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六十四:主耶稣入我心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六十四:主耶稣入我心 己过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本文为第六十四篇连载。

约翰福音14章6节: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人能到父那里去。”

这年中秋节,父母满面春风地跟我说:“国家现在不收公粮了,并且还给粮补,这多好啊!”

是啊,这多好啊!藏在父亲眼中的隐痛不见了,他说:“现在国家的政策多好啊,国家待咱老百姓不薄啦!”并且自此之后,谁要再跟他提及文革或是国家如何,他则总是满脸挂着知足欣慰的笑容,说着这样的话。看他那高兴的劲吧,他就像是觉得,他从就没有被国家遗忘,他曾经所遭受的迫害,终于得到了安慰和补偿,他再就不为过去的事痛楚了。我想,我这点倒是跟父亲很像,不管自己伤得多深,但只要得到一点安慰,我们的创伤就能被抚平。 

在这个丰收的金秋时节,我看着父母的幸福笑容,我的心里真是比蜜还要甜。我想:父母知足了我也就知足了,我要说:神待我也不薄啦!

不知有多少个日夜,我想起父亲眼中那深深的隐痛,我的心就也会跟着痛;我想起年迈的父母还要在地里艰难劳作,而我绞尽脑汁也无计可施,我也就会心如油煎;我想起那在街头乞讨,及和我一样被城管驱赶,还有那无数在艰难中苦苦求生的人们,我也是既辛酸又愤慨……为着这些事,我常在心里恳切地向神求,因我除此之外别无指望。如今,我的这些愿望竟同时实现了,我看到神卸去了我内心背负已久的重担,我也在国家的新政和实际行动中,看到了爱和新的希望! 

我看到神的恩光,不仅是照进了我家里,也普照着中国大地,这可真是令我心潮澎湃!我知道像我这样为家、为国、为苦难者祈祷的基督还有许许多多,而此时千千万万的农家人,也都跟我家一样的喜悦着,所以我以后更要这样向神求!因为我已经明白:出于爱的美好愿望,才是蒙神垂听和喜悦的祈祷;出于爱的祈求,才是合理的求;出于私欲的求却是虚妄,所以我那为自己私欲求的事,才没有得到神的看顾,因那都是对生命有害无益的事。 

想那时,那从天而降、踏光而来的白衣使者将我和母亲带离苦难的幻象,再想我为母亲祈祷以来,她还没再被邪祟附体过,为此最为知足的就是父亲,现在每天的早饭都是父亲做,他说只要我妈不犯病比什么都强,比起从前我妈现在可真是享福多了;而我呢?宝哥待我仅次于他亲生的孩子,他就像神预示我的那样,他不仅成了我在那店里的守护者,并且他还弥补了我缺失的父爱……所以,那幻象不是我的妄想,而也是我蒙恩的预兆! 

神啊,你曾预示我的一切,不管是多么难以置信,但现在都一步步变成了现实,那我还有什么好质疑和抱怨的呢?你真是能不断创造奇迹的神,所以我也只有更加感恩和信靠你,因你给了我莫大的安慰和希望,并且这都是我能看得见、摸得着的幸福! 

家里再不用为了交公粮而必须种那些特定的农作物了,此后父亲就种了些好打理的庄稼和树木,也买了几只绵羊做起了快乐的羊倌,其实这就是父亲一直想要的生活。

我大弟在腊月完婚了,但我没有回家参加他的婚礼。因为,我知道在他大喜的日子里,他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我,而我也不想给他添堵。

转年春天,宝哥的店被黑社会的人看上了,宝哥说这店也赚不了几个钱,不值得跟那种人较劲。然后,随着宝哥的离开,我也在外租了房离开了这里,因我不想与挤兑宝哥的恶人为伍,为此宝哥还很感动地请我去他家玩了一天。从此之后,我虽然没再见过宝哥,但我每每想起他时,我还是会满心幸福。并且,我也从和宝哥的相处中懂得了:只要我将年幼的人看做儿女对待、将年长的人看做父母对待、将同辈的人看做兄弟姐妹对待,人生又何处不是亲情所在呢?如此,我与人相处便没了计较,我也就收获到了许多温情。 

在之后的一年多里,我的住处和工作总是搬来换去,但我却始终做着按摩的工作。当然,我从没告诉家人我在按摩店上班,否则我真就回不去家了。

2008年初夏,我买了台廉价的笔记本电脑,但它对我来说仍是件很大的奢侈品。当我把它抱回家时,我也就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想要它了,虽说我并不清楚这中的具体关联,但我却是能够确信:电脑,将是我未来命运的转折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工具。

年底时,在看似种种巧合下,我又到了一家新店工作,而这已是我离开宝哥那里后换的第四家店了。比起前面的几家店,这里不仅正规而且生意也好,总之我对这里的一切都很满意。从此,我在这里一呆,也就是四年多。

转眼,又到了一个春天。这天在宁静的午后,我独自在前台值班时,我就忽的感到心里空落落的,接着我又蓦地发觉自己不知何时,竟又陷入身心疲惫的状态中了,可这是为什么呢?我现在不是生活安稳,什么也不缺吗?可是……我知道了,我唯独缺了亲近神的心!于是,我这才又怀念起了,我在教堂睡了一觉后那身心得充盈的曼妙滋味,还有我的心与神最为亲近的那些日子!

我想:我从受洗到现在都三年了,可我做好自己了吗?那时我还觉得自己离神很近,可随着诸多琐事的缠绕,我原已全然归给的心,就在不经意间就被琐事逐渐侵占了,所以我现在就似又迷失了方向,我又怎会不觉得空洞疲惫呢?我那想凭自己做好自己的行为,不过就像个没头苍蝇似的乱撞一气,想我连什么才为对、什么才为正确的标准都没有,我又怎么能做得好自己呢?所以,我还得去教堂才是,因我这与神有了疏远的感觉,已经令我感到了惶恐不安。

终于,我在又一个复活节到来的前夕,回归了我阔别已久的教堂。

只是,我的礼拜都是在瞌睡中度过的。直到第三个礼拜日,这天牧师刚要开讲我就又合上了眼,这时就听牧师说道:“我知道有些弟兄姊妹平时很辛苦,所以偶尔有人在礼拜过程中打瞌睡的行为,我呢,也能理解;可某些人要是每次来了都在这睡觉,是不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啊?”

我的眼一下就睁开了,我的脸也跟着羞臊得直发烫。因为我心里很清楚:我第一次在这睡觉时,那是我不由自主;可我后来的瞌睡却是有意为之,这只是因为我还在贪恋我第一次在睡着时的曼妙感。但那等奇妙之事就只有那么一次,这说明我的灵早已得了医治,而我这还想要的心思,就像已经病愈却还在贪恋病床的人一样,这可真是令我惭愧啊!

再看牧师站在台上的辛苦付出,是图个什么?唯一的所图,不就是希望我们能用心聆听吗?希望我们用心聆听,不就是为了我们能更多、更好地得到神的恩典吗?而我从第一次走进教堂直到现在,我有用心听过牧师的证道吗?还有,我来做礼拜,只要赶上这天我值班,同事们为了我能来教堂,她们都争着替我值班,她们替我早起开店门,又替我做午饭……而这一切都是神白白的恩赐,可是我却没有珍惜!所以我说我多爱神,实则却是充满了亵慢!

牧师的话点醒了我,以至于我越想越羞愧。我终于开始用心听证道了,而我这刚一用心听,我就被这位牧师的证道吸引了。她说,对于刚入门的基督徒,看《圣经》时先看新约再看旧约,这样理解起来相对更快、更容易些;她说,主耶稣就是世人的标杆,作为基督徒都应以主耶稣为做人的榜样;她说,藉着主耶稣为我们所流的宝血,我们的罪都可得以洗净……总之她的每场证道,都像是为我量身定制的一样,这令我每次听她的证道,都有着很解渴的感觉。

只是,这位令我有了很大进步的牧师,她的证道我还没听几次,她就离开了这里,说是去了国外。对此,我心里既焦灼又不满,因这里其他牧师的证道,我怎么听也提不起兴趣,这令我正迫切渴慕真理的心又倍感受挫。 

“那位牧师还回来吗?难道美国会缺牧师嘛……”这天,我正在礼拜中牢骚满腹,我就听到神说:“你在这里找什么呢?我不在这里。” 

神啊,我当然是在找你了,我不是想离你更近吗?不是你将我引向这里的嘛,这不是你的圣殿嘛,你怎么说你不在这里呢?我真是又诧异又糊涂,可是神并未回应我的疑问。

礼拜散了,当我满心困惑地走出教堂时,我就忽地得了个迫切的感应。

我急忙回到家,就打开电脑看起了电影《耶稣受难记》。这部电影,我在大院卖碟期间就看过了,我再看就该是第三遍了;我之前看时,觉得就跟看某些悲情剧差不多,我也只是感到同情和扼腕而已,难道我今天再看会有什么不一样吗?不然,我怎么一出教堂,就得了这个启示呢? 

我边犯嘀咕边看,看着看着眼泪就下来了;当影片播放完时,我更是掩面而泣,久久都不能平静。牧师的证道我没白听,经上的新约我也没白学,因我终于看懂了这部《耶稣受难记》的内涵:我看懂了主耶稣为世人舍己的大爱;我感受到了主耶稣被钉十字架时,那不被世人理解的孤独……我在痛哭流涕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平安;我看到了真正的圣洁,也看到了我一直都在主的恩典中;我体会到了什么叫被圣灵感动,并见我的心与主耶稣有了合一! 

以赛亚书9章2-6节:在黑暗中行走的百姓看见了大光;住在死荫之地的人有光照耀他们……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神啊,原来耶稣真是我唯一的救赎主,而你一直都在将我的心带向耶稣,可我那时却误以为你是嫌弃我了,为此我还闹情绪既不去教堂也不看《圣经》……唉,我可真是愚昧又悖逆的人!神啊,从今以后我还要呼唤你,却更要呼唤我的主耶稣,因我若不认为我们舍命的主,将来你也必不认我!

这一刻,我终于走出了我生命中的重重迷雾,因为光明十字架上的救恩,已经照亮我了脚前的路,并明确了我最终的方向:那就是要与主同行,并要心不离主!

从这时起,我一切的祷告,才有了奉主名而求的规范;危难之时我也向主呼救,并都大蒙主恩。而我,也得到了靠主得胜的力量。 

当我再次从教堂走出来时,我又感到撒但的力量在蠢蠢欲动了,我知道撒但向来比我勤快,只是我不知它这次又要耍什么诡计,因此我还真有点忐忑难安。

果然,几天后的上午,父亲就忽然打电话给我说:“闺妮啊,你赶紧回来看看你妈吧,她都好几天没吃没喝了……”惊骇之余,我问父亲是否又打我妈了,父亲虽矢口否认,可我还是相信我的直觉。只是我也顾不上多说,我挂断电话就去跟老板请了假。

我匆忙赶回家里时,已是午后三四点钟了;可我踏进院门的一刻,那里一片沉寂的气氛,却又令我却步,因这像极了母亲第一次发疯的那天。我同样是提心吊胆地走向了父母的卧室,当我小心翼翼的挑开门帘时,我就看见母亲正孤零零的,就像一株枯藤般的,面朝炕头的墙壁蜷缩在炕上;她一动也不动的卧在那,我看不见她的脸,也感觉不到她的呼吸,她就像没了生气一样。

这一刻我害怕极了,怕的就连想抬手去摸一下她的头发,我都不敢!最后,我鼓足勇气喊了一声“妈——”可我喊出来的声音,却是无力而又颤抖的。

我见母亲微微动了,我那紧揪着的心才松了下来。母亲无力的昂起头来,她一看是我便挣扎而起,并一头就扑进了我怀里大哭道:“闺妮啊你可回来啦,你爸他又打我了呜呜呜……”

我一手拥着母亲的背,一手搂着母亲贴在我胸口的头,任母亲像个孩子般在我怀里痛哭嚎啕;而我却只能仰起脸来,将自己溢出的泪逼回去,我怕我的泪会落在母亲脸上,我怕那会惊扰了她的尽情宣泄,所以我是不能落泪的。

不知有多少次,在我痛苦无助、悲伤流泪时,我多渴望我也能有个可以依靠的肩膀、也能有个可以给我安慰的怀抱,也好让我尽情的宣泄一下我心里的委屈啊?而这,一直都是我渴望能从母亲那里得到的东西,尽管我许多的悲伤都是母亲加给我的,可我还是一直在渴望着,我能够得到来自母亲的安慰!可是,从今以后,我再也不能对母亲有任何奢望了,因为我的母亲已经老了,她已经老的给不了我想要的了,而我却是能把她想要的给她了! 

可我好想对母亲说:妈妈,其实我也没那么坚强,此刻若非有神在我心里,我真是连佯装坚强的力气都没有了;所以我可怜的母亲啊,我们正确的倚靠都应当是主耶稣,而不是我们彼此,因为我和你都是一样的软弱无力! 

对呀,我既然知道主与我同在,我何不向主求呢?“主啊,求你赐我力量,求你辅助我的软弱……”我在心里这样恳切的一求,我便得了力量。我眼睑里的泪退却了,它一滴也没落在母亲脸上;我仰着的头便垂了下来,而我的目光就自然地落在了母亲方才卧在炕上时所面对的墙角上。我看见那里歪歪扭扭的、一看就就是母亲躺在那里写的几行字:我的家在哪呢?我没有家;我想我妈妈;我要找我妈妈……

这几行字就像刀子一样,再度刺痛了我的心,泪水再度模糊了我的双眼,但只是霎时间我便什么都明白了!这一切又是撒但在搞鬼,它知道我恐惧什么,也知道我最在乎什么,所以它又攻击了我的软肋!神曾晓谕我,撒但必不至害我家人性命,可我踏进家门的那一刻我就开始动摇了……所以,我又被撒但戏弄了,这说明我的信心我还是不足啊!

这时,母亲的委屈也宣泄完了,我就开始劝她吃饭,可她哭够了就又躺下去了,她还是不肯吃东西。我想了想撒但的狡诈,和我父母前前后后被撒但利用的整个过程,我就变换了下思路说:“妈,您还想跟我爸过吗?”

“我不想跟他过啦!”母亲仍带着哭腔地说。 

“妈,那您就赶紧吃饭吧,等您把身体养好了,咱就跟他离婚去好不好?”我这么一说,母亲即刻就破涕为笑地说:“好,那我现在就要吃饭。”

待我伺候母亲吃完东西,我便问道:“妈,您是不是替我爸烧香磕头来着?”

“嗯,我是替他烧香着,你怎么知道的?”

“您先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了,您不是说不替他伺候那东西嘛,您怎么还是替他伺候了呢?”

“你爸不是忙有时候顾不上嘛,这东西既然请来了要伺候不好不也不行吗?我也就替他伺候了那么一两回,这怎么了?”母亲有气无力又很无辜地说着,我却是急不得也恼不得。

“还怎么了?妈,我就跟您这么说吧,你要是再拜那些歪门邪道,那谁也救不了您;我之所以知道您又烧香磕头了,是因为我信了基督后,我一直都在为您祷告,要不是您又拜了那东西,耶稣是会保佑你的,那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妈您相信我是真心为您好的吗?那您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您就求主耶稣,只要您时刻把主耶稣放在心里,您就能得到主耶稣的护佑;将来天堂就是我们的家,您不也相信我姥姥去了天堂吗?所以您要想将来能和我姥姥还有我在一起,那您心里就只能信耶稣,并且再也不要去拜那些邪祟了……”

“嗯,这下我知道了,以后我再也不烧香磕头了。”这次,我在母亲眼中看到了诚意,所以我也确信母亲再不会在这事上犯罪了。

父亲直到天黑才回来,我迎出门外平静地责怪道:“爸,我妈都这样了,您还有心思下地干活呢啊?我妈都好几天没吃没喝了,您就真忍心把她一个人丢在家里不管不顾了啊?爸,我也不管您是为什么打我妈了,我看你们俩要是再这样下去,你们就趁早离婚算了……”我嘴上虽这么说着,但我心里却是有数的很。

第二天早上,我坐在饭桌旁,看着父母那微妙而又亲密的模样,我便忍俊不禁地泛起了尬尬的笑意。母亲瞄到我的表情后,她便一脸难为情地说:“闺妮,你知道你爸怎么又对我好了嘛,他是怕我跟他离婚了就没人跟他作伴了,所以呀他夜个黑下就跟我说了半宿的好话……”

其实母亲不必解释我也清楚,别看他俩常常打得死去活来,但他俩还是有相爱的一面,否则他俩也过不到今天。我至少知道,他俩是谁也离不开谁,所以我这劝架的方式,就是能令他俩快速和好的奇招。

他俩是和好了,可他俩看我的眼神,就又怎么看我都像是个混蛋了;而我这劝架的方式也不是第一次用,所以他俩也不是第一次看我像混蛋了,可我却非常乐得做他们眼中的这个“混蛋”。

想想昨天,母亲那令我心碎的模样,再看看眼前的这一幕,我越发觉得我这爸妈,就像两个令我哭笑不得的孩子。所以,人的心智是否成熟,跟活到了多大岁数,又有什么关系呢?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六十四:主耶稣入我心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70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