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特稿】西南地区一名传道人陷入传销,多人受骗,很多信徒想不通!

WechatIMG84.jpegA传道家乡(笔者拍摄)


最初认识A传道是在2012年的一次教会走访中,当时对于A传道的印象是:他个人在西南地区一农村办了培训班,热心事奉,很爱主和学生们。再次听到A传道的消息,是2016年8月,时隔4年多,无意中从一位B牧师那里得知,A传道“他去了传销组织”,令人感到错愕!


“A传道是被人以工商团契的名义骗进传销组织的,他贴进去的30多万都是借的。他偶尔也回家,现今情况未知。”B牧师告诉笔者,“对方的话太吸引人了,抓住了传道人没有工资却要坚持事奉的弱点。”


由于时间有限,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当时未继续深入了解,只是做了个记录。


WechatIMG380.jpeg


今年9月份,笔者再次去到A传道所在的县城教会进行采访时,脑海中又回想起这件事,于是再次向B牧师了解此事,B牧师此前和A传道在办神学培训班的时候有过事工上的搭配,一提起这事,他仍感到唏嘘不已。


B牧师说,A传道大约是在05年时开始办神学培训班,服务当地教会,虽然规模不大,但吸引了不少学生,为教会发展培养了人才。2009年的时候,培训班遭遇挑战,暂停了一年。2012年,他就听闻A传道进了传销组织。


“他跟我说去的是海南,还想把学生都带过去,我说那么多学生的来回路费怎么办,他想了想就把学生留下了,后来(培训班)就散了。他也知道我的生活状况,有欠债还在服侍教会,就三次鼓动我加入(传销),还说这可以在短时间内让我还债,我不加入,就不再联系我了。”B牧师回忆道。


在B牧师的介绍中,笔者了解到,拉A传道入伙的传销组织对教会有一定了解,尤其知道基层传道人生活的艰难。对方打着经商的名义,告诉A传道只要投入少部分钱,就可以赚很多,这样就不会再穷下去。


“别人的帮助是有限的,要自力更生。”传销组织人士这样告诉A传道。他们还说了具体数目,比如“投入6万,一个月可以返4千,下次更多,这样生活就可以有保障,以后做事工也不用担忧了。”


在笔者的印象中,A传道所带领的培训班在山上,周围有很多树木,学生们在小平房里,学习环境较差,木质的桌椅板凳很旧、采光不好,但孩子们很爱学习,多数擅长乐器,喜欢唱诗赞美神。


WechatIMG344.jpegA传道之前所带领的神学培训班


传销组织者在发展下线时,往往会根据不同人的特点来说话并采取手段。为了引A传道加入,传销组织还帮助过他,给他的培训班买了一批手风琴(电钢琴),还说他们所在的传销组织里有两位基督徒担任经理,里面的灵修由工商团契界知名人士赵某负责。


考虑到现实状况,A传道动心了,于是开始到处借钱,从教会信徒那里借了十几万。当然,这笔钱他无法还上。传销的特点就是发展下线,内部术语为“打人”,A传道能发展的对象就是教会内的传道人和信徒,首先是亲人。


原来,A传道没有固定牧养的教会,各地走动结识了很多人,在当地教会有了一定的影响力,当他找人借钱时,很多传道人和信徒愿意帮忙。“他只是小学三年级毕业,读过XX神学院,是位自由传道人,到处做义工,认识的人多,在音乐方面也有恩赐,”B牧师说。


A传道走的时候,带了妻子和孩子,只留下父母在家,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儿子被骗了。当听说他进了传销组织,还以为是别人误传,当地方教会议论纷纷时,他们还为儿子打抱不平,让对方不要乱说。但后来,他们知道了这是真的,但也没有办法。


B牧师告诉笔者,传销组织里的具体状况,他也没听A传道谈过。“去了这几年,他都没联系过我。”


最近,B牧师向笔者透露,A传道可能已经出来了,但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很少。“毕竟农村教会能接受这个事情的人很少,他们的态度,我也很难说清楚,对此还是有些抵触的,”B牧师说。


WechatIMG83.jpeg

A传道家乡(笔者拍摄)


对于A传道的事,B牧师认为,从真理方面来说,有些信徒因为他在教会的影响力,而过于崇拜这位传道人,这是神所不允许的。其次,这位传道人的心很大,想做大事情,这就需要资金,可这也成为了他的试探。


“我曾告诉他,要明白神的旨意,神要我们做的事情,本来是轻省的,不会让我们压力过大,但如果我们想自己计划,那必定压力很大,这时就需要想各种办法,如果神不允许,那如何得到祝福呢?”


作为农村教会传道人,B牧师在生活上也挑战重重。他需要去不同教会讲道,还需要每周找时间去工地上打工,一天80元的收入,以维持自己、妻子以及孩子的基本生活。如果教会不提供来回路费,他很难过去讲道。


当谈到传道人如何得胜生活上的挑战时,B牧师表示,每个传道人的想法不同。“我从来不为这些忧虑,如果神允许,他不会让我饿肚子,也不会让我得到很多。因为我经历了很多神的同在,其他人怎么想我就不知道了。如果传道人一谈话,就说钱的事情,那是有问题的。”


随后,笔者也联系了A传道的同学C牧师和D牧师。


C牧师曾有两年的时间和A传道相处,他见证对方在讲道和唱诗方面都很有恩赐,但“他在经济方面不太诚实,有软弱,对于一些基督教团体的帮助,他似乎没用到正确的地方,还说谎……”提起A传道时,C牧师告诉笔者。


C牧师说,他是三年前知道A传道进入传销组织的,具体情况不太清楚,和C牧师同在一个县的一位传道人,是A传道的亲戚,也被骗进去了。“他(A传道)的妻子和孩子都跟着去了,只留下父母在老家。一次投入十多万,他已经无力自拔了,欺骗了他的亲戚和不少传道人,”C牧师说。


D牧师说A传道是一位很优秀、有恩赐的传道。“但他后来被带到北海做资本运作,已经三四年没见过他了。”D牧师回忆,在三四年前,他们曾举办过一次同学聚会,那时就没看到A传道,听闻他进了传销组织。“好多人都去他家里找,但是没人,据说他带着家人一起走了,现在状况如何,谁也不知道。


D牧师曾去A传道的培训班里讲过道,那个培训班已经办了10年。他说,A传道原来是很好的弟兄,但是被人带去了北海,刚开始听闻A传道是去做生意,后来才知道他进了传销组织,甚至还想把培训班的学生也带走。由于A传道认识人多,到底被谁欺骗了,培训班的学生和老师们也不太清楚,只是觉得这个人“消失了”。


“他在2012年的时候还买过一辆越野车,后来把车卖了去了北海。”D牧师告诉笔者,“他被人骗,又骗了别人,现在是被抓了、躲起来了,谁都不知道,家里也没有人。”此外,A传道所在村的教会也因为他的事情分裂了,“他是牧者,这样弄,让很多信徒想不通,就离开了教会,他的学生更是伤心。


D牧师也深感惋惜地说,如果A传道能好好服侍,在当地是可以很好地被使用的,但是他似乎有些高举自己,这样很容易陷入到骄傲里面。他不知道这个人是否已经回转了,只知道被骗了。“他当时带培训班,培养年轻人,是很渴慕和爱主的,充满了见证。”


C牧师则认为,A传道有如此遭遇,也和他缺乏同工有关。据了解,A传道服侍教会十多年,但在教会里讲道只有一年的时间,因为跟教会的关系不好,才去办了培训班,也得到了不少教会的帮助,尽管培训班办得很好,但同时也在金钱上软弱过。


当笔者向曾与A传道一起同工的E传道了解情况时,他表示“并不想谈论这样的事情,因为它羞辱了神的名。”


E传道告诉笔者,A传道作为牧者却陷入传销,不但自己去了,还把家人亲戚和一些传道人带了过去,借了很多钱,已经“消失”了,这给当地教会带来了很不好的影响。


不同于其他几位牧者说的,E传道告诉笔者,当A传道进入传销组织后,他的培训班转给了其他牧师,但由于资源有效、师资缺乏,所以培养神学生的果效并不大。到了2016年的时候,培训班无法维持下去了,只好遣散了老师和学生。


“当时A传道他们做的很好,聚集了很多有负担和能力的老师,但是现在,没人能够做这样的事,工人们就流失了,十多年的培训班就这样散了。”


E传道也反映,A传道在经济上有问题,比如建堂事工和培训班方面。“传道人要在经济上谨慎!”他说。


截止发稿前,福音时报通过多种渠道联系到了A传道,他告诉笔者他已经离开了传销组织,称自己当时是被一位信徒骗进传销的,承认“当时自己有贪心”。


A传道说,这位信徒当初告诉他北海某教会有基督徒老板,平时也需要像他这样有敬拜赞美恩赐的同工,可以去那个教会发展。“当到了目的地我才知道,不是去教会而是被介绍项目。”


“我被骗,也是因为现实生活的难,我们那边教会的传道人都没有工资。在农村,老一辈传道人做工都是不拿工资的,作为年轻传道的我们,也不应该拿,基本都是一边干农活一边服侍。”


传销主要是靠发展下线骗人骗钱,A传道承认,在这个过程中,他带了一些信徒进入传销,并投了钱,包括他的弟弟、岳父,还有当地教会传道人,给很多认识他的牧者和信徒带来了伤害和试探


WechatIMG82.jpeg

A传道家乡一景(笔者拍摄)


做传销和非法集资的人,很容易利用教会。这个传销组织对于教会是有一定了解的,知道传道人生活艰难。基督徒太单纯,容易被欺骗,我也没想到自己会有如此遭遇。”


“在那个传销组织里,也有他所在省份里其他传道人被骗,”A传道还提到,并就此进行了反思。“在传销组织里,有很多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圣经里也讲到,贪心是没有好下场的。”


A传道说,他现在也给其他信徒作见证,让他们警戒传销组织,更不要有贪心。目前他没有回到当地,而是在外省一间城市家庭教会服侍。


对于如何弥补因他而受到影响的当地教会,以及在金钱上遭受损失甚至在信仰上受到试探而跌倒的信徒,他的态度显出他目前选择了回避。

相关新闻

广西破特大传销案 涉案8000余人

生而为人,要做积极有益的事情,在家里奉养好自己的父母,养育好自己的儿女,尽到应尽的本分。树立正确的金钱观,合乎中道地去使用神所赐的钱财,积财于天。按照主的旨意如此行,将来在天国面对神便可坦然无惧。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