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六:另一个声音的频现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六:另一个声音的频现 己过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本文为第三十六篇连载。

不必在黑暗中绝望,黑夜即使再漫长,黎明的曙光,也终会来到。

八月十五中秋节。

早上,丈夫出门前,我叮嘱他:家里什么吃的也没有了,回来时想着在集市买些菜和面,中午也早些回来,今天咱们好好过个节吧。他应了一声就走了。

中午他没有回来。我眼巴巴的等了一天,直到晚上九点半都过了,他才两手空空的进了家门。我吃惊的看着他,问他怎么没买东西,他则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又出去了。

我以为他只是忘记了,而是跑去村里的商店买东西去了。半个小时后,我见他还没回来,就跑到了大门口张望。没想到,我一眼就看见婆婆那灯光明亮的窗棂内,他们母子正在举杯对饮,桌子上有酒和鱼、肉,有水果和月饼。顿时,一股寒意顺着我的脊背袭来,贯穿了我的身心,我打了个寒颤,不由自主的就抱紧了双肩。 

你们母子可真是让我心寒!你们当我不存在吗?这可是我婚后的第一个中秋节,你们却把我抛在一边不理不睬,让我饿了一天的肚子,而你们却……从提亲开始,就说只要我过了门就能当家,是绝对不会让我受气的,这话一直说到了我结婚。我嫁过来了,不但所有的承诺都是空话,我还成了笼中鸟、家贼一样的,被你们母子看着、防着、欺压着、漠视着!

婚后,丈夫一分钱也没给过我,我日常的花销都是自给自足……我处处一忍再忍,一再宽容体谅你们,可你们真就把我傻子吗?我把婆婆视若妈,不管我给妈妈买了什么,一定是会给婆婆买上同样的一份,就连我平时包饺子,每次都会把先包好的端去给婆婆……不管婆婆对我做出多么不可理喻的事情,我都从未跟她红过脸,难道我所努力付出的一切,都换不回你们母子一点的心吗?人都说即使把石头放在怀中,也是会被焐热的,可你们母子的心,比石头还有冷吗?

我本以为我结婚了,就逃离了之前所有的苦难和阴霾,一切都将是崭新的,我也会有一个属于我的港湾。没想到我却是:出了龙潭又入虎穴!原来,我的世界还是孤孤单单一个人…… 

我抑郁地爬上了房顶,孤零零地坐在屋檐上,望着夜空那一轮明月,我好是的茫茫然,满心委屈。我很想哭,可我却怎么也哭不出来。 

今晚的月亮真特别,我确信,它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大最亮的一轮明月,那如水的光芒洒在天地间,就如同黎明的前夕,似是随时都会透出曙光来。可是我知道,现在夜正浓,黎明离我还很远。

我不由暗自怨叹:老天爷啊,哪怕你让我做只小鸟也好,这样夜晚我还有个可以栖息的枝头,白天里,我还可以在蓝天下展翅翱翔;那样或许我还是孤独的,可我也不会再有任何的负累,我还可以去尽情的享受,生命的纯粹和自由!

只可惜,我没有那样一双翅膀,带我去飞翔!所以,我只能像个囚徒一样,被囚禁在这个冰冷的地方,受着无尽的刑罚。

老天爷,这就是你给我的最终归属吗?可是这里也没有温暖,更没有爱的热度,你是知道我想要什么的,可是你偏偏不给我,一次又一次的重创着我的希望,你这样对我,还要什么时候呢?我的灵魂正在绝望中渐渐麻木、枯竭,我心也在渐渐死去;我如同身陷沼泽地,越是挣扎就越是下沉,现在已经淹没了我的脖颈,眼见我就要被完全的吞噬下去了,你还看着不管吗?这样下去,你觉得我还能坚持得了多久呢?

老天爷,我虽然说过再也不求你什么,可我现在真盼着你能对我开口说点什么,也好告诉我一个明确的方向,我便可义无反顾!因为我有许多事情都弄不清,甚至无法判断我对他们母子的忍让、宽容是对还是错,我真是越来越困惑了……

“现在还不是时候,暂且忍耐吧!”这句话的出现,令我那被黑暗包围的心灵,瞬间就释然了。我仿佛真的看见了黎明的前夕,我只需耐心等待,那曙光终会降临。

我回应道:“这么说,这一切是会有尽头的?好吧,那我就继续坚持下去,凡事做到无愧于心,直到忍无可忍。”这样清晰的对话,不是我耳中听到的,我认为这只是我心底的自己和另一个自己在对话。我虽顿感开怀,可是我还是很不满,于是我质疑道:老天爷,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我的?怎么,求你向我开个口,让我的耳朵听见你说话的声音,是件很难的事情吗?不然,我怎么确定这就不是我的胡思乱想?

“那倒不难,只不过你承受得了这样的惊吓吗?”我的鸡皮疙瘩一下就起来了,我想:也是啊,若是真让我凭空听见话语声?别说是这大半夜的了,就是白天我也受不了啊!妈呀,那太吓人了,我肯定会吓的滚下房顶的,还是算了吧……

上房顶时,我满心苦楚;下去时,我心里已然装满了欢乐。我这先后的巨大反差,令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神经。

第二天上午,丈夫骑着自行带我去镇上。我坐在他的自行车后面,昨夜在房顶上产生的愉悦心情,仍在情不自禁的延续着。我想着丈夫做出的那些事,真是常人很难做出来的。于是,我就开口道:“娄?”

 “嗯?”他漫不经心的应道。我窃笑道:“你呀,真不是,人——做的!”

 “什么?”他没听出来。好吧,那我就再说一遍:“我说啊……”如此三遍之后,我正感开怀,忽然发现自己正在地上坐着,屁股下面还是自行车后座;再看丈夫却在马路上趴着,方才我是听到“咣!”的一声,还伴着“啊!”的一声惨叫么?

“咦?发生什么了,我怎么一点感觉没有就坐地上了?”我一脸惊奇的看着他。

“你还说,还不是因为你骂我……”哦,原来他是想打我,所以两手就同时离开了车把。

“哈哈……这怎么能怨我呢?你说你,想打我也下车了再说嘛,你知道什么叫报应吗?你以后最好别再想着打我,不然倒霉只能是你,因为我有老天爷保佑,你看我一点都不疼,轻飘飘的就像坐在了棉花上,你是不是摔的很疼啊?”我得意的调侃着他,却还不知道他肩周处的骨头,已然被摔裂了。

接着他花在治胳膊上的钱,过十个中秋节都足够了。

收秋的时候,丈夫也就一只胳膊能动,基本也干不了什么。好在家里也没种别的,就是一些玉米,我叫上了我的两个弟弟,一天下来就把玉米收回了家,一切事情都没有用婆婆操心,我要让她老人家安享晚年。

自中秋那个夜晚后,我相信一切自有定数,虽然我还不清楚,那句“现在还不是时候”,到底是在指什么,可我领受到了尽心尽力,无愧于心的做好现在即可,至于其它,冥冥之中自会有天意。这给我带来了难得的轻松,和勇往直前的气魄。

农历九月底的一天,我正站在娘家的院子外,望着天空发呆,我的心底忽然出现这样的声音:你的未来不在这里,你的人生不止于此;你终会踏上真正的回家之路,你也会如愿腾飞……我的心因此而激动地狂跳着,身体也随之微微发颤,掌心都冒出了汗水。

我质疑地回应着:我的未来不在这里,那又能哪里呢?我不是有家了么?现在的一切,我都已经习惯了,我只想安分守己脚踏实地,能平平淡淡过好眼前的日子就行了……莫非是我太狂妄了,所以我的心就不安分了,野心就膨胀了?就我,算个什么呢?这也太不切实际了,肯定是我想多了……

一个月前,我的母亲与一家村民有点小纠纷,结果母亲气不过,就又发病了。她竟在夜里,去烧了那家人的后门。我母亲被抓走了,第二天晚上又得到了通知,让速去把我母亲接回。

母亲是哭闹着回来的,并且满身伤痕。为此,我义愤填膺,无惧地踏上了维权之路,我独自奔波了一个多月,历尽了艰辛。最终,却意外的收获了哥哥的自由,这虽然是个交换条件,但我和母亲都接受了。哥哥已经四年多有家不能回了,上天借着个人私心,戏剧化的扭转了一切,拯救了我的哥哥,也卸掉了我们一家人心里的沉重包裹。

我哥并非无辜,他经受的惩戒不少了;那个“地痞”也不是无辜,虽然被我哥打的很惨,但他也早就拿到了经济赔偿……一切的一切,每个人最终都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相应的代价,谁也逃不掉惩罚,谁也不会冤沉海底,人所不能右右的一切,上天都安排的很公平。

随着我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我的智慧和感悟也越多,这也让我越来越感孤独,甚至有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寂寞感。因此上,在我内心里出现那样的声音时,我只是认为那是自己的狂妄自负所带来的结果,我不得克制那声音,以免自己太过找不着北了。 

以西结书34章11-16节记载,耶和华如此说:“看哪,我必亲自寻找我的羊,将他们寻见。牧人在羊群四散的日子,怎样寻找他的羊,我必照样需找我的羊。这些羊在密云黑暗的日子散到各处,我必从那里救回他们来。我必从万民中领出他们,从各国内聚集他们,引领他们回归故土……主耶和华说:我必亲自做我羊的牧人,使他们得以躺卧。失丧的,我必寻找,被逐的,我必领回……”

若问我此生,最值得骄傲的事情是什么?那就是:我是神亲自救赎、亲自寻回的那头迷羊,祂爱我胜过一切人的爱。

随后的日子里,那许多的召唤我心灵的声音,不断的萦绕着我,因为我还不认识什么是圣灵,就一直与其抗衡,我更怕自己会变成第二个妈妈,因此我绝不想有“两个我”的存在。当然,我这样做是无济于事的,只是徒增了许多的困扰而已。

二零零二年,春节后。

我见老姑家养木耳,一个季度下来,就可获得成本两倍的利润,老姑父说如果我想干,他会全程帮我的。于是,我就与丈夫商议此事,他说随便我干什么,反正别指望他帮我。

我下定决心后,就开始自己动手建大棚。在我一手扶着木头,一手用铁锹费劲儿的埋着土时,丈夫背着手站在一旁,就像看耍猴子似的笑我。我招呼他帮我扶下木头,结果他说店里还有活儿,转身就跑了……丈夫每天都会欣赏一会我的滑稽表演,真就一下都不肯帮我。最终,我完成了这项一个人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大棚建好了。

我望着自己的成果,想象着: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让这个家的日子红火起来的,那时,他们母子或许也就对我好了,等我多攒些钱就生个孩子……这样的遐想就像个缥缈的梦境,又像个一触即碎的美丽气泡,但我还是很欢喜,因为我还有希望。

看着结婚前夕我办理的存折,里面的钱也没剩多少了,一番思量后,我对丈夫说:“能不能把玉米打了卖掉,反正早晚都是卖也没人吃它,这样的话多进一株的菌苗,到时候就多一份的利润……”丈夫很痛快的同意了。我们找来了机器和帮手,足足忙活了大半天,玉米脱粒后即刻就卖掉了,一共卖了八百多块钱。 

第二天早上,我正高高兴兴的要出门,想去老姑家去商定进菌苗事。这时,婆婆却忽然闯进堂屋,对我吼道:“你把卖棒子的钱给我,我告诉你,我们家里的一切没有你一分,你算个什么东西……”我怎么也没想到,我一向以恭敬孝顺对待的婆婆,会因着这点小事,就不由分说的辱骂我!随着她的污言秽语,越骂越不堪入耳,我一口气闷在胸腔,血腥气在我的鼻腔内翻腾着,嗓子眼顶上来一股热浪,被我压制了下去,我知道那是血。那口气直憋的我涕泪横流,随着我哭出了声才得以能够呼吸。

婆婆并没有因此而住口,还在脏话连篇。我被气的昏头涨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只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身旁的丈夫。在我俩目光交接时,他却对我怒道:“你还有脸哭,你还有理了是吗!”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我推搡着进了西屋,接着一下就把我按倒在了床板上,而我早已浑身无力,除了哭之外,我已没了丝毫反抗的余地。

他凶悍地将我辖制在的双臂下,怒道:“你哭什么哭,去把你爸叫来评评理,看到底是谁的错!”我泪眼婆娑地看着他那嚣张跋扈又冷漠无情的脸,他的眼中竟没有丝毫的、对我的怜悯之意。

回想着在这个家我所遭遇的种种,我的心一下就凉透了。既然你家没有我一分,你们母子也不把我当人看,我还自作多情努力个什么呢?我又何必在你家被你们作践呢?

“这一切,是时候该结束了!”这句话响彻了我的世界,唤醒了我那麻木已久的灵魂;我也忽然就明白了,那句“现在还不是时候”的真正含义。我的心瞬间就安静了下来,一下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好,你不说要评理吗?那不能只叫我爸来,这样吧,我负责找我爸,你去镇上把你大姐夫找来吧!”说完我推开了他,并催着他赶紧去。

见他真的去了,我也匆忙出了门。

我拿起小卖店的公用电话,在电话接通那一刻,我泣不成声的哭诉着:“婶儿,麻烦您去我家走一趟,让我小弟和我爸找辆车来接我吧,婶儿告诉他们一定要快点,快点来接我!”

放下电话,我一路哭着走了回来,又泪流不止的收起了我的东西。最后我将那卖玉米的钱,一分不少的丢在了床上。

我开始急切的等待着家人的到来,可是每一秒的等待,都是漫长而煎熬的,我甚至开始担心,家人根本不会来接我。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还不如去死!若要我从中做个选择,我还是想去死,因为没有力气去面对这之后的事情,我真的受够了。老天爷,我知道你从来就不会让我死,但我还是想和你再赌一把,看看这次我们谁快!

想到了这里,我飞快地拿起绳子,将它扔过西屋那没有吊顶的房梁上,还未等我把绳子弄好,机动车就呼啸着开进了院子。我暗自感叹:好吧老天爷,这次又是你赢了,我知道我是拧不过你的,如果你不嫌累你就继续吧,你能救得了我一时,能救得了我一世吗?哎,我真不知道你这是何苦呢?我这卑微的烂命,值得你这样吗?

“你何必这样自轻自贱呢?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这声音又来了,可我很是厌烦,一点都不想听,我觉得自己是受刺激太多,真的就是疯了。 

我不知父亲和小弟的眼中看到了一个怎样的我,以至于他俩看到我后,即刻变得一脸的凝重,谁也没敢多问我什么。

我坐在车斗里,小弟开着车飞快地出了院子。我绝望的看着那扇大门远离了我视线,我想:从此我再不会踏入这里一步了,这最后的一望,便是永别!

这话应验了,从此我就真的再没看过它第二眼。我所苦心维持的这段还未满一周年的婚姻,就像婚礼当天的情形一样,从头至尾,只不过是一场乌烟瘴气的闹剧。只是,这一切还远远没有结束。 

有人曾问我:“你离婚,是在信主还是之后?”对此我有些诧异。

提摩太前书1章5-8节:但命令总归就是爱,这爱是从清洁的心和无亏的良心、无伪的信心生出来的。有人偏离这些,反去讲虚浮的话,想要作教法师,却不明白自己所说的、所定论的。我知道律法原是好的,只要人用的合宜。

在我看来,婚姻不是绑缚灵魂的枷锁,只要你熟读过《圣经》,就会明白神的爱乃是拯救人的,而不是让人承受无尽的苦难,也就不必纠结于离婚的对错。因为神对世人的爱,远不止于此。

(未完)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四:母亲要我为猫偿命

在回程的大巴车上,我依偎在靠窗的座位,外面的景物流过我的视线,一个谎言在我心中反复的酝酿着。尽管我讨厌撒谎,可是为了母亲能够安然无恙,我想我也只能如此而行了。 “妈,我找到我哥了,他现在太忙了,他说等忙过这几天就回来看您!”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六:另一个声音的频现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777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