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八:可预知的与不可测的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八:可预知的与不可测的 己过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本文为第三十八篇连载。

我曾用智慧试验这一切事,我说:要得智慧,智慧却离我远。万事之理,离我甚远,而且最深,谁能测透呢?我转念,一心要知道,要考察,要寻求智慧和万事的理由,又要知道邪恶为愚昧,愚昧为狂妄……我所找到的只有一件,就是神造人原是正直,但他们寻出许多巧计。(传道书7章23—29节)

明天,我就要与家人久别了,可今日母亲被父亲殴打,竟是因我而起,他只是嫌我妈没站在他一边,逼我回夫家。尽管我威胁父亲,也向他声明这不关我妈的事,可这能保证在我走后他就不会再打我妈吗?我站在院子里,望着黑夜来临前那灰色的天空,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苍凉、悲哀。我的心底,却在不断的涌动着关于未来的预知。

我的婆婆和丈夫,别看你们眼下亲密得容不下任何人,一起逼迫我,但将来你们母子,必然会因我而反目。我的婆婆,如果你真的爱你的儿子,自然就会善待我,而不是左右你的儿子一起敌对我,所以你谁也不爱,你只爱你自己;我的婆婆,将来你的儿子必然恨你入骨,可你却会因此更加恨我,因为你们都是自私又自负的人,你们是不会反思自己的,也只会恨别人,这就是你们母子最大的可悲之处。我的丈夫,在我以后嫁给你的女人,你必然会珍惜的,而我的一走而过,也只不过是彼此间的试炼和造就。

我的父亲,你怕我给家里带来麻烦,所以不容我在家,也不愿有所承担,可天下哪有只得不失的事情呢?这个家在我身上索取得太多了,尽管我从不愿你们偿还什么,可我的父亲,你将我逼走,报应也就来了。我走之后,你想逃避的都会加倍到来,在我回来之前,这个家将深受其害不得安宁,因为你们没人应付得了那对母子的难缠和无礼,只有我才是你们唯一的盾牌。可是我的父亲,你却将我弃之门外,这报应就成了你自讨的。

我们的媒人,你用谎言撮合了我们的婚姻,随着我的订婚,你们店面就合在了一起,我这不幸的婚姻却成了你们的天作之合;你们二人表面上亲如父子,实际上只不过是互相利用,你们的亲密都是虚情假意。看着吧,今后你们的生意,曾是怎样的因我合二为一,也必然会因我怎样的分开;并且你们将会彼此咒骂,互相怨恨,再不也会有和好的一天,因为你们之间从未有过真情义。

等我离开后,你们这些人就闹腾去吧,我也眼不见为净。你们没有谁是无辜的,这都是你们的私心所结出来的果子,你们就慢慢的去品尝吧。

我如此的苦痛,也知道是错在哪里。我总想着把身边变成天堂,希望我身边的每个人都快乐幸福,我只是太不自量力了,因为我没办法改变人心的自私自利,我所有的付出和牺牲都是被践踏的。我没能把身边的人拉入幸福的天堂,反而不知不觉就把自己陷入了痛苦的漩涡。

老天爷,我一切的痛楚,都是为情、为爱。其实,许多时候我也明白,你是想让我放下,可我生来就有着一颗为爱而活的心,你让我怎么办呢?你以为我不想放下吗?可我做不到,我管不住自己的心。眼下,我就要被迫离开家门,可我还是放心不下我的母亲,我知道她免不了受苦,可我只求你让她活着就好,我什么都可以失去,唯独不能失去妈妈,我只求你把她的命留住,否则我也会活不下去的。

老天爷,我将要面临的磨难,是前所未有的,对吧?为此,我甚是惶恐,就连想去面对的勇气也没有,可我知道,现在在你面前,我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我是拧不过你的,所以,我只能硬着头皮前进,任凭你怎么安排吧!但愿我的以后,就像我所感的那样,在我跨越荆棘后,哪怕是九死一生,只要让我在活着的时候寻得那爱的归属就好,愿这美好宝又贵的礼物真就摆在我前进的路上,等着我去收获。

自从我相信了生死轮回,结合着我那杀戮的异梦和身边的苦难,我几乎就认定了上天数次救我性命,只是为了让我活着还债而已,而不是真的多么爱我。因此,在临行前,我才这样的充满无奈和抱怨,并向我心目中的神诉说。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从里到外的都感到软弱无力,又是惶恐,又是茫然。

第二天早上,我轻装简行,在轻柔的晨光下,踏出了家门。走出院子时,我忍不住回头看去,为这久别我有太多的不舍和牵挂,我想哪怕我能看到有个对我倚门相望的人也好啊!可是我没有看到,我只看到家里的两条狗,随着我出了院子。

我满心伤怀的转过身去,泪水再次模糊了我的双眼。我那渴望温暖之爱的心,总是无法面对人心的冷漠,在这春暖花开的日子里,我的心却处在冰封的世界里,除了无尽的悲伤,也就只剩下了软弱无助的绝望。

我一边走一边掉着泪,随后我停住脚步,满心怨气的转过身来,对那两条狗说:“家里的人,都没一个出来送我的,你们来起什么哄?我用不着你们来可怜我,你们走开,最好躲我远点别再跟着我!”

这两条狗,一个是满身黑毛的狼青串儿,叫黑子,是我订婚后抱来的;一个是夹杂几缕灰毛的白色小京巴,叫波波,是我结婚后抱来的。平时它俩是最怕我的,我的一个眼神都比我爸的棍子更令它们害怕,因为我从不喜欢狗,也从不允许它们接近我,可今天它们却很反常的跟着我,不管我怎样懊恼的驱赶它们,它们始终不远不近的跟着我,不肯离去。

直到前面村口,我再次停住了脚步。我擦干了眼泪,转过身来看着它们,它俩也就此站在原地看着我,见它俩那眼神,都是一副忧伤不舍的样子,显得呆萌萌的,我不禁望向天空,嗤鼻而笑:老天爷,你这是在故意逗我吗?你是在告诉我,爱是无处不在的吗?这简直太讽刺了,它们只不过是两条狗唉?我想要的是人的爱,你却让这两条狗来安慰我吗?好吧,不管怎样,谢谢你的幽默,我已经不难过了。

随后,我对面前的狗说:“好了,黑子、波波,你们的心意我领了,可是你们真的该回去了,不然离家太远了会遇见坏人的,你们回家去吧,替我好好的陪着妈妈。”

它俩好像真的听懂了,但它们并没有就此回去,而是就地卧在了路中央,一直目送着我远去。我心里的冰块就此融化了,且有了丝丝缕缕的暖意,伴着我走向了远方。

在我走后的两年多里,黑子和波波就成了我妈最为贴心的陪伴,不管我妈去哪里,它们俩总会有一个跟着我妈寸步不离,这也成了我妈最为开心和安慰的事情。

2002年4月19日上午九时许。

北京南三环,蒲黄榆路“美人街”商场,二楼B区。我站在服装区的一个隔断间里,等待着大春的到来。

两年前,在我想方设法急于退婚之时,曾在廊坊某商场做过三个来月的小生意。那时,大春的柜台就在我背面,后来我们都没赚到钱,也就先后撤出了商场;我继续去打工了,他则回了北京。他曾对我说过,日后要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就让我找他。因此,在我苦于无人相帮的情况下,也就只好联系了他,他很爽快答应了帮我,并且让我来这里等他。

我望着三面墙壁上满是款式相近的大背心,心想:在这么大的一个商场就卖这个,还不得赔到姥姥家去啊?这时,我身后有人说:“喜欢吗?喜欢的话可以试试。”

这是在跟我说话吗?我迟疑的转过身来,我看到了一双忧郁又深邃的明眸,两道乌黑浓密的眉毛;一头波浪式的自来卷,散于他的耳后长至脖颈,衬托他那白皙的面庞;他的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也不瘦,穿着一身合体的藏青色西装,加之他那谦和的笑容,显得成熟又稳重,善良又绅士。

我不由得怦然心动,脑子里忽的就飘过了博文所说的“一见钟情”,接着我的脑海,便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有喜欢的吗?有喜欢的可以试试。”他再次的询问,令我有些尴尬。

“哦,我不是来买衣服的,我是在等这个摊主,他是我的朋友。”我保持着平静的微笑,回应着他;可我的内心,却在为自己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有了这第一次的心动,深感羞愧和不耻。

“哦,原来你是他的朋友啊,我的摊位就在他右边,平时他不在,都是我帮他看摊儿的。你累不累……”他显得很惊喜,嘘寒问暖间,他先是给我搬来了凳子,又去给我拿水……一时间,我竟被他这过火的热情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就在这时,大春和他的女朋友忽然而至。

“行啊,你们俩聊得还满热乎的嘛,嘿嘿,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吧,他姓庄是我哥们……”大春这冷不丁的出现,忽的就是一番调侃的笑语,弄得我们俩都有些不好意思。

寒暄过后,大春把我拉到了一边,悄悄对我说:“我告诉你哈,他还没女朋友呢,嘿嘿我看你们还挺般配的嘛!”

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责怪道:“你说什么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的情况,你就别胡扯了,还是赶紧说说帮我找房子的事情吧!”

他略有所思地转动了一下眼睛,说:“嗯,那你先等我一会!”接着他又把小庄拉去了一边,私语过后,他返回来对我说:“这样吧,我别处还有生意忙不过来,我就把你交给庄子了,他可我比认识的人多,别看我是北京人,在这一片我可不如他……”

小庄站在一旁拍着胸脯,说:“没错,你就放心好了,既然你是他的朋友,那也就我的朋友……”

我一下子就傻眼了,大春之前说的好好的,可他说变卦就变卦了,竟把我推给了一个陌生人。接着,他不也顾我的不情愿,就拉着他的女朋友坏笑着溜掉了。

面对庄子热情周到的陪伴,我也只能强做笑脸,以此来掩饰我内心的忐忑不安。我只盼着他能快点兑现承诺,赶紧我帮找到房子,我的心或许也就踏实了。

可是,随后的时间里,他一直让我借住在别人家,始终在找借口拖延时间,从没带我去找过房子。

而他安排我住下的地方,竟是路边一个极其简陋的屋子,怎么看那都是一个柴房。房顶上仅是一层石棉瓦,进门后就是一张大床,一抬手就能摸到房顶,空间狭小的令我感到窒息。住在这里大姐,一副花枝招展的样子,待我有些不冷不热的,她除了对我说庄子如何如何的好,就再没和我说过别的。

庄子每天晚上把我送来这里,一大早就又会跑来接我随他去商场,每当我提及房子的事情,他总是有着各种理由拖延时间,可他对我却是越来越体贴,只要他看我不开心,他总是想方设法的逗我笑。

他常常在我满心阴郁的时候,站在我面前说:“君,我给你跳个兔子舞吧?你看……”这时,他真就不顾商场里别人的目光,哼起舞曲的节奏,就蹦跶着跳起来,并且还做着滑稽搞怪的表情,来逗我开怀而笑。

初见之时,他看上去是那么的成熟稳重,可他明明就是大孩子似的,活泼又率性。我想,这只能是我的眼睛骗了自己,不过他这样看起来虽然少些稳重,却多了一些可爱。

这天中午,我们到商场外的小餐馆吃午饭,他忽然问我:“你最不能容忍男人什么?”

“酗酒、赌博、满嘴谎言和小偷小摸的猥琐行为,都是我不喜欢的,”我的回答不假思索。可他听完后,却认真思想了一下,说:“别的坏习惯我都没有,我只是喜欢玩玩牌,既然你不喜欢,那我以后就再也不玩了,为了你我会改的……”

他如此的表白,令我一下呆住了,我这才明白,他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可是我们怎么可能呢?就别说我还没办理离婚手续了,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我都是配不上他的。我不禁苦笑了一下,就赶紧岔开了话题。我想,等我找到了房子,我们或许就再不会见面了,以后我也不想和他有什么瓜葛,所以我没必要和他解释什么。

当晚,他没送我去那个大姐的住处,而是带我走进了一个陌生的院落。我随他进了一间集体宿舍,他说让我在这里等他,他去去就来。

他出去了,我的世界就变成了一片空洞。看着房间里的几张架子床,我不禁很是疑惑,庄子怎么说这里是他们的宿舍,他不是在商场卖衣服吗,怎会有宿舍呢?这个大院,又是个什么地方呢?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越来越感到不安和焦急,从我离开家门到现在,我身心的疲惫从未褪去,并且从未睡过一个安稳觉,因这陌生的环境和并不了解的人,都在不断加剧着我的恐慌感。

眼见夕阳落下了余辉,黑暗淹没了大地,马上就要十点钟了,可庄子却还没有回来。我不安的来到走廊上,双手扶着栏杆,居高临下仔细打量着整个院落,一切都是昏暗的、冷清的、空旷的,并且显得很是诡异。

我站的地方,是一栋朝向南北的两层简易楼,这上层就像工地那种临时房屋,都是水泥板构建的;下层则是陈年老房屋,是一排临街店铺房,可我此时却看不见它的前面有着怎样的景象,因为我只能看到北侧的内院。这长方形的院落中,除我所站之处的十余间房屋外,东西两侧,还错落着几间大小不等的平房,铁栏杆大门对开在东南,分别依附在两侧房屋的墙壁上。这里的一切都显得十分的陈旧,陈旧的仿佛随时都会化为灰烬一样。

院里的灯光很是暗淡,偶尔传来的喧闹声好像离我很远很远,而我的面前却是鸦雀无声,死一般的沉寂。这里,仿佛跟整个世界都是隔开的,我看不出它像个什么公司,更不像普通的租住地,它更像是地狱的一角,而这里会不会就是个魔窟呢?我越想越害怕,就赶紧退回了房间,再也不敢出来张望。

这时,一个男子走了进来,他看到我很是惊讶,随便跟我搭了两句话就匆忙出去了。而他就是庄子离开后我见到的第一个人,于是我冲出房间,见他已然到了院子中,我急切的喊道:“喂,你能帮我找下庄子吗?”接着,整个院子就响起了那人呼喊:“老庄——老庄——!”

我瑟缩在床边,无助地依靠在床栏上。庄子果然很快就站在了我的面前,他盯着我脸说:“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要是有的话你告诉我,谁要是敢动你一下,我非废了他不可!”

我不安地说:“你去哪了,你不说很快就回来吗?为什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这么久?没人欺负我,我只是很害怕。”

“我就在楼下的饭店帮忙呢,有我在,你怕什么呢?我会保护你的……”他摸着我的头顶,话语温柔又坚定,我那颗六神无主满是恐惧的心,似乎一下就看到了救命稻草。

“我也不知道我怕什么,反正我就是害怕,你别把我一个人丢在这个鬼地方好不好?”从小到大,我似乎只对父母说过“我害怕”。

我的自立自强,我的勇敢无畏,早就被我的恐惧感,一点点的吞噬掉了。这样的恐惧,在我离开夫家前想去死时,就已经有了。我预感到将会面临前所未有的磨难,所以我一直就很恐慌,我这才想着要去求哥哥、求大春来帮我,我害怕一个人贸然出去,就会遇到不测。

这样的恐慌无助,对于我来说,那是前所未有的巨大和漫长,并且它压在我的心头,一时比一时的更加沉重,直到这一刻,我终于不堪重负,便放下自己那可怜的自尊心,和一切伪装起来的坚强,对庄子说出了“我害怕”,我也就差哭出声了。

他就贴身站在我面前,所以我这么说着的时候,双臂就拥住了他,并把脸贴在他的怀里。我把他抱的紧紧的,我生怕一松手,他就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然后我就永远走不出这个地狱般的地方了。

庄子见我怕成这样子,忙愧疚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在他双臂的相拥中,我感受到了安全;在他的胸怀中,我感受到了踏实;在他的话语中,我感受到了安慰。

我想,我的心终于可以尘埃落定了,我也没必要再恐惧了,因为他说他会保护我的,并且是永远。他就是我现在唯一的依靠,并且我相信他,因为他看上去是勇敢的、善良的、义气的,是有担当的人。

可悲的是,此时我并不明白,被我看作救命稻草的庄子,正是我预感中令我恐惧了许久许久的那巨大磨难和不幸。

提摩太后书3章1-5节:你该知道,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到来。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谤讟、违背父母、忘恩负义、心不圣洁、无亲情、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卖主卖友、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这等人你要躲开。

我因为那谎言构建的婚姻,因为身边人的冷漠和自私,我走出家门来在这里,不成想以我这样的心性,逃到哪里也都免不了受伤,因为我根本无法辨别人心,也无法辨别这个世界。因此上不是我躲我逃就可以免受毒害的;我缺乏的是对这个世界真正的认识、对自己真正的认识、对神真正的认识。因为我不知道,知道了也不明白,所以我还是在被自己的执念蒙在鼓里,就差那刻骨之痛来敲醒我那不开窍的愚钝了。

(未完)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我们!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七:冷漠与疯狂

如果爱,就要珍惜;怕失去,就莫要苦相逼。家的和谐,源于平等互敬的爱,而不是强硬的统治,否则那本该成为温馨的港湾的地方,也会成为冷漠的战场。 我是在万念俱灰中出嫁,如今我又是夹裹着更深的伤痛,回到了我的娘家。 母亲对我,那看在眼里疼在心上的表情,映照在我的心田,使我同时看到了两个,最为悲哀无助,又破碎不堪的灵魂,重合在了一起。 此时此刻,我们母女就像寒冬里,唯一可以互相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八:可预知的与不可测的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