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敬畏上帝者,儿孙有避难所

初次见面的弟兄姊妹,在得知我名叫“恩泽”时,总免不了要问:“你出生在一个基督教家庭吧?”每当此时,我都会自豪的回答:“是的,我家到我这一代已经是第四代信主了。”而我名字的来历,本就是一个关于感恩的故事……

1982年8月25日,一座东北边陲城市的牧师家庭中,一个男孩诞生了。孩子的姥爷(外公)是教会主任牧师,由于父亲在外地工作,孩子和妈妈就跟姥姥姥爷生活在一起。那个年代,孕妇很少在医院生产,都是将助产士请到家中接生。当时姥爷一家就住在教会后院的教牧住宅内。听姥爷说,这个重八斤九两的男孩生得俊美朗目,额头宽宽,一落草就攥紧了拳头,扯开嗓子,“哇”地一声啼哭。这一嗓子极具穿透力,惊得院子里的狗都一阵狂吠。

当时正值傍晚,教堂上空红霞满天,钟楼上高高耸立的十字架在夕阳余晖的映射下闪闪发光。姥爷高兴地对身旁的人说:“这孩子必为上帝所用,会成为我们家族的第四代牧师。” 

摆过满月酒,也该给孩子取个正式的名字了,总不能老这样“宝宝,宝宝”的叫吧,再说也该上户口了。于是,姥爷召集全家上下两院老少议员,一起坐下来商量取名字的事。

给孩子取名字,当然是母亲最有发言权:

“我也不奢望这孩子将来能挣多少钱,当多大官,只要他一生平平凡凡,平平安安就够了,不如就叫‘谢凡’吧”。

“‘谢烦’?你儿子从出生那天起就每晚哭闹个不停,全家轮流抱也不得安宁,你还嫌他不够‘烦’啊?”小舅插嘴道。

“没文化,人家是‘平凡’的‘凡’好不好?”四姨斜了老舅一眼,接着说:“要依我,就取个‘亮’字,长得漂亮,做事敞亮,一生亮亮堂堂,十全十美。”

三姨是我家的第三代大学生,文采出众,取的名字也很有深意:“叫“家树”如何?文雅,好记,还有深意:将来成为咱们家的顶梁之柱。”

大家都把目光投向姥爷,征询他的意见,可姥爷笑眯眯的说:“都好,都好。”并不置可否,这事也就不了而了之了。

三个月后的一个下午,姥姥在八仙桌前缝被子,孩子在炕上睡觉,一切都那么宁静,和平时没什么不一样。东北俗语:三翻六坐七挪八爬。意思是说三四个月的孩子已经会翻身了。孩子醒来后,三翻两翻 就到了炕沿边,再一翻,竟一头栽到了炕下……

姥姥听到“扑通”一声,接着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回头一看,只见孩子躺在炕沿下,小手小脚不停挣扎,后脑下是一滩殷红的血迹……姥姥吓坏了,抱起孩子跌跌撞撞向医院奔去…… 

经查,孩子颅腔内出血,而且血液已经凝结成块,必须开颅取出血块。可是四个月大的孩子,做开颅手术成功的机率有多大?再说,哪个医生敢接这样的手术呢?在一番互相指责和自责之后,大家又把征询的目光投向了姥爷,握着诊断书,异常坚强的姥爷此时却老泪长流,他沉吟片刻,拳头一捏:“交给主吧。”接着,姥爷跪在病床前开始祷告。到了这个时候,除了主,谁也无能为力了,于是,一家人都跪在病床四周开始了通宵祷告。

晚上12点多,先是两个舅舅熬不住了,拖着僵硬的双腿到走廊的长椅上休息了,接着,三姨四姨都先后体力不支退了下来,最后,只剩姥姥姥爷和妈妈还在坚持。天快亮时,又困又乏,三人都已经半昏迷了。忽然,一阵响亮的啼哭声传来,姥爷一激灵,顿时清醒了。已经跪了一夜,姥爷一起身竟然不由自主地仆倒在地。他马上爬起来,抱着孩子,三步一趔趄地向医生值班室跑去……

一系列的检查下来,结果令人震惊:血块消失了。主治医生说:“我从医40年,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

怎么会这样?所有的猜测,所有的科学论证此时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答案只有一个:我们的神是拉法耶和华(医治的上帝),生死都在他手中掌权。

经过这一场“大难”,姥爷最后决定给我取名“恩泽”:既要记住上帝在危难中所施的恩泽,也含有祝福孩子永享上帝恩泽之意(此后,姥爷的另两个外孙分别取名“恩溢”“恩沐”)。

花开花落,春去秋来,一年时间很快就过去,恩泽满一周岁了。为了感谢上帝在危难中的保守,姥爷特地请牧师长老、同工同道在家开了一个感恩会。

感恩会上,张国强牧师以《敬畏上帝者,儿孙有避难所》为题证道。那一次的证道可谓深入人心,30多年过去了,张牧师讲道的具体内容可能已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被忘却了,可“敬畏上帝者,儿孙有避难所”这一主题却深深地刻在了每个人的心上……

感恩会结束后,家里为恩泽举行了“抓周”仪式。“抓周”是北方地区特有的习俗——在炕上铺一张褥子,褥子的一端摆放多种有特殊含义的物品:镜子(代表容貌俊美)、书本(代表学富五车)、弓箭(代表孔武有力)、食物、衣服(代表衣食无忧)……让孩子爬过褥子,自由选择。

妈妈将恩泽放在褥子的另一端,指着对面一片花花绿绿的物品,在他耳边说:“儿子,看看你喜欢什么?就把它拿起来。”妈妈才放开手,恩泽就迫不及待地噌噌噌爬过去,可到了跟前他却止住了,盘腿坐下咬起手指来,好像在思索“选什么好呢?”

一家人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想要选什么。突然,恩泽穿过抓周物品 ,直奔炕头,大家一看,原来炕头的炕柜上摆放着一本圣经。只见恩泽爬到炕柜下,竟扶着炕柜站了起来,伸长小手去够那本圣经。三姨赶忙把圣经取下来,递到恩泽手中。恩泽接过圣经,就坐在炕头翻看起来。

一家人高兴得眉开眼笑,姥爷抱起恩泽,连连亲吻他的小脸蛋,说:“好,好啊,金银非宝,圣经至宝;万事皆空,爱主不空。这孩子从小就选择了侍奉上帝,将来一定会成为一名合格的传道人的。哈哈哈……” 

这是巧合吗?是恩泽自己的选择?还是上帝在冥冥中早已做出了选择呢?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为广东教会一名牧者。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主啊!我向你献上感恩的祭

主啊!我向你献上感恩的祭,谢谢你拣选我成为你手中的瓦器。年年岁岁看顾保守抚慰我,赐给我恩上加恩、你的爱甜美超过奶与蜜,你的救赎大过天和地,赐给我力上加力。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