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六十二:神的医治与鞭策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六十二:神的医治与鞭策 己过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本文为第六十二篇连载。

以西结书:34章15——16节:主耶和华说:我必亲自作我羊的牧人,使他们得以躺卧。失丧的,我必寻找,被逐的,我必领回,受伤的,我必缠裹,有病的,我必医治……

我的眼睛刚闭上,就觉得似有只温柔手在抚慰着我身心,我仿佛正偎在主的膝上沉睡,并得享那份我曾渴望不及的暖暖爱意,和那份可做我一切依靠的,极大安全感。霎时,我就见自己到了云端上,我就像蜷在母腹的婴儿那样,正在那轻柔又厚实的云朵上,香甜的酣睡着。我既在云上沉睡,我又有双游离其外的眼睛在旁观,但仅是一瞬,我那游离的视线就与云上安睡的我合在了一起,随之我就完全融入了一片只有白光的世界。

那柔和的白光,就像甘甜的乳汁给我以滋养;就像爽口的清泉以解我饥渴;就像能医百病的良药给我以医治;就像力量之源给以我充盈饱满。而我正在享受我从未有过的安歇、慰藉、医治、滋养,洗剂,我再没任何恐惧和担忧,再没了任何痛苦和重负;我在自由徜徉的飘然中,既不见万物也不见了自我,我就仿佛也化作了光的一部分。

牧师的证道,我几乎一句也没听到,但只要牧师一说“请侍立”我却能听到,并也随同众人一起站起来了,只是我一落座就又瞬间回到了云端,就又融进那只有白光的世界里去了。

礼拜结束了,我也顿时就精力充沛睡意全无了。看着众人都似心满意足的纷纷散去,我想我是不是太不像话了,我怎么可以在这时候睡觉呢?我还睡的那么香那么美?不过,我之前还像没了筋骨般萎靡无力,可我现在已是气血充盈活力满满了诶!难道神真是让我在沉睡中,得了祂医治的吗?就像当初神先使亚当沉睡,才取了他的肋骨造了夏娃那样吗?

就在我眼皮沉沉的垂下时,原本我还在挣扎,可最后我听到神说了句“你尽管安心的睡吧,我必不使你跌落。”那一刻我信了,我就放弃了抵抗,并毫无顾忌的睡了,我非但没在熟睡时从椅子上跌下去,并且我也没有睡的东倒西歪……神啊,我明白了,我的沉睡并非是因为肉体上的倦乏,那乃是因为我灵命的衰微!

原来,我的灵就是我肉体的筋骨,我灵受损衰微,我的整个人自然也就成了倦怠无力的。而导致我灵命受损的,竟是从我的记忆之初直到如今,所累积在我心底的,那一直令我无法释怀的痛苦和怨恨。我越痛苦就越怨恨,我越是痛苦怨恨,我的灵也就越衰微……神啊,如今我满身罪孽的来在你面前,我所向你全然摆上的,已是我病入膏肓的灵,但你并未计较我的罪,却是在我全然向你交托的第一时间,你就给了我这极大的恩典医治!神啊,我若早知是这样,我又何必等到现在才转向你呢?

哎,只怪我太愚钝,直到此时才明白:没有医生强行拉人去看病的,只有病人去主动就医时,医生才好给人与治疗;所以神啊,人若不心甘情愿的全然向你交托,就不能得着你全然的恩典,因为你并勉强人来,也不勉强人去。原来,你那一直让我放下一切转你的召唤,并非是要夺去我的什么,反而是为了能让我得到更多更好的恩赐,首先就是为我这痛苦又破碎的灵,可在你这里得着安歇、得着医治、得着充盈和依靠!

神啊,这世间再无人爱我如你,因只有你才知道我的伤在哪里,也只有你知道怎样医治我;这世间再无人懂我如你,因只有你能看穿我的灵,也只有你看顾我灵的匮乏;这世间再无人如你可做我的依靠,因你是无处不在的神,是宽容慈爱且有大能的神!

神啊,我最想要的一切,真的只在你这里!我心灵深处迫切渴望的一切,竟都在我熟睡时,就如此奇妙的注入了我的生命:那是你的爱,抚平了我昔日的伤痛,掸去了我心中的阴霾;那是你的爱,化解了我一切的纠葛和困惑,并让我看到了真正的依靠、真正的自由……神啊,你从来就没骗我,那也从来就不是我的臆想,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神啊,我真不知,我何以配得你如此的爱我,能拥有你的眷顾,真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幸运和骄傲!神啊,愿你永远都这么爱我,也求你抓紧我的手再不要将我松开,因为我是个容易迷路的人。

眼见教堂里的人都快走尽了,我这才收起澎湃的心绪,有些不舍的离开了那把我睡觉的椅子。

我走出教堂时,深感自己就像大病初愈而走出医院的病人,我不但觉得自己像是获得了重生,就连我眼中的世界也都变得美好了起来。我驻足在教堂的门前放眼望去,我看着路上的车来人往,远近的高低建筑与一切的嘈杂声,它们在眼中瞬间就化作了一片宁静的芳草地。而我,正在那草地上自由烂漫的奔跑着,欢笑着:难道,这是我童年记忆的重现吗?不,这并不一样。

看这里,它是一片广阔无垠的沃土,周围却不见一个村庄;我赤足在上面奔跑,脚下松软如毯且没有磕绊;看我还是儿时的年纪,却是变了模样,这个我是光洁美丽的,这个我笑的更开怀……所以这又是一个异象,我仿佛是看见了天堂,也看见了天堂里的我!

我既在那里奔跑着,却又能这里看见,我好像常是这样,这既像在做梦却又不是梦,这就像有两个我:这个我能看见那个我,那个我却看不见这个我;这个我能到那个我里面,那个我却不能到这个我里面。

马太福音:18章2—3节:耶稣便叫一个小孩子来,使他站在他们当中,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

简单纯粹,清新无邪;无欲无执,自然随性!神啊,我想我现在才算真正找到,迷失之前的那个自我了。去掉我童年没有的贪欲;抛却我童年没有的,对于是非善恶的在意;放下我童年没有的怨恨,归回天性的美善纯真,也就找到了喜乐的源泉!神啊,这是你启示给我的方向吗?我会朝这个方向努力的,因为我好喜欢这景象中的我,我也好想简单快乐的活着!

回到家里,我即刻就积极的看起了《圣经》。因我忽然意识到:我若说我是爱神的,首先就要深入的去了解神,否则我又凭什么说我是爱神的呢?这就像人和人之间,若不了解就说爱,那就信口开河的妄语。所以我可不想我在神面前,就像庄子在我面前那样可憎,否则我也就是负了神的爱。

我对神的信有了坚定,也有了亲近神的心,我再看起《圣经》来,那曾不断搅扰我的排斥声,也就不翼而飞了。并且我越是用心看,我越是觉得其乐无穷:我惊喜的发现,这经上的一些故事,我小时候就在母亲那里听到过;又惊喜的发现,这经上的一些道理,我似是早就在神那里领受过的……如此,我也越发坚信,神一直都很爱我。

从教堂回来后,我每天都过的得意洋洋,可我的兴奋劲还没过呢,神的鞭打就又落在了我身上。

这天早上,我正心情大好的准备继续看《圣经》,这时再次彻夜未归的阿福回来了。我对他满面春风的笑脸相迎,他却连看都没看我一眼,他就冷冷的说了句:“我们分手吧,你走吧。”

我难以置信的惊道:“为什么呀?”

“没有为什么,你走就得了。”

“你这种时候让我走,你让我去哪?”

“你爱去哪去哪,这跟我没关系!”

我强忍着满心的凌乱和屈辱,紧咬牙关地说:“好,那你容我几天吧。”

“不行,你今天就走吧。”

我终是忍不住的怒道:“你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当初让我来的是你,现在赶我走的也是你,你当我是什么?你总得给我说出来个为什么吧?”

“我没什么意思,也没有为什么。”看着他那阴沉的脸,和他那始终不敢面对我的眼神,我愤懑的吼了声:“没有为什么!?”我随手抄起桌上的扎啤杯,就恨恨的摔在了地上。

随着一片玻璃四溅的碎裂声,他转身就走了。看着这满地亮晶晶的玻璃渣子,我的心也碎了!我将《圣经》紧紧抱在了胸口,便痛彻心扉的跪倒在地哭道:“耶和华啊,我的父神,我不都心甘情愿的归到你面前了嘛,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罢了,我知道我是拗不过你的安排的,我服了还不行嘛!”

我对神好一通抱怨的哭诉后,我又心灰意冷的思想着:阿福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前段时间,他跟他的朋友老张和小郭合伙去展销会做生意,最后小郭赚了他俩却赔了,是小郭把他俩都给算计了。平日我俩赚的钱就都紧着他进货,他要去参展我也只好把我的钱都给了他,他赔了个精光我也没怪他,我还一直在傻乎乎的鼓励他呢,可他不好意思跟骗他的小郭翻脸,却好意思跟我翻了脸?难道我在他心里还不如个骗子?他明知我现在几乎是身无分文了,可他……我越想心里越堵得慌,直到我感到窒息的都透不过气来了,我这才擦干泪痕急急的向外走去。

我捂着胸口奔到楼门外,迫切的呼吸着外面的空气,待我的窒息感有了缓解,我便彷徨的走出了小区的大门。

我站在大门外左侧的路边,茫然又绝望的望向天空,我暗暗地怨叹道:“神啊,若不是之前我才得了你那极大的恩典,我肯定又会认为你是在故意折磨我了,可是为什么我每每刚有所喘息,随后我准会挨上你的鞭子呢?神啊,我也知道你是在锻造我,可你就不能用点让我好受的方法吗?神啊,你倒说话啊……”

我渴望神能对我说点什么,可我迟迟都没得到神任何的回应。我叹息着摇了摇头,并失望的将视线从天上拉回了地上,咦?我所面对的怎么又是个丁字路口?我走出广州站时就是个丁字路口,还有我曾经的单位门前、大院的门前、我家的门前,怎么刚好都是丁字路?神啊,人都说“面对人生的十字路口”,可我每次面临痛苦抉择时,我面对的怎么都是丁字路口呢?

“你疑惑个什么,抱怨个什么呢?你是怎样的,你还不知道吗?”神说。

 神啊,你一开口就要数落我吗?我是怎样的了,我?我正要与神争论,诸多往事便浮现在了我眼前。

我幼年时,就在我差点病死的转年春天,那天上午母亲在整理房间时,她刚要将一把剃头刀放入木匣,但她发现我正在一旁看着,她便把那刀递在我眼前说:“闺妮啊,这个可不能玩知道吗?这刀可快了,哪怕用手轻轻挨一下都立马会剌个口子的,所以你千万别拿它来玩知道吗?”我嘴上很乖的应着母亲,心里却在想:这刀真有那么快吗?于是,几天后我独自在家时,我就找出那把剃头刀,并用手指去触碰了刀刃,我即时就尝到了钻心之痛。刀子落地了,我紧握着滴血的手指痛的直跺脚,可我还在想着:原来这刀真有这么快啊!

时隔不久,母亲和两个街坊在我家扯起了触电的事,她们一个说触电疼的就像针扎;一个说触电麻的就要咬到了花椒;母亲则说,触电就像被弹簧猛的弹了出去。我想她们说怎么不一样呢?于是又是我独自在家时,我就开了电灯,登上木凳,用纳鞋底的铁锥子捅进了灯口的边缘。结果,我瞬间就被电流击了出去,我重重地摔在了炕上仰面朝天,那一刻我整个身体一动都不了了,可我还在想着:我的妈呀,原来她们仨说的都是真的啊!

随着我从小到大这般幕幕往事的重现,我竟“噗嗤”的笑了。怨不得母亲常数落我,说我比男孩还不让人省心,说我要是能够着天,都得把天给捅个窟窿……亏我还一直认为,我从小就是个乖孩子呢,现在看来我妈也没冤枉我啊!

人都说“不撞南墙不回头,不到黄河不死心”,我却是碰到南墙想拆南墙砖,遇到黄河想舀干黄河水的人。不管是在人面前,还是在神面前,我何时真正听话过呢?若非我痛了到极处,我又哪肯罢休过呢?我从小到大的许多所作所为,简直就是在以身试法嘛!哈哈,原来我就是一个头撞在钉子上,非得把头撞出血来才肯回头的人啊!神啊,所以你如此待我,并没有一处不是对症下药;你要是真让我好受了,我还未必能转向你,而这痛的领悟更是我自己求的,那我还不服不忿个什么呢?

我再次望向天空,神对我一次次的生死营救,以及那些异象和异梦,还有邂逅马阿姨及董莉等等的画面,都在伴着那首我最为熟悉的歌声,一起交织在我的脑海。最后我又见:我从那黎明前的黑暗中走出来了,我已然置身在光照中;与此同时神又晓谕我:在我的生命中,那等黑暗不再有;祂那般的鞭打,也必不再落到我身上。

神啊,看来在你说“成了”的那一刻,这一切就已经注定了。我走出了黑暗,是因我已放下了这最后的执着,我也只尊你为大!你再不鞭打我,是因我看清了我不管在何事上违背你,都像我当初违背母亲的忠告去摸那刀刃一样,终是自取沉痛的教训;如今我已看清,你对我一切的警醒、阻拦与鞭策都是为我好,所以我再不会像以往那样故意违背你,我也就不会挨你的鞭打了对吗?

神啊,在你明示下,你的恩典衬托出了我的瑕疵,我在这世上也没什么可执着的了,你已经成功的使我驯服,这下你满意了吧?可是现在,你又让我何去何从呢?你是否就像我去广州时那样,已然给我安排好了去处呢?想到此,我下意识的向左一个转身,我即刻就惊讶的瞪大了眼。

那是立于门店上方的大型胶印广告牌,上面是足疗按摩和长期招工的广告。它就在这小区门口旁的拐角处,这也是我每天的必经之路,可我之前怎没发现这还有家按摩店呢?神啊,难道这就是你给我安排的去处吗?好吧,看来我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对此我虽有些抗拒,但我还是果断的走了过去。我走进店门,看到的是通往地下室的楼梯,联想到我常在房间里听到喧哗声,我想这家店与我所住的房间,难道仅是上下层之间的一窗之隔吗?如果我来了这里,那我和阿福不就成了邻居?神啊,这也太讽刺了吧?

我苦笑着走下了楼梯,我看到了楼梯下开在右侧的门,和一道灯光明亮的走廊,又看到了门内右手边的吧台。我上前一问,老板当即就热情的表示欢迎。而我随后就回去收拾东西,开始往这店里的宿舍搬起家来。

我拿最后一趟东西时,我刚走到小区门前,阿福刚好迎面而来。他有些意外的问:“你这是去哪?”我回道:“我去哪还跟你关系吗?”

我丢下这句话,就装作不在乎的走开了,可我心里却难过极了。这倒不是因为我舍不得他,而因为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对我!我边走边苦苦的思索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吧台前,我不由又是满心委屈的暗道:“神啊,你明知我厌恶这种地方,可你为何又偏偏将我赶至此地呢?”

这一刻,我蓦地就看到了一束荷花,它正在岸边的浊水中亭亭玉立,尽显着它那超凡脱俗之美。我惊讶极了,心说:“不是吧我的神,难道你是要我做到像荷花一样,出污泥而不染吗?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神:“不,我乃是让你知道:你看这荷花的根茎、花朵、叶子和籽粒,皆可为人所食所用,可说这浑身是宝又令人赏心悦目的荷花,它正是从污泥而生的:若没有污泥的供养,世间便没有这等美物。如此,你看这里是污秽之地,我却要让你在这里得到供养,我要你在这里吸取养分;我要你在这里接受打磨,好炼尽你的渣子;我要继续雕琢你,好使你更完全。”

神啊,这道理真好,你的话我也不敢不信,可我觉得我就是一块朽木,你确定我是可雕琢的吗?那我就任由你吧,反正我也做不了自己的主,我顺服于你的安排就是了。

“嘿我说,你在这发什么傻呢?”老板这么一吆喝,我这才察觉到自己正在吧台前,一动不动的发呆呢。

(未完待续)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六十一:复活节的洗礼

 在质疑神是否存在,是否真的爱我们的时候,请先想想:我们自己相信过神,又真的爱过神吗? 神啊,看来我和你,是不可能有决裂的那一天的了。这不单是因你对我这及时的拯救;更因我籍着你差来的这使者,我已清楚的看到,我一心向往和渴望的,那爱的暖意和荣美,也只在你那里才有! 我看到了,就在姥姥那温暖如泉的目光里,就在马阿姨和这女孩满怀爱意的笑容里,神啊你那荣美之爱,就在每个属你的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六十二:神的医治与鞭策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