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三代圣经情缘 浓浓书香相伴

1/5
  • 外祖父梁文海牧师

    外祖父梁文海牧师

  • 外祖父的圣经,被视为传家宝

    外祖父的圣经,被视为传家宝

  • 正在读经的三舅母

    正在读经的三舅母

  • 我搜集的圣经(一)

    我搜集的圣经(一)

  • 我搜集的圣经(二)

    我搜集的圣经(二)

我出生在一个书香家庭,父亲原是教师,后又从政,终身以书为友,与书相伴,堪称“书痴”。小时候每次父亲出差回来,我们最为期待的就是购买的新书。家住农村,每逢阴雨闲暇时间,每人手捧一本书静静地阅读,没有像别的家庭那样,常有扑克、麻将等有别的娱乐嗜好,所以从小我们就浸淫在书的世界,享受品读的快乐。我的家又是信主世家,外祖父解放前就是牧师,祖父、祖母也是虔诚的基督徒,我和母亲都是传道人,所以对于圣经,我们这个家庭有着特殊的不解情缘。

(一)“传家宝”传奇

在我家里精心珍藏着一本发黄的竖排版新旧约前书,由于年代久远,纸张发黄变脆,乌黑的皮革封面油光锃亮,特别是扉页上苍劲有力的楷书文字记录着它的非凡来历:“梁湧泉牧师新任纪念,一九三三年九月十七日,八面城堂会教会全体敬赠”(后经查阅资料,八面城位于今辽宁省昌图县)。这是我的外祖父梁文海牧师当年按立牧师时,留作纪念的一本宝贵圣经。

梁文海,字湧泉,号清波,(1897---1962),山西省洪洞县马牧乡登临村人。自幼勤奋好学,就读于当时颇负盛名的由丁良才牧师创办的洪洞玉峰山道学院,后又在山东滕县华北神学院深造,后远赴东北三省传扬福音。解放后返回家乡一面行医,一面传教,辗转于洪洞、绛县、曲沃一带,为主做工不辍。这本圣经伴随了他的福传历程,走过山山水水,度过了许多不平凡的岁月,牧养神的群羊。在一些书页面的天地空白之处,写着的行行蝇头小字,记载着他的读经心得,娟秀的字迹印证了他的虔诚侍奉。即便在多少次政治运动中,他都想方设法悉心保存,从未停止过研经读经默想,直到蒙召归天。

外祖父去世后,我的舅父梁小卫,承接了这本宝贵的圣经,在中年开始悔改认罪专心爱主,走上福传道路。他无师自通自学修缝纫机技术,长年累月骑着自行车,一面从事修理便民服务,一面为主传扬福音传,足迹曾遍及洪洞、蒲县、汾西等地,为主做工尽心竭力,后被按立为长老,侍主多年。1999年后,这本圣经又先后被三姨夫贾楠、表兄收藏珍存,几经波折,最后又被我家珍藏至今。一本圣经,成为传家宝,经历岁月沧桑,历久弥新,更显弥足珍贵。

(二)母亲的圣经

母亲出身信主家庭,自幼归主。苦难饥馑的日子,外祖父病逝,使苦难的生活雪上加霜,双目失明的继祖母仪春三时常给她绘声绘色地讲圣经故事,使她幼小的心灵得到了潜移默化的滋养和极大的鼓舞。后来也是一本竖排版圣经,引领了她的艰难人生。“文革”时“破四旧”,许多圣经被没收焚烧,她就小心翼翼地珍藏起来。每到主日,和村里的几个信徒偷偷聚集一起,念上一段话,大家抄在纸上,当时没有人会讲道,就这样大家深得安慰,心里也十分喜乐。记得当时爸爸在学校常深夜加班刻写蜡版,把许多经文和灵歌刻出油印装订成册,在信徒手中传阅学习,当时颇受欢迎。

这本圣经,因经年累月多次翻阅,也已十分破旧,后来远在延安的三舅道光探亲,见到后爱不释手,母亲只得忍痛割爱,转送给他带回到陕西;三舅被主接去后,三妗子(又称“舅母”)温小凤对这本圣经珍爱有加,也是每天坚持读经不止。后来母亲购买了新圣经,她都精心地用新布缝制了外套封面。倍加珍惜;并且让父亲郑重而工整地在扉页上写上名字时间。后来在长期讲道侍奉中,更是如饥似渴地勤读不辍。

(三)我与圣经

我与圣经结缘,是在小时候。因患儿麻极为自卑,妈妈带我去教会,也听不懂讲道,只是觉得歌很好听,接触到的信主的人都很亲切。我开始读圣经,是在十七岁腿部做了儿麻矫治手术。在家休养的日子。百无聊赖,父亲谆嘱我潜心读圣经,后来花费三个多月时间,把圣经完整地读了一遍,虽然有许多不懂之处,但是美妙的故事吸引了我,一些做人的道理也被我记在本子上。上帝大爱的种子撒播进我苦痛的心田,曾抱怨命运的不公的我,心里豁然开朗,点燃了人生的希望,也为我以后走上侍奉道路奠定了基础。在此期间,也得到了张务俭牧师和本村张洁尘长老的不少培养、造就和劝勉,他们谦和、敬虔、爱人、忠心的侍奉榜样,给我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这也是心中我常存的感恩情结。

后来我参加工作,一本64开本的小字圣经,成为我随身携带之物,经常在业余时间认真阅读。灵命也不断增长。九十年代后,正式参与了教会的侍奉,圣经更是我的最爱,拖着残躯骑着自行车走遍了尧都区的各个聚会点。2009年被按立长老时,山西省两会特赠圣经留念。后来又购买了多种版本的圣经用于参考学习。许多圣经,父亲都在扉页写了殷切勉励的话语,读来使人温暖信心倍增。家里建立聚会点后,又购买了许多圣经,供大家学习使用。遇到愿意信主的,我也购买圣经,作为礼物相赠。2015年,孩子到福建上大学临行前,我们特地在他的行李箱中存放一本圣经,嘱咐他常读圣经,经常参加聚会。

作为“书迷”,我时常光顾废品收购站。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竟发现有圣经和赞美诗裹在积满尘土的废旧书堆上,于是不惜代价毫不犹豫地收购下来,我觉得这宝贵的圣经,落入废品堆,真是可惜至极,世人不知其中宝贝,有的是被赠送而不知珍惜,有的缘于父母信主,过世后儿女不信,就被一弃了之,这多像圣经中把“珍珠丢在猪前”的比喻啊。近年来我苦心搜集了十来本,每一本都是极其宝贝。有一本写着英文签名,有一本是竖排版,还有一本是2008年奥运版“四福音书”。

回顾我的侍奉经历,深知自己没有受过系统神学教育,所以我深感圣经知识的匮乏,真理造诣不深,福传方法欠缺,面对禾场群羊的迫切需要,我更感诚惶诚恐,难以担负时代使命,所以更应苦心研经,向下扎根,向上结果。去年4月,我在我的福利巷活动点发起了圣经抄写竞赛活动,专门奉献笔和本,供应大家抄写圣经,坚持了一年,深感受益匪浅。俗话说,“眼过千遍,不如手过一遍”,在抄写中用心灵领受的教训,思想神的话语,从而存记在心里。并且在“主爱温馨”残障团契,也开展每日按照燕京神学院读经手册完成读经课程。神的话语入脑入心,就会信仰有目标,行路有方向,侍奉有力量,行为有见证。

在多年的侍奉经历中,我深深体会到:圣经记载神的话,何等宝贵,是指路明灯,也是路上的光,一生引领我们的道路。“圣经都是神所默示,与教训督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处的,叫爱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善事”。神的话何等甘甜,惟昼夜思想神的话,这人便为有福,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

我酷爱圣经,愿圣经浓浓书香也伴随你我,使平凡人生更加精彩、灿烂,荣耀主名。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山西临汾一教会同工。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94岁老姊妹请教会同工抄写经文背圣经

“感恩!为教会一个94岁高龄老姐妹抄写的经文,圣经的字太小她看不见。她要我为她抄写,看完会背了就继续为她抄写。”这是2018年1月24日,江西上饶县教会的林观华长老发布的一条朋友圈。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