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牧者,你的家庭还好么?

身在教会的服侍岗位,让我有了很多可以接近牧者的机会,有时间他们也会吐露一下他们心中的不快,但是正当你准备起身安慰的时间,他们似乎总能话锋一转,将之前的种种对于生活的抱怨如同秋风中的黄叶一般,顷刻间扫得一片不剩。

她是一个牧师,在教会服侍已经几十年了。我总觉得她似乎已经达到了不食人间烟火的地步了,因为我每次在教会见到她,她都是和蔼可亲,脸上总是挂着令人安详的笑容。我觉得,她就是我服侍的榜样,她所在的教会该是多么的有福啊,还有她的爱人以及她的孩子也是多么的有福啊。我觉得我需要跟这样可亲的牧者多一些交流,这样我就能更快的学会如何在侍奉中更加得到信徒的爱戴。于是,那天傍晚,天色尚早的时间,我已经吃完了晚饭,去超市里面买了一些水果,准备到这个牧者家里坐坐,只是记得她的家在某条路上,但是并不知道具体的位置,随着一点点的打听,路人将我指引到了一个稍微狭窄的小路上,正对着小路的尽头,有一户朱红色的大门,那就是她的家。门口虽然开垦了一片土地,但是里面并没有种任何菜蔬,只有一层绿油油的小草显得生机勃勃,里面还有几片随风招摇的塑料袋,一晃一晃地。

我走在门前,正要拍门的时间,好像听见里面有争吵的声音,一个男人嗓门不大,但是很深沉地吼道:看看这个家,还有个家的样子么?我每天辛辛苦苦地去干活,而你呢,家里的地你都没有扫过,一年到头你也没有为家做过几次饭。一个女人用高亢的声音回应着:都是你的功劳,我一点都没有,行了吧,你别跟我说话了,我现在真是恶心看见你。这个音色我再熟悉不过了,那是我在教会里面经常听见的。里面似乎还有一个少年孩子的声音,也在帮着那个男人数叨他妈妈的不是,印象中这个牧师的孩子很少去教堂,现在应该是在某中学上初中。男孩子说了什么,我倒是没有听清,不过女人接过孩子的声音,开始用高亮的嗓门回应道,你们爷俩非得把我气死不可,整天回来家里就不能让我清净会,烦死人啦。

我觉得这个时间我敲门并不好,遂决定过几天再来拜访。时间一晃过去了差不多一周了,我又一次走进那个窄窄的过道,但是我依旧没有拍开那个门,门口的草已经长得很高了,里面的塑料袋又多了几个,看起来更加乱眼了,里面照旧传来一些家常的争吵,温柔谦逊的牧师在家里面对生活的时间看来也不能脱俗。

我这里并没有任何贬损这个牧师的意思,她仍旧是一个非常恪尽职守的人,在教会里面她兢兢业业,任何人的难处她都会去安慰,甚至有时间她还要去信徒家里为病重不能行动的人祷告,也要应付世上一些机构无休止的会议,总之在这些场合她必须时常保持乐观。可是人总归是人,不可能没有任何烦心的事情,而这些都被她的家庭消化掉了。

稳定的家庭关系是一个牧者侍奉得力的关键,很多人都会在教会里面尽力保持微笑而致使我们到了家里再也笑不出来,我们给家人的和给教会的不是同样的面容。我其实并不认为这就是虚伪,也不将其定性为假冒伪善,这是每一个在教会里面做牧者之人的争战,如何在保持成为一个教会里面好牧师的同时,也是一个好的家庭成员正是这争战的方向——妻子眼中的好丈夫,丈夫眼中的好妻子;儿女眼中的好父母,父母眼中的好女儿。

我承认这非常地难,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开心或者不开心的事情,在教会里面牧者不愿意将自己不开心的事情显露出来让别人看见,这也是出于纯粹的爱心,不想自己成为别人的重担,也不愿意别人来找牧师卸重担的时间,再背上牧者的重担走出去。那么牧者最终的重担会落在哪里?我们很多人会想当然的认为,应该是扔给了神,但是我们有时间并没有那么大的信靠,牧者其实和平信徒一样,我们在神的面前都是在学习如何交托的人,或者我们还不如一些生命成熟的基督徒能够凡事交托。正如新教神学里面告诉我们的,牧师或者教师也并不是天主教里面所谓的神职人员,而是圣职人员,我们与平信徒之间的差距仅在于一个职分,其实也是一群特殊的平信徒而已。

牧者的难处肯定不能让会众去背负,就像父母不希望自己肩上的担子压到孩子的身上,并不是牧者的傲娇,而是他们不愿意给别人造成心理上的任何压力,很多有爱心的牧者都希望他所牧养的会众健康喜乐,而不愿意让自己的事情影响了会众的喜乐。那么这个重担仍旧在牧者的身上,他会带到哪里?很明显,社会上是不合适的,因为牧者还背负一个教会的光环,我们不能像社会上的一些垃圾人一样,将自己的垃圾倾倒在别人的身上,就是给我们机会,我想也没有一个牧者愿意这样做。因此只剩下一个地方了,那就是家庭。

很多牧者的服侍都是在以家庭为代价的服侍,有些牧者并非不能处理好家庭的事务,可是心里真的需要一个宣泄的地方,将自己的烦心事忧心事都找个人诉说出来,家里的那一位如果也是一个牧者倒还好,两个人还可以相互倾吐一下,但是如果不是的话,麻烦也就相应而生了。有的牧者干脆在家里也不说,哪里都不说,可是时间长了,就容易产生严重的焦虑,其实危害的还是家里的环境。

牧者,一个教会意义上的强者,其实正是家庭意义上和社会意义上的弱者,很多牧者的侍奉结果都是“赢得了天下却输了ta”,我们却往往用“忠孝不能两全”这样的话来进行自己我的催眠,这实在不能算为一个好的借口。

可能有一些人看到这里会贬损教会里面的牧者,其实大可没有必要贬损,因为其实我们生活里面尤其是我们中国人几乎每个家庭都有矛盾,正如我们国人常说的那样,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牧者家里也有这样的经,不过相对比例而言并没有国人水准线那么高而已。本文也只是一个抛砖引玉,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可以关注我们中国时下最为突出和现实的家庭关系,不但是牧者的家庭,还有更多社会上其他人以及我们平信徒的家庭关系。更进一步的说,牧者的家庭关系有绝多数比例是因为教会里面人的关系造成的连锁反应的最后一环而已。所以,当看到你的牧者在家庭里面身心俱疲的时间,也不要小看他,或者他正为某一个人挂虑而无暇顾及家庭。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基层教会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给中国教会牧者们的四个建议

看了福音时报发表的一篇调查《美韩基督教会均出现衰退,年轻一代越来越不信》的文章,看过之后,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78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