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九:幽暗中的一束光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本文为第三十九篇连载。

滚滚红尘,世俗情爱,就像那镜中花水中月,看着、想着都是美的,一旦触及,也只不过是梦碎一场;明知是个苦,但又有几人可以看得明,放得下呢?

当夜,庄子带我到楼下别人家的隔间里,我们俩悄悄的说了一整夜的情话,几乎是彻夜未眠。当我告诉他,我和别人还有着一纸婚书,又因何来在这里时,他诧异过后,仍挚诚的说:“没关系的,反正我对你是真心的,别说两年了多久我都愿意等,我会和你一起面对的……”他的执着和热烈,令我感动的涌出了泪花。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个丑小鸭,就连它的妈妈都嫌弃它,它被狠心的遗弃在泥泞里,落魄凄楚的徘徊在风雨中,它的世界充满了寂寥和困惑;若有人能够善意的看它一眼,它都会为之欣喜若狂,因为这是它那幼小生命中,所能感受到的,唯一的温暖和慰藉。而它就是我,我就是它,就连个善意的眼神,都是一种奢望的——丑小鸭。

当我长大一些的时候,我又觉得自己更像冬天里,那生不逢时的冻猫子、冻狗子:它们每天瑟缩在角落里,哆哆嗦嗦的忍受着煎熬;它们的毛发杂乱无光,神情萎靡不振;当看到家中点燃灶火的那一刻,它们就会不顾一切的跑过去,任凭家人怎样的驱赶,它们都死死的赖在灶坑旁,不肯离去;当寒夜来临时,它们往往会钻进那尚有余温的灰烬中,在灶膛里度过整个漫漫长夜,或许就再也不会出来了。 

那是一个滴水成冰的早晨,我蹲在灶坑前,看着那令我触目惊心的一团焦黑,我无解地问:“妈妈,这小猫为什么不在添柴时就跑出来呢?或者在柴火刚点着时它就跑出来,那也是来得及呀,可它为什么就不声不响的宁愿被烧死,也不肯从灶坑里出来呢?”

妈妈没能完全解答出我的困惑,但此事却让我那幼小心灵,始终都无法释怀。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和它们,其实也没什么区别,我也就明白了它们的选择。只不过它们缺乏的阳光的温度,而我缺乏的是爱的温度:它们是出生在严寒中的,还没经过春夏的暖阳,就以为世界永远都是这样的寒冷;它们在冰冻的煎熬中绝望了,所以宁愿在瞬间的炙烤中死去,也不愿再去面对,那没有尽头的冰冷滋味了;而我,出生在没人爱我的家里,也因着绝望想以瞬间的死亡,来解脱那无尽的煎熬。我想我们没什么区别,因我们都是冷的绝望,也都有着永远也长不开的身体。

此时,面对庄子的炙热情感,我想:我不再是丑小鸭了,因为我有人爱了;我也不再是那冻猫子、冻狗子了,因为我越过了寒冬,等到了春暖花开。可是,我现在又像什么呢?扑火的飞蛾!好吧,如果他真是我的一团火焰,我就愿意做他扑火的飞蛾,即便灰飞烟灭,也好过一生都没感受过爱的炙热。

扑火的飞蛾:这忽如其来的比喻,恰如其分的,预示了我日后的惨烈和悲壮。只是此时,我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更没有去深思,自己怎的就在他面前,自比飞蛾。 

这个夜晚开始,我们不可救药的相爱了。至于什么是可耻的,什么是应该不应该,我早就模糊了,因为眼下这个社会,到处都是随意同居的人,当这样的事情司空见惯时,我对此也就没了对错观念,或者说我已经自我麻痹了。

第二天,庄子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了房子。收拾房间时,我忽然觉得有些蹊跷,就问他道:“庄子,既然找房子这么容易,那你之前,为什么拖拖拉拉的呢?”

“那我说了实话,你可别生气啊?如果那会儿,我立马就帮你找到了房子,我怕你一旦走了,就再也和我没关系了,我不想错过和你的缘分,所以……”原来,在我惶惶不安,急于找到房子安定下来时,他想的竟是这些?我好像又变成了一个傻瓜,还是我从来就是这么的傻呢?我好像总在别人的算计中,可我怎么就不长记性呢?我这不是傻又是什么呢? 

见他一脸怯涩的模样,就像犯了错的孩子似的,想着他也是出于真心喜欢我才这样的,我也就没有责怪他,只是说:“这事就算了,但下不为例,以后不管什么事,再不要对我撒谎了。” 

“我向你保证……”他一下就欢喜雀跃起来,手舞足蹈的向我做着承诺。想着他只比我小一岁,竟是这样的孩子气,我又被他逗的捧腹而笑。 

这个春天,忽然变得无比美好,就连空气都是甘甜馨香的,身边的一草一木,身边的行人和一切,都那么的可亲可爱,整个世界都充满了幸福的味道。原来这爱情的滋味,竟是这般的美好,只是这幸福来的太快、太突然了,就像一场忽然而至的虚幻梦境,但我知道这不是梦,因为这幸福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老天爷,看来我是误会你了,你只给了我这美好的礼物,并没有什么磨难降给我,我只不过是在自己吓自己,看来你还是爱我的,谢谢你的恩赐,我的老天爷! 

我总是因着眼前的得失,与心中的神忽远忽近,忽爱忽恨;我其实并没有明白,却总以为我知道了,因我始终还在混沌中。

我们有了二人世界,一切安顿好之后,我就去外地进来了画内画的坯料。随后,我就开始按照来北京之前的计划,走上了街头去卖手艺。我将画好的成品,放在一个小号整理箱中,再带上两个空白坯料和绘画工具,用于现场演示这画是怎样画出来的,以起到一个招牌作用。

在我决定来京之时,我就琢磨靠什么熬过这两年,我一没文化二没身高,三没个好体质,能做的工作太有限了,就连我去餐馆应聘服务员,人家都嫌我个头矮不肯要我。我思来想去,就做了这样的决定:靠卖手艺来养活自己,省的再去看别人脸色,也不用再去面对同事间,那勾心斗角的是是非非了,自由又简单的生活,才是最为适合我的。 

方庄购物中心,与家乐福超市相连的地下地通道间,每天都有很多人在这里谋生,他们当中有卖唱的、有发传单的、有设计签名的、有卖个各样小物件的,我也成了其中一个。

每当有城管来时,率先发现的人就会大喊:城管来了快跑!紧接着,整个地下通道的里里外外,就会上演一幕四散奔逃的场景;往往卖东西的人都跑的无影无踪了,买东西的还在原地发呆呢,有的还会被吓的脸色煞白,因为他们一时间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这许多人忽的狂奔逃命。 

我觉得自己就像过街老鼠,常常被城管追赶,我虽有些难过,但收入还是比打工多些,我也就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

这天上午,我刚摆上东西没一会,就听到有人喊:“城管来了快跑!”

前几天我刚被抄走了整套东西,所以我现在就像惊弓之鸟,听到了这一声吼,我慌忙收拾东西,一口气就跑出了很远,感觉安全了才敢放慢脚步。我回头张望时,见昔日那熟悉的一幕正在上演着:他们追的追的,逃的逃的;抢的枪,夺的夺;一方是强势威风的,一方是软弱绝望的。我的心情,一下就跌入了谷底。

像我们这样,自生自灭的穷人:没人关心我们的需要;没人在乎我们的死活;也没人看得到我们背后,有着多少的辛酸和无奈。可我知道,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人!因为,我们没有因着困苦去偷去抢,没有去坑谁害谁;我们只想凭着自己的良心,靠着自己的辛苦活下去,可是我们的善良,又什么用呢?我们就像这个城市的垃圾,是被清理的对象。 

那曾在我身边乞讨的大姐,因为得了脉管炎而失去了右手小臂,她刚出了医院就跑来乞讨了。她面无血色,有气无力的对我说着:我丈夫本来就嫌我得病拖累家里,现在我是个废人了,他就更嫌弃我了,这都是我的错……现在我已经走投无路了,所以就想来试试看,看能不能靠乞讨养活自己。 

“乞丐都是富翁,伤残都故意做出来的”这等传言四起之际,一天下来,除了我硬塞给她的五块钱之外,她再没得到一分钱的施舍。在无数质疑的冷眼中,她的头越垂越低,直到再不敢抬头。第二天她没有再出现,可她那凄楚绝望的眼神,就此刻在了我的心底,与我的灵魂一起拷问着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为什么没有怜悯,人性的美好又在哪里呢!? 

老天爷,你不是慈悲的吗?可你看看你的世界,你能告诉这是为什么吗?难道我们都是前世做了恶,所以今生都是来受报的吗?可是,我们怎么知道,我们前世到底做了什么?我只觉得眼前这些,和我一样苦难、卑微、善良的人,都是无辜的!我不是杞人忧天,我只是永远也无法适应人心的冷漠,也有太多的“为什么”始终没有答案,可你倒好任我千呼万唤,你始终就都是默默无语,就这么看着…… 

我伤感着、无解着、抱怨着,一路郁郁寡欢的,来到了庄子所在的商场。 

“庄子,今天我一分钱都还没赚到,城管就来了。要不,你跟我到楼下试试呗?你帮我看着点……”我心情低落的说着。庄子有些为难,但他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

我们来到了楼下的路边,没一会便有人围拢上来。很快,有两个小伙上前来,其中一个给了我一百块说要买一个,我接过钱感觉有些不对劲儿,就把钱递给了庄子,低声说让他看看真假。

我继续应付着围观的人,当那小伙催着我找钱时,我回头看了一眼庄子,他看着我没有一点反应,于是我就找给了那小伙九十块钱。 

等围观的人都散去时,我疑惑道:“那钱是真的吗?我怎么觉得不像呢?”庄子却傻傻的说:“我不知道啊?” 

“什么,那你怎么不说呢?”我本以为他整天在商场卖衣服,辨别钱的真假肯定比我强,可我没想到会是这样。我们再没心思卖下去了,就收拾起东西,回到了楼上。

那张假钱,开始在旁边摊主们的手里传来传去,庄子气呼呼的和他们牢骚着、抱怨着,说那骗子是如何的可恨。这时,我忽的就想起了一件事。 

在我结婚前夕,那天我和姐姐一起去集市,她在买东西时人家不收她的钱,这才知道那是张假钱。姐姐即刻就哭了,她说:“这钱可是我跟大姨借来的,这可怎么办······。”我最看不得姐姐哭,于是我就昧着良心,去骗了一个正在忙碌的小摊,除了商品不同之外,一切都是如出一辙。没想到当初我怎样的骗了别人,如今我也是怎样的被人骗。 

老天爷,你在我身上怎就这么公平呢?真是一点坏事都不容我做啊!我家的东街坊整天偷别人家东西,还有……他们哪个做的坏事不比我大,不比我多呢,你怎么不报应他们呢? 

箴言23章15—18节:我儿,你心若存智慧,我的心也甚欢喜,你的嘴若说正直话,我的心肠也必快乐。你心中不要嫉妒罪人,只要终日敬畏耶和华,因为至终必有善报,你的指望也不至断绝。

“别人是别人,你是你,难道你想成为他们吗?你见谁能逃过报应呢?你今天抱怨的一切,都自有因由,你怎知受苦不是好事呢?”这话来的甚是奇妙,依旧不是我耳朵听见的,而是我的心听见的,但这话非常清晰,并且声音甚大,它淹没了我那极大的抱怨声,使我呆住了。

是啊,别人是别人,我是我,既然是我犯下的错,我就该接受惩罚,我干嘛要盯着别人呢?只是,受苦会是好事吗?我可不觉得,因为我为此难过的要死! 

那张假钱还举在别人手里,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一把将它扯了回来,便愤然的把它撕了个粉碎。

“你这是干什么?这钱还是能花出去的,你干嘛给撕了?”庄子气急的说着。

“不为什么,我只是不想再有人和我一样被骗,这也是我的报应,我认了!”我体会到这被人骗了血汗钱的滋味,那是多么的伤心,所以我要终结这张假钱,所带来的罪恶。可庄子却愤怒了,他双眼冒火的吼道:“你他妈*的是不是缺心眼啊,那可是一百块钱……” 

我一下子就凌乱了,他真是爱我的吗?难道我们的爱情,还不如这一百块钱吗?再说这损失的钱,也是我自己赚来的,你凭什么这样对我呢?他忽然让我感到好陌生,我再没说一句话。我抱起箱子夹在腋下,在他的骂声中,我含着泪默默的离开了。 

我的脚步,再次变得软弱无力,我的心又变得无依无靠起来;我的眼泪双双对对,使我不敢抬头让别人看见我的脸;我就只能低着头看着自己双脚,是怎样孤单散碎的向前移动着。

猛然抬头时,我已然来到了天桥下,它的阶梯就在我眼前,我忽的就愣住了。我一下就想起刚到广州时,我也是如此伤感的前行中,不知不觉就到了桥的边缘,若非我及时止步,便会坠入死亡的地狱。此情此景何等相似,只是那时间是险些下落,那是死亡的警醒;而此时,面前的这阶梯是上行,并且它在召唤我上去,它在对我说:“来吧,走上去,我就是你的天梯,为你连接着天堂。”

看来我受的刺激太大了!不然,我的心底怎么冒出这样荒唐,而又不切实际的声音呢?可我的双脚好像被黏住了,若不上去就无法移步似的。 

这里,离庄子带我去过的大院很近,我俩几乎每天都路过这里,但我们从不需要走上去。我想要是上去,总得需要个现实点的理由吧?总不能真的相信什么天梯、天堂的吧?那我可真是疯了!

我想着自己今天的损失,再见那桥上,有着半米多高的实心水泥护栏,如果我在这里卖东西,城管是不会轻易发现的。不如,我就在这里碰碰运气吧,不管怎么样我还得活下去,不然我又能指望谁呢?于是,我用这个理由说服自己,迈上了阶梯。 

可是,这里比不得繁花地带,不仅行人稀少,且都是行色匆匆,过了许久也无人上前过问。终于,我失去了信心,放下手里的活儿,我疲惫的站起身来,左右徘徊了几步,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肚腹,才想起自己从早晨到现在,还未曾吃过一口东西我便悲哀的想哭。

我软弱无力的站在北侧的护栏前,双手搭着栏杆,目光空洞的望着那往来的车,往来的人;那片片林立的高楼,和路边那摇曳着的葱翠树冠。可这一切,却都和我无关,因为它们都是美好繁华的,而我却伤感孤独的。

老天爷,那属于我的美好在哪里,为什么我看不到呢?我所爱的男人,难道不是你赐给我的安慰和幸福吗?如果不是,那你为什么让我们相遇呢?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对我,总是给我了我希望之后,又来毁灭它!你还是不爱我,也没有谁会真心爱我的,我的世界里还是只有我自己,我还是那么的孤独无助,一无所有! 

(小小的小孩,今天你有没有哭,是否朋友都已经远去,留下了带不走的孤独……)这首歌,又开始轻轻柔柔的萦绕在我脑际,它仿佛在对我说:不,你从来就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

我知道,仿佛我每一次伤心绝望,孤独无助时,你都会这么的出现。我承认你带给我的安抚,承认你带给我的陪伴和希望;你就好像我灵魂的知己,一直伴随着我不离不弃。可我现在觉得,你就是我最大的讽刺!因为你是看不见,也摸不着的,你就像许多童话故事一样,都是骗人的!但,也只是用来骗我这样的傻瓜的,也只有我这样的傻瓜,才会相信你虚构出来的美好!

我始终就活在自欺中,满载着可怜的幻想,在这个充满罪恶和冷漠的世界中,期待着那根本不存在美好,并且心心念念一直到现在!可你欺骗了我,全世界都在欺骗我……我绝望到了极处,我的整个世界都随之变成了一片渊暗,那是深不见底,无边无际的黑暗,我的心像是死去了。

就在此时,我眼角的余光里,好像出现了光,又似有春风拂面之感,我忙转身看去,只见一位白发老人,从西侧的桥头冉冉而来。她的出现,让我立刻就想起了我的姥姥。

她虽没有我姥姥的端庄宁静,却有着姥姥没有的灿烂和炙热,但她们的眼睛里,都折射同样的一种温度,那是爱的温度,暖暖的如沐沐清泉之水,纯净而又美好。而这样的眼睛,仅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第二双。

只见她发白如雪,笑容却似三月里的阳光;她体态苍老,却充满着青春的活力;她满脸皱纹,眼睛里却发出明亮、慈爱、喜乐的光芒,是那么的温暖人心,那么的灿烂无比!她就像一束明亮而又温暖的阳光,瞬间就照亮了我阴沉昏暗的心灵。

这一刻,我被她深深的吸引了,心中不禁惊道:如此年迈苍老的人,却有着这般美好精神,那是来自哪里呢?她所拥有的喜乐、平安、幸福之感,不正是我一直以来所渴望、所向往的吗?可她历经岁月的沧桑后,竟无一点仆仆风尘。她好像比我更具有青春的朝气,比我更加的生机勃勃,相比之下,她好像才是年轻人,我却更像是垂暮之人,可她是怎样做到的?

箴言17章22节: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 

此时,我枯干的身心,与这老人的喜乐,这鲜明的对比,就如同烙印般刻在了我的心上,再没能忘记。

我正出神的思想着,她已然在我面前停住了脚步,并满怀爱意的开口道:“小姑娘,你家是哪里的……” 

我礼貌的回答着她的问题,脑子却还在好奇着她的一切。直到来言去语之中,她对我说起了主耶稣,我才一下收回了所有思绪,也即刻就明白了,她为什么看上去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她满怀激情的,对我讲述着对主耶稣的大能见证,又给我唱赞美诗……这时间,我脑子出现了有关姥姥的一切,那个午夜出现的广播,也开始在我脑海萦绕着。

终于,在她说完、唱完之后,我惊喜又急切地道:“阿姨,我姥姥也是信耶稣的……还有我曾听到一个广播,也是讲耶稣的……” 

“哦,耶稣爱你!”老人这话一出口,我感动的差点掉下眼泪来。我还从未听到有谁对我说过,爱我!不管是我的父母,还是我丈夫,又或是现在我正深爱着的人,虽有人对我说过“我喜欢你”,却没有人对我说过“我爱你”。

我就好像一直都在渴望这个三字,并且我已经等待了许久,许久。如今她说“耶稣爱我!”,可耶稣真的会爱我吗?

(未完)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八:可预知的与不可测的

我曾用智慧试验这一切事,我说:要得智慧,智慧却离我远。万事之理,离我甚远,而且最深,谁能测透呢?我转念,一心要知道,要考察,要寻求智慧和万事的理由,又要知道邪恶为愚昧,愚昧为狂妄……我所找到的只有一件,就是神造人原是正直,但他们寻出许多巧计。(传道书7章23—29节)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74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