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错爱!烟花柳巷蒙恩女的爱情》连载二十三:爱是宽容

导读:本篇福音小说是根据多个真实的案例改编而成。讲述的是一位生长在单亲基督徒家庭的女孩——如柳的爱情故事。她有叛逆的性格,早恋那年十八,为了爱进过监狱,与母亲反目成仇,身陷烟花柳巷,又因错爱,险些被奸杀。因爱觉醒后,为了报恩,她远离家乡,走投无路时得到教会的帮助……

本福音小说以如柳的爱情为主线,反映出很多现实的问题,通过对现实问题的解决,表达了神是爱的主题。小说最终以苦难后的重生,结为真正的兄妹结尾,旨在引导读者看见超出爱情以上还有纯真、圣洁的爱,看到基督的大爱。

(二十三)爱是宽容

送走了高先生,如柳回到房间,她跟王绍君讲述了整件事情,讲完经历后,如柳拿出教会给予的那一万元钱,不解地问王绍君:“你说,教会领袖是不是教会里说了算的人?”

“那可不是,教会是神掌权。”

“我知道,我是说在教会里管事的人中,是不是领袖最大?”

王绍君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你说怪不怪?我遇到的那个教会领袖她不管教会一分钱。”如柳讲述了那个教会帮助她的经过,王绍君仔细地听着,他突然兴奋起来,打断如柳的讲话:“太好了!教会权利过于集中在一个人身上,人很容易犯罪,特别是在教会钱财上,也会卖了主。我们教会也要效法。”

如柳突然笑了起来,她问王绍君:“我们教会就二十多个人,教会有钱么?”

“有啊!这不是吗?”王绍君拿起那一万元钱。如柳迟疑了一会,她想说什么,注视着王绍君,她最终还是没有说,只是笑了笑。二人聊了很多,王绍君告诉如柳,如今自己在教会无事可做,他有了要上神学院的想法……

第二天清晨,高先生准时来到救助站,他为王绍君准备了一套崭新的服装,如柳没有谦让,只是说了声谢谢。她认为过于的谦让在诚意面前就会显得有些虚伪,如柳一向不会那样做,只要你是诚心的所做,她都不会拒接,相反王绍君却有些难为情。

在女子监狱里,如柳见到了吕荣,吕荣剪了短发,看上去比昔日的她还要年轻,正如高先生所讲,她的精神状态很好。

吕荣看见如柳很是激动,她急忙抓过通话器,说出了自己早已要向如柳所说的话: “如柳妹妹,姐姐向你赔罪,我对不起你,我不应当伤害你……”说着她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因懊悔而哭泣的声音,而痛悔、内疚的泪水如泉涌般地涌出。这个女中汉子如今终于表现出柔弱女人的一面。

如柳安慰着吕荣,吕荣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开口问道:“你怎么会突然想起来会到这里来?”

如柳简单地向吕荣讲述了一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听后,吕荣因王绍君执着的爱而感动,她对如柳说道:“像这样的男人,如今是很少遇见的,珍惜吧如柳。”

吕荣想到自己的付出却没有换来一颗真心,她深深地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如柳,听姐姐的话,要珍惜这样一心对我们好的男人,不要像姐姐总做一厢情愿的傻事。嗐!不提这些扫兴的过去,妹妹,我真的很感谢你在我生活中的出现,如果没有你,还不可能叫我醒悟。”吕荣停顿了一下,“虽然高先生对我很好,但我还是为自己耗费这么多年的青春感到不值。如今我与高先生只是普通的朋友,我与他已经没有任何情感上的瓜葛了。”吕荣又叹了口气,最后嘱咐如柳说道:“听姐的话,不要急于结婚,你还年轻,在等个三四年也不迟,婚姻是件大事,千万不能草率,或感情用事啊!”

会见的时间很快过去,临别前吕荣把手心贴在玻璃上,如柳会意地也将手贴在吕荣的手心上,爱不受任何事物的拦阻,隔着探望的玻璃,两个女人的心融化在了一起。

如柳含泪对吕荣说道:“荣姐,妈妈在临终的信上告诉我,当我有困难的时候,让我要依靠上帝,今天我也要告诉你,上帝不会嫌弃我们,他会真心爱我们的,姐你也信吧!”吕荣频频点头,她现在真的渴望爱与关怀,二人含泪撒别。

吕荣出狱后真的信了上帝,从事慈善事业,这是后话。

如柳含着泪走出探视间,她见到了等在外面的高先生和王绍君,高先生执意要开车送如柳二人,被如柳谢绝了,因吕荣的遭遇,如柳不想再与高先生有任何来往。

话说如柳和王绍君二人踏上了回乡的列车,终于到达王绍君家。此时已经是大年三十的除夕之夜,王绍君的母亲在门口早已等候多时,瞧见如柳急忙迎上前去,亲热地拉住如柳的手,问寒问暖。这个朴实的农家女人早已忘记了与如柳的冲突,在她认为,只要儿子喜欢的女人,自己就没有理由不对她好。

在乡下每逢春节都有供奉祖先的习俗,从王绍君与如柳的母亲接触以后,王家就没有再祭过祖。王绍君说服家人说,对先人的怀念应当存放在心底,老人活着时,晚辈爱心地所做,总比死后的仪式强得多。虽然王绍君改变了很多拜偶像的民俗,但三十午夜吃饺子的风俗依然保留了下来,因为人到了午夜就会感到饥饿,如柳与王绍君的一家人吃完了饺子,便一同来到户外,一同看不远处的城镇上空绽放的烟花。

午夜的烟花,在新年的上空,炫丽地绽放着,一切寓意着来年的喜庆。

如柳与王绍君的婚姻似乎也正向人们想象中的发展。然而真正的爱绝不是自私的拥有。

大年初一的清晨,如柳便拉着王绍君奔凉水泉的方向走去。凉水泉是一个活水泉,冬季也不结冰,镜面般的水面上,升腾起一层薄薄如同轻纱般的雾气,没有一丝的风掠过,留恋在凉水泉的上空。

见景生情,如柳想到了自己与李老师的过去。

李老师真的是一个好老师,他没有趁着自己的幼稚而占有自己的人生,如柳从内心深处感激这位好老师。同时更加感到愧疚,是自己愚蠢的无知毁掉了李老师的前途,她恨自己年幼无知给他人带来的伤害。如柳不知道,其实李老师是一个早已经接受了基督信仰的人,只是因为自己的身份不能公开,如今的李老师已经是凉水村的村主任了。

一对山鸡从如柳的身边飞起,惊扰了沉思中的如柳,她尖叫了一声。

正在割柳的王绍君急忙抬起头问道:“怎么了?如柳。”

“没什么,是我惊动了不愿早起的那一对。”如柳望着飞远的一对山鸡,微笑着回答着王绍君。

二人割柳是想在春节之间把如柳学会的柳编技术落实到实处。王绍君想让农闲的村民多一条致富的门路,因为基督徒是要影响这世界的一群人,对社会应当有责任心,在王绍君的心中有着一个美好的想法,他还没有告诉如柳。

经过几天的摸索和实践,如柳的柳编技术真的成功了,如柳只会固定的几个花样,但确实趟出了一条新的致富途径。

如柳把自己的柳编拿到那个名叫伊甸园的柳编商店,见了老板谈好了价钱,签了收购合同。离开伊甸园柳编商店,如柳的心情格外好,她首先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王绍君。

走在市内的大街上,如柳像一只欢快跳跃的麻雀,一边走一边仰天说:“我终于可以实现自己的愿望了。”为王绍君安一个最好的假肢,早已成为了如柳的心结。

既然来到了市里,如柳想看一看何阿姨,那只见过一次面的干妈。这一次的相见,改变了如柳的人生,也使她在王绍君与一个名叫以撒的男孩子之间变得不知所措。

未完待续……

(本文作者为辽宁一名基督徒。)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