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专访】关于牧养,听听山西这位牧师怎么说

“主说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现在有几个牧者能说我认识我的羊呢?”谈到教会牧养中遇到的问题,在山西牧会的耿牧师很有感触。

在三楼教牧办公室,耿牧师和笔者聊到了她在牧会当中的一些体会和看见,其中“分层次牧养”、“培养年轻同工”在一个半小时的谈话中多次提及。

耿牧师是山西临汾教会的一位牧者,神学毕业后,曾随丈夫在青海牧会过一段时间,后来夫妻俩又回到山西,在临汾教会开始服侍。

在临汾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有一段很辉煌的岁月,内地会有名的“普润学校”、山西圣经学校均设于洪洞,并培养了杨绍棠、张务俭等数位对中国教会有影响力的牧者,而著名的席胜魔也是临汾人。

改革开放之后,临汾教会开放,信徒们纷纷涌进教会,但后来由于内部的分裂,教会受到很大影响,目前仍在恢复当中。

据了解,临汾尧都区教会下设7个教牧区,各牧区设组长、副组长,安排圣工,统一由临汾市教会管理。全市每年都有200多人受洗归主,然而就聚会情况来看,市教会人数基本不变,农村教会则受城镇化影响较大,村里面就剩下老人和孩子了,其他人都外出打工了。

“回想80年代90年代的时候,农村教会特别复兴,现在却特别荒凉,那里的负责人也很头痛”,期间一个乡下教会负责人联系耿牧师,言谈中很是灰心,觉得做得挺没意思的。“同工们也是压力很大,信徒都要出去打工,一些主要同工也是出去赚钱了。”

80年代初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信徒增长很快,“有当时上帝奇妙的带领”,耿牧师说,那个时候没有讲道的人,信徒大多数都不认识字,“能把圣经读下来的人就是牧者了,当时神兴起很多神迹奇事,很多人归主。”

“那时候没有什么圣经的讲解,信徒很单纯,很奉献,也很和睦,那个时候没有什么管理,也不需要管理,特别复兴。后来出来一个串珠圣经,有人能串起来就不容易了”。

然而随着社会发展,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的人进入教会,教会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没有管理的概念,“眉毛胡子一把抓,已经不适合教会的发展了,教会需要细致化、分层次牧养”,耿牧师说。

以夫妻团契为例,在牧养当中,耿牧师发现很多人面临的问题主要还在夫妻关系上,“很多人可能过来跟你说的是老人的问题、孩子的问题,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夫妻两人的关系出了问题。”

对于如何做好夫妻团契?耿牧师认为需要把夫妻团契的特色办出来,例如举行一些座谈、讲座之类的,就一些共性的问题指导他们如何解决;另外是举行夫妻营会,不在于讲员讲什么,关键是给双方提供一个空间和时间,在神的面前解决问题,不是推卸责任,而是回到神的面前,就看自己的问题。

“俩人的问题解决不了,其他人都是受害者。有个阶段看着是孩子问题,其实回过头来还是夫妻的问题。家庭别看只有几个人,有时候它的复杂性就相当于一个教会,一个国家。”

除了夫妻团契,耿牧师认为,信徒在单身、恋爱、婚前都应该有相关培训,这是一个系列,牧养工作需要深入到信徒生命当中,“牧养细化就是这样,点点滴滴,这是真正帮助属灵生命成长,而不是仅仅是主日讲一篇道”。

目前,耿牧师主要带领主日学和主日证道,她的生活用一个字形容就是“忙”,而这也是大多数教会同工的服侍状态:问题多,事情杂,几乎全年无休。

“虽然很忙,事情做了,感觉却不够细致和扎实,这做一点,那抓一点,时间分割的很零散,很想扎实去做一些事情,但是实在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总体来说,牧养比较粗糙,精力不够。”

在耿牧师看来,在牧养工作当中,最应该做的就是深入信徒中间,参与到他们生活中,实实在在去做一些事情。“现在能跟信徒接触的时间太少了,除非有的信徒痛苦的不行了才过来找你,谈谈情况”。

刚到教会的时候,耿牧师负责青年团契,她的感受是真要“下功夫”,要常常跟他们在一起,建立起感情,然后深入到他们生活当中,一步步开展牧养,“只要一松懈下来,立马就散了,社会上的吸引力可比教会大”。

“主说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现在有几个牧者能说我认识我的羊呢?……连名字都叫不出来”,耿牧师感慨,现在教堂人越多,与信徒的接触越少,“说起来,信徒有多少,教堂有多大,都是虚的”。

耿牧师谈及前两天下午遇到一个姑娘,失恋了跑到教会里,她的男朋友是教会的信徒,但当时晚了,耿牧师又要接孩子,就约她第二天过来聊,结果却迟迟未到,“当时这姑娘语无伦次的,状态特别不好,精神很不好当时也没有留电话,我就特别自责,想着当时没有太多的安慰,又没留电话,这可怎么办?”

几经周折,再次见到,耿牧师了解到,这个姑娘的父母60多岁,她身边也找不到说话的人,就希望有个人能听她说一说,“很多人需要面对面给予一些帮助,他们里面太苦了。”

深入信徒生活,开展细致化牧养,就需要更多的同工参与,这是耿牧师的切身感受,去年从家庭回归到牧养位置上,她开始带领教会的主日学,“刚开始比较吃力,举办主日学老师培训后,很多同工参与进来,现在有二三十位同工,就可以忙开了”。

有了孩子之后,耿牧师对主日学这块比较有负担,“主日学是一个很好的认识福音的机会,孩子们也很简单,很容易接受神的话语,即便他们长大之后会面临一些冲击,但后来也会相对更好的调整”。

目前,临汾教会开展有夫妻团契、弟兄团契、残障团契、长者团契等,耿牧师也希望越来越多的年轻同工参与进来,和这些事工配搭,在当中开展牧养工作,“圣工和事工配搭,教会会走的更加长久,信徒也会更得造就”。

“当更多的人参与到牧养中来的时候,每个牧者也就有时间和精力进行深入牧养,更多去认识来到教会的每个信徒,给他们带去安慰和鼓励。”

“当然,在这些年轻神学生参与教会工作的时候,我们作为前面的人,也要给他们更多的鼓励和宽容,”耿牧师最后说,“激励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到教会的圣工当中来”。

相关新闻

探访随想:我们在怎样牧养呢?

我们是怎样的牧人?我们在怎样牧养呢?作为牧人,我们不知道自己的职责和本份吗?我们对这些信徒有没有负担和亏欠?作为牧人,我们应当引领信徒、关心信徒、牧养信徒、并要帮助信徒灵命丰富、信仰纯正。因为主耶稣是好牧人,也为所有牧人做了榜样。他认识他的羊、关爱他的羊群、守护他的羊群、寻找他的羊群、为他的羊群舍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