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主复活的大能,挽回一位离开教会弟兄的心

那是多年前的事情了,A弟兄在一间教会做服侍,一位出国留学回来的牧师的儿子,接替了父辈在教会的职分,便做了教会的领袖。他对A弟兄在网络所做的文字事工,不但不支持,反而是冷嘲热讽,使A弟兄很是受伤害。正巧有一位无神论的老者,劝A弟兄不要再宣传福音了,鼓励他要在社会上做出点成绩。

因受到了牧者话语的伤害,加上又听信了老者的劝言,A弟兄离开了教会的服侍,加入了一个地方的文学圈子。在几次征文的比赛会上,A弟兄居然获了很多奖,并且还在文学讨论会上发了言。谁也不会想到,这一次发言,让A弟兄彻底地告别了对文学梦想的追求。

那是在文学的交流会上,A弟兄站在众多的文人墨客之中,飘飘然的他,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满怀激情地说出让人不解的话语。

“我认为最美的文学创作,应当是不分国界,不分阶级,种族,不带有一丝政治色彩……” 全场哗然大笑,多人摇头笑A弟兄实在是天真幼稚,甚至有人说A弟兄很无知,嘲笑之中有人告诉A弟兄:

“文学创作是应当为政治服务的,是应当立场鲜明的,你所说的那种文学只能是空气文学吧!”

“空气文学!”一个新的名词,逗得人们是捧腹大笑,整个会场在笑声中变得很乱。

面红耳赤的A弟兄尴尬在人前。在人们的笑声中羞涩得静静地坐在了座位上。满脸通红的他,怨自己的冒失,竟然说出这样无知的话来。

的确,现实中哪有这样的文学?这不是在教会,人们认识至高的全能者,是配得一切赞美的神。这是在世界里,一个多元化宗教的场所。缓过神的A弟兄,后悔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现眼。无地自容的感觉已叫A弟兄听不清他人交流的话题。低着头,在不备人注意之时,偷偷地离开了会场。

A弟兄因软弱的面子,他发誓再不见这些人,也不再踏进这个圈子,那天晚上,在漫天犹如泪珠的星光下,A弟兄烧掉了所有文稿和资料,其中包括即将去北京学习的填表。A弟兄儿时的理想就像肥皂泡一样,在人们哈出的热气中破灭了。但他不愿意回到教会,他感觉自己同样是受到了伤害。

在那年,教会弟兄姊妹都沉浸在受难周,缅怀主为自己受死的时候,A弟兄却做起了倒买倒卖的生意。虽然内心觉得不是个滋味,但为了填补内心的虚空,更想在社会上做出一点成绩给别人看。于是A弟兄开始琢磨怎么办?文学创作行不通,还是多赚一点钱吧。于是他干起了倒买倒卖的生意。

他来到了沈阳,在那里购买了一些市面紧俏的商品,准备带回抚顺。在沈阳的火车站,一个操着南方口音的中年男子,偷偷地拉住A弟兄,神神秘秘地附耳问道:

“兄弟,想不想发财啦?有个好买卖想不想做啦?”

A弟兄推开操南方口音的人问道:

“什么买卖?”

“小点声啦!”

他把A弟兄拉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又看了看周围轻声地告诉A弟兄:他是南方某茶场的场长,从厂中偷偷多运到这一些上等龙井茶,可以便宜的卖给A弟兄……

讲道这里,想必大家早已料到,A弟兄上当了。因为在利润的驱使下,A弟兄没有过多思想,只是把心思放在了利益上,他想到南方人的不法行为,便开始讨价还价,把茶叶价格降到了十分廉价的价位。A弟兄自认为自己很聪明,他又把自己购进的商品做了高价,抵了茶叶款。

因有了便宜可占,A弟兄就没有多想,急急忙忙生意便成交了,南方人一溜烟地跑了,A弟兄害怕南方人后悔,也急急忙忙上了归家的列车。没有想到他这次居然会输的很惨。

在列车上,A弟兄打开茶叶,除了覆上几包是好茶以外,都是受潮发霉变质的坏茶叶。不如意的事情都让他赶上了,原以为会名利双收,如今却获得两份失意。

回到家里,A弟兄情绪很低落。一直没有到教会,一位老姊妹来看为他,不知情的老姊妹鼓励着A弟兄说道:

“受难周,因为主被钉十字架的缘故,弟兄姊妹的情绪都不会很好,这期间一定要注意自己的情绪波动,千万不要给撒旦留有可钻的空子。”

A弟兄一听这话,心想自己被骗是不是与受难周有关?主落了难,撒旦便在这期间开始猖狂了呢?于是他把自己被骗的事讲了出来,并且问道:

“我被骗是不是与受难周有关?”

“简直是胡说八道!”显然老姊妹很生气,她没有再多言,而是以警告的口吻说道:“告诉你,如果你还执迷不悟,那你真的完了!过两天就是复活节了,我希望你能回到教会,与弟兄姊妹一同去敬拜神。”说完老人便离开了。

在复活节时,教会又出现了A弟兄敬拜的身影。神很爱他,用复活的大能,重新燃起他心中的爱火。在信仰的追求中,他不但家庭有了改变,而且还实现了他文学的梦想,如今他真正成为了追求“空气文学”的人。

文章最后,A弟兄有几句发自肺腑的话,要告诉大家:

“《圣经》上说,攻克己心,胜过攻克坚城。能够战胜自己,才是真正的强者!若要战胜自己,就要依靠主复活的大能,背起自己的十字架。”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辽宁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我在复活节得了新生命

复活节,对我有着特殊的意义,因为我受洗的日子,就在复活节。那时,我的归主的心总是信誓旦旦,我与主之间的情感,既爱又恨,但也很难放下,就像与父母赌气的儿女一样。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869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