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送给神学毕业生——中国教会侍奉的特殊功课

6月是毕业的季节,对于神学院也是如此。每年6月就会有不少的小弟兄姐妹从神学院的试验禾场进入到真正的禾场,作为一个教会的“老江湖”,我只是稍微比你们毕业的早了那么一点点,然而依旧想要在你们进入教会之前,跟你们谈谈教会里面的“政治”,尤其是以我们中国人组成的教会的特色。我会根据我个人的一些实际经历来帮助你们更好的在各自教会里面做好服侍。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教会并不完美,并且以我们中国人普遍性格所组成的教会也不打算走向完美,那么要在这不完美的教会里面好好地侍奉下去可是真的有点不容易。

首先我要讲得是意识形态的问题,意识形态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讲都不陌生,那么教会里面有没有一种东西叫做意识形态呢?就我所处的教会,我深感这里面意识形态太严重了。那年我刚毕业回到教会里面,因为和某牧师私人关系比较好,这就使我们的大领导有点不高兴了。起初我认为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然而问题并不像我想的那样,不是有句话这么说么: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嗯,这句话放在我身上是再好不过了,我只是单纯的以为这个牧师和我说话有共同语言。然而别人不这么看,我们的大领导也不这么看,我是通过别人才知道他怎么看的,首先我毕业于金陵,因此我所接触的人如果是教会的二把手、三把手比较多的话,那一把手就会这么想:这小子干什么?是不是他们私底下在嘀咕什么对我不利的话?我们虽然可以对天发誓,我们绝对没有嘀咕什么权位之事,但是挨不住别人这么想啊。这就是意识形态的问题,当然原来的我没那么机灵,所以依旧我行我素,后来我就发现我跟谁走得近,谁就倒霉,就会在教会开会的时间被无端的批评。我慢慢开始觉察到了,就减少与其他人的来往,到了现在的基本不来往,除了在微信里面聊天,见面几乎都不说话。

你可能认为这并不是一个正常的教会,然而这就是我们大环境下的教会,意识形态极其严重,如果你没有能力革掉这种不好的风气,那么就必须注意到这一点,不要让你自己成为大领导的眼中钉。父母在教会是实权派的牧二代请自行忽略这个问题,如果你的父母恰好也是传道人,但是不是什么实权派传道人的话,你就需要比别人更加谨慎你自己。我这都是实话,可能并不十分属灵,但是也算不上属于恶,毕竟留在教会侍奉是第一要务,你所有的言语行动都要以此为目的。也许你并不喜欢我说实话的样子,但是这真的是我所经历的,我只是希望进入教会的新人可以少走一些弯路而已。 

其次是人员关系方面——关系大于观点,这句话同样不被很多人接受,也有人会认为我讲这话就是失去了传道人的风骨。我们在神学院被教导“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要勇敢的为真理做见证”,这是不错的,然而有一些问题是争执了几千年都没有定论的事情,如果你有实力能够辨明这样的问题,你早就成为大学者了,你的研究权威就会令别人住口。然而我们很多毕业生回到教会之后,开始纠结于这些疑难杂症,大有天下皆醉我独醒之势——张三跟我意见不一样,我就跟他绝交;李四这个观点有点阿米念,我跟他不是一道的,我们自己生生地炮制了一个铁笼子,将自己关在里面。

其实我们每天看网络上基督徒的文章就会发现,没有两个人的任何观点都是相同的,如果真的完全相同那就是“思想被复制”了,正是这个世界充满了不同的思想,我们才觉得这个世界可爱。教会里面的人际关系也很复杂,每个人在神面前的存心也都不一样,我们可以以一些人的人品来决定是不是要疏远某个人,但是千万不要以某些观点的不统一,而将某人关在你的身外。我这么说吧,在我们教会里面,我发现很多人的神学观点都有一些问题,当然别人看我也可能是这么看的,然而我们并没有因为这些问题影响我们在一起愉快地交流,也正是这不同的观点,使我们看问题开始趋向于多角度的思考。我们讲道也不是强调一种观点,而是很多观点放在一起,让信徒也产生思考。这个事情其实在早期教会也发生过,哥林多教会曾经因为不同的观点而分派,然而保罗的教导很实用,观点可以多样化,但是基督信仰的唯一性是根本。 

再次是锋芒不必外泄,我们经常提到的一个词叫做——锋芒毕露、霸气外泄,其实这样的人“很傻”。嗯,的确只有傻这个词才足以形容这样的人。我们中国人心中那种嫉妒真的是你想不到的,在我们所受的国民教育里面,我们的嫉妒心就被滋养起来了,天天什么“地大物博啦”“历史悠久啦”“文化灿烂啦”“人民勤劳啦”,这些东西其实并没有实际带给我们什么利益。反而滋养了一种心态——老子就是天下第一。可是如果每个人都这么想呢?两桃杀三士这个典故忘了么?处处锋芒毕露的人注定走不了太远,借用一些属灵的词语就是要懂得隐藏自己,不要处处都争高枝,越是高的枝子也就越细越危险,三国名士杨修之死我们还记得么?忘了也不要紧,我再给你讲一个三国另外一个名士的下场:东汉末年有一个极度狂傲的士者,他的名字叫做——倪衡,为什么你不知道他的名字,这是因为他死的早,作品都没写出来,就因为狂傲被人给弄死了,狂有什么用?你倒是先写东西再狂也不迟啊。

倪衡此人,年少聪慧异常,记忆力非常好,拥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往往这样的人就很会写文章,并且因为看的书多,辩论也是一把好手。但是这个人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爱显摆才华,后来他被孔融举荐给曹操,曹操是谁这个不用介绍了,那文章写得也是很溜的,然而我们的倪大才子第一天就把曹操鄙视了一顿,顺带还把曹操手下的权臣一个个腌臜了一遍,大意就是:都是些什么玩意儿,一个能入我法眼的都没有!贬完别人,也不忘记抬高一下自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三教九流无所不知……,巴拉巴拉一大堆的好帽子给自己扣上。他说完之后曹操就说自己也还行吧,毕竟自己辅佐汉献帝呢,结果倪衡一听,更加不把老曹放在眼里——切,我不是给你吹,我倪衡上可做尧舜禹的谋臣,在整个人类历史上,与我比肩的也只有孔融、颜回啦。曹操只是笑而不语,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不自知,还一度认为自己的霸气征服了老曹。下场可想而知,曹操不想落个杀士的名声,就把他送给了心胸狭窄的刘表,最后刘表借黄祖之手杀了这个“上不服天,下不服地,中间不服有空气”的倪衡。“低调做人”什么时间都不会有错,在教会中亦是如此。

最后我要说吃亏是福,保罗说:为什么不愿意吃亏呢?领导都不是傻子,他如果太傻也不可能成为领导的。中国有句话叫做“大智若愚”,恰恰是我们所认为的“愚人”,为我们成就了救恩。我有一个教友,关系并不怎么密切,每次教会有打扫卫生的活动,他都借缘由离开,然后他的那部分卫生就需要别人帮他干完,你以为他赚了?其实并没有,他在领导心中成了滑头的榜样,在信徒心中成了不靠谱的证明,毕业十几年了还是原地踏步,他可能自己也想不通,为什么我就这么不被重用呢?我现在在想要不要提醒他,不过为了防止自己被他嫉恨,我还是觉得不提醒他倒好。

以上就是我这些年在教会侍奉的心得,总意还是要我们实实在在地做事,踏踏实实地做好牧养工作,调节好自己的人际关系,更有利的帮助自己在教会有一个美好的侍奉。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南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我在神学毕业初期犯过的两个错误

很多刚毕业的神学生,在刚踏入事奉的工场时,就会面临一系列的问题,其中难免会犯很多错误,以下我分享一下在我神学毕业初期犯过的两个错误,当然我知道犯过的错误不止两个,只是提两个印象深刻的例子以此提醒,也让刚毕业的神学生少走一些弯路,可以从我的错误中去借鉴。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26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