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重阳节记老传道:有一种人活着就是见证

又到一年重阳日,茱萸含香映黄昏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乏传道人,然而却是缺乏从一而终、一生为主服侍志愿未曾改变的传道人,即便到了耄耋之年,心里却永远烧着年少献上的烈火。

每天早上,教会都有早祷,人数多的时间能有几十个人参加,人数少的时间只有几个人参加,而这几个人中总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她总是跪在那里,随着带领祷告的同工为教会、为国家、也为每个家庭默默的祷告,这个人就是我的表舅妈。

早年的她是教会的传道人,没有读过神学,是我们教会的元老之一。最初教会只有三个人,他们用红纸剪了一个十字架贴在墙上,就开始聚会了,虽然当时教会弱小,但他们三个却是真实的芥菜种,怀揣着内在的生命,在圣灵的引导下,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最终成为我们当地比较大型的教会。起初成立的时间,三个人都是热心传道的人,不过一年下来也没几个人相信,但是他们并不为没有果效做工,而是将结果交给神,自己只管辛勤的传福音。

其实,早年的传道都是借道,之所以说是借道,是因为大家连《圣经》都没有,需要拿个本子和笔去几十公里外的一个村子里面“取经”,往往他们需要花上一夜的时间才能走到,每个礼拜去一次,到了之后已经有人在那里开始讲道了,(原来那个地方聚会是周日全天的,一个传道人讲完另外一个接着上,一天都不休息),他们就赶紧拿出笔纸开始记,因为一夜赶路,所以到了就很困,听着道记着笔记,实在太困了,就凉水洗把脸,继续坐在那里记,一天下来能记不少的东西。到了晚上,他们再一次步行几十公里跑回来,继续干活挣工分,有时候干着活都能睡着。

她在劝勉我时讲到了那些年的服侍,有一次生产队里要往地里拉粪施肥,她是拉车的,后面家里的人帮着推车,走着走着就困得不得了,不知道怎么搞得就拉着车掉进了铁路两边的护路沟里面,就那样都没有醒。

“取经”回来之后,那两天就爱煤油灯下面看看,总结一下要怎么讲,然后等到聚会的时间讲给参加聚会的人,虽然都是一些不识字的白丁,但讲道的准备还是很充分的。到了礼拜六晚上,又开始趁着夜色出发了,要去领取下个礼拜的灵粮。就这样一直坚持了3年多的时间,因为后来他们意外得到了一本竖排版的圣经,那在当时就是一件无价之宝,大家聚会时念上一段,都觉得心里充满了力量。

我的父母也都在那个时间开始信了耶稣,这大多是我表舅妈的功劳。那段时间我的父亲有病,母亲整日以泪洗面,没钱还有病,在那个年代意味着什么,大家应该能够想象的到。父亲不能挣工分,家里生活难以为继,母亲身材弱小,拉粪车也没个人搭把手,往往是装得冒尖的一车粪,前面一个羸弱的躯体在艰难的移动,碰上下雨天,那路就更难走了。

我家和表舅妈家并不在一个生产队,反过来说即便就在一个生产队,也帮不上多少忙,因为那个年代大家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但表舅妈却经常偷偷地跑到我家里给妈妈帮忙干活,看到我家里的情况,看到生活难以为继,她就劝我母亲信耶稣。母亲以忙为借口,多次推脱去不了,这也是实情,家里的确去不了,去信耶稣的话,家就彻底完了。倒是我的父亲,在听了表舅妈的话之后,决定信耶稣,慢慢地经历着神的医治,后来居然能帮助母亲干活了,这使我母亲看到了希望。

表舅妈还是抽空就到我们家传福音,慢慢地我母亲也开始陪着父亲去教会了,那个时间没有教堂,就是在另外一个元老家的院子里。我父母的归信,对于当时的三个创会元老也是一个不小的安慰,虽然是一个病恹恹的人,但他毕竟是个上过初中的文化人,文化水平比我表舅妈的小学要好不少。所以,我父母归信不久,就开始在教会带领大家读圣经了,父亲的身子也一天天好了起来。

正是表舅妈的锲而不舍,使我家能够成为基督化的家庭。每逢过年过节,我母亲都会带着我和妹妹去表舅妈家里,因为我母亲是个孤儿,父母死得早,她的亲属也不照顾她,十二岁的她就担负起了家庭生活的重任。也是后来信耶稣之后,才决定每年在别人都走亲戚的时间,去我表舅妈家里,表舅妈比我母亲大30多岁,他们不像姐妹,倒是挺像母女。

这个习惯也没坚持多少年,因为父母信心的软弱,父亲的疾病复发了,所以家庭再一次陷进入不敷出的艰难之中,表舅妈也不让我们去看她了,因为怕我们花钱。倒是她不断地给我父亲带一些鸡蛋,有时间是三五个,有时间是七八个,都是自己养的鸡下的蛋,舍不得吃就送到我家,给我父亲养身子,想起那个时间,我和妹妹并不懂事,总是偷偷地吃掉一个蛋或者两个。

父亲的信心受到激励,母亲也决定不贪世俗,因此聚会又开始了。父亲的身体也在那个时间有了根本的改变,以前还不能干重活,后来居然能做一些相当重的活了。那段时间为了养家糊口,表舅妈就让我父亲跟着她丈夫做木工,她丈夫也是一个基督徒,不过信得比较晚。这样一来,家里的生计也算有了保障。

后来,父亲开始成为教会的负责人,三个元老也只剩下表舅妈尚在人世。我父亲常常说,我们这一家“若不是你表舅妈的祷告帮扶,根本不可能走到今天”,她是我们这一家的救星,是一个为神真心付出的人。

其实我表舅妈很早就不讲道了,但是她的分享却从未停止,无论什么时间,她都在鼓励安慰那些想要软弱的人,她说自己就是一根拐杖,是神给教会的拐杖,任何一个快要跌倒的人,自己都愿意去支一下。

如今,表舅妈已经80多岁了,却依旧没有闲下来,因着早年高强度的劳动,她双腿不能走太多的路,表哥给她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这辆三轮车现在就是她的腿,风里雨里都会见到她骑着三轮车去坚固信徒。

有一种人活着就是基督,我觉得说的就是我表舅妈这样的基督徒,她从年轻到年老,虽历经风雨,却愈发苍劲有力,我也在基督里衷心祝愿她:日子如何,力量也如何。

值重阳佳节,愿天下老人康安。

(本文作者为基层教会一名传道人。)

相关新闻

接待耶稣的标准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中天使指示我说要我准备准备接待耶稣,我一听不敢怠慢,就急忙准备去了,买了好多的东西,就在家里等着耶稣上门。可是我左等右等就是不见耶稣来,直到晚上的时间有一个风尘仆仆的行者敲响了我的房门,他的形象枯槁,头上头发也不是很多,说是着急赶路,能不能讨碗水喝。我一心等待耶稣,就随便接了一杯水让家人递到他的手上,连门都没进,他匆匆喝完就走了。就这样直到梦醒时分,我还痴痴地站在门口等耶稣呢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90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