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克罗地亚队踢入世界杯四强 带你了解克罗地亚教会发展史

俄罗斯世界杯的四强已经产生,四支球队将争夺最后的冠军。除了法国、英格兰等传统强队以及球星云集的比利时队外,来自巴尔干半岛的克罗地亚队格外引人注目,他们时隔二十年再度打入四强,而且很有希望首夺大力神杯。

克罗地亚位于欧洲东南部,国家面积不大,也就五万多平方公里,人口也不到450万。但这个国家经济发达、景色宜人、古迹众多,是很多游客心中的旅游圣地。而且克罗地亚也是个基督徒占多数的国家,国内有不少古老、雄伟的教堂,其中幼发拉西乌斯大教堂与圣詹姆斯教堂(即圣雅各)更是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克罗地亚在初代教会时,属于罗马帝国的以利里古行省。使徒保罗在《罗马书》中提到“甚至我从耶路撒冷、直转到以利哩古、到处传了基督的福音。”(罗15:19).足见克罗地亚是最早聆听福音的地区之一,这里留下了使徒宣教的足迹。

a08fcb7f3398462fad1556cae2ac2f6d.jpg

首都萨格勒布的圣马可教堂

当代的克罗地亚人最早定居于中亚-波斯一带,经过不断的向西迁徙,于主历七世纪时进入现在的克罗地亚地区。此时这个民族迎来了最为重要的变革,他们通过与周边国家、民族的接触,逐渐接受了基督信仰,很快全民族归主,并一直延续到今天。

八世纪末和九世纪初,克罗地亚人建立早期国家。到了十世纪,克罗地亚王国建立。到了托米斯拉夫(910~~930)时代,克罗地亚达到鼎盛,越出自己的山区腹地的界限,占领了潘诺尼亚平原。这一时期,克罗地亚教会发生了内部分歧,除了当地教会的管理权之争外,由于她们具备拉丁与斯拉夫两种文化,在举行礼拜时,究竟要用什么语言,各地主教相持不下。

在举行了两次斯普利特会议后,主历928年,斯普利特大主教被授予管理整个克罗地亚教会的权力,禁止今后用斯拉夫语举行宗教仪式,禁止给操斯拉夫语的神职人员授圣职,而必须用拉丁字母,即克罗地亚民族字母“格拉果尔(glagoljica)”字母。斯普利特会议解决了克罗地亚教会管理权、教会礼仪等等问题,为日后克罗地亚教会发展打下坚实基础。在1054年的东西教会大分裂中,克罗地亚教会站在罗马教宗一边,成为天主教国家。

43c59534t719fda7e3f73&690.jpg

扎达尔圣克尔什瓦纳教堂

到了主历十二世纪,克罗地亚相继成为匈牙利和哈夫斯堡王朝的属地,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在奥斯曼帝国向欧洲扩张期间,克罗地亚成为西方基督教文明抵御土耳其人入侵的桥头堡,哈布斯堡王朝在此构筑了大量的防御工事,克罗地亚地区也在西方各国与奥斯曼的战争中反复拉锯,几度易手,但最终还是驱逐了土耳其人。而在这一时期里,一些在奥斯曼帝国统治下的塞尔维亚人为了躲避逼迫,迁入克罗地亚,形成了东正教群体。

此外在宗教改革的大背景下,基督新教也进入了克罗地亚。马丁·路德的学生弗兰修斯·以利里克斯就是克罗地亚人,并被一些学者视为“现代《圣经》解释学之父”。而达尔马丁与伊斯特拉宁也将《圣经》翻译为克罗地亚语。但由于克罗地亚天主教势力强大,新教难以得到发展,只有少数族裔信奉。

一战后,克罗地亚与邻国组成南斯拉夫王国。二战期间德意法西斯在此建立傀儡政权。战后克罗地亚成为前南斯拉夫的一部分。1991年,克罗地亚脱离南斯拉夫宣布独立,但随之爆发战争。罗马教宗、克罗地亚主教以及东正教领袖等等先后发表声明,呼吁双方停火。次年2月,联合国维和部队进入克罗地亚,平息了克罗地亚族与塞尔维亚族的冲突。内战后,克罗地亚取得发展,教会也不断复兴。

目前克罗地亚国内基督徒在90%以上,绝大多数克罗地亚族为天主教徒,塞尔维亚族为东正教徒。此外,还有少量的路德宗、福音派以及五旬节派的新教徒。

57a711e3gbbeb1b0f50fe&690.jpg

波雷奇历史中心全景

克罗地亚国内的波雷奇历史中心拥有幼发拉西乌斯大教堂建筑群。她的建立可以追溯到主历6世纪,市历史中心波雷奇的东北部。这个构造复杂的建筑体主要是一个有着三翼的教堂和门廊及八边形的洗礼堂和主教宫等。后来,还加建了不少的建筑物。在主历13世纪加建了教区牧师住宅,在主历16世纪建立了一个钟塔,在主历世纪和主历19世纪建立了两个礼拜堂。大教堂半圆形的后殿非常引人瞩目,它那以人物形象为内容的马赛克艺术装饰与在拉韦纳的圣伊塔尔教堂里的马赛克艺术一起,成为欧洲最令人注目的马赛克艺术的典型。波雷奇历史中心的幼发拉西乌斯大教堂建筑群于1997年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57a711e3gbbeb1c5431b1&690.jpg

幼发拉西乌斯大教堂内景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福建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日本教会概况

日本教会的发展可追溯到十六世纪,福音随着大航海时代的波涛来到了日本。关于早期日本教会的发展,笔者在《日本“潜伏天主教徒相关遗产”入选世界文化遗产 回顾早期日本教会的苦难》一文中已有描述,不再赘言。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