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神学知识与当地传统的融合:福贡、盈江教会在培养本地傈僳族传道人上的努力

“福贡这里,年轻的牧师寥寥无几;神学生在教会里很少用,帮不上忙……”在福贡县基督教圣经学校,县基督教两会主席迪友堂和笔者谈起了当地教牧人员缺乏和按立难的问题。

在福贡教会走访的过程中,笔者接触到的牧师只有两位,老姆登的桑鲁斯牧师已退休,另一位就是现任基督教协会会长李桂华牧师。询问后才知,整个县只有六位牧师,多是老牧师;传道员62位,要服侍的却是300多个自然村的教会。因此,当地教会会根据实际需要,选举或任命一些教职,如传道员、礼拜长、妇女事工负责人、 执事等。

一般人会想,没有圣职人员,培养就可以。经了解实际情况才知,中国基督教两会在按立圣职方面有严格的规章制度,基础条件是在正规神学院上过神学,否则不能被按立为牧师。“我们这里的情况是,要读神学很难,有各方面条件的限制,比如经费问题。因此,在现有制度下,这里按立牧师的人和机会非常少。”当地的一位同工告诉笔者。

福贡地处边疆,傈僳族信徒们多居住在山上,收入十分有限,因此,个人要去外地读神学,经济上就是问题。教会有十一奉献,但要在三、四年的时间内支持一个神学生在昆明、成都等地读神学,这也是一个挑战。

信徒多、牧者少,就只能多辛苦一些。“但是,福贡教会有个地方很宝贵,不管是牧师还是传道员,凡是在教会里服侍的人都同样地受到尊重。不管去哪里的教会服侍,当地信徒都会接待,安排吃住。”

尽管如此,福贡教会还是努力培养传道人,支持他们去外面读神学,得到好的装备。迪同工介绍,这几年,离开怒江州到外面的神学院读书,毕业后回来的也有十多个,但是他们在教会里很少被使用。

“他们没有服侍经验,回到教会后,他们学到的神学知识无法帮助这里的教会,反而在讲道时,说出一些跟当地的传统相冲突的话。不管有多么高的神学知识,如果不按照当地传统来做,所学的不适用于当地,只是讲空洞的理论,那在教会里是没有机会服侍的。”他略带遗憾地说。

他希望,致力于教会服侍的人能先在教会里做工,了解当地情况,有一定经验了再去读神学,这样可以更好地将神学知识运用在实际的教会工作中。

为了福贡教会的需要,在当地各教会信徒的支持下,县基督教两会同工组织建立了福贡县基督教圣经培训中心,开设有圣经类课程,如《圣经导论》《耶稣生平》《教会历史》《讲道法》和《基督徒的生活》等,还有文化类课程,如傈僳文字,爱国主义教育、宗教事务条例和禁毒防艾,以及反邪教知识等。

在培训中心读了三个月后,学生们一般会被安排到福贡当地教会讲道,一边实践一边学习,以了解本地教会情况,积累经验,更好地适应当地教会的需求。

截止2017年已经结业11期960人,其中已经有18人被按立为传道员。

每年,培训中心招生学生100多人,他们自带伙食费,不收学杂费。办学费用、老师和管理人员工资由县基督教两会临时筹集,没有固定经费来源。

由于经费限制,培训中心目前很难满足老师的工资需求,只能给予部分补助;而边疆民族地区,文化水平也有限,很少有进一步深造的机会与条件。此外,当地也缺乏系统的教材,因为福贡教会使用的是傈僳文,中国基督教两会的汉文培训教材,由于语言和文字障碍而无法在培训中心使用。在实际的教学中,培训中心一般将汉文的教材翻译为傈僳文,再重新编写。毕竟人手和水平有限,这方面的工作任重而道远。

读了汉语神学后在用民族语言讲道上面临挑战的神学生,笔者在德宏州盈江县的傈僳族教会里也遇到过。孔弟兄曾在保山市龙陵县培训中心学习,后又到了云南神学院,毕业后回到了盈江县苏典傈僳族乡,这是德宏州唯一的一个傈僳族民族乡,基督徒很多。

2016年笔者在当地走访时得知,这位傈僳族信徒是目前整个乡唯一的神学生,除了考虑生计和教会需要外,他正面临的一个挑战是:如何在学习了汉语神学之后给习惯了听傈僳语的信徒们讲道。

孔弟兄刚回到苏典乡邦别村侍奉不久,就面临着如何满足本民族信徒实质需求的压力。对于文化程度相对较低的傈僳族信徒来说,能够考上神学院已非易事,在面临生活压力而回到基层教会后只能当义工的传道人来说更是挑战,毕竟少数民族地区尽管有十一奉献,收入毕竟有限,能坚持侍奉的人都需要克服很多困难,往往要一边侍奉一边干活,可见其教牧同工的缺乏。

更为现实的问题是,孔弟兄说:“我回来后不会用少数民族语言讲道,要面对的都是傈僳族信徒,用普通话讲道信徒会反感。”因为在神学院的时候,他们学的都是汉语神学,只是在主日的时候,少数民族学生会用本民族语言献唱诗歌。

为了培养适合少数民族教会的教牧同工和信徒骨干,盈江县基督教会于1994年就开始办为期三个月的培训班,每四年为一届。在信徒们很难考上神学院的情况下,该圣经培训中心一直为教会培养着景颇族和傈僳族传道人,完全用本民族语言教学,发展至今已经有了汉语、景颇语和傈僳族三种语言的班级。

但由于经费问题,傈僳族人多居住在偏远地区的寨子里,受教育程度和经济收入有限,教会也是如此,因此,培训中心目前很难请到全日制教学的老师,多数老师只是兼职,除了教学还需要自己解决吃饭问题,要么种地要么就近打工。

可见,盈江傈僳族教会在培养本民族传道人的实践,步履艰难。

若当地有教会经验的传道员能得到支持、有机会进行深造,再将神学知识运用于教会工作,并将其沉淀为当地傈僳族教会的实践经验,这将成为一笔宝贵的财富。

相关新闻

福贡县百岁老信徒回忆传教士:他们和我们一起生活 教我们知识并告诉我们要彼此相爱

哭马四还分享,那个时候他们很小,不会干活。“但我们看到,阿益打、阿子打也是像我们的父母一样劳作,去捡柴火,和我们一样的生活方式。他们那个时候就是为了传福音才来到这里。”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