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神在世界上画了一个圈...

假如我问一个问题,这个世界上什么疾病最可怕?那么我想很多人脑海中会很自然的想到癌症,的确作为医学已经如此发达的今天,人类还是有很多疾病无法攻克,就像癌症一样,一旦患上可能就预示着死亡一天天逼近。其实糟糕的情况远非如此,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病其实都是非常可怕的,为什么我们现在不用害怕了呢?那是因为这个世界上针对某一种病的药被研制出来了,因此这个病就不显得那么可怕了。就像天花病毒一样,在种牛痘没有发现的时间,人类一旦得天花,就在很大程度上预示着死亡的逼近。因此我们得出一个结论,这个世界上没有最可怕的病,只有最可怕的消息——没有解药!

人的肉体会生病,人的灵魂呢?一些唯物主义者可能会说人是没有灵魂的,但是我们断不会指着自己说:我是一个没有灵魂的人。那么我们的灵魂如果生病了,我们该用什么样的药物来医治呢?灵魂的疾病和肉体的疾病哪一个才是最紧迫的呢?肉体的疾病可能带给人的是肉体的死亡,那么灵魂的疾病会不会将人带到灵魂的死亡之中呢?我们先来说灵魂会不会生病。

说到灵魂会不会生病,我们有必要谈一下灵魂的来历,他是谁?来源于哪里?人的灵魂是神的荣耀,他来源于上帝本身的赋予。人灵魂的疾病在于神所赋予人的荣耀的缺失,这个是可以通过对比显明出来的,上帝在造人的时间赋予了人完全的“荣耀”,就是真理的仁义和圣洁,可是因着人对于上帝的背叛,人就丢失了这样的仁义和圣洁,也就是丢失了神的荣耀。因而圣经告诉我们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

我们所亏缺的部分我们与人相比可能发现不了,我们需要用真理为自己做一个诊断,来发现我们内在是否有完全的“仁义和圣洁”。这个诊断的工具不是别的,就是依靠上帝的律法,让我们诊断自己灵魂是不是已经出了问题。其实在神那里已经有了答案,他已经为人类诊断过了,但是他为了使人类自己知道自己的灵魂有病,因此他也将律法赐给我们,让我们“病得清楚明白”。

圣经说:神将众人都圈在罪中。这就是上帝诊断的结果,在圣经中他还有别的诊断结果,不过只是用词不一样,性质还是一样的,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上帝将这个结果告诉我们,并且将我们每一个人都圈起来,划上了一个圈,这个圈就叫做“死亡”。这是灵魂的疾病所导致的最严重的结果,我们如果不能得到有效的灵魂的治疗,那么我们的结局就是死亡。(死亡在圣经中的意思是分别,即与生命的主绝对的分开)

看似是上帝一个很无情的手段,将众人都圈在罪中,然而神的意思却不是要人落入死亡,这就像一个医生将最坏的结果告诉人,来提醒这个病的严重性,他的本意却不是要人在这样的疾病中慢慢等死,而是督促人警觉起来,慎重自己的态度。神将众人都圈在死亡之中,他的目的却是为要“怜悯”众人。圣经说:神将众人都圈在罪中,为要怜悯众人。因此他告诉我们灵魂的病的严重性,提醒人绝对的后果是可怕的,并指出他如此做的目的不是出于幸灾乐祸的心情,而是出于怜悯的心肠。

神在这个世界画了一个圈,这个圈被称为“死亡之圈”。每一个人其实都在这个圈里面,这个圈里面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知道自己将来会死的,一种是不知道自己将来会死的。知道自己将来会死的那些人,分别采取了不同的方法来拯救自己。而不知道自己将来会死的人,依旧每天混混噩噩地浪荡度日。

为了能够跳出这个“死亡之圈”,聪明的人找到了很多的途径,他们有的人发明了宗教,定下了繁琐的戒条,也规定了很多繁复的礼仪。他们认为这样一定可以医治自己灵魂的疾病,将灵魂中一切的污秽随着身体的荡漾而脱落净尽。不过,身体的苦戒真的能荡除灵魂的罪恶么?这个没有人能够证明,因为那些死去的人没有回来告诉还活着的人,他们是否灵魂真的伴着苦修而得以洁净了。还有一些人发明了丹药,他们遁入山林,摆上一个大鼎,下面烧上柴火,鼎里面加上水银、硫磺、黄金、铅以及丹砂各种不朽之物,企图练出来不朽的神药,吃了可以羽化飞升,结果中毒死得却是不少,其中不乏很多的皇帝,像李世民、嘉靖皇帝等,都是死于水银中毒。

很多聪明人嘲笑这种方式,他们开始发展科技,他们设想死亡未曾临近的那些年日自己可以制造出来高等科技产品,使自己免疫死亡。每年为此投入的巨额研究费用,都不过一次次证明了人的绝望,因此人们开始转移目光,想要离开这个地球,去一个时间很慢的空间,在那里躲避死神的临到。我偶然想到,我们农村以前有个习俗,在老人六十大寿的时间,脸上要抹上锅底灰,据说这样可以使阎王爷找不到自己,就没有办法拘捕自己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非洲人应该都很高寿了。

面对死亡,其实我们都是束手无策的,因为死亡没有谈判的可能,他也不接受我们的谈判,他似乎衣食无缺,不管我们用什么来贿赂他,他都无动于衷。然后在一个合适的时间,将人静静地带走,不留下一片云彩。或者在我们讴歌爱情的时间,他忽然来到;或者在我们对孩子款款笑谈地时间,他依然在路上;我们对酒当歌的时间,我们策马奔腾的时间,他没有任何预告的临近,然后静静地带走人,任凭活着的情人如何捶胸顿足地哀嚎,他也没有回光返照的可能。

人其实是绝望的,在面对死亡,人连挣扎的可能几乎都没有。人尝试过无数的方法来抗议,来指责他的蛮横无理,但是却都无济于事。圣经中告诉我们有这样的一个情节:我看见主站在祭坛旁边。他说,你要击打柱顶,使门槛震动,打碎柱顶,落在众人头上。所剩下的人,我必用刀杀戮。无一人能逃避,无一人能逃脱。他们虽然挖透阴间,我的手必取出他们来。虽然爬上天去,我必拿下他们来。虽然藏在迦密山顶,我必搜寻,捉出他们来。虽然从我眼前藏在海底,我必命蛇咬他们。虽被仇敌掳去,我必命刀剑杀戮他们。上帝死亡使者所领受的命令带着对于有病灵魂的拷问之权,人岂能躲得过去么?

无论是天上、阴间、山顶、海底,这一切都不是医治,都不过是人们想当然的在欺瞒自己。大卫说得好:我若升到天上,你在那里;我若在阴间下榻,你也在那里!因此我法不直视我灵魂的疾病,而到你的居所寻求你,因为在那里,你的手必引导我。

我们人尝试了天与地、山与海,却发现到头来只是撞得满头是包,其实我们忽略的是什么呢?就是那个给我们诊断出疾病的神,因为他早已预备了良药,就是基督——一味专门医治我们灵魂疾病的药。因为圣经说:耶稣基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罪人”是一个特定的概念,超出这个范围的,都不大适合这个特效药。

舍斯托夫有写过一本书叫做《以头撞墙》,里面说到绝望与可能,舍斯托夫认为,人的生存是一个没有根据的深渊。人们要么求助于理性及其形而上学,要么听从为人们揩掉每一滴眼泪的上帝的呼告。理性和形而上学的上帝是我们所刻画出来的以我们自我为原本的上帝,却不是那个真的站在我们苦难中展开怀抱拥抱我们的上帝。我们一直投入的是自己映射的神,将真正可以解决困境的神忽略了。

嗯,神在这个世界上画了一个圈,没有出口却又有一个出口,你知道么?

(作者系河南教会一名传道人。)

相关新闻

基督徒的朋友观

说起朋友,我们都会不自觉地想到一些人。这些人在我们的生命中在某一个阶段陪着我们一起走过来,以至于我们几乎在他们面前没有任何的包装,可以肆意的将自己的秘密进行分享,这一类的朋友,我们通常给他们命名为“知心朋友”。这一类的朋友在定义上其实是最接近圣经里面给出的真朋友的定义——朋友乃是时常亲爱,弟兄为患难而生。圣经里面认为真正的朋友不是建立在金钱财富地位的关系上的,而是建立在相互的“劝诫”“相爱”“交心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739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