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云南省曲靖市会泽县基督教大事记(1885-1958)

1/6
  • 19世纪的会泽古城.png

    19世纪的会泽古城.png

  • 东川府,受传教士影响的花苗人.jpg

    东川府,受传教士影响的花苗人.jpg

  • 东川府教会学校的院子里,洗衣的孩子们.jpg

    东川府教会学校的院子里,洗衣的孩子们.jpg

  • 伯格理妻儿着汉服照,长子赛姆在会泽出生.png

    伯格理妻儿着汉服照,长子赛姆在会泽出生.png

  • 梁发琪牧师夫妇.jpg

    梁发琪牧师夫妇.jpg

  • 张道惠牧师全家.jpg

    张道惠牧师全家.jpg

注明:凡是文献在清代称“东川府”的地方,都是指今天的云南省曲靖市会泽县,而不是今天的昆明市东川区。

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

1885年,圣经基督教教会的英国传教士托马斯·索恩与万斯通两人等遣来华,入境后他们从上海沿长江溯江而上到重庆,再从重庆经宜宾、云南昭通,抵达东川府(今云南省曲靖市会泽县),并在这里租得房屋展开传教,建立起圣经基督教教会在云南的第一个传教站。由于会泽县地处昆明与昭通交通路上,似乎不属重要城镇,于是,两人从会泽起程前往昭通,1886年在昭通市建起了该会在云南的第二个传教站。次年,万斯通从昭通到昆明市建起该会在云南的第三个传教站。——《云南基督教史》

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

加拿大美道会在会泽县开工。——《中华归主》

美道会于一八八五年差范石、宋理两位牧师从英国来华传教。美道会于内地会合作若干年。由戴德生牧师建议选择云南东北部为传教区。所以一八八五年美道会便在云南府、昭通府,一八八六年在东川府开工,云南府不久因传教师去世,人手不足而撤退;但后来差会再派传教师驻理云南府。——汤清著:《中国基督教百年史》香港道声出版社,1987年10月,第463页。

清光绪十四年(1888年)

英国圣经基督教会又派传教士柏格理、邰慕廉、苏慕才到会泽传教办学。邰慕廉牧师,他毕业于牛津大学,道德文章均称上乘,到会泽后凭其渊博的学识结识了一些教育界人士,并为一些准备留日的公费生补习英语,如唐继尧、李佩衡等,都接受过他的教育,后经会泽教育界人士的介绍,在丰乐街以永租的形式向彭姓谋得一片民房,占地约三亩(今学校东面原城墙处)。——《基督教在会泽的办学的历史》

清光绪十六年(1890年)

1890年5月底6月初:大约就在这一时期,邰慕廉的处境异常艰难,征得万斯通的同意之后柏格理出发去了昭通。途经东川,柏格理出去卖书。“在回来的路上,”他说,“我去理发。就在理发师折腾我的时候,我的老毛病又犯了,过了一会我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泥土地板上,我拼命地想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浑身被汗湿透了。这样的情景让我非常害怕,我在中国的内陆深处昏倒了,厚着脸皮用汉语求助:‘ 我身上很痛。’”这是柏格理的身体在向他发出不可以长期过度劳累的警示;然而,自那以后,类似的突发疾病却伴随了他一生。——《塞缪尔·柏格理》格里斯特

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

会泽县丰乐街设教堂一处传习耶稣教,名曰福音堂,建自光绪十七年,系买邱姓地基起盖。堂属英国中华式样。《续云南通志稿》卷八十七“洋务志·教堂”,第44册第1-2页,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刻本。

万斯通牧师勇敢地和疟疾进行长期斗争,同时他还在全力以赴地工作,但最终他的身体还是吃不消,不得不离开昆明。同事们商量过后,安排他前往东川,东川位于昭通和昆明之间,在这个城镇里新设一个传教点,希望那里的气候能够对万斯通的康复有所帮助。弗兰克·邰慕廉来到昆明协助工作。——《塞缪尔·柏格理》格里斯特

4月1日

由于万斯通先生及其夫人的努力,会泽传教的工作局面打开了。——《在未知的中国》

1891年10月初:

9月23日索恩去世之后十四天,柏格理和韩素音女士来到东川城,方才得知自己亲爱的老校友萨姆·索恩已经离世。“我记得,”他写道,“我在希贝尔的第一个学期萨姆和我争夺数学奖是他赢了,第二年是我赢了,但终究他还是在我的前面赢得了这项光荣的奖励。”柏格理被突如其来的噩耗惊呆了,不过他很快清醒过来,决定把未婚妻留下,第二天便匆忙赶往昭通。柏格理走出东川没几英里就遇上了万斯通,正带着索恩夫人来东川换一下环境,并听说雷姆博斯先生独自在昭通负责传教工作,于是就匆忙北上赶往昭通去帮忙。——《塞缪尔·柏格理》格里斯特

威廉·雷姆伯斯1891年11月抵达昭通,随柏格理、邰慕廉等往返于昭通、会泽两地传教,1905年离开云南。——《云南基督教史》

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

1892年1月24日,圣经基督教教会在滇的全体传教士万斯通、柏格理、邰慕廉和雷姆伯斯四人聚集在会泽开会,“决定放弃昆明:我们仅有足够的力量在昭通和会泽开展工作。”这次会议还决定,柏格理和雷姆伯斯驻昭通教堂,万斯通和邰慕廉在会泽继续“东川府”教堂的工作。——《在未知的中国》

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

柏格理因病移居会泽,与邰慕廉互换传教站,负责会泽教堂的传教工作,并于县城北郊(即今水城)建盖传教所。——《在未知的中国》

清光绪二十年(1894年)

1894年:柏格理在东川。1894年3月,柏格理的长子出生。四月份来自澳大利亚的欧内斯特·派珀牧师抵达昭通。一个月之后,邰慕廉在预先没有告知的情况下来到东川,不过他来得正是时候,因为三天后柏格理疟疾发作,高烧至华氏103.50度。在年轻人张银根的帮助下,柏格理走访了东川周边的村庄和集市,其中有两个重要的地方,娜姑和水城引起了他的特别注意。——《塞缪尔·柏格理》格里斯特

柏格理牧师驻会泽传教,加紧传教工作;在传习所,每日布道的平均数字大约40人,姐妹们则于下午挨门挨户去访问。3月19日柏格理长子赛姆,在会泽出生。——《在未知的中国》

柏格理接待莫理循博士,这位博士后来成为《泰晤士报》驻北京的通讯记者。柏格理的日记里有相关的模糊记载:“我们有几次在一起”,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两位绅士惺惺相惜,由衷地尊敬着对方。柏格理带莫理循博士去参观东川的文庙,博士先生对圣人匾额上的雕刻大加赞赏,说在中国和日本的同类物品中,它是最精良的。——《塞缪尔·柏格理》格里斯特

(澳大利亚人医生、记者、旅行家莫理循4月8日访问会泽教会,记载了柏格理等传教士在会泽的工作):在东川城的东北角,我高兴地找到圣经基督教会东川分会。东川教会有四名传教士,萨姆·波洛德(柏格理)夫妇和两名女助手;其中有一名女助手还是我的同乡。我相信这个教会所在地是全中国来最令人称赞的。波洛德先生是个十分活泼的年轻人,充满热情,为人朴实,很精明。他没到一地都受到热情欢迎,与各级官员十分友好;在东川城10英里范围内,没有一户家庭不欢迎他及其美丽的妻子。他对中国的知识十分丰富,是中国西南造诣很深的研究中国的学者,他还是中国内地教会边远分支机构的检察员。——《中国风情》

10月17日

柏格理于会泽召开会议,会议决定在会泽筹建一所小教堂,设备和建筑费用不超过一百英镑。统计:我们有两个中国佣人,一座小教堂,三个传教场所,86名主日学校小学生,还有共三位汉族教徒。——《在未知的中国》

1894年12月3日离开东川,启程回英国度假。柏格理度假期间,林树德来到,先在东川学汉语,后到昭通,然后又到东川。——《塞缪尔·柏格理》格里斯特

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

1900年英国牧师卫斯理在会泽县传教,1904年开始入宣威传教。——   《滇东北苗族教会史略》

1900年希克斯在东川创办布道员培训学校,最初只有三名寄宿生。——《塞缪尔·柏格理》格里斯特

云南发生义和团大暴动,教会财产完全被捣毁,云南府传教士往海岸避难;只有克利恩夫妇和希克恩牧师留在会泽,事后继续广传福音。——《中国基督教百年史》

1900年7月前后在东川接索恩夫人。义和团运动,撤离至上海。——《塞缪尔·柏格理》格里斯特

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

张道惠牧师,1902年来华抵达昭通,往返于昭通和会泽传教。——《云南基督教史》

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

东川(会泽县)的工作乃著重于(布)道和教育方面。邰慕廉牧师(一八八六年来华)多年协助政府的学校。——汤清著:《中国基督教百年史》(香港)道声出版社,一九八七年十月初版。 

柏格理派王西拉、王胜木到会泽县苗族地区长住传教。——《基督教在滇黔川交境一带苗族地区史略》杨汉先

清宣统元年(1909年)

(英国记者丁乐梅到访会泽,万斯通牧师为其治疗胳膊,短暂停留几个月):在东川府,A·伊万斯牧师和他极其好客的太太接上了我的胳膊,还尽可能地招待我----他们简直像我的亲生哥哥和姐姐,使得我在此的短暂逗留成了一段极为愉快的回忆。——《徒步穿越中国》丁乐梅

清宣统二年(1910年)

1910年上半年:1910年1月中旬,柏格理抵达昆明。循道公会干事查尔斯·斯特德福特牧师定于六个礼拜之后到云南,要求到阿迷州去接他。因此,柏格理改变原计划,决定对东川一带进行访问,然后返回昆明再南下接人。2月2日,柏格理抵达东川,他看到埃文斯夫妇正在努力地向城里居民和周边村寨中的汉人、土著人传教。柏格理帮他们做了两个礼拜。然后赶到老鹰山。柏格理三日后来到大水井,这是内地会的一处分堂。之后再到洒普山。3月4日柏格理乘火车前往阿迷州,在那里接到斯特德福特先生并一直护送他抵达东川。但是,由于修铁路的悲剧引发起义,当局不允许他们再往北行进。最终由于东川的行政长官以及各级城市官员都不同意斯特德福特先生进入发生动乱的地区,因此他只好返回昆明,再乘火车到海防。柏格理回到东川,但地方官员依旧不批准他往更远的地方走,于是,接下来六个礼拜的时间里,他就用来教米尔恩和王树德汉语。直到6月25日,当局终于解禁。——《塞缪尔·柏格理》格里斯特

民国元年(1912年)

柏格理夫人和他们最小的儿子欧内斯特于3月16日抵达昆明,但后面三周的旅程没有得到批准。4月1日他们获准前往东川。4月7日是复活节,250名教徒参加了礼拜并领取圣餐。在东川的传教团驻地柏格理写道:“埃文斯先生特别辛苦,他勇敢地挑起了所有的工作重担。信徒们善良虔诚。星期天来做礼拜的人很多,城外五个传教点做礼拜的人更多,感谢上帝。”——《塞缪尔·柏格理》格里斯特

1912年,由苗族传道员王西拉、杨芝两人先到会泽落雪山传教,其后转到寻甸的彝、苗族地区传教。——《云南宗教研究》1989年1期25页

1912年至1915年,张道惠在会泽主持教会工作。——《塞缪尔·柏格理》格里斯特

张道惠先生和一位年轻的汉族同事梁发其牧师一起,共同主持东川城内的学校与教会。——《在未知的中国》

民国二年(1913年)

葛泼部落,另外一个中国西部的土著部落正在开始敲打我们的大门,请求给他们派去布道员与教师。东川的埃文斯牧师已经发现了大量的这类人,并在尽他的最大努力将福音带给他们。

根据埃文斯先生的描述,他们居住在距离东川城两三天路程之内的许多村寨里。其中有些人参加了老鹰山的苗族教会,而早在四年之前,埃文斯先生偕夫人就访问过一些葛泼人的家庭,并邀请他们听福音讲道。可以说目前的运动在很大程度上是早期辛劳的结果。由于埃文斯先生在这些人居住的地区进行了一次为期几个月的深入旅行,他走访了19个村赛,随行的汉族布道员傅先生,则在不同方向访问其他村赛,总共发现了有2600位葛泼人盼望得到基督教信仰的教育。在东川南部居住的3000多人中,同样存在着这种活跃的情况。埃文斯先生打算在新年之初就拜访他们。——《西南传教士档案揭秘》

民国三年(1914年)

张道惠牧师:“已经在葛泼人中待了两个星期,安排好了他们大约另一个月的事务。从迤车方向的大路两边过来了上万名新的探访者,需要大量的书和老师。偶像正在被烧毁,大规模的运动正在发动。我们希望能够收获许多纯金的谷粒”。——《西南传教士档案揭秘》       

民国四年(1915年)

在中国西部部落人中的开拓。张道惠先生为他开拓居住在东川附近山区部落的热情发现了充足的空间。他对于此行的描述提供了关于被这些人占据的荒野区域中应注意的情况,马恒是他巡行线路中的一个地点。需要从县城出发经三天的时间才能到达,在第三天有一段8英里长的沿着山的一边的下行路段,尤为险峻与崎岖。在他记述的情节中,足以显见其中的辛劳。他说道:礼拜日我们开启了一所新的学校兼小教堂,聚集着一群安静与注意力集中的会众,到夜晚有相当多的人通过幻灯片学习福音真理。我走访了一些散布在临近各处的教义询问者的家庭。去访问一个此前没有外国人到过的地区是很有趣味的,我发现所有的人家都已经移除了全部偶像,而《圣经》文本与赞美诗集则取代了它们的位置。—— 《西南传教士档案揭秘》183页

民国五年(1916年)

张道惠牧师:在东川府及周边的工作和悲剧。在这座城市中,工作保持着正常运行。学校教学繁忙紧张,运转良好。街道店铺的布道令人十分鼓舞,表现在听众人数与注意力方面。无论正午和夜晚,在大多数日子里,这个布道所都开放,里面总是坐满安静的、注意力集中的听众,这自然意味着将来的收获。而原住民中的工作进展迅速,尤其是葛泼人方面。有六座学校已经开办,只是在迅猛的扩展面前多次显露出缺乏老师的问题。——《西南传教士档案揭秘》

(英国诺曼奉献英镑,新建传教点)。1916!——标志性的日期。传教点被命名为“加迪夫的诺曼”,这个名字将永远与会泽关联。他的25英镑捐赠被用来购买了房屋与地面。因此,我们现在有了一个“诺曼纪念馆”。我们还在等待着另外一项捐助诺曼爱心捐赠,他(或她)将送来25或30英镑,使我们能够怀着愉快的心情圆满地开始一座小教堂的建设。——《西南传教士档案揭秘》

民国九年(1920年)

1920年在云南东川(会泽)举行的圣道公会年议会,组织了一个国内布道委员会。委员会由年议会的全部传道士,无论按立或候补、汉人或少数民族组成,从他们当中再推举一个委员会来监督工作并对年议会做逐年的报告。一个布道工作者已经被差遣到紧挨着云南边界的贵州威宁,该处是三十年来,宣教师渴望占领的一个战略中心。年议会的按立牧师同意每人每年交五元来赞助这个工作。  ——《中华归主》

民国二十年(1931年)

会泽基督教循道公会恩泽圣堂建“新华药房”,创建人为英籍牧师顾维德。 据所查资料考证,恩泽圣堂新华药房属会泽县第一家西医药机构,其所开展的预防种痘工作,也属会泽先例。  ——《会泽县卫生志》

1931年,英国牧师邵慕廉(1925年死于英国),年老退修回国后在英国逝世,当信息传来时,会泽教育界人士聚集在会泽中学大礼堂,悬挂了他的遗像,进行了隆重的追悼仪式,追悼外国人恐怕是第一次,说明当时的社会是积极的支持。——《基督教在会泽的办学的历史》

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1936年)

顾维德,1934年至1936年驻会泽,任会泽教堂主任牧师。——《云南基督教史》

1934年建造现在的礼拜堂,后有新建两层楼校舍一所,右边有西牧师住宅,对面街有华牧住宅一院,由于杨建烈牧师德高望重,本着基督的宗旨育人传道,不但礼拜堂坐满了人,连晚礼拜(今礼拜堂前及右边一排房子)也容纳不下。礼拜堂名“恩泽圣堂”,学校改成“兴华小学”,统称英国循道公会,当时的教会可以说是最兴旺最繁荣的时期。——《基督教在会泽的办学的历史》

1934年时只有杨建烈牧师兼任校长,西国牧师有顾维德他的师母开始办一诊所,每日义诊不下百余人,由于杨建烈牧师的认真负责,在当时会泽的学校算是首屈一指,教会来说也算发展到了最高峰。——《基督教在会泽的办学的历史》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

10月,会泽盲人罗述义创办义光盲哑学校,校址在昆明武成路吉云巷。(罗述义是教会送往上海虹口盲哑学校学习,回来后在昆明为盲哑人的教育事业做出不少贡献。)——《云南省昆明市盲哑学校校史》

民国二十九年至民国三十三年(1940年—1944年)

梁发琪牧师任中华基督教循道公会西南教区会泽联区长。——《李氏家谱》

民国三十年(1941年)

(迤车镇)有一所基督教办的兴华小学,教员2人,学生46人;其经费由基督教会开支。——《迤车镇志》

2月22日

耶稣堂填报教产登记声请书一册

声请者之国籍及教会名称:英国    中华基督教循道公会

取得权利年月日及来源:民国二十八年四月八日

土地管辖机关:云南会泽县政府

使用范围:幼稚园

名称:中华基督教循道公会会泽恩泽圣堂

英籍牧师:宋成章

华籍牧师:陈师博

——《云南基督教档案史料选编》

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

会泽联区于4月6日召开了”会泽循道公会四年前进运动计划委员第一次会议”,决定成立 “会泽循道公会信行前进团”,“以便达到前进运动之目的”,呼吁“各同工本主基督牺牲之精神,自身健全团结起来共同为本教会之善工努力是所企盼!” 并决定 “信行前进团” 的团员 “暂以本会委员为基本团员;凡基督徒不分性别,经基本团员介绍由委员会决定即可接收为正式团员。” ——《云南基督教史》

民国38年(1949年)7月

由会泽县基督教创办的私立兴华小学校董事长、牧师陈师博的外甥赵永生从外地弄来一套16毫米的电影放映设备及几部美国影片,在参议会小戏台(解放后称老人民会场)放影。电影票或送殷贾巨富凭票捐输,或无定价公开买票,或入场时零星捐点,约放映半年,会泽即告解放。其实教师们枵腹从公,募捐亦无结果,在会泽军事管制委员会支持下,通过清算斗争,年底教师们才领到当年工资。尽管如此,仍为会泽电影放映之滥觞。——《会泽县文史资料》第五辑

1950年

朱瑞光(会泽人):为西南教区第一个中国籍主席,于本年九月间由昭通经昆明赴上海开会。   ——《云南基督教档案史料选编》

1952年

云南省工作组来到会泽,将外国传教士送昆遣返回国,从此以后,基督教终止了在会泽的活动。——《会泽县基督教工作情况及现状分析》

1958年

到五十年代后期,由于国家对会泽娜姑等地的电厂建设,从外省调来不少工人,其中有的信仰基督教,约20人。——《会泽县基督教工作情况及现状分析》

相关新闻

柏格理铜像在云南省曲靖市会泽县东风小学揭幕

2018年10月10日,柏格理先生铜像揭幕仪式在云南省曲靖市会泽县东风小学隆重举行。会泽县副县长熊凤、县政协副主席尹正祥、县教育局局长张宏等领导出席仪式。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