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我是怎么逃出传销组织的?

这两天我们的手机被一个大学生刷屏了,是一个悲剧的故事。如果主人公能活着的话,那应该是喜剧。23岁如花一般绽放的年龄,永远定格在那个灰色的相框里,带着对于这个世界的绝望,去了另外的那个世界。有人说他死是因为大学生刚毕业,涉世不深没有分辨力,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理论,我们不谈这个社会的问题,却一味地指责那些淳朴的人,或许这就是我们对于我们自己的否定,我们过往对淳朴的肯定都是虚伪的,其实我们骨子里面是赞成刁钻和圆滑的。因此我们会埋怨学校没有将真正的社会教给学生,只教会他们知识而没有教会他们适应这个颠倒的世界。我们口中所赞美的淳朴,在我们的行动中一次次被摧毁;我们口中所不齿的谎言,让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认清了人的虚伪;我们一次次传言中的正直,只是别人刀下待宰的羔羊;原来真善美只在口上,用以遮蔽身体力行中的假丑恶。

李文星是被“正直”所戕害的“无知”人。这个“正直”就是在合法手续全部健全的“boss直聘”平台,像我和李文星这样如同蝼蚁一般的生命将我的信任交给它的时间,它却将这群蝼蚁“卖”给了屠夫。还有以前的魏则西,不知道他的家人现在如何了,但是我知道那个“正直”的平台还在,还有大批的人将自己的信任交给它,不交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们还能从哪里获取消息呢?这些平台他们也显得很无辜,认为自己只是提供一个平台,他们是否真的无辜我想他们自己说了不算,自有公正的国法来做决断。

我这两天看到网上关于李文星之死的新闻,其实大家都一致将矛头指向了非法的传销,看到很多文章下面的留言,我才发现陷入过传销的人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具有相当多的人都曾陷入或者有亲人陷入传销里面,我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也来说一下那年被骗入传销的经历:那年我21岁,仍旧处于比较叛逆的年龄,不满于在教会读神学的我,一直想要出去证明自己。

一天接到一个高中朋友的电话,他告诉我他在山西忻州发大财,问我有没有兴趣过去和他一同发展。他说自己现在是一个公司的产品经理,手下有小弟若干,想要找一个有事业追求心的人和他一同发展,其他要求全无,只要为人踏实勤奋就好。我感觉这就是神给我量身打造的工作,因此没有任何的祷告就匆匆回家跟父母说要去山西发展。可是任凭我如何劝说父母,他们就是不肯放行,并且用他们的经验告诉我,外面的世界不像我想的那么美好。但是我根本听不见去,认为爸妈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一辈子没有出过县城的人,他们哪里知道外面的钱是多么好赚。因此我就跟他们怄气,躺在床上生闷气,还故意用很伤人的话呛他们。我妈看我出去的意志挺坚决,就在那几天拼命地为我祷告,看是否是神的旨意。电话那边,高中的那个同学一遍遍的催促我抓紧时间去,因为机会不等人,失去了可能就再也没有那么好的机会了。差不多过了两三天,我妈同意我去了,并且给了我一千块钱当做路费。我问我妈,是不是你祷告神,神也让我去了?我妈说并没有说让不让你去,只是神让我知道你这次去肯定会回来,不会超过半个月,因此给你1000块钱做来回的路费。我撇了撇嘴说,你们就等着享福吧,我这半年就给你们混出个人样来。

那时还没有高铁,火车晃晃悠悠地走了好久才到山西,到了山西又坐大巴差不多两个小时才到忻州,还没有下车就看见我同学在车站迎接我。西装革履,头发油亮整齐,一双皮鞋都能映出人脸——我想成功人士大概也就是如同我同学这般装束了吧,心底里暗下决心一定要混出一番成绩,像我同学这样衣锦还乡那该有多大的荣光啊,甚至我当时都已经想到一段时间后回到村子里面,大家对我夹道欢迎的场面——一个台子上面主持人高亢的声音:下面有请我们村XXX来为大家作演讲……总之发财的梦已经完全充斥在我的头脑里,恨不能当时就投身于他的团队,赶快开启致富之路。

“我们去公司吧,”我兴奋的说。

“不着急,我们先去安排一下你的住宿地方”。同学眼中流露出无限的关怀。

我跟他上了一辆车,很破旧的一辆面包车,同学说自己的车前两天出了车祸正在修理厂修理,因此暂时委屈我先坐这个车去住宿的地方,我心里当时还非常理解他,说不碍事的,这样也挺好。

我估计汽车差不多走了一个小时左右停在了一个小区里面,我同学说这个小区正在建,还没有完工。说住的地方也在这个小区里面,前段时间刚买的房子,花了几十万但是还没有装修,目前员工暂时都安置在里面。他还说他在隔壁一个小区里面也买了房子,正在装修,等装修完了就让我去他那边住,我看他这么客气,又这么有诚意,我也挺不好意思地就连忙说客套话。他帮我提着行李,引着我就到了一个单元房,他并没有拿钥匙开门,我也注意到这个门上的锁有问题,很容易看出来这个锁没有把手,在外面没有办法插钥匙打开。不过我心里并没有起任何疑虑,等着他把门拍开之后,我就和他一块走了进去,一股霉味扑面而来,我连打了几个喷嚏……

我想不到的是这个小小的单元房里面居然住了40多个男男女女,他们看见我进来之后,都分外的热情,拍着手唱着歌欢迎我。我就是再怎么憨傻,我这会儿也已经意识到了,这里的情况绝不是我同学给我说的那样,心里只是祈祷千万不要是传销就好,因为电视上也经常说传销的事,只是自己一直都觉得像我这么聪明的人肯定不会落入传销里面。

简单的安置之后,同学告诉我这里面住的都是他团队的员工,这么人来自天南海北,有山东的、有四川的、还有海南的东北的,他们聚在一起只为了一个梦想就是能够把握机会成就自我,到时光宗耀祖衣锦还乡。他们还告诉我许多“真理”:选择比努力更重要,有人辛苦一辈子没发财是因为他们的方向错了;假如劳动能赚钱,那么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就该是农民工;这个社会就是弱肉强食的社会,人挤人、人抬人和人踩人的社会,你愿意是哪一种人?被踩?被抬?还是被挤?对于他们说的“真理”,我不能认可的更多,简直就是太符合我的心理,所以我几乎全场点头表示赞同。

抛完理论之后,他们又问我一些家庭情况,我也都差不多如实招供,他们也简单的介绍了他们的一些情况,我发现来这里的基本都是具有很大发财欲望的人,他们生长的家境不好,每个人都希望能够快速的积累起财富。他们对于社会基本没有任何的责任感,普遍认为这个社会是一个没有人情的社会,只有财富才能让别人尊重自己。

我问他们现在公司主要经营一些什么,他们告诉我经营什么不重要,发财才是他们最终极的目的。此时,我方才彻底觉悟,这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传销,不过这时候想明白已经晚了,因为他们以保管的名义拿着我的手机,说是帮我充电。我虽然脸上仍旧是一脸发财梦,但是心里却已经开始盘算着怎么才能逃跑了,毕竟40多号人,还有几个膀大腰圆的中年人,跟他们硬碰是不行的。

我觉得我是有表演“天赋”的,我表现的十分亢奋,十分认同他们的理念,但是这样还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做出一些实际的行动让他们也相信你是被洗脑成功了,我就把身份证和钱包都拿出来,交给我同学说你先帮我保管几天,过几天去公司入职的话,我再问你要。同学很高兴的拿着我的钱包和身份证并且将之放在一个我看不到的地方,这些还是远远不够的,晚上睡觉的时间我专门躺在同学边上,跟他谈发财梦,一直谈到他鼾声渐起,我才发觉这里不但气味霉得可怕,还有很多虱子在身上乱爬,感觉一会儿跳到腿上,一会儿又跳到脸上,整夜我都没有睡着,心里盘算着该怎么才能逃出去……

趁他们睡着的时间偷偷开门跑出去?不存在这种可能的,因为他们的锁只有锁芯,没有把手,除了钥匙之外,甭想打开门。窗户也不行,虽说不是很高,但是这也是三楼,跳下去可能会被抬回来,这么高跳下去腿肯定会受伤,还是不冒这个险,等等时机,看看有没有更好地机会。

就这样,我白天听他们给我洗脑,晚上躺在虱子群里和他们睡觉,度过了三天的时间,同学对我说怎么样,想不想加入他们和他们一块儿发展,共同赚取财富,我当时记得我十分诚恳地说:我愿意。并且我也学着他们对我的洗脑一样,开始将他们的价值理念说出来,非常的愤世嫉俗,满腔的对社会的不满意,并且发誓要混出一些名堂回去光宗耀祖。同学也许被我的激情感动了,他说现在只需缴纳6900元就能成为他们公司的高级会员……,不等他说完,我就显得迫不及待地问怎么交钱,我现在就让家里打钱。

我拿到手机后,对爸妈说我现在过得很好,在一个大公司里面任职,(我的声音很大,要让我同学听见)不过我现在需要一笔钱来安排一下公司关系,并且给他们说了一个远超过加盟费的数字——一万块。我是故意的,因为农村家里面根本不可能放一万块,至于我们家那就更不可能随随便便拿出一万块,这时电话那边就传过来声音说,家里没有一万块,要我赶紧回去。因为开得是免提,他们都听见了。我就说,反正我不管,我就要一万块,你们借也得给我借一万块,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我妈又打来电话,我很不耐烦的接听了,她问我是不是有啥事,我说挺好的。公司也挺好的,就是我带的钱已经花完了,现在需要安顿一下,你们只管给我打钱就好了,过年我赚到钱就回去孝敬你啦。电话那头老妈也撂下狠话,只给你再打一千,回不回来你自己看着办。我说一千块钱啥都不够买的,在这里一个月都过不下去,就要一万。我妈自然不同意,但是这不是目的,我的目的就是要同学相信我,我已经彻底被洗脑了。

挂了电话,我很气愤的对同学说,这叫什么事!同学也很同情的安慰我说,慢慢来不碍事的。我说不行,我得打电话问问别人,看别人有没有钱借给我,一会儿时间我的电话就打停机了,我也没借到钱,因为要的数额太大,别人都不肯借。

此后的每一天,我都不停地问家里要钱,以此来换取他们对我的信任。也是很偶然的一件事,我的衣服刮破了,我就要我同学陪我去买衣服,因为小区门口有一个很小的杂货摊,我记得那里有卖衣服的,我同学因为当时没空,就让两个女的陪我一起去,我想这该是他心里永远的痛了。我从钱包里拿了几百块钱,身份证、手机什么的都没带,这也是要故意演给他们看的,然后我们就出门了,这是我到这里之后唯一没有男的陪同下出门,我们很顺利的走到了小区的门口,我跟那两个女孩说:这是贼窝呀,我们赶紧跑了吧,别在这里了。两个女孩很诧异地看着我,她们完全没有想到我居然没有被组织洗脑。这时一个女孩就赶紧掏出手机,我知道她要打电话,不管打给谁,这对我来说都是致命的。我一拳打在她的脸上,她应声而倒,手机也掉在地上,我捡起来手机,揣在自己身上,然后扭头就跑,跑了差不多有一里地的样子,我看到有一个出租车,然后我就拦住车坐了上去,到了汽车站,然后直奔火车站,其间那个女孩的电话不断地响起来,我都是给挂掉,当我来到火车站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就拿出手机接了他们的电话,他们问我干啥呢,为什么不辞而别,也没送送我之类的话,呵呵,你们送我?

在太原住了一个晚上之后,我就买了火车票到了郑州,这时已经是我离家的第13天了,当天下午就回到了家,跟家人讲了遭遇。我问我妈,为啥十几天前对我放行,她说她晚上做梦,梦见一扇关不住的门,因而认为我出去必然能够回来。

其实我现在一直在想,为什么我会陷入到传销里面?以及那些心甘情愿在传销队伍的人,他们为什么多次解救都不愿意出来,他们不但是被洗脑了,还被发财欲望遮盖了意识想用这样的方法去害人。他们很多人也知道这是一种骗术,但是只要能帮助他们成为人上人,他们根本不在乎这些。传销是中国社会的毒瘤,这个毒瘤不但伤害那些执迷不悟者,也伤害那些单纯善良的人。

圣经说: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

(作者系基层教会传道人,本文是他读书时期的一段经历。)

相关新闻

以色列一父亲的极端信仰酿悲剧

儿女不信耶稣,父母该怎么办?前两天CNN报道了一则新闻,讲述一个生于以色列地的基督徒父亲将自己的亲生女儿割喉杀死,事件的起因竟然是女儿交了一个穆斯林男朋友,并且表示要改变自己的基督教信仰,服从男朋友的伊斯兰教信仰。这一决定使他的父亲感到无比地愤慨,也觉得自己在亲属中抬不起头,最终失去了理智亲手将女儿手刃致死。事后,这个父亲被警方控制起来,但是他并没有为自己的行动感到有任何的不妥,相反他很冷静地说自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