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想念那个小老太婆

时间过得好快,到这个五月底,我来杭州就整整两年了。两年了,我无时无刻不想念着和我相隔几千里之遥的那个小老太婆,她年近八旬,瘦弱,满头银发,她就是我的母亲,她也无时无刻不想念着我。

两年来,我眼前常常晃动着母亲的影子,仿佛天天能看见她。母亲听力不太好,很少打电话,我唯有常常跪在天父面前为母亲祈祷,求天父赐给母亲健康的身体、活泼的灵性,能耳聪目明,如鹰返老还童。

母亲刚刚信主,在灵命上还是个婴孩,我需要时时为她代祷,我深信天父是听我祷告的。因为,每次在我祷告之后,和母亲通话的时候,她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一点也不含糊。

此时,当我敲动键盘的时候,一次次打出“母亲”两个字的时候,眼泪一次次涌流了下来……

在我的印象中,我的母亲不像书上写的人家的母亲那样既慈爱又温和。相反,我的母亲却常常是很“凶”的,非常严肃,以致于小时候,我怕母亲就像老鼠怕猫一样,但是她高兴的时候,我是不用如此害怕的。我的性格像她,是那种缺乏温柔型的女性,但我们的心,绝对是善良的。

母亲虽然很“凶”,但以她特有的教育方式教我学会了生活的本领。

母亲出生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我出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我们的身上都深深打印着那个时代的烙印。孩子多,收入少,负担很重,物质极为匮乏,母亲脾气又不好,记得我整个童年时代,甚至中学时期,整个成长过程都是在母亲的“打”、“骂”和“整”的过程中长大的。

我们兄妹六人中,我排行老二,上面有个哥哥,我是长女,在我还不到十岁的时候,我不但要做家务,还经常下地干活。在北方,女孩子七八岁,要学做饭、防线、纳鞋底等等一些杂七杂八的家务,记得每次干活前,母亲很少教我怎样做,有时只说一遍,大多数情况下是不教我的,让我自己琢磨着干;由于是强迫性劳动,母亲说的话我常常记不住 那时的我又很贪玩,总是一边干活一边想着怎样玩,结果可想而知了,常常出错,母亲先是骂我不专心,再是打我干错了活;骂得很难听,出手又很重,因此,我怕母亲,就像小动物惧怕老虎一样。

每当我做错事的时候,母亲是绝不会轻易放过我的,一定要我改正过来,直到改对为止,而且还不告诉我改正的方法,要我自己想办法解决,在这种极度紧张害怕责打的情况下,我锻炼出急速思考问题的本领。否则,在母亲的监督下,如果再做不好,不但要继续挨打,而且连饭也吃不上,弄不好,晚上觉也别想睡。

在这种情况下,我学会了独立思考,每干一种活,我先观察、思考、分析,然后再动手,从干的每一件的活里,能想到很多很多的东西。

我有个比我小八岁的弟弟,还有个比我小十岁的妹妹。在我八岁的时候,每天下午放学回家,不是去地里割草捡柴,就是在家里抱不到一岁的弟弟,周六周天,还要和大人一样去地里干活,虽然一天只给我记三四个公分。我十岁的时候,等弟弟会走路了,又要抱几个月大的妹妹。每当看到同龄人在尽情玩耍的时候,我却背着弟弟或妹妹,只有羡慕的份。

母亲读过高中,那时算是文化人了。母亲在生活上虽然对我很严厉,但对我的学习却是很关心。小学三年级开始学写作文,每写好一篇作文,在上交老师前,都要先读给母亲听,然后在母亲建议下修改。小学作文之所以写的还可以,和母亲的指点是分不开的,也为我现在爱好写作,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我的整个童年时光,就是这样走过的,母亲的“打”、“骂”和管教,使我不但学会了吃苦耐劳,还学会了独立思考,更养成了有错就改等一系列好习惯。

上了初中,要到邻村去读书,常常是早上去,晚上回来。记得每天早晨,尤其是冬天,无数次母亲早早起来做早饭,在寒冷的晨风中送我上学,当我回头看的时候,总能看见晨风中母亲瘦弱的身影。

……   ……

在那艰难的环境岁月里,母亲是勤劳的,常常起早贪黑,甚至半夜三更,在油灯下补缝,在院子里月光之下纺线……母亲以她的勤劳和特有的教育方式,为我孕育了理想的种子和飞翔的翅膀……

后来,我出嫁到江南水乡,我没有婆婆,带着两个孩子,在不同饮食、不同风俗、不同语言的环境下,我能很快的适应且能够生活得很有风采,和母亲当年的训练密不可分。

十年后,蒙神拣选,我认识了主耶稣,从劳苦没有盼望的世界进入神的国度。神让我在这个家中做一盏灯,我为母亲祷告,为所有家庭成员祷告,终于我母亲于2014年复活节,受洗归入主的名下。

要知道,我刚信主的时候,母亲是极为反对的,甚至嘲笑我、打击我,但母亲受洗归主以后,生命来了一个180度的翻转,无论主日聚会,还是平时小聚会,母亲都积极参加,读经祷告,为我们这些做子女的祷告,还夸我信得早。

如今,母亲年龄一年大过一年,早已没了当年的威风,变得慈爱了很多,是一个和蔼的老人。我胆子也大起来,不像小时候那样怕她了,敢和她平起平坐了。我今天在文章里,把母亲称作一个小老太婆,母亲要是知道了,不但不会生气,肯定还要笑个不停。

我母亲是千千万万普通母亲中的一员,今天我掠取我记忆中几点缩影,呈献给大家,愿大家不要因我写母亲的“凶”讨厌她,反而要因她的真实和可爱喜欢她。

作为长女,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母亲没有娇惯我,更没有溺爱我,反而把我像小子一样对待,什么活都让我干,当年曾经委屈过,也偷偷哭过,甚至因为母亲的“凶”,想到过出逃,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从北方加嫁到了南方,就是一个明证,但母亲是爱我的,这是我深深知道的,只是她表达爱的方式,与众不同罢了。

今天,当我走过漫漫的人生岁月,回过头来看,母亲所教导我的都极为可贵!如果说,我有一点做人的坚强,做事的独立,还有一点人生理想,还有一双飞翔的翅膀,和我母亲的影响是分不开的。

愿我称赞母亲一切的好处和优点,都归给我们在天上的父,因为这一切都是天父栽成的。

谨以此文献给普天下和我母亲一样所有的母亲!愿天下所有的母亲,不只母亲节快乐,天天都快乐!健康到永久……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杭州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102岁的母亲用爱见证一生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 其中最大的是爱。”(林前13:13)今年102岁的母亲用爱见证一生。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