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真遗憾啊,你没能当上牧师”

1935年,众所周知的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在探望身患癌症的母亲之时,有这样的对话。

母亲问:你现在是什么职位?

斯大林答:苏共总书记。

母亲说:总书记是什么玩意?

斯大林讲:妈妈,你还记得沙皇吧?我现在的地位就像沙皇一样。

母亲失望地说:真遗憾啊!你没能当成神父/牧师。

……

我们不追究斯大林母亲的信仰到底是天主教还是东正教或者是基督教,不管是翻译成神父或者牧师,我们都可以看出母亲的愿望,是想让自己的儿子成为侍奉神的人。

前几天跟一位老姨聊天,说到教会有两个传道人A和B,曾共同参与某次短期培训,只不过两个人的“共同”是共用一个名额,一个A前几天,一个B后几天,结果不同,参加后几天B的领受到了一个传道证件,而参与前几天学习的A,却什么也没有。这个事情被教会的“好事者”知晓后,就去挑唆A向B索要证件,因为这个证件也有A的功劳。而B讲说,这个证件上是我的名字,我怎么能给A呢?后来,教会事情接踵而来,开始限制一些讲员讲道,有证的才有资格讲。B因着有证件,就继续作工侍奉,而A,因无证,道不讲了,甚至连聚会也不参加了。而这些“好事者”就常常在A耳旁吹风说:“真遗憾啊,本来那个传道证是你的!”“真遗憾啊,你不是传道人!”。

我想到我自己,我是一个有“牧师情结”的人,在小时候去教堂跟着母亲去聚会的时候,见到牧师长老身穿圣衣、披戴着圣代,那时候,我就好想也跟牧师一样,可以穿圣衣、披圣代。那个时候我觉得穿上圣衣一定特美,且觉得这是一份荣耀。神学毕业后,毅然决然的出去打工,回来之后,就有信徒问我,:“你毕业这么多年了,你应该也按立了吧?”我笑着说:“没有呢!毕业时间不短,但服侍的时间短啊!”信徒很遗憾地说:“唉,真可惜你没按立!”她继续说:“你看,咱教会只有一位长老,都七十多了,年纪这么大了,连个年轻人都没有……”

现今有些教会遭遇一些事,被拆后合并,合并后参与聚会的信徒人数比合并前人数还少,甚至一些原来在教会中是骨干的,诗班的、财务的、音响投影的、文字事工的人,大多都是偶尔来一次,甚至有些是干脆都不去了。我想说的是:“真遗憾啊,你没能参与侍奉神”。看到越来越多的信徒开始渐渐放弃自己的信仰,甚至远离神的时候,为之焦急,也为之难过。昨天听教会一执事说一信徒,已经大半年未到教堂聚会了,就多次去探访鼓励,结果信徒非但没有接受反而起了反感之心。我想对她说:“真遗憾啊,你放弃了你的神、你的信仰”。

这样的遗憾,在圣经中也是非常常见,以色列民多次悖逆放弃神,这样的事是何其多,也许我们今天看到斯大林与其母亲的对话,会有些同样遗憾:“虽位高权重,但却不知母亲的心愿”。

耶利米书说到一件事,“背道的以色列比奸诈的犹大还显为义”,耶利米在领受耶和华的旨意时,北国以色列已亡国,南国犹大本有可借鉴的例子,但其“背道”的程度却在耶和华眼中看为“更甚”。

杜牧在其《阿房宫赋》中说:“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意思是:秦统治者来不及为自己的灭亡哀叹,只好让后世的人为他们哀叹;后世的人如果只是哀叹而不引为鉴戒,那么又要再让后世的人为他们哀叹了。

我们今天真的要有警觉、警醒、警悟、警戒、警惕。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基层教会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教会里的“玻璃心”信徒

不知从何时起,我与信徒交谈的过程中,非常谨慎小心,因为深感到他们的“易碎”。他们的心非常“玻璃化”,用网络语说是他们的心是“玻璃心”。在一个微信群里,有个姊妹喜爱发一些“转发类”的信息,不管是不是好的、恐慌的、咒诅的,都一个劲儿的往群里转发,有另一姊妹出言制止,反被恶言相待,这位爱转发的姊妹还在群里肆意的乱言:“我转发咋了?”、“我转发让你们看看,还被你们禁止吗?”、“我转发给你们,这么好心,难道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