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他们为中国和世界搭建了一座桥

他们为中国和世界搭建了一座桥 清华大学留学生西泰拿出带有自己名字的学生证与利玛窦墓碑合影

意大利人利玛窦逝世408年后,一位在北京清华大学留学的法国小伙为了纪念他,给自己起名“西泰”(利玛窦生前号“西泰”)。今年清明节前夕,西泰特意到位于北京市委党校校园内的利玛窦墓碑前拜谒。在北京这座古都,像利玛窦、斯诺、马海德这样长眠于中国的外国人还有很多,他们为促进中国和世界的交流搭建起一座座桥梁。

几十位外国传教士的墓碑矗立于此

这是一片特殊的墓地,坐落在北京中心城区的北京市委党校校园内。100多年前,这里曾是北京的郊区。在这块墓地上,除了利玛窦,还有汤若望、南怀仁、郎世宁等几十位外国传教士的墓碑矗立于此,墓碑上用汉字、拉丁文字等记录着他们每一个人的故事。他们来自意大利、葡萄牙、法国、德国等10个欧洲国家。明清时期,他们先后离开自己的祖国来到中国传教。

清明节前夕,在利玛窦墓碑前,西泰经专家指导,找到了一行碑文:“利先生,讳玛窦,号西泰,大西洋意大里亚国人……”他激动地拿出学生证和墓碑拍了一张合影。

跨越400多年,来自意大利的西泰和来自法国的西泰以这种颇有创意的方式在中国“会面”。

由于对中国历史感兴趣,这位法国小伙知道了利玛窦。因为对利玛窦的崇拜,他把利玛窦生前的尊号“西泰”二字作为自己的中文名,并在清华大学登记入学。他没有想到,利玛窦的墓碑竟然在北京。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块墓地被中国政府认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北京市委党校法学研究部副教授李秀梅1993年开始在党校工作,对于自己任职单位院内有这样一处文物,她深感自豪,并利用业余时间研究墓地的历史。对于这些墓碑和墓碑主人的故事,李秀梅如数家珍,经常给前来探访的游客担任志愿讲解员。

李秀梅说,这里每天都有人来参观、纪念,有人来找利玛窦,有人看了热播电视剧来找汤若望,还有人因为参观了圆明园后来找郎世宁。

让中国的知识阶层“开眼看世界”

离北京市委党校五六公里的宣武门十字路口东北角,坐落着宣武门天主教堂,这是北京历史最为悠久的教堂,俗称南堂。教堂的西侧,一尊青铜利玛窦雕塑静静伫立,身着明朝儒服的利玛窦目视远方,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1605年,利玛窦在宣武门建造了第一座经堂,它就是南堂的前身。在这里,利玛窦度过了人生中最后的5年。也是在这里,利玛窦和徐光启合作,共同翻译了《几何原本》。现在人们家喻户晓的点、线、平面等名词术语,都是两人当时确定下来的。

在李秀梅看来,利玛窦就是一座沟通中西的桥梁。利玛窦第一次出版了中文版的世界地图——《坤舆万国全图》,让中国的知识阶层“开眼看世界”,影响深远。同时,利玛窦改变了当时通行的将欧洲居于地图中央的格局,而是将亚洲东部居于世界地图的中央,开创了中国绘制世界地图的先例,推动中国融入世界。他给明朝万历皇帝进贡了西洋自鸣钟,后来被中国的钟表行业奉为“祖师爷”。

在闭关锁国的明清时期,利玛窦等人带来的这些西方知识颠覆了中国人对世界的认识。比如,对于当时坚定认为“天圆地方”的中国知识分子而言,利玛窦、汤若望等人的“地球是一个球体”的学说,简直是奇谈怪论。利玛窦去世数十年后,清朝的钦天监监正杨光先在其《孽镜》一文中批判:“果大地如圆球,则四旁与在下国土洼处之海水,不知何故得以不倾?”

利玛窦不仅把西方的天文学、地理学、几何学、机械学等带到了中国,还把中国的孔子、儒家学说介绍给当时的西方社会。利玛窦的后继者金尼阁整理了利玛窦日记记录的中国见闻,并在欧洲出版了《利玛窦中国札记》。该书建立在真实的历史事件之上,对中国社会作了深入的观察。有西方学者评价说:“《利玛窦中国札记》这本书对欧洲文学、科学、哲学、宗教及生活方面的影响,或许要超过17世纪其他任何的史学著作。”“这本书第一次向欧洲全面介绍了中国道德和宗教思想的概念。欧洲人也是第一次从此书中知道中国圣人孔子和中国文化的精粹儒家经典。”

毋庸置疑,以利玛窦为代表的外国传教士为当时的中国人认识世界和世界观察中国打开了一扇窗。在北京市委党校退休工作人员、历史学者余三乐看来,利玛窦到中国来的主要目的是传播宗教信仰。但为了这个目的,他无意间、有时甚至是有意地传播了西方的科学文化。就像蜜蜂虽然本意是觅食,却传播了花粉一样。

至今仍被后人缅怀

利玛窦墓的两侧,分别是德国人汤若望和比利时人南怀仁的墓。汤若望先后在明末和清初的朝廷担任要职。清朝顺治年间,朝廷任命汤若望为钦天监掌印官,全权领导国家的天文历法事务。

400多年前,利玛窦从意大利给中国带来世界地图、星盘、三棱镜等,还有《几何原本》。汤若望则给中国带来望远镜。“汤若望之后的‘外国友人’再来中国,几乎都会带着望远镜。”李秀梅风趣地向前来参观墓地的游人介绍。

2005年,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访问德国时,对汤若望的功绩给予了高度评价:“1622年,著名的科隆人汤若望抵达中国,并在中国生活了43年。他参与了中国明末的历算改革,清初又编订《崇祯历书》,为中国实行新历法作出了重要贡献。”

和利玛窦、汤若望、南怀仁三人墓园一墙之隔的,是另外60位传教士和教友墓碑的所在地。李秀梅介绍,这些墓碑原本镶嵌在党校内的马尾沟教堂外墙上。1974年,长久失修已经破败不堪的马尾沟教堂被拆除,嵌在教堂上的墓碑散落在院中各处。1984年,北京市文物局与党校合作,在利玛窦等人墓地的东侧专辟一院,这些散落的墓碑得以重新树立并保护起来。

在这片另辟的墓地南侧,有一个墓碑的主人为中国人所熟知,他就是历经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的宫廷画师、意大利人郎世宁。李秀梅介绍,郎世宁在清朝宫廷内为皇帝画了多幅表现当时重大事件的历史画,以及众多的人物肖像、走兽、花鸟画作品。他大胆探索“西画中用”的新路,熔中西画法为一炉,创造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新画法、新格体,业界称为郎世宁新体画。

2017年2月,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访华,在北京拜谒了利玛窦墓地。他表示,马可·波罗与利玛窦都是意中、欧中关系史上的关键人物。当年,他们像中国人一样在中国生活,吸收中国文化。“当前的世界背景虽已变化,但青年人依然可以以他们为榜样,通过积极的交流与合作面对新世界。”马塔雷拉说。

利玛窦的追随者——西泰除了母语法语,还会英语、葡萄牙语,现在汉语也越来越好。西泰预计今年9月毕业,还没决定届时做什么,“或许也会留在中国”“不管以后在哪,希望未来能够像利玛窦一样,做一个中欧文化交流、贸易往来的使者。”西泰说。

相关新闻

宗教界与学术界百人共同探讨中国化问题——“利玛窦与南昌:教会本地化暨中国化”研讨会于赣举办

2017年3月28日——29日,“利玛窦与南昌:教会本地化暨中国化”研讨会于南昌赣江宾馆举行,此次研讨会由天主教江西教区、河北信德文化学会、上海复旦大学全球化与宗教研究以及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利徐学社联合发起,来自中国内地、港澳台以及意大利、美国18所大学、5个研究机构的学者、天主教和基督教(新教)的神职人员以及新闻界人士一百多人出席会议。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他们为中国和世界搭建了一座桥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175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