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六十:神的最终营救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六十:神的最终营救 己过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本文为第六十篇连载。

诗篇19章7节:耶和华的律法全备,能苏醒人心;耶和华的法度确定,能使愚人有智慧。

我活在这世上,寻寻觅觅,不过就想获得一份爱的温度,想感受一下爱的美好,可是?如今留在我生命里的,却只是多而又深的伤痛!

神:世人的愚昧你也看见了,难道你还要在愚昧中寻找愚昧吗?你在愚昧人的眼中,也只能找到一个愚昧的自己;你活在愚昧人的眼中,也只能令自己陷入更深的愚昧。

愚昧?是的,我无法否认,是父母的偏见带动了家人对我的歧视,也是他人对我的认定,不断影响着我对自己的认同,渐渐的我也就在别人的目光里,迷失了最初的自我。原来,我最大的痛苦和悲哀,不过就是在愚昧的,跟愚昧的人和事较劲!可是我的神啊,这世界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我心中的世界是充满爱的世界,可事实上我想得到人的一点善待都很难。你看这世间,它遍地都是残酷的事,满是残忍的味道,那么那个爱的世界又在哪呢?

神啊,就说我家那猫吧,前年中秋之际,它一连两日在我梦里哭诉,

它说我爸总是无故打它,又说它是多么的无辜;第三天夜里我又梦见了它,但它没有再向我哭诉,它只是双眼含泪的仰天大笑不止,那是对一切都绝望了的笑,是看透人间冷暖的笑!它那无比苍凉的笑声,深深的刺痛着我的心,我知道我是在梦中,但我也知道它此时定是已经悲惨的死去了;而它那无辜的灵魂,正通过这梦向我控诉着人间的罪恶!

神啊,那时我多希望这仅仅就是个梦啊?可我去年回家离婚时,这梦就成了我挥之不去的痛!我记得那天,我进门就问母亲咱家的猫呢,母亲却难过的说不出话来。我说:“妈,您不说我也知道,那猫死了对吧,它是去年中秋死的对吧,在它死前的那些天里我爸总打它对吧,并且它就是被人打死的对吧?”

我可怜的母亲,竟还惊问我是怎么知道的。直到我把那梦说了出来,母亲这才告诉我说,我爸的确总打它,中秋那天它先是被我爸打出了家门,随后它就在家外被人打死了。当母亲在一个垃圾坑里找到它的尸体时,它的头上和身上都是血淋淋的伤口……

神啊,这些事你都是知道的,我深知就连我的梦都在你眼中。可我就是想不通,即便是豺狼掠食其它动物尚且是为了生存,为什么人却会无缘无故的作恶呢?为什么人就不能善待无辜呢?你看我、你看我的母亲,你看我家那惨死的猫?如今,我代表那一切无辜遭受迫害的生命,继续的向你追问:为什么你会允许罪恶伤害无辜呢?那些在痛苦中呐喊的灵魂,你不也听见、看见了吗?但你就只是看着吗?这让我怎么相信,你真是公正慈爱的神呢?

神:就像你所看到的,这世上的罪恶极大,但那无辜的必得安慰;那迫害无辜的,我也必追讨他们的罪。就是你眼中的那猫,它也得我的安慰,我医治它的创伤,也为它伸冤。你要知道:无辜者的伤,就是恶者的罪证;你也要知道:肉体的伤痛只是一时的,肉体的死也不算什么,因为肉体没有永存的;重要的乃是将来灵魂的去向,因我能叫你们的灵魂永存,也能叫你们的灵魂归于无有。你看,凡是把恶事行在你身上的,有哪个不是得了加倍的报应呢?你还与我争论什么呢?你只看见了那猫的绝望,却不想你也是在最为绝望的时候,你才来寻求我的吗?凡是寻求我的,都是有福的。我是你的神,我看人不像人看人,我看这世界也不像人看这世界;人容易被表象迷惑,我却是可看穿一切事物本质的神。尽管你是悖逆而又狂妄不羁的,但你那正直善良的一面,也正是我所喜爱的,你也应以活在你神的眼中为美、为荣,我便是你勇气、智慧、喜乐、自由的来源……

神的话语源源不断的涌入我的心田,我的心就像被光照亮了,这使我那昏暗迷茫的心,有了释怀,也有了明朗。并且,我重新看到了伊甸园中的禁果事件,但我看到的已不再是一个果子的问题。

神爱人,分辨善恶树的果子对人是有害的,神就用死警告人不要吃那果子。蛇,就是那撒但一类,它嫉妒神对人的爱,它因嫉生恨,就伺机诱惑夏娃去吃那果子;夏娃听信了蛇的诱惑,就是对神的不信和背弃;夏娃蛊惑亚当吃那果子,又是在给她所行的不义找陪衬……这事败露之际,亚当和夏娃却没有承认错误求得原谅,而是在无所不知的神面前互相推卸起来。原来这禁果事件所折射出的,是撒但和人的愚妄、悖逆、贪婪、嫉妒、背叛、忘恩负义等一系列的弊端。

神虽说了“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但神只是将他们逐出了伊甸园。而人在这地上受苦,神的本意也不是为了惩罚,神乃是叫人知错、知悔,并重回祂的面前。我看到了:神爱的完全,衬托出了撒但和人的不义。

如此,我也就理解了许多不曾理解的事。特别是我大弟弟,他常殴打我小弟,那不就是出于嫉妒吗?此前我还想不通,为什么我和大弟弟生来就如同彼此的仇敌,我还以为他真是我梦里杀死过的那个俘虏,而那就是我们的前生,他今世就是向我来讨债的。现在我终于懂了,这梦是说我们的肉体虽是一母所生,但我们里面却装着不同的灵魂,那是来自原罪中的对立;那梦也在提醒我,不要以恶制恶,那只能带来无尽的痛苦纠缠。现在他这般对我,不就是我一直以来以恶制恶的结果吗?我总是恨他不把我当姐姐,可我又何曾把他当过弟弟呢?

这世上的恶者,就是磨砺善者的工具;这世上的善者,就是感化恶者的良方。那为善的,要胜过一切的诱惑,要辨明真正的是非,要坚守住爱的初衷;那为恶的,最重要的就是,需要被唤醒对爱的感知……神啊,我看到那是一条重回伊甸的路,恶从哪里来也要从哪里除去,罪从哪里来也要从哪里悔改,如此才能回到你那圣洁的国度!

神啊你是说,只要我胜过一切的磨砺,而不应有恨吗?撒但也是你所造,所以你爱人也爱撒但?我懂了,那就像我家的事,无论我大弟弟做了多少坏事,父母依然是爱他的……一个家,一个国,一个世界,原来这天下的事都是一样,善恶正邪在往复循环中,即有着对彼此的伤害,也有着对彼此的造就。直到那审判的日子到来前,不管是人还是撒但,都是有悔改回头的机会的。

神啊,你的爱真是无限宽容慈爱的!可我只是个人,我可没有那么伟大的爱,但我至少不那么恨我大弟弟了,反而觉得他比我更可怜。神啊,我也知道你想要什么,可我还是做不到,毕竟我还没有对父母尽到足够的孝心,还有……

神:记得你在深夜听到的那故事吗?那抓住稻草不放的人,说的就是你:你放下这样又拿起那样,那不过都是毫无益处的稻草;你却不肯松开手中的稻草,全然信靠我吗?

我的确像那抓住稻草不放的人一样,可这不就是人的本性吗?人都愿意相信和在乎看得见、摸得着的事,所以我也不例外;而你,不也的确是我看不见的神吗?要不你现在就让我看见你,哪怕你让我眼前的物品动一下也行,不然?

神:你见的神迹还少吗?你怎能像那要看戏耍的人一样说:“你来表演给我看呢?”你怎可将你的神,与那行术法的混为一谈呢?你这悖逆的人啊,我没有那样的小术给你看;你这不信的人啊,即便我现在就给你神迹看,你就真能毫不迟疑的跟随我了吗?你不信的,不还是不信吗?你放不下的,不还是放不下吗?

这?神啊,你真是把我看透了。我也明白,你对我的锻造必是为我好,我也不是不信你,可我认为你是高估我了,你锻造我锻造的有点大劲了。你看我现在半死不活的,我已是重伤倒地起不来了,我看你还是先医好我再说吧!你说不要我勉强他人,那你也不要勉强我好不好?毕竟,这能够明白和能够做到之间,还有着很大的距离。你也知道我是怎样的人,我若不解开所有疑虑、若不完全参透我所在意的一切,即使我说现在就跟随你,我也做不到全心全意,这不也是你不想要的吗?

神:既是这样,你所求的凡是合理的我必加给你,我不会勉强你,只等你心甘情愿的跟随我;将来你也必会心甘情愿的跟随我,因为你最想要的一切,也只在我这里。

什么才算合理的呢?我回家前是说,我需要在痛的领悟中放下,这痛倒也来的真快,可我最想要的在哪呢?好了我的神,我累了,你还是让我慢慢消化一下吧,否则也是适得其反。

马太福音:6章30——33节:你们这小信的人哪……你们需用的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

瞬息万念间,我与神交流了太多信息,但我最后却在筋疲力尽中,再次抗拒了神的召唤。

当我一觉醒来时,我回想着昨天那大量的对话,我想我是精神分裂了,还是我太不切实际了?不然我算个什么,神怎会如此看重我呢?可我也的确是理解和释怀了许多事啊?这一纠结,我的脑子里就又乱成了一团麻,我想不管怎样,我还是先找回自我再说吧。

随后的日子里,我在双安附近的天桥上继续卖着画,当然在这个地方卖东西,同样避免不了被城管驱赶。我想,这世上哪里有真正的自由啊?所以神说在祂那里能得自由,我还真是不信。

通过几天的沉淀,我想我考虑清楚了,我最想要的还是一份平常人的平静生活,哪怕我一直就过着现在这样的日子也好,所以我的神啊,你还是由我去吧……这天上午,我正这样的思想着,我的手机就响了,打来电话的人是找小丽的。因她手机丢了,我就暂时成了她的接话员。

小丽家正响着很大的蹦迪声,由于那人急着找小丽,我也没多想就将手机从她家门上,那缺了块玻璃的地方递了进去。门后的布帘被我挑开了,我刚要喊她接电话,然而我投进屋内的视线中,一个男人的赤裸背影,却又将我吓的拔腿就跑!

我跑回家正捂着狂跳的心脏喘息着,小丽就追了来。“大姐你都看见什么了?你可别误会我们只是嗑药呢,你跟我们一起玩吧,给钱的……”只见她眼球明显向外凸着,面目狰狞而又诡异的说着。

我惊道:“不,你们玩你们的,就当我什么也没见好了,你快回去吧!”

“我求你了,你就跟我们一起玩吧,难道你还让我跪下来求你吗?”她说着真就往地上跪了下去。

“你下跪也没用,其它事也就算了,我也从来没跟你计较过什么,但这事绝对不行!”

“你太不够意思了,我都这样求你了还不行吗?难道你非要我死在你面前吗?”

“你不要说了,你死在我面前也没用,你已经吓到我了,你还是快回去吧!”在我的严词拒绝下,她终于悻悻的离开了。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我想起了神对我说的那句“看似好的事,也未必真的好。”我想我明白了。我看我们的友谊是好的,但那友谊到底是怎样的呢?有一天,她忽然拉我到小金面前说我心情不好,她说要陪我出去散心,直到她把我带去酒吧后,她就和酒吧的主管一起消失不见了,那时我才知道我被她利用了,而后她又在人前反咬一口的羞辱我。

我理解她那遮羞的心理,所以我就选择了沉默,谁想我越是去努力理解她,她就越把我看做傻子。从那时开始,她就一而再的对我做着各种类似的行径,而我为了留住我们的友谊,她认为我是个傻子,我也就甘愿做了她眼中的傻子,可她这又要拉我去沾染毒品的事,却是彻底击穿了我的底线!

原来,友谊不是沉默和妥协,不是舍弃和迎合就可以换来的。我一味想留住我们的友谊,可她对我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她不惜下跪求我跟她去嗑药,不就是怕我出卖她吗?并且,她并不会因为我的拒绝而罢休的,她还会不择手段的来迫使我就范的。神啊,她就是你驱赶我前进的鞭子吧?

果然,她第二天又来蛊惑我了,第三天她又来了,她那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头,还真是让我惶恐的日夜难安。我若想避免不被她拖下水,那唯一的办法就是远离这个地方。

神啊,看来她还真是你驱赶我前进的鞭子,可你又将让我何去何从呢?我肯定还是不愿跟你去,虽然我不再期待爱情,但我还想有个家……再次面临选择时,衡量再三我还是选择了我想要的生活。最后我做出了一个,我自认为理智的决定:我答应了,正在每天给我打电话的网友阿福,与他见面的要求。

就在庄子刚被抓走一周后,小丽就将神情呆滞的我拉去了玩吧。从那时起我就学会了上网,并把网络当做了发泄抑郁情绪的垃圾桶,在庄子渺无音讯的半年里,是网络帮我度过半年的崩溃时光。若非是小丽无形中帮我找到了一个,可以令我从庄子身上转移注意力的方法,我想我真就完全疯掉了。所以,不管小丽怎样对我,我还是感激着她的,只是我再不可接近她了。

自从庄子有了确切的消息,我也就有所清醒的,从网络中抽离了出来。阿福就是在我停止上网后才给我电话的,而我也是从他给我电话开始,我才和他逐渐熟悉了起来。在他每天一两个电话,一个电话就是一两个小时的沟通中,他的言语总是充满着对生活的彻悟和哲理,所以我对他很是钦佩。我想,如果爱情只是一时的冲动,那么我与阿福见面后的决定,就将是我理性的选择。

这天上午,我和阿福如约而至。他戴着一副黑框近视镜,朴实中又透着几分书生气,他那一身的乡土气息,令我们的相见毫无距离感。我们都是来自农村的苦孩子,都没有被娇生惯养的经历;我们都是想脚踏实地过日子的人,也都做着在路边摆摊的营生……我们之间有着许多共同点,所以我觉得我们才是一类人。于是,我们很快就确定了恋爱关系。

就此,我搬离了大院,来在石景山与阿福组建了新的生活。在历尽沧桑后,我很想回归到田野间去过那种春种秋收,平凡却踏实的日子。可是,阿福还不想回农村,他说等有些积蓄了再说。

我们的日子过的很平静,就如平静的湖水般波澜不惊。虽然我总觉得,我们之间仿佛缺少了点什么,但比起以往我却也知足。我认为,只要要求低一点,再低一点;知足一点,再知足一点,两个人就能有平静的日子过。只可惜,我又错了。

我们在一起还不到一个月,这天晚上他一进门,他便抄起什么是什么的,狠狠的一通摔砸。我惊骇的看着他,直到他停手后,我才小心的问他这是为什么,而他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这跟你没关系。”

几天后,这样的一幕再次重演了。这次我平静的说道:“阿福,你要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就直说,但你别跟家里的东西过不去好不好?”可他依旧是说,这和我没关系。

电话里的他,是那么明白事理,是那么理性而又富有思想;可现实中的他,反倒令我越来越看不透了呢?男人是不是都这德性?他们在没得到你的时候,就在你面前极力的伪装,殷勤的都不亚于哈巴狗;一旦他们得到了你,就都摇身一变成了爷?想想我的父亲,再想想小娄和庄子,还有我眼前的阿福,我心里就不禁升起了对于男人的厌恶、鄙视、怨恨、乃至绝望!

当他第三次砸东西时,我给了他一个严肃的忠告。可还不到一周,他再次进门就开砸,于是我就抡起了菜刀,用刀背在他胳膊上连砍了数下。看着他那一脸的惊恐,我郑重的道:“你听好了,这次我只是给你一个警告,如果你再敢有下次,我就不是用刀背砍你了,你整天的拿东西撒气算什么男人?我再问你一次,你三番两次的进门就砸东西,到底是不是因为我?”

他回道:“不是,这真跟你没关系。”

“那好,如果真是外面的人惹了你,要不你就把气撒在外面,要不你就把尾巴夹到底,我最恨只会窝里横的男人,所以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底线……”我对他明确了态度,并深入的对他说了许多。我隐隐觉得,他心里似有着一道不肯对我敞开的门,但无论我怎样的开解,他也没能对我敞开心扉。

此后,他再没砸过东西,他对我的笑容多了,但对我说的话却少了,而他的笑容也是有些牵强。逐渐,他在家的时间短了,有时也不回家吃饭了,偶尔还夜不归宿了。我忽然觉得,我好像从就没有走出过一个人的孤寂,而这又使我陷入了深深的痛苦和绝望。

直到这时,我才又想起了向神呼喊:“神啊,难道我又错了吗?可我有什么错?”

“你错在不肯听我,你的选择依旧是盲目的……”够了我的神,说来说去,我看你就是一个喜欢跟我作对的神!你说我所求的,凡是合理的就给我,可我只看到了你的阻拦和鞭打。这就好像,我正往向东去,你就在挡在东面,并用你手中的鞭子抽打我;我转回来往西去,你又在挡在西面……我看你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2005年冬。

这天下午,我背靠着超市前的柱子,守着我售卖的碟片。我默然的望着那阴郁的天空,满心都是至深的绝望。我想,我无法原谅,神一点点的灭绝了,我一个又一个的希望,而我也受够了在善与恶之间的挣扎!既然做好人这么痛苦,那我就做个恶人好了,我要加倍的去报复这个世界,我还想杀人!神啊,今天就是今天了,只要过了今天,我就彻底与你划清界线,因为你太令我失望了!除非你再降奇迹来拯救我,否则我必将走向万劫不复,再就不会回头了!

就在这时,一个女孩站在了我面前,她简直就像从天而降的天使,因为看到她的瞬间,我内心那冰冷幽暗的深渊里,又似忽的照进一道暖暖的,明亮的阳光!这种感觉是多么熟悉啊?我仿佛又看见马阿姨,她又在我脑海中微笑着对我招手说着“你来,你来”;那异象中远在的天际的光,仿佛一下就将我笼罩其中了!

就在这女孩满面笑容与我搭讪时,我嘴上虽与她说着话,但心里却在想:她一定是基督的人,她必是神差遣来拯救我的天使,我的灵魂仿佛是认得出基督的荣光,正笼罩在她的身上。

正如我所料,她真的对我说起基督来了。她刚说起基督,她的模样和声音,就在我的世界里变得模糊不清了,因这一切都被一个更为清晰有力的声音淹没了“成了!这是我对你施行的最终营救,因这工从此就成了,你必不再背离我的面;这是我的工,是值得我骄傲的工!”

我忽的很想大哭一场,我似有着千般的委屈,又似有着说不清的莫名感动,想要通过眼泪来宣泄个畅快!但我最终,还是把那些泪水憋回了腹中,我感到那些泪水就像小溪一样,潺潺的淌入了我的心底,我的心尝到了她的味道:它不再是冰冷苦涩,或是痛楚哀伤的味道;那是馨香甘美的,温暖又感动的,幸福之味。

(未完待续)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十九:神的召唤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本文为第五十九篇连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六十:神的最终营救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3.797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