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家庭和侍奉我该如何选择?

今天我家姊妹去上班了,这是她第一天上班。当她走的那一刻,我的心忽然感觉好空,好难过,看着她的背影,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眼泪不自觉的掉落下来。

其实不是我矫情,也不是我太感性,乃是我觉得我亏欠她的太多了。作为一名农村教会的传道人,我在教会服侍十几年了,最初的时候就是因为家里穷,所以我的婚事一直说不成,后来我和我家姊妹是在神学院认识的,她义无反顾的爱上了我,不管家人和朋友怎么反对,她都没有改变主意,也没有因为我的家庭条件而嫌弃我,我知道她是真心爱我的。2008年,我们结婚了,至今为止已经结婚快九年的时间了,在这九年的时间里,我们一边打工一边服侍,我在教会讲道,她带主日学,生活勉勉强强能过得去。后来我们有了两个女儿,父母身体也因为生病而大不如前了,这时候生活的压力让我们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了,可是教会的事工我们又不能放下,我们始终相信神会给我们开出路的。在最艰难的时候我们真的想过放下,可是每一次都是在教会和弟兄姊妹的“劝说”下又坚持了下来,直到去年的时候,因为大女儿上小学,我们从老家搬了出来,开始租房住,那时候,姊妹就对我说她想找份工作出去打工,让我留在家里照顾女儿,还可以有时间到教会服侍。起初我不同意,我不想她放下主日学的事工,我知道她喜欢教那些小孩子,而教会主日学的事情很多都是她在做,我也不想她“下海”,我相信神会叫我挺过去的。我也告诉她,家里再难你都不要担心,我会想办法的。没钱了你问我,我会解决的,相信我,也相信神,神不会让我们一直这样困苦下去的。在我的一再坚持下,她没有再说什么,可是我知道她心里承受的压力,看着家里的一切,她虽然嘴上不说,可是谁不希望自己的家过得好一点呢?和我结婚九年了,她从未买过什么首饰和贵重的衣服,看到别人家买车买房,她也从未在我面前埋怨过。即使是现在跟着我租房住,她也没有说过什么。在教会的事工上她也是尽心尽力,甚至在我灰心和失望的时候,也是她安慰和鼓励我,在背后默默的支持我在教会的服侍。可是现在,她实在是承担不起了。她曾告诉我说:“我知道你放不下教会,放不下讲道和唱诗班,可是我们也不能不要家庭,爸妈老了,身体不好,两个女儿大了,上幼儿园,上学,都需要花钱。还有我们的生活开支,房租,都需要钱,我们现在还能租房子住,可是我们能一辈子租房住吗?所以既然你放不下教会,那就让我来担起家里的担子,让我去上班挣钱,你在家里照顾小女儿,再接送老大上下学,照顾好家就行了。这样也不会耽误你在教会侍奉,家里的经济也会好一点。我们两个人必须有一个出去打工,这样我们的压力才会小一些。”听着她说这些话,我感觉心里好难过,可我不知道我该对她说什么,因为人毕竟是人,人都是会软弱的,而她为我付出的太多了。

圣经上说:“人若不好好照顾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会呢?”可是我为了教会的事工,却在不断的亏欠自己的家人。作为一个儿子,我愧对父母。对父母我没能在她们面前尽孝,现在二老住在老家,我们定期回去看看他们。每一次回去母亲都告诉我不要担心他们,只要我们过得好,在教会里好好服侍,照顾好孩子就行了。我妈总是嘱咐我,不要埋怨神,也不要停止侍奉,更不要埋怨教会,一切都是神的美意,神会看顾我们的,千万别失去对神的信心。这一切我只能默默的记在心里。作为一个丈夫,我愧对妻子,从结婚到现在我没有给她一个丰富的家,甚至现在我还得让她去挣钱养家。作为父亲,我愧对自己的女儿,因为我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他们玩,陪他们闹。而面对神,我更是满了亏欠,因为看见教会的荒凉,弟兄姊妹的软弱,教会事工上的缺失,我很想能为主做的更多,可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传道人,甚至我比众人更加的软弱,我所能做的还是很少很少。有时站在讲台上讲道,看着下面的人,我都感觉自己的心在烧,我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知道的都讲给他们。有时候看见弟兄姊妹的软弱,无助,疾病和困难,我都忍不住会流泪,我真想走进每一个家庭去关心他们,探望他们。而当我看见教会里存在的一些破口和漏洞的时候,我多想自己能站在破口那里,多少为主出一份力。可是,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传道人,我只有微薄的力量,我能做的太少,我只能尽自己的本分,何况我还有自己的家人。

在侍奉和家庭的天平上,我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去平衡。我很想放下教会的事工到社会上去挣钱养家;我很想在父母的身边陪陪他们说说话;我也很想让自己的妻子不用再为生活和钱财而劳累;我更想带自己的女儿好好的出去游玩。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放不下,从我踏上这条道路开始,我的肩上就有了一份责任,不管是对教会,对弟兄姊妹,还是对神,我都不能轻言放下,就像有一首歌里唱的“不是没有家,不是不想家,只因许多的灵魂,漂流在天涯”

耶稣当年在世上的时候,他有三十年的时间是在家里,当他三十岁出来传道的时候,圣经说他就像五十岁的样子,那一定是耶稣在家庭中为家人操劳受苦所致 。而当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他还没有忘记自己的母亲玛利亚,还把她托付给自己最爱的门徒约翰。保罗也曾说过“作工的得工价,不算恩典,乃是当得的”“我们传福音的难道不该靠福音养生吗?”可是如今,有多少的工人像我一样面临着家庭和侍奉的选择,前进没有力量,后退害怕神的管教,只能在两难之间徘徊。这一切都是工人的错吗?

在福音时报的平台里,有一些人在帮助我,这也是我一直纠结的一个原因。当我接受了弟兄姊妹的奉献的时候,我更感觉自己在神家的亏欠,对弟兄姊妹的亏欠,更不敢轻言放下教会的侍奉。可是,面对生活的压力,家庭上的重担,我也实在是不堪重负了,我告诉姊妹说,等过了圣诞节,我就把唱诗班的事情放下,那样我就会有一些时间可以去干点小生意什么的,多少也可以贴补一下家用。至于教会的圣工和讲道,我还是不能放下,不管教会怎样对待我们,我们是为神做的,相信一切都是神的预备,他也会顾念我们的。姊妹没有说什么,我知道不管我做什么样的选择,她都会支持我。我很感恩上帝为我预备的这个好妻子,我也默默的为她祷告,但愿上帝看顾她每天的工作,也为她预备时间能顾及教会主日学的孩子。

不求大富大贵,但求衣食无忧!耶和华啊,求你伸手看顾!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基层教会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我在唱诗班的服侍经历

有这么一句话说:“千军易领,难领一会。”说的是千军万马好领,但是要带好一间教会却很不容易的。而在一间教会里面最难领的,我认为非唱诗班莫属。虽说我带唱诗班的时间不长,可是接触和服侍唱诗班却已有很长时间了,这么长的时间里,特别是正式带领唱诗班之后,我更深刻地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