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云南某教会:纷争者想利用“异端”反被害 教会信徒从两百减少到四五十

1/2
  • 目前A教会信徒们都在家庭里聚会

    目前A教会信徒们都在家庭里聚会

  • 信徒多为中年妇女和老人

    信徒多为中年妇女和老人

日前,笔者听说云南省某县教会(简称A教会)因被异端侵扰,信徒锐减,就想去了解情况,并在李牧师的带领下到了那个教会。他是2003年的时候,经一位弟兄介绍而知道了A教会,并在后来的几年中多次到访,进行讲道或关怀信徒。当时该教会有信徒二三十人,2008年之前发展到了二百人,却在“内忧外患”中分裂了。

那是一个汉族教会,发展到二百人左右就遭遇重大挑战,其外部压力是,“东方闪电”和“二两粮”等异端开始侵袭,教会内部也分分合合,出现了裂痕,这为后来异端成功进入教会和掠夺信徒埋下了隐患。“这些异端和教派来过很多次,有东方闪电、哭喊派(主张要哭才属灵、才得救)、辛苦派……”教会负责人张姊妹说。

她分享,本来教会只有十多人。有一年过年的时候,她做了禁食祷告。结果在短短的三四年间,教会人数就增加到了两百,就连租住的地方都坐不下了。

张姊妹回忆,起初,在她感觉走投无路的时候,在某地接受了福音,将近一年后就将福音带到了没有福音的老家。“刚开始没有人信,我也很软弱,就做了禁食祷告,慢慢地就有人开始信主。”她分享。随后,神将得救的人不断加给教会,福音曾一度在A教会兴旺。

不幸的是,异端的侵扰随之而来。据了解,异端并不是自己找上门来的,而是教会信徒自己带过来的。之前,教会的一位姊妹在昆明的时候撞上了“东方闪电”的信徒,看到对方拿着《圣经》就与之交通,并将其带到了A教会,她并不知道那是异端。李牧师回忆,当时该教会的信徒们,做了三天的培灵会、连续听道都不知道那是“东方闪电”。听着听着,张姊妹觉察到教导不对,怎么出现“女基督”了呢?她就联系了李牧师,并将讲道资料给他看,成功识破了异端、保护了教会。

当异端第二次进入时,教会没能抵挡住,被安徽的一伙“辛苦派”信徒拉走了很多羊。李牧师分享,“辛苦派”大概教导信徒们要与中国教会脱离关系、跟着他们的模式走,因为原来的教会不属灵、不得救。他们不唱传统教会的赞美诗,而是按照自己的意思,想怎么唱就怎么唱。 讲道方面,会教导信徒如何做才属灵和得救。“他们说,祷告的时候一定要哭,不哭就不得救,传福音的时候不能靠世俗的车子,而是要走路。”李牧师说。

但后来经一些教会调查,“辛苦派”的信徒并非像他们自己所的那样,是走路到各处传福音的。当初他们去云南,也是坐车过去的。李牧师分享,是因为该教派内出现了分歧,才暴露出了一些内幕。“但偏远地区的教会是很难知道他们的内幕的,当张姊妹带我去那个教会时,其领袖也不让我讲道。”他说。目前,那个教派还继续在当地聚会,礼拜天的时候有公开的讲道。“如果他知道有外面的人去参加,所讲道的内容会倾向新到的听众,不让他们发觉;如果你真的想与之深交,他们也不会让你知道底细,很狡猾的。”其中,也有一些人被迷惑,到安徽去读神学,回来后宣讲否认“三位一体”的信息。这时,“辛苦派”是异端的事实已经很明显了。

原来,异端是由几位不服教会负责人管理的姐妹们带进来的,是教会内部的纷争让异端有机可乘,“异端”成了一些人分裂教会的武器,后那群人又被“异端”所害,至今深陷其中。结果,现在福音在当地愈发难传了。这些想脱离A教会的人说要自己建立教会,但没得到批准,恰好有一次她们在昆明认识了传讲别的“福音”的人,就在过节的时候请“异端”传道者来讲道,传播“女人不能讲道和发圣餐”等信息。

可负责教会的张姊妹想,如果主不允许女人讲道,那这么多年,教会如何能那么兴旺呢?当她将这些情况上报给A教会所在县的基督教两会时,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因为昆明当地很多信徒较多的教会,都有女牧师在负责,这就推翻了“异端”传道者的错误言论。可还是有人在利用“异端”扰乱教会,想让身份不明、自称长老的人来发圣餐和讲道,还鼓动信徒来反对张姊妹的安排。据A教会两位姊妹分享,“东方闪电”和“哭喊派”等异端都是想分裂教会的人带进来的,让“异端”传道人成为傀儡,通过事奉来打击教会负责人,以获取自身利益。

那些已经被异端掳掠的信徒,有的即便知道自己信的出了问题,醒悟过来了,但由于害怕得罪任何一方,都已经停止去教会了。

李牧师认为,如果A教会要发展,需要建盖一个教堂,不能还是在张姊妹家聚会,这样不仅能发展福音,说不定还可以挽回被异端掳去的信徒。但教会将如何突破、纷争问题又如何解决呢?  

据了解,离A教会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另一个教会,彝族信徒居多,有五百多人,也是因异端侵扰,被掳走了七八十位信徒。“彝族的不是语言不通吗,异端是怎么进入的呢?”当被这样问到时,李牧师说:“因为有彝族负责人接受了异端,就把它传给其他信徒,使原有教会分裂了。”

A教会所在县为何容易被异端侵扰呢?经常到当地培灵讲道的李牧师告诉笔者,因为当地汉族信徒居多,信仰根基薄弱、牧养跟不上,而教会又想“一步登天”,在短时间内有长进,所以基本上难以分辨所讲的信息,只要是讲《圣经》都容易相信。此外,当地没有全职传道人,都是以义工的身份在侍奉。李牧师也是一边打工一边服侍教会,因为想多到不同教会讲道,因而没有固定的教会可以得到供应,想经常到A教会牧养,也迫于生计,毕竟来回需要路费,家里有妻儿需要供养。张姊妹也是兼职事奉,平时做点小生意,生活还可以。目前的状况是,A教会仍在坚持传福音,只是信徒的属灵生命需要得到更多造就。

李牧师还分享,导致A教会被异端分裂的另一个原因是当地县基督教两会的失职,那里的牧师十年内都没去过A教会。当张姊妹将异端侵扰的信息汇报上去时,并未及时得到回应和解决方案,而是一拖再拖,最后分裂局面已造成,县基督教两会有关牧师再回头关注也“无力回天”了。而受县“两会”管理的原本有两三百个教会,慢慢地就锐减到了五六十个。

“现在的教会在传福音,但在牧养上下的功夫不够,所以当异端进来时,很容易将信徒掳走。”在场的一位弟兄说。2004-2007年,A教会都很复兴,每次都培灵会,信徒们都会带很多非信徒、比如亲戚朋友到教会参加,平时也积极传福音。但教会的牧养跟不上,信徒在真理方面并不是很明白。异端进入的时候,给信徒的感觉是那也是在讲《圣经》,而且更符合一般人的心意,导致信徒被迷惑和掳掠。

A教会所在地区的传道人没办法专职的原因,也和很多教会一样,就是教会没办法拿出钱来供养传道人。而A教会所在地区信徒有老年人和山区的人,收入有限、很难做奉献,因此更阻碍了当地教会来发展专职传道人。

“当礼拜天需要讲道的时候,他们想怎么讲就怎么讲,断章取义的现象太多了。”李牧告诉笔者。

传道人是义工,这种现象在中国教会并不奇特,但若把这种状况延伸开来,会发现它能引发一系列问题。比如A教会就是因为没有专职传道人,教会缺乏牧养,信徒属灵生命薄弱,因此当异端来侵扰时,他们毫无抵抗力,并成为了教会内部斗争的牺牲品。试想一下,偏远地区的基层教会,有多少是没有专职传道人的呢?又有多少教会,只剩下了主日礼拜,信徒能听到的只是一周内一个半小时的讲道,这样的圣经讲道,怎能让信徒有足够的力量去抵挡异端?可偏偏,愿意全职事奉的传道人,比如李牧师和张姊妹,他们却迫于生计,不得不一边打工一边服侍教会。

而令笔者感到唏嘘的是,异端并非不请自来,而是因为教会内有人想争夺权力,让异端成员来入侵教会好架空教会负责人,却损害了教会的整体利益。想分裂教会的人,最后也陷入异端的巢穴,不能自拔。那些在此次争斗中受伤的信徒,也对教会失去了信心,有的甚至停止了聚会。如何才能建立一个健康的教会呢,从A教会的遭遇中又能让人反思什么呢?

相关新闻

关于某某是异端话题的一次讨论

昨天在微信群里,弟兄姊妹在一起讨论关于异端的话题。有一位弟兄发过来一个百度搜索引擎的截图。网页显示“三自教会是中国最大异端”的字样。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627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