得下饭呢? 

表伯,不时的给小娄夹菜,他却只顾闷头吃,连句客气话也没有。我一直想给他递个眼色,可他的脸紧贴着桌面筷子不离嘴,始终都没抬一下头。表伯也早就吃好了,可小娄的米饭加一碗又一碗,一点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一点钟已过,表伯看了下手表,闪现出了不安之色。我知道表伯该去上班了,实在忍无可忍之下,我就偷偷的在桌子下面扯了一把小娄。结果,他猛一抬头怒道:“你干嘛,我还没吃饱呢!”他说完就又把脸埋到了桌面上,继续吃了起来。 

我一下就傻眼了,顿感羞臊的无地自容!表伯连忙说:“没事儿,你别催他,不让人家吃饱了还行,我不着急……”我的脸一下就被小娄丢尽了,我尴尬的冲着表伯笑了笑,就起身走向了吧台。 

表伯随后追过来拦着我,说:“你可别这样,你们别收她钱,她是我家亲戚……你快别管了,还是去照顾一下他吧。”这里是表伯单位的食堂,吧台的人自然会听他的。我对表伯会心的一笑,便快速的返回了饭桌。 

小娄的脸依旧埋在桌面上,我低声怒道:“你还有完没完了?”

“我还没吃饱呢!”他这不顾廉耻的一声吼,令我的忍耐到了极限,我切齿的低语着:“没吃饱你给我回去吃,别在这里给我丢人……”最终,在表叔回到饭桌时的前一秒,随着我最后的愤怒,他才不情愿的放下了筷子。

一个疙瘩,就此堵在了我的心里。我可以不在乎长相,因为我长得也不漂亮;我也不在乎他的家境,因为我家也很穷。可是?大哥,你这玩笑开的未免也太大了!他哪里是你说的那样,是个诚实厚道,知冷知热,又知书达理的人啊?这不就是讽刺故事中的“傻姑爷”吗?这可真是让我恶心,我绝不要嫁给这样的一个人! 

晚间,回想今天的一切,我心里就堵得透不过气。于是,我将小娄从他的房间唤出,伤感的对他说:“明天你自己先回去吧,我自己去找我哥就行了。” 

“行,那你自己就在这好好的玩吧!”他这话说的阴阳怪气,毫无人性!我感觉就像苍蝇在喉,同时又掉进了冰窟,真是又冷又恶心,我再没跟他多说一个字。我没力气跟他计较了,他也不值得我说什么了。

第二天,他什么时候走的,我并没在意。我彻夜难眠,早早就起来出了门,去寻找哥哥的下落。自从哥哥与人打架逃离家门后,他几乎是音讯全无,我只知道他大概会在北京,却并不清楚他到底在哪里。 

我拿着表伯给我的地址,一路打听着找到了哥哥之前的单位,又从那里打听到了他另外的去处。就这样,我找来找去,最后线索中断了,茫茫人海我再也不知该去哪里找他了,我跟妈妈承若三天的期限也到了。 

身心俱疲的我,漫无目的徘徊在夜色中,心中愁楚万千。我没能找到哥哥,明天见到妈妈我该怎么交差呢?她若见不到我哥,又该哭的死去活来了,这可如何是好……

我又累又饥渴,再也走不动了,我抬起头来一看,见路边有个冷清的餐馆,门前摆放着几张餐桌,我就拖着沉重的身体走了过去,在靠路边的桌旁坐了下来。

当伙计上来招呼我的时候,我只要了一杯扎啤。我很饿,但我知道自己吃不下,我只想来个借酒浇愁,倾倒一下我满心满脑的阴郁,它们装的太满了,我已经受不了了。

苦闷的我,一杯喝完了又要了一杯,然后又是一杯。苦酒伴着我的愁肠百转而下,化作了满腹的苦水,又翻腾奔涌着溢出了怀。 

我深切的体会到了,借酒浇愁愁更愁的滋味。我醉了,可我的心还清醒着,因为它还在痛着。我看到了自己的家,分明就是我的炼狱,那里冰冷黑暗,他们每个人都一双伸向我的魔爪,不停的撕扯着我的灵魂,从小到大我在家的日子都是日夜不得安宁,我被惊恐、悲伤、痛楚、无助重重围困,不管我怎么努力挣扎都是无济于事! 

我不就是想要一点点爱的温暖吗?可是我没能在家里得到,在家外却是得到过,我曾为此感谢上苍……我遇到小师妹的时候,我以为上天赐给了我一个妹妹,我会永远拥有这份美好的,可是上天你是怎么对我们的呢?

那个九五年的中秋节后,哥哥接我去北京工作,我与小师妹去告别时,她扑进我的怀里痛哭了一场,随后她将一颗红色的心形雨花石放在了我的掌心,她说那就是她的心,让我不要忘记她。那一刻,我觉得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我爱她如珍宝,又怎么会忘记她呢?没想到,这一幕竟成了我们的永别。半年后,我再次敲响她家房门时,她家街坊出来说:你不要敲了,那孩子的妈妈几个月前去世了,她爸把她带走了,他们家早就没人了。 

老天爷,因此我觉得你是残忍的!你不但夺走了我那年幼妹妹的母亲,也使我们再没彼此温暖的机会!还有我的卢姐姐、博文……你一个都不留给我……眼泪滴在酒里,我又将其喝下,我越思想越悲伤,当我想起姥姥时,更是痛彻心扉。 

我想念姥姥的怀抱,想念她的故事和歌谣,想念她那能润我心田的目光!“姥姥,你在哪里呀,我想你……”我一边哭泣,一边呼唤着姥姥,对她诉说我的全部思念。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但我控制不住,我只想哭。

餐馆的老板和伙计都被我吓坏了,他们围上来纷纷对我说着:你家在哪儿?要不要我们送你回家,要不把你家电话告诉我们,我们让你家人来接你……我苦涩一笑道:“家?我没有家,也没有亲人,谢谢你们的关心,我没事的,结账吧。” 

在他们同情又担忧的目光中,我摇摇晃晃的离开了。连这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他们都知道关心我,都能怜悯我的悲伤,可是我的家人? 

我的家不是家,那人间地狱,我的亲人不是我的亲人,他们都是我的噩梦,我的煎熬,我的苦难!我的家在哪?我的亲人在哪?我真的看不到!他们都不如陌生人,让我感到温暖! 

城市的灯光,暗淡了满天的星斗。我哭着笑着,笑着哭着,任凭踉跄的脚步,满大街的跌来撞去。我终于可以想怎样就怎样了,因为我喝醉了,我再也不用顾忌别人的感受了,况且夜深了,马路上哪还有什么别人呢?想到此,我笑了,我笑自己从头到尾,就是个可悲的笑话!我活的都不如一条狗,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不还是一样吗? 

灯光被黑暗笼罩,夜幕被寂静淹没。我抬头望望天,又看看地,一切都是那么的空旷,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孤魂野鬼,无所依附的游荡在深夜里。我悲伤的哭了,我看到了自己内心,它是那么的软弱孤单,那么柔弱无助,它在渴望温暖的爱,渴望能有可以依靠的臂膀!我苦笑着摇摇头,嘲笑自己的痴心妄想!爱我的和我爱的人,都弃我而去了,整个世界都遗弃了我!我哪里还有可依靠,可寄托的呢? 

耶利米书2章17节:这事临到你身上,不是你自招的吗?不是因为耶和华你的神引你行路的时候,你离弃他吗?

老天爷,我知道你在看着我,你就在我身边,你也觉得我可怜,也为我感到哀伤?那你何不让我现在就死去,就让我融入这黑暗中,做个真正的孤魂也好,至少这样我就不会这么累了……你不要指责的我的懦弱,我是想逃避,可你不是也让我无处可逃吗?我现在痛不欲生,难道不是你加给我的吗?你为什么不说话,你告诉我我这样的活着,到底是为什么?我到底该何去何从,我不知道怎么办……这时,那首我最熟悉的歌,再次的出现了。

(小小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是否朋友都已经离去,留下了带不走的孤独……是否让风吹熄了蜡烛,在黑暗中独自漫步,亲爱的小孩,快快擦干你的泪珠,我愿意陪伴你,走上回家的路……)它从我的心底发出,回荡在我的脑际,融入了我的灵魂。我稳住了跌撞的步伐,止住了又哭又笑的丑态,我的心也平静了下来。

伴着这首歌,我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双肩,在寂静的黑暗中缓步前行,细细的聆听着,感受着……感动、委屈、释然随着这首歌一起充满了我,默默的,默默的,我已然泪流成河。 

我的心告诉自己:哭吧哭吧,且让今天的泪尽情的流,明天见到了妈妈,可要把笑容带给她;且容你暂时的软弱放纵,之后你可依旧要坚强,既然知道逃避不了,何不选择勇敢的面对呢?只有经历风雨,才能见到彩虹……不知何等奇妙的力量,令我的心智在这一刻忽然的,就有了跨越式的成长,我一下就明白了许多,我未曾懂得的道理。

(未完)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二:枷锁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本文是第三十二篇连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三:夜醉街头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1.150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