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特稿】“我们需要祷告,求神来医治”——溧阳教会28岁传道虞捷双肾坏死住院 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

1/21
  • 病房中的虞传道

    病房中的虞传道

  • 病房中的虞捷,身上插了很多管子

    病房中的虞捷,身上插了很多管子

  • 金陵协和神学院林培泉牧师在朋友圈发出的代祷信息

    金陵协和神学院林培泉牧师在朋友圈发出的代祷信息

  • 溧阳教会奉献

    溧阳教会奉献

  • 南京军区总医院,薛璐抱着哇哇大哭的孩子

    南京军区总医院,薛璐抱着哇哇大哭的孩子

  • 南京军区总医院给的病危通知单

    南京军区总医院给的病危通知单

  • 虞捷病历

    虞捷病历

  • 虞捷此前在江苏神学院参与学生会主持事奉的照片

    虞捷此前在江苏神学院参与学生会主持事奉的照片

  • 虞捷的妻子薛璐在医院,一边抱着孩子一边打电话

    虞捷的妻子薛璐在医院,一边抱着孩子一边打电话

  • 虞捷的心电图和检查报告等

    虞捷的心电图和检查报告等

  • 虞捷好友褚斌于8月11日发出的信息

    虞捷好友褚斌于8月11日发出的信息

  • 虞捷好友褚斌于8月11日发出的信息1

    虞捷好友褚斌于8月11日发出的信息1

  • 虞捷和同学褚斌合影

    虞捷和同学褚斌合影

  • 虞捷突然疾病后的代祷信

    虞捷突然疾病后的代祷信

  • 虞捷在讲台上的照片

    虞捷在讲台上的照片

  • 虞捷在南京军区总医院住院时的收据

    虞捷在南京军区总医院住院时的收据

  • 在南京军区总医院,虞捷同学和他的家人讨论如何帮助虞捷之事

    在南京军区总医院,虞捷同学和他的家人讨论如何帮助虞捷之事

  • 2013年10月,虞捷参加江苏神学院“祷告会”

    2013年10月,虞捷参加江苏神学院“祷告会”

  • 2014年2月4日,虞捷弟兄和薛璐姊妹参加江苏教会“善牧行动”

    2014年2月4日,虞捷弟兄和薛璐姊妹参加江苏教会“善牧行动”

  • 2012年9月12日,虞捷弟兄帮助新生拿行李

    2012年9月12日,虞捷弟兄帮助新生拿行李

  • 虞捷参与圣剧表演

    虞捷参与圣剧表演

虞捷,江苏溧阳市基督教堂28岁的年轻专职传道,8月6日晚上(上个礼拜天)突然生病住院,经检查后,南京军区总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单,上面写的是:急性左心衰、IgA肾病、慢性肾功能不全。他的妻子也是一名传道人,他们的孩子只有5个月大。

“希望弟兄姐妹代祷,如果神借着医生医治他,神会预备钱;如果神要医治,我们就需要祷告。现在重要的是挽救生命,他并未脱离危险期,目前还没到换肾的地步,这是之后再考虑的事。”虞捷传道的妻子薛璐今天(8月11日)下午告诉笔者,“目前最重要的是祷告。”

最近,不少弟兄姐妹打电话给她,询问的几乎都是钱和换肾的事,她说:“钱很重要,但现在更紧急的是他能活下来。”薛传道告诉笔者,包括溧阳教会20万爱心奉献、弟兄姐妹通过微信和支付宝等渠道的奉献,以及虞传道的工资和家人借的钱在内,目前他们筹集到40万元,短时间内的治疗费用已够,虞传道也于8月10日从南京军区总医院转到了江苏省人民医院。

8月9日上午,笔者认识的一位张弟兄发来信息,问是否在南京以及是否愿意去医院探望病人,经询问,才知道是虞传道生病的事,他们很想通过相关平台帮助这位传道人。遂想起,在这之前一天,就已经有金陵协和神学院的个别老师和学生在朋友圈发出了此求助信:虞捷传道于2015年6月毕业于江苏神学院,之前患有慢性肾炎,但因经济等原因没有长期服药、延误治疗,后突然转成了尿毒症,并引发心脏衰竭,进入了抢救室……

8月9日下午三点,笔者在南京军区总医院门口见到了张弟兄,当时他正和一位弟兄在交谈,那位弟兄做了自我介绍,他是虞传道的同学,更是好哥们儿。没说几句,我们进入医院一楼,在公共休息区,看见了正在吃饭的薛璐传道。看到我们后,我们示意她们先吃饭,但她没吃几口就把盒饭交给了旁边的人。

刚和薛传道开始交流时,她表情凝重、低着头,听我们说的时候只一个劲儿地点头,直到我们开始问虞传道的情况,她似乎才回过神来。“医生说他这个病情很严重,她的两个肾已经没用了,现在在等肾源来换肾,现在在抢救室,这几天的费用还够的,”薛传道说。

经了解,虞传道在溧阳市基督教堂服侍。今年3月,薛传道生了孩子,一个月后回到了淮安老家修养,好让虞传道能安心为主做工,等孩子大一点了再参加教会事工。8月6日晚上,他突然感觉身体不适,胸口很闷,就打电话给身在农村的母亲,他母亲又联系了教会的信徒。后在溧阳市基督教堂的牧师和信徒的帮助下,虞传道才到了医院。

“到了溧阳市中医院,医生直接下了病危通知书,说他的心脏已经衰竭了。”薛璐传道得知消息后急速从老家赶往溧阳,被告知虞传道已经转院了,她又带着孩子到了南京。刚开始医院没有地方接收,后在一位姐妹的帮助下,虞传道进入了抢救室。

此前,在一次体检的时候,虞传道被查出尿蛋白高,医生建议他到医院做进一步检查。后来他到了江苏神学院上神学,正碰上神学院专升本,就读了五年,2014年的时候被查出患有肾方面的疾病,也治疗过一段时间,但因药费贵(每月花费1000-2000左右),经济压力大,他就停止了治疗,这一两年都未服药,家人也没听说他哪里不舒服。可是,病情恶化得很严重,当他感到身体不适的时候,是因为肾脏衰竭而引起的心脏衰竭,而医院给的已经是病危通知书了。 “他到医院的时候,大概是礼拜一凌晨了,当时溧阳市中医院做的治疗是降血压。礼拜一下午,就被转到了南京军区总医院。”

在和薛传道交流的过程中,她的手机时常响起,是弟兄姐妹们通过支付宝和微信等平台转给虞传道的爱心奉献。

“医生说,他的两个肾已经坏了,只能换一个切一个,能找到肾源就已经不错了。”薛传道告诉我们。而肾源在哪里,是否能和虞传道的身体进行匹配,是否会出现排异反应,这些都还是未知数,目前只能靠透析来排毒和排尿。

“医生有没有说,换肾的费用是多少?”

“今天医生跟我讲,一般是40万—50万。毕竟肾脏是重要器官,等的人多,捐的人少。”

虞传道的妈妈一脸茫然。当时她拿出了这两天医院开的所有收据给我们看,长长的好几条,但是她并不识字,虞传道的父亲是聋人,肾也不好。虞妈妈是清洁工,虞爸爸是修路工人,收入有限。因为儿子结婚生子,家里欠了五六万的外债。薛传道告诉我们,虞传道还有个姐姐,但已经失踪十年左右了。对于虞传道患病,薛传道的娘家人也很着急,“我妈他们说了,先救人要紧。溧阳教会的牧师也告诉我,救人要紧,钱的话他们再想办法,让我先不要着急,会组织信徒祷告和奉献。”薛传道说,她的爸爸、弟弟和妹妹也从不同的地方赶到了医院,她的父母,是瓦工,收入也有限。

在薛传道眼里,虞弟兄对人很好、很真诚,能为别人着想。“在学校的时候,他在生活委事奉,让同学们打扫卫生,他见没弄干净,自己一个人又会打扫一遍。”教会的弟兄姊妹们说,“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救神的好仆人。”

薛传道说,他和虞传道已经差不多两个月没见面了。“他最后一次给我打电话是礼拜五,说很想孩子,他说,要像保罗一样祷告,像保罗渴望去罗马一样渴望到我那里……”说到这里,薛传道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对话停止,我们都沉默了。过了一会儿,薛传道才抬起头,我们听到孩子的哭声,她赶紧跑了过去,从一位姊妹的手中接过了正在哇哇大哭的孩子,拍着背、亲吻......那一幕,让人觉得温馨又心酸。

“姊妹,请问您贵姓,您认识虞传道吗?”笔者跟那位抱着孩子过来找薛传道的姊妹交谈了几句。“我姓彭,虞传道我认识,讲道很好,能吃苦。”这位姊妹的儿子在南京,她对南京也比较熟悉,这次虞传道住院,她一直在帮忙。

2015年6月毕业后,虞传道到了溧阳市基督教堂事奉。当地教会也知道他生病的情况,教会信徒偶尔出会给些奉献、关心他,太重的活也不让他干,主要是参与讲道服侍。该堂主任牧师王宏很肯定虞传道的服侍,他告诉笔者,虞传道是刚毕业不久的神学生,“他为人诚实,讲道富有激情!”今早(8月11日),王牧师在朋友圈发出了虞传道在抢救室治疗以及其他人去探望的照片,还有一张“收条”:今收到溧阳市基督教堂爱心款20万整用于虞捷治疗费用。收款人署名为:薛璐、魏云兰。时间是2017年8月10日。

前去探望的同学和校友多用“人好”“细心”来形容虞捷。8月9日当天,虞传道在江苏神学院就读时的两位同学褚斌和王庆天,分别从淮安和泰州赶到了南京市军区总医院,其他几位校友也在得知消息后前去探望。

褚斌和虞捷同窗五年,有三年的时间住在同一间宿舍,现在在淮安教会服侍。褚弟兄和薛传道是老乡,第一时间收到了虞捷突发疾病的消息并为之祷告,随后从淮安赶到了南京。

“虞捷这个人吧,不太爱讲话,但是特别喜欢从心底去帮助弟兄姐妹,”褚斌告诉笔者。他从8月9日下午见到爱德基金会社会服务部张景绘弟兄后,就开始用个人名义在腾讯乐捐上进行信息填写,想尽快发起为虞捷筹款的项目。

细心、安静、学习扎实、喜欢看书、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神学院……这是现在在泰州一教会事奉的王庆天弟兄提到虞捷时这样总结。“虞捷啊,他心很软。我们好几个人都知道他把自己的钱给了一个乞丐的事,结果自己没了回学校的路费,就又折回去和乞丐商量,要了两块钱。”说到这,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笑了。

王弟兄说,当他知道虞捷生病的事,心理很不舒服、很压抑、有点不能接受,想到虞捷的孩子才几个月大……而私底下,他和褚斌都知道虞捷在生活和事奉方面的压力。但是,虞捷又是一个不太喜欢把负面东西带给别人的人,“他不会把服侍的困难想得很消极,一直说的最多的是,靠着主去面对,祷告,”王庆天弟兄说。

“我们都希望能帮助他,他才28岁,宝宝才5个月大,爱人也是传道人,经济能力有限。”虞捷的校友、曾在江苏神学院学生会一同工作过的沈阳姊妹说,她还讲到了虞捷在江苏神学院学生会工作时的认真负责。

“如果神给这个机会,我们想给他换肾。”8月9日,笔者从南京军区总医院离开时,虞捷的母亲说。当时,被南京军区总医院医师确诊为“急性左心衰、LgA肾病和慢性肾功能不全”的虞传道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做血液透析,几乎不被允许探视,身上插了多个管子,需要喂食。

8月11日,笔者从褚斌弟兄那里得知,虞捷已于8月10日从南京军区总医院转移到了江苏省人民医院。“虞捷弟兄目前情况仍不稳定,不方便探望。”褚斌在《关于帮助虞捷弟兄的通知》里说,并告诉大家,“目前虞捷家人正在配合医院配合医生积极治疗,其家人精力有限不能逐一回复各方消息,请大家见谅,并能给予他们家人足够的空间,以便照顾病人。”

8月11日下午3点半左右,张弟兄给笔者发来了以下信息:“现在治疗方案确定为:双肾已无用,只能先透析、降血压,稳定各项指标后,等待换肾。目前,解放军空军总院和省人民医院专家都确定此为唯一可行方案。愿天父怜悯虞捷传道,为他预备能配对的肾和巨额医疗费,安慰并刚强他和家人,奉主耶稣的圣名祈求。阿们!”

相关新闻

山西晋城陵川县基督教为主内患病贫困家庭献爱心

得知孩子的情况后,我们陵川基督教会在6月21的同工会上就开始了为荷香姊妹的家庭奉献款项,聚会结束后共奉献了2800元,各点回去后继续为荷香姊妹奉献。丈河教会又奉献了900元,西河底聚会点奉献了1540元,崇文镇聚会点奉献了3100元,共计8340元。最后崇文镇聚会点负责人及同工商量补够了10000元,打到了靳荷香姊妹的账户里。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