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金陵协和神学院莫如喜教授追思礼拜在南京圣保罗堂举行

zhuisilibaixianchang.jpg

莫如喜教授追思礼拜

2018年3月12日一大早,莫如喜教授的亲属和金陵协和神学院的老师就来到南京圣保罗堂,布置礼拜会场,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百合清香,来自各界单位以及学生个人的挽联挂了一层又一层,遗像上的她笑的很开心。

moruxijiaoshou.jpg

莫如喜教授

莫教授生于1923年12月3日,祖籍广东新会,1939年香港圣保罗女中高中毕业,1943年和1944年先后获得华中大学的教育学学士学位和广州协和神学院的神学学士学位,后到北京燕京大学宗教学院读研究生。1951年开始任燕京大学宗教学院教师和注册主任,1953年任燕京协和神学院教师、院长行政秘书和注册主任,1961年随燕京协和神学院合拼到金陵协和神学院。上世纪80年代,金陵协和神学院复办后,在南京大学和金陵协和神学院做英文教授,后又兼任金陵协和神学院副教务长,负责教务处日常工作。1996年荣休,后任返聘教授直到2006年7月。去年9月12日,莫教授在家中跌倒骨折,元气大伤,后被诊断出肺炎,医治无效,于3月3日上午10时56分离世归主。

追思礼拜由金陵协和神学院副院长陈彬牧师主礼,南京市基督教协会会长李兰成牧师祈祷,金陵协和神学院圣诗班献唱《安居主怀歌》,江苏省基督教两会秘书长史历牧师读经,南京市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圣保罗堂主任牧师阚仁平牧师以“一粒麦子”为题证道。1960年代金陵校友包佳源牧师行述,金陵1986级矫捷牧师作为校友代表致挽词,莫教授小女婿林培泉牧师作为家属致谢。金陵协和神学院常务副院长陈逸鲁牧师祝福。

阚仁平牧师证道“一粒麦子”_meitu_2.jpg

阚仁平牧师证道“一粒麦子”

阚牧师在证道中回忆了莫教授在圣保罗堂服侍的几件小事。1985年,南京圣保罗堂恢复礼拜之后,莫教授被选为堂务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她皮肤有点过敏,但四五月份坚持来教堂聚会,“她在这里不做什么看似很大的服侍,就是来看自行车”,“孩子们都很喜欢她,喊她莫奶奶,因为那个困难年代,她常从家里带鸡蛋给孩子们,复活节都会带孩子们做复活蛋”。

莫教授关心教会的礼拜情况,她建议教会在礼拜程序中加上“这是上主的话”、“感谢上主”两句,加强与会众的互动,“这也是礼拜程序中,这么多年来我们唯一修改的两处”。还有一件事让阚牧师印象深刻,当时一些人,礼拜快结束时为了赶公交车,在牧者祝福前就要走,莫教授就会站在大门口劝诫大家领受祝福后再离开,因为这是完整的礼拜程序。“礼拜结束时上主借着牧师把祝福赐给大家,怎么能不领受就离开呢?”

教会在遇到困难出现问题的时候,莫教授就急忙找到堂委,提醒大家抓紧解决。“莫教授从来不说属灵的话,活出来的却是属灵的生命”,阚牧师总结道,莫教授将一生奉献给神学教育和中国教会,恰如一颗落在地里的麦子,结出了许多子粒。

linpeiquanmushizuoweijiashudaibiaozhixie.jpg

林培泉牧师作为家属代表致谢

莫教授的女婿、金陵协和神学院旧约教授林培泉牧师代表家属致谢,他说,莫如喜教授家中一共有弟兄姐妹12人,她排行第六,因家中前五个都是女儿,是很盼望第六个是个男孩的,结果还是个女孩,但是父亲说:“与其哀,莫如喜”,这便是莫如喜这个名字的由来。因莫妈妈受过很好的基督教育,很看重子女的教育,12个孩子中除3个在抗战中夭折之外,其他都受过大学教育,这在旧社会是极少见的。

在金陵协和神学院,莫教授教授公共英语、圣经英语和神学英语,她因材施教,带领大家好好学英语。1981年开始任副教务长,负责教务处日常工作。每年学生们寒暑假不回家,就请他们到家中吃饭,她还教导大家要看重身体,课间就带领学生锻炼身体,为了以身作则,她还跟外请的体育老师学了太极剑。

moruxijiaoshouzhuisilibai.jpg

莫如喜教授经历过抗战,经历过文革,见证了中国教会的风风雨雨。1980年代复校伊始,她就主张给学生授予学位,提议金陵协和神学院要设立博士点。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是80、90年代初神学院不准学生谈恋爱,莫教授一直反对这个,教会姐妹多弟兄少,莫教授看到很多大龄神学院女生就很忧心,担心她们的婚姻。

“后来我留校任教,院领导修改了这个规定,那是2002年,非正式地提出‘低年级不鼓励谈恋爱,高年级不要乱谈’,对学生之间的自由恋爱不再干涉”,林牧师说。

莫如喜教授爱教会,她在北京的时候,喜欢在缸瓦市堂聚会,来到南京的时候就委身圣保罗堂,后来她行动不便,但是每到复活节、圣诞节都会拿一个信封装上奉献,上面写着“愿上主喜悦我们一家微小的奉献”。圣保罗堂的女厕所比较大,这也是莫教授的提议,“考虑到教会姐妹比较多”。

如喜教授特别爱学生,她尊重每一个人,谁有困难,她帮助的时候甚至都不会让第二个人知道。“前段时间我们回忆,妈妈工资的一大半大都不见了,都是做了爱心奉献”,林牧师回忆,以前打电话很贵,长途更贵,学生们打不起,就跑来莫教授家里来打电话。

莫如喜教授也是一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很多金陵校友回忆的时候,都提到了莫老师对他们的批评,这些批评成了他们珍贵的财富,不过林牧师说,莫教授曾经告诉他,不值得批评的人她就不会批评。林牧师后来也当了老师,莫教授又告诉他:“做老师的,不要随便批评学生”。“大家可能最多也被批七年,可我当了七年的学生,15年的女婿,经常被她批评。因为爱你,才会希望你进步”,林牧师道

莫教授一生翻译过很多作品,也帮助人校对过很多作品,只是很多并不为人所知,因为她使用的是笔名“嘉如”。她也参与了英文词典的编撰以及死海古卷的翻译,并作为第一批中国教会妇女代表出国访问。

莫如喜教授与丈夫许鼎新教授一生相爱,抚养两个女儿。2012年,许教授归回天家,莫教授很伤心,身体也开始不好。神学院师生前来探望的时候,常常念叨许老师离开了多久。

molaoshihexulaoshi.jpg

莫老师和许老师

2006年退休之后,莫教授依然坚持住在学校(金陵老校区)附近,她爱这个学校,常常问学校的情况,“招生多少了,老师多少了,多少人学习旧约?”她常说,“学校好,国家好,你们身体也要好”

changwufuyuanchangchenyilumushizhufu.jpg

常务副院长陈逸鲁牧师祝福

莫教授归主后,蒙其受教的金陵多名学子写文缅怀,陈逸鲁院长提到,莫教授最爱说的一句话是:“金陵人,要兴起、发光!”这也是金陵人人人耳熟能详的诗歌《Jinling will shine》:“Jinling will shine tonight(第二遍today,下同). Jinling will shine. Jinling will shine tonight. when the moon comes up and the sun comes down,Jinling will shine……”

相关新闻

金陵协和神学院原副教务长莫如喜教授因病逝世 享年95岁

3月3日,金陵协和神学院通过官网发布讣告称,金陵协和神学院原副教务长莫如喜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于2018年3月3日上午9时36分在南京逝世,享年95岁。其遗体告别仪式将于3月10日在南京市殡仪馆举行、追思礼拜将于3月12日在南京市基督教圣保罗堂举行。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