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四:母亲要我为猫偿命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四:母亲要我为猫偿命 己过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本文是第三十四篇连载。

我们都是必死的,如同水泼在地上,不能收回。神并不夺取人的性命,乃设法使逃亡的人不至成为赶出回不来的。(撒母耳记下:14章14节)

第二天,在回程的大巴车上,我依偎在靠窗的座位,外面的景物流过我的视线,一个谎言在我心中反复的酝酿着。尽管我讨厌撒谎,可是为了母亲能够安然无恙,我想我也只能如此行了。

“妈,我找到我哥了,他现在太忙了,他说等忙过这几天就回来看您!”我一进家门,便装作一副轻松的样子笑对母亲,迫不及待地说着。为了不让她看出破绽,我可是把各样细节足足酝酿了一路,但她好像还是看穿了我的谎言。因为,她正在对我奇怪地笑着。

我心里正犯嘀咕,她却红着脸难为情地说:“你哥,他昨天已经回来过了……”原来,哥哥的一个前同事将我正在急切寻找他的情况传达了给他,他得到消息后就跑回来看了一眼。

我精心编造的谎言,瞬间化作了我的感慨。看着妈妈那哭肿的脸还未完全消肿,又已是一脸的喜笑模样了,我真是哭笑不得。我不忍因这次的事件责怪她,但我想应当借此给她上一课,于是我故作气恼地说:“妈,我得去找老孙干仗去,这事儿我跟他没完!”

“你可别去,这不能怪人家老孙,是我主动去找他算命的,这真是怨不着人家。”妈妈这时候倒是挺明白。我趁机说:“我不去找他算账也行,那您以后能不能长点记性,别再去算命了好不好?您也不想想,这些年您算来算去的,都算出了什么?这本就是有害无益的事情……”

“嗯,我以后再也不信那些了……”妈妈终于知错了,此后她真的再没去算过命。

一片乌云就这样散去了,然而生活的风波却未止息。

没过多久,我那贪玩的小弟就主动辍学了,无论怎样劝说他也坚持不再去上学了,最终他也没能上完初中。在哥哥和大弟弟都不上学了后,我们全家就都把希望寄托在了小弟身上,如今他的辍学,无疑令我家每个人都很伤怀。我曾经的预感成了真,但这并不是我希望看到的结局,可这一切还是发生了。

耶利米书17章10节:我耶和华是鉴察人心、试验人肺腑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作事的结果报应他。

我曾对父母说:你们不是偏心你们的三个儿子吗?你们看着吧,他们三个都会一样,谁也上不完初中的,你们早晚都会为你们的偏心后悔!因为我说了这话,被父亲毒打了一顿。其实后面还有一句话,是我从未敢在父母面前说出口的,那就是:你们都会看到报应的。我没说,不是因为害怕被打,而是我知道那是对父母的大逆不敬。

歌罗西书3章25节:那行不义的,必受不义的报应。主不偏待人。

人有偏心,但神永远都是公正的。莫说我没人性把报应的话语说在父母身上,要知道我能预知到什么,并非出于我自己,真理也不会因为我说不说出口就会存在或不存在。因为主不偏待人。

父母望子成龙的梦想全部落空了,为此他们也是唉声叹气,但他们依旧不肯给任何一个能够成就我的机会。

就在小弟辍学后没多久,李老师就将橄榄枝抛向了我。李老师,是我刚到雕塑研究会工作时,老板的一个朋友引荐给我的武术老师。他原是我们市武术协会的副主席,退休后就在家教授学生武艺。他对我们的宠爱就像隔辈亲的爷爷,除教授我们武艺和各样知识之外,还常会把我们留在他家吃饭,茶余饭后又会纵容我们在他家任意玩耍,不管我们闹成什么样子,他看着都是欢喜的。渐渐的引着我去他家的理由,也不再是单单为习武而去了,而是那里有着温馨快乐,他让我感受到了浓厚的亲情味道。因此,只要是周末我不回家,就必然会跑去李老师家。

这个周末的午后,李老师的身边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他靠在躺椅上,思虑了片刻说道:“君儿呀,我看你生活挺不易的,不如我教你针灸、推拿吧,以你的聪明半年后就可以出师了,到时候这能成为你一辈子的饭碗,以后你也不必再这么辛苦了,我也不收你钱,只需你半年的时间专心跟我学习就行了,你先回家跟父母商量一下吧……”

李老师的话,让我既感动又激动。我从小就羡慕医生,我觉得行医治病,救死扶伤,是件光荣又伟大的事情,如果我能学会针灸、推拿的本领,至少也能算得上半个医生了,这也是能够治病救人的!我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我的希望之光在这一刻被点亮了。

我兴高采烈的跑回家,满怀激动的把此事说给了父母。父亲冷着脸说道:“你少给我想那些没用的,我告诉你,你现在就给我好好地上班,该给我挣钱挣钱,到时候该嫁人嫁人,其它的什么也不要想,那都跟你没关系!”

父亲的态度一下就令我惊呆了,我大呼为什么!妈妈在一旁道:“你呀,就死了这条心吧,谁让你就是个丫头片子呢,你要是个儿子……”这话伤了我多少次我已经不记得了,可她每一次这么说时,我的心都那么的痛。是男是女,是我能选择的吗?如果我能选择,我宁愿自己从未看到过这个世界!

“爸妈,你们还要用这个借口骗我到什么时候!?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我不是你们亲生的,我只不过是你们捡来的,所以你们才对我跟我哥哥姐姐他们不一样,你们才处处偏心……”我忍着心痛,一字一句地说着。

“你放你的狗臭屁,谁说你不是我亲生的?是谁在挑拨离间?你个没良心的,我生你的时候难产,都差点死了……”妈妈愤怒地指责着我。在她的描述中,她生我的时候难产,若非及时找来了医生,恐怕我们母女就都没命了。我出生的时候已然没了呼吸,脸也是青紫之色,家人以为我已经没救了,但那个医生还是把我救活了。

我本以为妈妈又在骗我,可是她说着说着,便难过地哭了起来,我可以不信她的话,但我没办法不相信她的眼泪。

这个封存在我心底十余年的秘密,竟然只是南院我小姐儿的一个谎言!我的心碎了,碎得七零八落的。我是父母亲生的孩子,可他们却一直令我像个孤儿一样存在这个家里!可悲的是,我早就在“我不是亲生”的谎言上建立了心理上的平衡,以至于现今真相摆在面前时,我竟无法承受!我想嚎叫,我想呐喊,我想质问父母!

可是面对母亲的眼泪,我又将满腔的悲愤咬着牙忍了下去,我还得逼着自己强做笑脸,去把母亲哄开心,因为是我害得她落泪的,我觉得这是我的罪过! 

“妈,您说啥?我生下来的时候有八斤多,那我咋越长越抽抽,你看我现在这小个头,像不像土行孙?”我的一句打趣,妈妈瞬间便破涕为笑了,她抹去了眼泪,道:“那还不是因为你奶奶不管你,把你饿的嘛……”

妈妈的悲伤一扫而光了,可谁又能解我心中味呢?

在那个北京深夜的街头,我所获得的释放感,也随着此事令我的心头重新蒙上了厚厚的阴霾。若非亲生,偏待我的行为都是有情可原;若是亲生,我就无法理解,也无法原谅他们待我的一切不公。我后悔掀开了真相,否则我也不会在痛心疾首中纠结不清了,那种感觉就像心头上有把锯子,它在反复地、一下一下地锯扯着,锯扯着……它令我痛到发狂,痛到崩溃!

“师父,我父母不同意我学这些,”我在李老师面前,垂头低语着,甚至羞于说出父母口中的理由。

李老师很是惊讶地感叹:“你父母就不为你的前途着想吗?你是不是他们亲生的啊?这样的好事打着灯笼都找不到……”是啊,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面对父母的偏见和私心,我又能奈何呢?

我开始有意回避李老师,再不那么积极地去他家了,因为我总觉得自己没脸面对他,他那对我充满惋惜的神情更是令我为自己感到悲哀,也令我无地自容。许多人萍水相逢的人都是能够怜悯我的,但我的父母却永远都不会;渐渐的我早已没了勇气,去面对别人给予我的怜悯之情,因为它只能更加清晰地衬托出我心底的悲哀。

从这时开始,夜晚我失眠,白天我焦虑,很快,我的脾气也变得暴躁不安起来。并且,为了减轻心理上的疼痛感,我有了自残的行为:我割伤自己、刺伤自己、咬伤自己等等,只要是我感到心痛到无法忍受时,我就会伤害自己的身体,以此来麻痹自己的内心。 

我变了,变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我就像长了一身的刺,刺的下面包裹着我那颗冰冷、脆弱、又满是痛楚、怨恨的心。直到有一天,我做出了非常恶劣的事情,我才发现自己,已经迷失得太远了。 

那是细雨绵绵的一天,在宿舍午休的时候,我将同事小冯按在床上,一口气打了她好几个嘴巴,因为她骂了我。第二天一早,小冯把她的大姨找来替她出气,在我们打起来时,我差点就要了她的命!在我起了杀念时,我是兴奋的!那一瞬,我清晰地看到了梦里的那个永远都会因着杀戮而激情万丈、兴奋的不能自已的我!若非同事们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将我俩团团抱住,她的头就被我迅猛地磕在水泥地面上了。以我当时的惊人力量,我足以能够磕碎的她的脑袋!是同事们救了她,也救了我!

当我被同事们推进宿舍并反锁在房间里时,我抄起自己的剑狠踹着房门,小冯的大姨则站在院中破口大骂着,我还在想着要杀了她!直到我透过窗棂,看到她了那深感屈辱不甘的脸上正流淌着鲜红的血液时,我忽的就愣住了!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呢?我还是我吗?难道我是被恶魔附体了吗?

是啊,我看到了,那个恶魔就住在我的心里!我终于明白了,梦里的那个喜好杀戮的我,他不是我!而是隐藏在我心里的魔鬼,它会借助我冲动的愤怒毁灭一切!我觉得自己的一只脚已经被它死死地抓住了,它正拖着我下沉,我若不挣脱它,它就会将我拖进地狱的!

箴言16章32节:不轻易发怒的,胜过勇士。治服己心的,强如取城。

曾经,我用自己心爱之物,换取了一个男孩手中的小灰兔,因那小兔子已然被男孩折磨的奄奄一息了。我给受伤的小兔敷药,我想治好它放它回归田野,可它还是死了,我因此悲伤了许久……我曾珍爱一切的生命,喜爱一切的美好,这才是原本的我不是吗?可是现在的我,哪里还当初的影子呢?

如果此事能够重新来过,我宁愿被打的是我,因为我从就不想伤害任何人!我的良心不断的谴责着我的恶行,它久久地令我不得安宁,深深的愧疚,也令我清醒了许多。我看到了自己之所以变成今天这样,那都是因为我心里积累了太多的怨恨,要想控制住我心里的那个魔鬼,我必须要学会克制自己的情绪,时刻警醒自己千万别发怒。

可是,要想完全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真是不易。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一。

晚间九时许,我将买来的散装糕点放在柜子上,准备装进糕点盒子,这是为家里拿去串亲所备的。就在我转身去找东西再回来时,我家的小猫正趴在柜子上啃糕点呢,于是我忙上前一伸手将它掸下了柜子。

没一会,又是在我一转身之际,它就又去咬糕点了。直到第三次时,我有点生气了,随着我抬起左手,小猫横着就飞出去了,“碰!”的一声就撞在了两米开外的门框上!只见它软软绵绵的落在了地上,接着四肢抽搐口吐白沫,然后就再也一动不动了,就像死了一样。

我揪心的呆愣着,自责着,懊悔着……我并未觉得自己用力,怎么会!?我怎么忘记了自己的力气,早就异于常人了呢!难道又是我动了怒气的缘故吗?

“你真是太狠毒了,看我不打死你,这猫要是死了,你也别想活了!”目睹了这一幕的妈妈,咆哮着向我举起了棍子,劈头盖脸地向我打来。

我正心痛得要死,妈妈如此一来,我的情绪瞬间就失去了控制!我抬手抓住了打向我的木棍,把它从妈妈手中夺下后,紧接着我就抬起了右膝,将木棍瞬间就折断了好几节,并愤愤地将其扔在了地上。这一刻,我又看到我心里那个魔鬼的复苏,我又后悔了!

妈妈转身又拿来了菜刀,暴跳如雷地咒骂着我:“今天我非劈了你不可,我要你给我的猫偿命,你个畜生……”

我所爱的生母啊!在你的心里,我的命都不如我亲手养了几个月的小猫崽吗?这样也好,今天我就把命还给你,从此你我之间也就两不相欠了!

于是,我没有躲闪,而是挺起胸膛,坚定地望着那迎面而来的利刃!

刹那间,一旁的小弟扑向了妈妈,死死地搂抱着她的腰,哭叫着:“妈妈,您别杀二姐,她又不是故意的……”妈妈依旧狂怒着想要我的命,小弟惊吓已然瘫软地跪在了妈妈脚前,他的双手也从妈妈的腰间滑落到了大腿上,但他还是拼尽全力没有松手!

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那是因为小弟的拼死相救,触动了我的心灵深处最柔弱的地方,他唤起了我那残存的、对爱的知觉!

“二姐,我求求你了,你快跑吧,我马上就没劲儿了!”小弟惊恐地哀求着,正泪水涟涟地用祈求的眼神望着我。看着被吓坏的小弟,我的心碎了,我实在不忍他因我而胆颤心惊,便移步随手拿起了炕边上的大衣,默然走出了家门。

这样的夜晚,我能去哪里呢?冰天雪地的黑暗中,我一步一泪,一步一哀地向着村外走去。我没有地方可去,在这大年初一之夜,我竟连个安身之处也没有!老天爷啊,即使我今天有了去处,那么我的明天又该将何去何从呢?这个家不属于我,那属于我的家又在哪里呢?哪里才是我真正的回家之路呢?

(未完)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三:夜醉街头

人生何处是归途?路漫漫,皆是彷徨;心灵之归属何在?茫茫然,无所依附。生命何以如此凄凉?因我们的心灵,缺少了那可以依靠的——主! 又是一月有余,我再次见到了博文的来信,可我跑去打电话找她时,她又已离开。当我收到她的第三封信时,依旧如此。 这第三封信,字里行间皆是她对世态炎凉的感慨。她说她很伤心,也很失望,没想到我们之间也会是人走茶凉!她以为我不理她了,这样的误会我怎能承受得起呢?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四:母亲要我为猫偿命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