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六十六:面对神的恩典与呼召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六十六:面对神的恩典与呼召 己过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本文为第六十六篇连载。

爱你,就会为你;但若只想得到不想付出,那就不能为爱,反为不义。

主的恩典再次印证了,我之前所有的焦虑仍是出于信心不足,所以我有欢喜也有羞愧。我想这回我的信心可是足了,那我就继续向主交托向主求吧!因,在主如此丰盛的恩典下,我任何的焦虑和忧愁,真就都是无谓而又多余的。

由此,我的生活,便步入了得了这样又求那样,不住向主求的状态;我也完全沉浸在了,这不断求也不断得的喜悦中,悠哉的静享着,这充满奇异恩典的美好时光。

直到这一天的早上,我又习惯性的跪在地上,当我还想向主求些什么的时候,我却蓦地愣住了,我忽然发现:我曾想要的都有了,我竟已是求无可求了!这时我就听到主说:“凡是你向我求的,能给你的都给你了,你还想向我要些什么呢?凡是你所需的,能满足你的我都满足你了,那我想要的又在哪里,你有给过我什么吗?”

我的泪一下就涌了出来,因为主的话是如此忧伤;主的忧伤里分明是有着对我的,莫大失望和祈盼!因为我看到了,我在主面前,一直都是得了这样又要那样,俨然就是贪得无厌……可无论我是怎样的,主啊,你总是温柔地待我;而我却只知向你索取,我也的确从未回报过你什么!可是我的主啊,你是神,你会需要我的什么,我又能回报给你什么呢?

于是在圣灵的感动下,我就看到了我与家人之间的情感纠葛:家人虽曾伤我甚深,我却始终对家人心心念念,而我唯一的奢望就是希望家人也能爱我……原来,不管是人的爱还是神的爱,所有的爱都是一样的!所以主啊,你如此的爱我,也是希望我也爱你?可我不爱你吗?

主说:“你真的爱我了吗?”

这一刻我扪心自问,竟发现我真的没有爱主,这可让我情何以堪啊!爱你,就会为你,我一直都懂的。可是在我与主之间,向来都是主在为我,我又哪里是为主的呢?我不过是将主当作了我无度索取的倚仗,至于我爱主的心,它又在哪呢?主爱我的心,胜过我爱家人的心;主对我的祈盼,也胜过我对家人的祈盼;我令主的失望,就像我曾对家人的失望一样······所以,我若真的爱主,就当想主所想,忧主所忧······可是我的主啊,毕竟我曾经承受了太多的苦难,所以求你暂且让我这样下去吧……我既感动又羞愧的抹着泪,却还是没皮没脸的矫情起来。因为,我知道主是多么的爱我,所以我也想在被爱的包围中任性一把;我也知道,我这就像是在复制庄子在他父母面前的所为,但我就是也想体验一下,这在被娇宠下的任性,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我即便如此的向主求,我仍是得到了主的应许,但主的应许却是满了无奈。我虽是心有愧疚,却还是选择了继续的一如既往,但我也明白这只是一时的。

不久后,这天跟朋友闲聊时,我就说起了那个午夜的广播,不想朋友却惊道:“打住,你没事吧?我很负责的告诉你:在那个年代,大陆根本就不可能收听到香港的电台广播,就是现在也不可能!”

怨不得我再也没找到过那个电台呢,原来它根本就不存在!?这就是说,那也是神赐予我生命中的奇迹!

朋友离开了,我却还在愕然的追想着,那个午夜的点滴……原来神对我的恩典,比我熟记于心的还要多!可是神啊,我真值得你如此待我吗?你让我听到的那个故事,到底又是什么意思呢?

哦,我知道了:原来,我始终都不曾放下我心里的稻草,那一直萦绕在我生命中的故事,一直所指的就是我!那个午夜,从收音机传出来的美好声音:它是神对我的呼唤,因它奠定了我向往基督的心意;它是神对我的预言,因我直到现在,都还在演绎着那故事中,即使神千呼万唤,却也不肯放下稻草的人!

忽的,我就仿佛看见:我们天上的父,祂就忧伤的站在天堂的门口,祂在祈盼着祂迷失在地上的儿女们,都能快快回到祂的面前;祂就仿佛已然这样翘首以盼了千年,直待祂的儿女们都能如数归来!再看我,整天又在做些什么……当感动与羞愧又一起交织而来时,我不禁再次掩面而泣!

我正哭着就又听见主说:“你何必悲伤哭泣呢?起来,随我去做工吧!”

是啊,我哭又有什么用呢?只要我放下一切去做属神的工,自然就无愧了!可这一刻,我脑海中涌现的却是,我听来或从福音电影里看到的,那些贫困交加而又饱受异样目光的传道人,霎时我就慌了!我忙抹去眼泪跪倒在地,说:“主啊,你真的在呼召我吗?求你,千万不要差遣我去做什么,因为我怕失去现在的一切……再说,我就是个一无是处的人,我就连个小学毕业证都没有,我又能为你做什么呢?所以主啊,求你暂且不要差遣我去做什么,但我会尽力去为你做些我能做到的事的。”

自此,我就开始买《圣经》送与他人,我想像马阿姨一样通过送人一本《圣经》,去开启一个人的信主之路;我也更加努力的待人好,也想像董莉带给我的感动那样,去影响人去就近主。虽然我这样做的时候,主常明示我:祂并不缺乏这样去做的人,这也不是祂想要我做的工;我虽没有任何属世的文凭,但我在祂那里已经毕业了等等的指引和鼓励。可我却在半信半疑间,更加努力的去按自己的心意去做,为的就是逃避主的差遣,并为自己的亏欠感寻求着心理平衡。

此时的我,并不知道有多少基督徒,每天都在恳求被主使用,我却连主的安排是什么都害怕去听,我仓惶的选择了逃避。

哥林多前书:1章26——30节: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也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但你们在基督耶稣里是本乎神,神又使祂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

我明白这经文,又有主在我心里动工,可我还在怕什么呢?我也不停的这样问自己。我想,我眼前的生活对于别人来说,它或许是再普通不过了,但对于从苦难中走来的我来说,它就像我的天堂;而过去的种种,却又常常令我心有余悸。总之,现在的一切,给了我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和满足感;而未知的一切,又都令我感到莫名的惶恐,所以我害怕眼前的一切发生改变,就像它一旦改变,我就会回到从前一样。而我的怕里面,却还是不够信。

时光荏苒,转眼就到了2012年。这年,世界末日的话题漫天飞,我也整天抱着电脑搜罗着,来自各种信仰的末日论。但最后我也是一笑了之,因为我记得经上说:那日子没人知道,唯独父知道。不过,我却因此而在网上发现了,令我一看就迷上了的证道视频。

我想,网上这位牧师的证道既精彩又深入我心,那我又何必去教堂呢?因此,我又不去参加礼拜了,并将业余时间都用在了看视频上,且一口气就连续看完了,他所有的证道视频。

这天休息的时候,我打开电脑一看,这都好多天了那牧师的视频还没更新,我不免就心急火燎起来。这时便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说:“你又在这里找什么呢?我也不在这里!”

我暗自唏嘘道:“神啊,你说你不在那里,又说不在这里,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神:“我不就在你的心里吗?你为什么还要寻来找去的呢?”

是啊,神不就在我心里吗?那我找的又是什么呢?我明白了:我去教堂做礼拜,应是抱着敬拜神的心而去,而不该抱有对牧师的崇拜而去;我在上网上看证道,也应是抱着亲近神的心而学习,而不该痴迷于个人。因为我已然看到,就在我对任何人或事的热度大过神时,那一刻在我心里便没了神。我则应以《圣经》为据,并时刻默想神的话,凡事都要以主耶稣为榜样,这就够了!

“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想想,主耶稣尚且如此,那我还怕个什么,还贪恋个什么呢?于是,我又在感动和羞愧中哭了一通,并最终表示:我愿意接受主一切的安排。

 而后,我就非常巧合地,学会了简单的使用word软件。并且,我的手放在键盘上打字的感觉,向来令我有种说不的热爱和奇妙之味,它对我就像有种强大的引力。从这时开始,我就常隐隐的看到一个别样未来,但我却从不敢相信。

夏末,我家搬进了拆迁房。我的俩弟弟各得了一栋两层别墅,因家里拿不出太多的钱,交付需要补交的房款差价,我哥就放弃了自己的权益而成就了两个弟弟。

在我受洗后,我就主动跟哥哥和解了,但那时,我只是不想让母亲看我们兄妹不和而难过,我才在表面上原谅了他;而今哥哥的有苦不说,和他那甘愿舍己的精神,既令我感动和同情又令我钦佩,我就打心底里,原谅了他的全部。其实,我也挺为哥哥难过的,因为在我们五个当中,父亲最苦待的人就是他。我虽然搞不懂父亲是怎么想的,但他早晚都会为自己的偏心后悔的,特别是在这分房子的事上,他哪怕是让他们哥仨抓阄来决定,他都不该有意让我哥让步,因为我早就预见了,他把房分给我大弟将是什么后果。

可是,我并不想眼睁睁看着那样的事发生,因为那太悲哀了。所以,我早就劝父亲,分给大弟的房子,务必要写在父母的名下;搬家前,我又建议父母搬进小弟那里,也劝小弟主动邀请下父母,可小弟并未听我的,最后父母还是搬进了大弟那里。

2013年春节前,母亲来电话说:“闺妮啊,你回家来过年吧,要不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多可怜啊?”

曾经,每逢佳节我却漂泊在外,为此我没少掉过眼泪,可从何时开始,我便不再为此悲伤了呢?那是从神驻进我心里开始,我就不再感到孤苦伶仃了,我也就不再为此而流泪了。但母亲的话,却也感动的我热泪盈眶,因为我已经好多年没回家过年了。

我忍着想哭的冲动,说:“妈,我一个人也挺好的,您不用惦记我,再说,您不说嫁出去的女儿,不能在家过年什么的吗?所以我还是不回去了吧?”

“哎呦,那都是迷信……”母亲的话真是令我哭笑不得。因为,自我结婚那年开始,为了回避母亲的忌讳,这么多年我就再没回家过过年,我即便回去也是跟姐姐一样:若是年初二回家,就要在初五前离开;若是年初五回家,就得在十五前离开。看来,如今母亲对我的爱和需要,已然跨越了她那套迷信理论,而我也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回家过年了。

但我这个年过的并不愉快。在我回家的几天里,白天我忙里忙外,晚上却只能辛酸的睡在长椅上,我不但是脖子落枕浑身疼,还被冻得感冒了。并且大弟还是没给我好脸色。但为了母亲,我也没什么忍不了的,即便是委屈,我也不会让他们看到我的眼泪。

2014年年底,在我回家之前,哥哥和小弟就已经回去了,他们提早回去正是在我的督促下,去把家从我大弟那里搬去隔壁小弟那里。因为这一切就像预料的那样:父母搬到他那都搜刮够了,他再也看不到油水可捞了,他也就开始变脸了。原本父母唯一的砝码,就是分给大弟房子写的是父母的名字,可父亲却一声不响的,就又把房子过到了他的名下,那他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

搬家后不久,父亲就在市区找了个看门的工作,家里就剩下了母亲一人,大弟几乎每回家一次,他就会把母亲气病一次。而我,正是在母亲一个个的诉苦电话下,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我这才又说服小弟,让父母搬到他那去。

当我到家时,我直接就进了小弟的院子,透过窗户我见母亲就在客厅里,可无论我怎样叫门,她就像听不见一样。直到哥哥和小弟抱着东西从隔壁过来用钥匙开了门,我这才进到屋里,并看清了母亲那憔悴而又木讷的脸。我困惑的看着母亲,深感这是不该发生的事,可小弟只说妈又病了,对于其它便是一问三不知了。

不多时,哥哥和小弟就搬完了最后一部分东西,父亲也在这时回家来了。母亲坐在客厅的长椅上,她目光空洞一动不动的呆愣着,她对于周围一切一点反应也没有;父亲、哥哥和我未过门的嫂子及小弟,他们彼此寒暄如常,母亲在他们眼中也像是不存在一样,他们就像早已习惯了母亲的这副模样;而他们这般的习惯,却也依旧令我感到悲哀和心寒!

我伤感而又彷徨的进了厨房,我扫了眼里面的饭菜,我虽是饥肠辘辘却又一口东西也不想吃,随即我就又转回了厨房门口,看向了呆坐在长椅上的母亲。就在这刹那,我和母亲的目光产生了碰撞,忽的母亲就像受到了巨大惊吓,她竟一跃而起边大叫着“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边就跳起来向外跑!

一旁的家人顿时惊的目瞪口呆,我忙冲上去一把抱住了母亲,并将她按回在长椅上。我当即单膝跪地紧握着母亲的手,闭上眼在心里恳切的祈祷道:“主啊,求你看顾我的母亲,求你像赶走众多污鬼一样,也赶走我母亲身上撒但一类的邪灵,阿门!”

就是如此简短的祷告,母亲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并且她就像刚看见我似的问:“闺妮,你啥时候回来的?”而这也是我回来后,我从母亲口中听到的第一个声音。

我欣慰的笑了,我抬起头来的一刻,却见家人那惊愕的目光,已从母亲身上转到了我身上。我想他们或许是搞不懂,为什么母亲发疯时单单会怕我;为什么母亲又在我面前瞬间恢复正常了吧?于是,我就很高兴的告诉了家人,这是因为我信了基督,那是主耶稣的医治和看顾,这并非是我的力量。借此,我也进一步向小弟传了福音,最终他也走上了信主的路。

母亲脸上那不正常的状态一扫而光了,但她显然很疲惫,我就扶她去卧室睡下了。

当母亲一觉醒来后,她就对我说:“我怎么记得昨天还是秋天呢,这怎么一下就过年了呢?”在母亲断续的叙述中,我这才得知,原来她在十月份就病的什么也不知道了。可是,父亲和我俩弟弟如今都在离家并不远的市区,难道他们就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妈病了吗?

接下来的几天里,当街邻们纷纷对我说,我母亲从十月份开始,她是如何疯癫的在村里讨吃的,又是怎样的在寒冬里,只穿着单薄的衣衫和拖鞋走在雪地里时,我的心就碎了,也愤怒了!

转而,我就将父亲、哥哥和小弟数落个遍。我责怪父亲,不该将我妈一个人丢在家里,并让他在是他,还是我回家来照顾我妈,或是找个能带我妈一起工作的地方,做出选择。最终,父亲答应回家来,但得等他老板找到接替他的人,他才能回来。

我又说哥哥,不该逃避他应当承担的责任,理应担起他长子的义务,并要督促俩弟弟对父母进行赡养,而不应该总是对什么事都保持沉默。最后,哥哥也点了头,当晚他就召开了一次,他们哥仨该怎样赡养父母的家庭会议。

初二过后,他们就都陆续离开了,家里也就剩下了我和母亲。在我照顾母亲的过程中,当她又告诉我,她是在我大弟请“大师”到家里来做法请财神,并又把她气了一通后,她才又犯病了时,我就明白她为何又被邪祟上身了。如此,我心里反倒平静了。因为,就在那年中秋,我被大弟气的不吃不喝,不断向神求问的时候,我就知道了:神能籍着我救我全家,若说有个例外,那个唯一的例外就是我大弟。可我一直都不想放弃,我总是希望可以感化他……但,我现在终于信了,也终于对他死心了,因为他生来就是个甘愿走恶道的人。

随后,我又问母亲,那天她看到我的时候,为什么吓成了那个样子?母亲却惊疑的道:“哪呀,那天我看到的根本就不是你,我看到的是一团又大又亮的光,就像个大太阳,真是太亮太亮了,简直都吓死我了!”

母亲的这般回答,真是令我又诧异又惊喜!我一下就想起了,那关于光的异象;还有阿福逼我分手,我抱着《圣经》痛心的哭泣时,我所得的那句启示:此后《圣经》就是我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是啊,神就是爱,就是光,这真是千真万确!并且我也更加确信,那三一的真神,真是与我同在了!所以,我也理应无惧邪恶,也更要坚信主的安排,一定都是好的。

我侍奉了母亲一个多礼拜,并每晚为她祷告。母亲虽然好转了,但我还是不放心她独自在家,于是我就给了姐姐钱让她来接替我,直到几天后父亲辞了工作回到了家里。

而我回京后,就满怀激动的将我母亲得主医治的事,讲给了某基督网站的侍工,并应邀写下了我的第一篇见证,她说要拿去分享给其他人。当她告诉我,我的见证激励了多人时,我对主赋予我的使命也就有了信心。

其实我早已发现,无论我把《圣经》送给什么人,我并未遇到一人像我得到《圣经》时那样欢喜,他们反倒都是勉为其难的表情收下的;无论我怎么努力,我也未曾感动一人愿意去就近主。所以,我还是听从主的安排,凡事才大有果效!

于是,我就满怀激情的继续写起了见证,并在网上寻找属基督的电子刊物投稿。可是,我的第一篇投稿就遇措了,对方就差直说我是被异端洗脑了。这令本就为自己没文化而深深自卑的我,一下就泄了气。

我就对主说:“主啊,你看这可不赖我吧?你看那些打着你旗号的人吧:基督教堂和家庭教会,彼此攻击为异端;这网上有着各种名头的基督组织,也整天的含沙射影彼此攻击……哎,主啊,所以还是算了吧,反正我已经尽力了。”

我好不容易接受了的使命,就这么的轻言放弃了。我说我尽力了,其实就是我的自卑和不信在作怪。假如,我若能像接受神的恩惠那样,积极的去接受神的差遣,我也不至如此。所以,苦难能消磨人的意志,温柔乡同样也能让人沉溺;现在的我就是没了意志,而又乐于沉溺在眼前的享乐中的人。

(未完待续)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六十五:因信得胜

希伯来书11章6节: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且信祂赏赐那寻求祂的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六十六:面对神的恩典与呼召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28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