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经历甲状腺癌 经历主的同在

经历甲状腺癌 经历主的同在 陈杰信

“坐在天上的主啊,我们的眼睛仰望你!你施恩看顾我,不以我的过犯待我,你饶恕我,赦免我,照你丰盛的恩典和慈爱待我,我们身心灵都交在你的手中,因你指示我们当行的路,使我们无论何时何地都能荣耀你的名。主与我们同在!阿们。”

信主前,我一直以为,我所要追求的应该是名利。洗礼后,我还没开窍,以为耶稣应该是为我服务的。患过癌症后,我才知道,我们的信心,不是来源于自信,也不是来源于 “他信” (对别人的信赖),而是来自于对上帝单纯的信靠。

如何能荣耀神,单单仰望天父,定睛于基督呢?这是一个难题。说时容易做时难。广州市东山教堂的陈牧师(我和丈夫六年前的证婚人)说过:“基督徒必须以神为乐,直到永远。”这次的甲状腺癌,让我学会了用三个途径去 “因耶和华欢欣, 因救我的神喜乐。”(哈3:17-18)

一,以上帝的教导为乐。

以前随教会去探访癌症病人,觉得 cancer 离自己很远。这种置身事外的感觉,让我可以心平气和地跟医院里每个人很好地交谈。而今年六月,我却突然成了 “身处其中” 的患者,一时间,我发现,自己再也不能淡定从容了。当时,我在泪眼朦胧中随手翻开了圣经,看到了这句话:“你们要靠着主常常喜乐,我再说,你们要喜乐。”(腓4:4)

于是,我瞬间平静了下来,默默地在心里祈祷:上帝,我愿只合你心意。渐渐地,困意来袭,我在医院的病床上睡着了。梦中,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用一种清晰的声音对我说:“带上你的爱心,面对人生的不期而遇。” 醒来后,我在网上搜索了两个关键字:爱心,癌症。页面最先显示的,是一个这样的结果:王威,1987年出生的黑龙江伊春女孩,8岁时被查出患有甲状腺癌晚期,16岁癌细胞转移到全身。在20岁生命将走到尽头时,她写信给星光大道,打算死后捐献器官。

看完整篇文章,我泪崩了。同样是1987年出生的女性,同样是甲状腺癌,她八岁时确诊,我三十岁患上。她晚期,我早期。她可能是外邦人,我是基督徒。我想起了耶稣的话:“我把这些事告诉了你们,好让我的喜乐存在你们心里。”(约15:11 新译本)。祂的意思是指,我会在祂的引导下,找到祂的启示,并把祂的教诲存在我心里,从而行出祂的话语,活出祂的样式。于是,我在详细咨询了主任医师、得知甲状腺癌早期是可以进行器官捐赠的,便填好了表格,登记并拿到了人体器官捐献卡。

“我喜欢上帝的法度,胜过喜欢一切财富。”喜乐的途径,就是使自己尽可能多接触基督的道,并让天父的启示丰丰富富地存在心里(参考西3:16)。

二,以接受挑战为乐。

有一种在基督里的喜乐,要在挑战中经历。根据圣经的观点,父上帝使用人生的疾病或意外,将小羊们塑造为那一位的形象。上帝的可靠之手,不仅带给我们安稳,更是喜乐的供应源。

这次的病,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是:我没有任何症状和不适,只是颈部有一个凸出来的肿瘤,如果我不告诉任何人,没有人会发现我脖子有什么异样。所以我一开始是很抗拒治疗的,因我知道,手术后会有短暂存在的疤痕。也因为我不是贪生怕死之人,我晓得,死后有天堂。我甚至是一个视死如归的人,因为从小到大我就被语文书洗脑,课本上的黄继光、董存瑞、刘胡兰等革命烈士,皆是我想要成为的人。我经常幻想自己能够英年早逝,躺在棺材里还可以盖国旗,然后像非典时期牺牲的护士一样,流芳百世,受人敬仰。

我完全没有想过,我这种所谓的 “不怕死”,甚至是 “想要为国捐躯” 的想法,是多么幼稚和不负责任。幼稚在于,我不可能有机会为国捐躯。不负责在于,我向往早日安息主怀的时候,没有考虑过我的家人:我父母,会成为失独老人;我的丈夫,会成为丧偶的男人;我的女儿,会成为年幼丧母的孩子。

“圣洁、慈爱、公义的神,俯伏在你面前,我向你祈祷!省察我们的过往,默想你的话语。我们心中充满了羞愧。很多时候,我们没有把你的话语存记在心,我们的言语行为、心思意念也没有讨你的喜悦,实在是得罪了你,亏缺了你的荣耀!主啊,愿你的话语光照我。” 经过了一个弟兄的这番代祷,我恍然大悟:我不是为自己而活的,我首先是为了上帝而生存。而这个 “为了上帝”,就等于是为了上帝的教导和话语。而上帝的话语,已经全写在圣经里了。我们必须给自己一些时间,原谅做过很多傻事的自己 (曾爱上一个比我大不止一倍的人)。接受自己,爱自己;过去的都会过去,该来的都在路上。          

三,以正确的祷告为乐。

在我做手术的那天,我还是有些儿戏地进行了一场 “乱祈祷”:我告诉主,我不在乎身体是否健康,也无所谓疾病能否痊愈,唯一渴望的只有 “舒服”,就算真的死在手术台上,只要可以上天堂,那便是最幸福的了。而与此同时,我所在那个团契的全体兄弟姐妹共四十人,在那天,他们于微信群和电话里跟我先生一起同心地做了十个小时的祷告,其中有一位姊妹告诉我:他们不在乎我怎样为自己祈祷,因为神会帮我慢慢修正和改善自己的观点。无论我如何,他们都会牵着手,低头闭目,让上帝做主、做王、做工。结果,出现了他们意料之中的最好结果:根治手术圆满成功。

听说那天,还有一个经商的朋友暂停营业,为我祷告。而他的一些主内同事,也自发加入了那次的祈福,祷告我手术顺利,平安归来。我的一个远房表妹得知后,深感温暖和震动。虽然她还未信主,但我相信,这次的经历,也会像蔡琴见证时说过的话那样:撼动了她长期以来坚守的 “上帝不存在” 这一念头。

总结:

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的不是物质的满足,而是人性。而究竟是谁在掌管着人性以及其它一切?是上帝。

袁立说过:我是一个基督徒,我首先知道,不自义。所以我不会站在至高点上批评别人,因为我也是个不怎么样的人。经历过癌症,我才知道,我们都是不怎么样的人。我们渺小,人生无常,世事难料。但是,在上帝眼中,我们非常 “怎么样”!我们珍贵,我们独特,我们是主眼中的瞳仁,是祂爱惜的子民。中国是很需要福音传讲的地方!每次看到香港TVB颁奖典礼上,很多获奖的艺人上台都会首先说一句:感谢神。这时,我都会很感恩,也会很自豪,因为我们是神的儿女。

(本文作者系广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经历甲状腺癌 经历主的同在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