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美国保守福音派小批判(二)——以两位代表人物畅销书为例

  • 作者:木铎|
  • 来源:“信仰和学术”微信公众号|
  • 2018年12月03日 15:00|
美国保守福音派小批判(二)——以两位代表人物畅销书为例

本文的初稿成文于2017年初。作为教牧课程读书报告,笔者非常大胆的对两本教材(布克比父子的《不再一样的领导力》和海波斯的《教会需要勇者》)提出了大胆而尖锐的批评意见。当时就看到教牧评论界对华理克(据笔者的考证,流行于中国教会的101-201-301洗礼课程就滥觞于其马鞍峰教会)儿子自杀的争议。不想这次整理本文时,看到柳溪教会和海波斯今年也已经因为性侵丑闻而名誉扫地(至于与冲击全球各个领域的Me-Too运动是否有关,笔者不得而知)。

《不再一样的领导力》不是学术类作品,而是心灵鸡汤类作品,这样就有一些名人案例都要推敲的,比如,牛顿的神学思想跟基督教思想的关系[1]。虽然心灵鸡汤的书很多经不起推敲,但是其“牧养”效果好像很好。本书提到了很有现实意义的案例,比如职场中的道德伦理和宗教伦理问题,这是在职场等普世场景中经常遇到的,也是笔者最为关心的领域,但是在基督徒事工中较少看到有深入分析的工作。笔者在此主要围绕书中提到的倪柝声为案例,分析这个现象。

(倪柝声)认为人的权柄是来自神的授权,所以他宣称:“我们不是顺服人,乃是顺服神在那人身上的权柄。”倪氏认为跟随者最重要的责任是毫不保留地顺服他们的属灵领袖。他的结论是:“从今以后,唯独权柄对我是真实的;无论是理智,是对,是错,都不能约束我的生命。”倪氏如此解释他的立场:“人或许可以反问,万一掌权者的意见错了怎么办?我的回答是,如果神勇于把祂的权柄授给人,我们就勇于顺服。那个掌权者的对错与否,于我们就算不得重要,因为他要直接向神负责。顺服的只管顺服;主不会因为我们顺服错误来定罪我们,祂会叫领受权柄的人为自己的错误行为受责备。但是,不顺服就是悖逆,在人权下的必须为此向神负责。”[2]

倪柝声的观点,让笔者想起了两个场景,一个是在中国大陆职场中经常听到的金科玉律:“一、你的老板总是对的;二、如果你发现老板错了,请参看第一条。”第二个是和平抵抗者对工作于强权之下的爪牙的告诫:“你必须顺服命令,但枪口可以抬高一寸。”倪柝声的态度与第一个场景比较类似,不过倪柝声是在属灵领域内阐述,完全用的圣经话语,比如领受权柄的人所负的责任,契合圣经所讲的审判乃是从神的家起首[3]。作者称倪柝声的文字取自《属灵权柄》,但是笔者没有查到《属灵权柄》的成书年代或背景,无法确证倪柝声所称的权柄针对的什么背景。

与其对宗教属灵关怀相比,倪柝声的社会普世关怀几乎为零。纵观倪柝声著作中关于信徒或教会与国家、社会、政治关系的论述,直接而明白地显现其信徒或教会的脱世思想。例如,即使基本公民权中关于投票的行为,甚至个人生涯规划的公职作官,倪柝声也认为信徒不应从事[4]。倪柝声将普世社会制度的改良更新完全交给了“基督的第二次再来”:

基督第二次来的时候,才是来解决这个社会的一切问题,更新一切的政治制度。我们个人的得救,是在主第一次来的时候,都对付的清清楚楚了。[5]

对于第二个场景,如果按照倪柝声的告诫或第一个场景,在普世社会领域可能会有悲剧的发生。比如,在《生死朗读》中,女主角遵守纳粹命令锁门,烧死了一屋子人。是否这个责任就完全可以由纳粹来承担?纳粹的权柄是由神授的吗?在社会运作环节中有很多灰色地带,比如《不再一样的领导力》中所提及的软件公司执行官面临的两个问题:一、人事部副总提案,要求修改员工保险章程,使得人工堕胎可以包含在公司的福利范围;二、行销部提出与事实不符的广告宣传内容。[6]与牧师在教会中所面临的人际关系问题相比,执行官面临的问题更与信仰本身相关。牧师所面临仅仅是“普通职场问题”,而执行长面临的却关乎生命本身的问题。对于权柄问题,在圣经里有很鲜活的案例,比如耶稣受难过程。在顺服与不顺服之间,是否有第三条道路,或者说中庸路线可遵循,笔者认为可能就是“和平抵抗、公民不服从、非暴力不合作”这样的场景和理念。(在中共建政后,无论是倪柝声还是王明道,很多资料表明其面对强权时并不是简单地顺服或不顺服,而都是经历很多挣扎。)

现在转向比尔·海波斯的《教会需要勇者》。对于比尔·海波斯在九一一中,萦绕在脑海里的两句话“岂有此理”和“教会是世界的希望”,让笔者想起了陈慰中当时在加拿大描述的场景:

911事件发生以后,大概在那几天之内,加拿大联邦政府中央情报局就派两位官员来访问我。访问的过程大概如此:两位官员问我:“911发生的那天早上,你在哪里?”我说“我刚好在家。”“你在家干嘛?”“我在电视上看到两架巨型的客机先后撞进世贸大楼,过了没多久,这两栋大楼都倒了。”“你还看到什么?”“我看到美国总统布什出来美国电台前后几次。”“他在电台上讲什么话你听到了吗?你听到什么?”我说“布什总统一直问:‘为什么他们这么恨我们?’”这两位中央情报局的官员就接着问:“今天我们来的目的就是想问你,为什么他们这么恨我们?”[7]

海波斯重复的“岂有此理”跟布什总统重复的“为什么他们这么恨我们”一样,他们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些。海波斯给出的答案是“教会是世界的希望”。我不知道这个答案是针对哪一个问题的——难道信仰就是这样?不过陈慰中先生给加拿大官员了一个明确答案:

我就反问他们:“难道你们白种人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为什么中东的伊斯兰教的教徒这么恨你们吗?”他们说“我们不知道。我们想知道为什么他们这么恨我们。所以我们就要问为什么,以应对以后的恐怖袭击。”我就说:“你们真的想知道吗?”他们就说“我们真的想知道。因此我们今天早上特地来访问你。”我就到图书馆去,我有几本十字军东征的资料。有一本是法国女士的著作,名字叫《十字军东征》,我在这本书中找出一章,这一章的名称是“耶路撒冷大屠杀”。大约一千年前,欧洲的天主教国家为了要夺取耶路撒冷就发动了十几次的“十字军东征”。在这些东征的战役之中,也残害了犹太人和东正教的地区的人民。当十字军攻打占领了耶路撒冷了以后,就举行闻名的“耶路撒冷大屠杀”。屠杀的对象是信奉伊斯兰教的妇女和小孩子们。该屠杀的目的是宗教性的报仇。按照历史的记载,十字军借着上帝和基督教的名称,进行大屠杀。大屠杀以后就在耶路撒冷进行庆祝,把大屠杀奉献给上帝,荣耀上帝。在我曾经访问中东这些国家的时候,看到当地的阿拉伯妇女们在教训小孩子的时候,还在用这个历史事件。“孩子呀,你要乖乖的做人,你不好好乖乖的话,今天晚上基督教的十字军会来杀你?”当时有学生翻译了这句话,我听到以后,内心产生了一个很深刻的概叹。当时这些十字军的无人道行为,到今天受害者还没有忘记。时间大概已经过了一千年了。伤害别人的话,作恶者常常很容易的忘记,但是受害者是永远不会忘记的。[8]

关于十字军东征的历史,梵蒂冈教廷已经做过认错,而在新教一些教派,现在倒是经常听到文过饰非的声音。宗教带来的偏见有时候真的很令人吃惊。前几年马来西亚几位牧师失踪、两个中国年轻宣教士在巴基斯坦不明不白地被杀,可能跟极端穆斯林有关。伤感之余,祈祷之余,是否能够都反思一些地方呢?笔者在听到一些基督徒提到穆斯林时,那种根深蒂固的偏见甚至是幻觉,很是令人吃惊。这些骇人听闻的偏见,笔者作为一个基督徒听了都会悲叹,更何况是穆斯林呢!

在柳溪教会和马鞍峰教会两位创会人的书中,可以感到明显的教会市场法[9],尤其是马鞍峰教会创会人华理克的书中。他们的书跟市场营销学之类的书太像了。首先,他们都没有什么神学,更多是自己的感觉;第二,他们的会众开发模式完全就是市场开发模式,比如社区调查等——当然这些都是做事业的普遍做法。至于说是否违背圣经或合乎圣经,仍然是需要圣灵的见证、历史的见证。也无怪乎在哈佛商学院,有学生对其案例提出质疑:“我不认为你应该把最好的管理方法运用在属灵的事物。我对柳溪这些领导训练、领导发展、绩效管理真的感到很不以为然。”[10]对于这个学生的异议,我觉得比尔·海波斯也没有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他还是在呐呐自语九一一时的语段“教会是世界的希望”。

上个世纪中叶,上帝用政治力量这把斧子砍断了中国信徒对海外差会的依赖。近十多年来,中国教会对海外尤其是美国教会的迷信又达到了新的高度。随着一个个名牧的黯然谢幕,但愿随着他们谢幕也是草木禾秸。上帝的道不会随着风尚而摇动。

[1] 亨利•布比克、理察•布比克:《不再一样的领导力》,译者:吴曼玲、徐显光(基石文化公司,道声出版社,2001年12月出版一刷),144。

[2] 《不再一样的领导力》,116。

[3] 《圣经·彼得前书》4:17。

[4] 武永生、袁义昕:〈从宪法政教分离原则论倪柝声著作中之国家与教会关系〉,周复初等编:《不死就不生:近现代中国基督教神学思想学术研讨会论文集》,页211。

[5] 同上,页197。

[6] 《不一样的领导力》,页11-12

[7] 陈慰中博士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bd42460100pnv1.html。登录时间2018年11月3日。

[8] 同上。

[9] 朱易 : 馬鞍峰教會的增長模式和教會市場法的危機 (2):http://www.fecsgv.org/DispOneMessage.asp?txtOrgCode=CCEF&Category=01&Page=1&ID=CCEF3876285052767S2。登录时间2018年11月3日。

[10] 比尔·海波斯:《教会需要勇者》,译者:吴蔓玲(基石出版社,2005年9月初版一刷),70。

(注:本文转自“信仰和学术”微信公众号)

信仰和学术.jpg

相关新闻

梅赛之争:在华宣教史与美国福音派史交叉的戏剧性一幕

在1920年代,美国福音派内部曾经历过一场大分裂,在美国教会史上被称为“基要派---现代派之争”,而其中一幕直接与宣教士在华事工策略有关,而且涉及两位后来都名声显赫的人物:赛珍珠和梅钦。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美国保守福音派小批判(二)——以两位代表人物畅销书为例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