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莫言新作《等待摩西》谈论基督教信仰!充满寓意,发人深思!

lALPBY0V4vPhpl_NAZzNAdM_467_412.png

很喜爱莫言的文学作品,特别是昨晚看了他2018年1月发表在《十月》杂志上的新作《等待摩西》,让人眼前一亮。这部以基督徒家庭为创造背景,只有1.1万字的短篇小说,充满了寓意,引起了外界不少猜测。好,那我们就看一看莫言在《等待摩西》这篇小说里都讲述了些什么。

莫言依然保持着他惯用的叙述语调,以第一人称“我”来叙事,讲述“我”回故乡之后的见闻。故事中,一个原名叫柳摩西的人,在青少年时期,因动乱的局势,聪明地采取了自保的方法,他把自己的名字由柳摩西改成了叫“柳卫东”,他有一个爷爷,名字叫柳彼得,是一名老基督徒。

柳摩西不但自己改了名,还建议爷爷改名为柳爱东,以此自保。但柳卫东的建议,换来了他爷爷两个大耳刮子,爷爷为了信仰不愿妥协。“文革”期间,爷爷因信仰遭到批斗,柳卫东也参与,他甚至跳上土台子,扇爷爷耳光,但柳爱东张嘴咬断了他一根手指。

柳卫东因批判爷爷赢得了信任,成了大义灭亲的英雄。即便如此,他还是因为爷爷基督徒的身份,被拒绝入伍当兵。后来他与大他五岁的马秀美结了婚。马秀美不惜与“林业工人”未婚夫悔婚,而且赔人家大笔钱款,最终和柳卫东结婚,过着清贫的日子。为了这场恋爱,两个人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改革开放后,柳卫东借此东风,一跃成为一名企业家。后来柳卫东失踪了三十多年,有人说柳卫东在外地养了小老婆。当然这些说法都是一些传闻。在柳卫东失踪的这三十多年里,马秀美靠捡破烂收废品把两个女儿抚养成人。直到2017年,作者以第一人称“我”得知柳卫东回来了,再次到访柳卫东家,想看看他,问问他,当初为什么走,如今为什么又回。作者写道:“马秀美迎接了我,告诉我他现在又改回了名字,叫柳摩西了,与教友在谈事情。”

柳卫东的更名,由柳摩西改成柳卫东,又由柳卫东改回柳摩西,和《圣经》中浪子的回归很像,名字的更改反映出他的信仰状态。

从小说《等待摩西》的故事情节上看,其实非常简单。按照时间顺序讲述了人生不同的阶段。从柳卫东的改名上我们看到了一个悖逆之人在信仰上的回归,从马秀美的身上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基督徒靠着信仰坚强生活的形象。透过小说所表现出的这个基督徒家庭成员的遭遇来看,作者对基督教是有很深入的了解的。

首先在刻画柳卫东的爷爷柳彼得时,我们看到他是一个为信仰肯付出生命的人,但对于自己的孙子媳妇饥饿时又表现出十分的麻木,小说中说:“柳彼得在集市上吃炉包喝酒,他的孙媳妇马秀美带着孩子在集市上捡菜叶子,那孩子看他吃炉包,馋得流口水,他却视而不见,只管自个儿吃。旁边的人看不过去,说:老柳,看看你那重孙女馋成什么样子了,你少吃一个,给她一个吃嘛。柳彼得却说:我不能够,她们正在承受该她们承受的苦难,然后才能享平安。”

这显然就是一个糊涂的基督徒,可以捍卫自己的信仰,但对真理的教导不清楚。在他们身上有一种自私和冷漠,认为你信主了就有神来管你了,不需要我来做什么,即使你遇到了什么苦难,那也是你应当承受的,是神加给你的,与我没有关系。现在这样糊涂的信徒确实不少。

莫言在小说中强调:“一个人,只要能对自己违背常理的行为,给出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别人还真不好说什么,何况是借着上帝的名义。”这句话值得现今基督徒省思。

在刻画柳卫东的妻子马秀美时,我们看到她是一名虔诚的信徒。莫言在小说中写道:“我听我的一个信仰基督教的外甥说,东北乡所有的教徒中,没有比马秀美更虔诚的了。每次做礼拜,她都热泪横流,失声痛哭。她跪在耶稣基督画像前,往胸口画着十字,嘴唇翕动着,嘴里念叨着:主啊,保佑他吧,保佑这个迷途的羔羊吧……”

在柳卫东不知到什么原因失踪三十多年时,“马秀美靠捡破烂收废品把两个女儿抚养成人,这样的打击对于一位没有文化又无依靠的女人来讲,一定会被生活的苦难摧残的不成个样子的。然而,当我见到她时,马秀美就摇摇摆摆地迎了出来。我想象中她应该腰背佝偻,骨瘦如柴,像祥林嫂那样木讷,但眼前的这个人,身体发福,面色红润,新染过的头发黑得有点妖气,眼睛里闪烁着的是幸福女人的光芒,”小说中写道。

在失去丈夫独自抚养二女的马秀美,靠着信仰不仅撑下来了,甚至连内心的幸福和喜悦也不曾丢弃,与小说中提到的祥林嫂的命运完全不同。在马秀美虔诚的祷告并相信上帝的作为下,最终等到了被人声称已经被害,失踪了三十多年的丈夫。并且从信仰上挽回了这个迷途的羔羊 。

不难相信莫言对于信仰在苦难中带来的力量的肯定。他在小说中解释:“马秀美之所以能够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坚持到最后,是不是也是因为她的信仰?尽管她的文化水平很低,无法自己阅读《圣经》,但对教义的理解有时候并不需要借助文字,有很多心灵感应的东西,是很难用常理解释的。”

在《等待摩西》的结尾部分,也是很耐人寻味。作者说自己去看望回来的柳摩西,问一问他为何失踪了三十多年,当他就要知道谜底时,最后却这样写道:

“我看到院子里影壁墙后那一丛翠竹枝繁叶茂,我看到压水井旁那棵石榴树上硕果累累,我看到房檐下燕子窝里有燕子飞进飞出,我看到湛蓝的天上有白云飘过……一切都很正常,只有我不正常。于是,我转身走出了摩西的家门。”

为什么不想去解开谜底了?我认为,是因为当他看到摩西家那温馨和谐的气氛时,他恍然,被世人所怀疑的信仰,却给这个家庭带来了生机盎然的景象,他察觉到了自己内心的过多疑问是不正常的想法,明白了自己不应当以世俗做法破坏了这种美好。

有人通过小说题目“等待摩西”猜测,莫言所写的这个摩西是不是指《圣经》中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摩西?我们来对比看一下。

圣经中的摩西一生活了一百二十年:第一个四十年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四十年;第二个四十年是熬炼、流离的四十年;第三个四十年是侍奉神的四十年。从摩西一生的经历中我们知道,每一个侍奉神的人首先要除去自己的血气,离开以自我为中心的生活,要经受住神的试炼,这样才能真正地用一颗敬畏、谦卑、柔和、顺服的心来忠心侍奉神!

从柳摩西的经历上看,确实开始也是以自我为中心,后来经历了流离失所,最后又回归了信仰,从这些巧合上看,作者有没有在借助柳摩西的遭遇暗示圣经上的摩西?这个现代版的摩西要拯救什么?他又预表着谁?

在这点上是一个信仰问题,小说并没有表述。如果单纯从小说本身角度去看,等待摩西就是指马秀美在等待自己的丈夫摩西的回归。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莫言的确是借助这篇小说在谈论基督教信仰。无论是从贯穿小说始终的故事情节,还是富有意味的标题,都证明了这一点。

莫言是不是基督徒我们不知道,但这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大师,在谈及创作时曾说:“作家一方面要尽量想象当时人的思维方式,还要大胆地把自我的东西放进去。”在这篇小说中,“自我的东西”是不是指他自己对于信仰的理解和思考?

莫言还说,他在近百部小说中塑造了数百个人物,而且“每个人物都是有原型的”。如果《等待摩西》中的人物都有原型,那应该会留给今天的基督徒怎样的反思和思考?

一篇文学作品,能够给人留下信仰上的沉思,我想它已经有了属天的价值。希望能有更多的基督徒和文学爱好者,都能客观公正地表达基督的信仰,让更多的人了解基督教,这是蒙神祝福的一件事情。

期待你关于这部小说的评论与解读!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辽宁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现今基督教因人的意见已是一片散沙,不能再叫祂遍体鳞伤了

如今的基督教,因人意已经是一片散沙,急需爱的调和剂。愿我们将个人意见都先放到一边,以主的大使命为重中之重,不要再互相伤害,整的基督教遍体鳞伤了。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