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病患中,神开了救恩之门—-一位姊妹重病得主医治的见证

  • 张晓华|
  • 来源:福音时报|
  • 2019年01月16日 11:22|

在临汾基督教会元旦前夜辞旧迎新跨年晚祷会上,袁菊红和赵喜平两位姊妹分别分享了自己罹患重病,蒙神医治的感人见证,他们流着眼泪,泣不成声地述说感恩的见证和奇妙的经历,台下人们也被深深感动,引起了强烈共鸣。神恩浩大,数算不尽,恩典无限,超乎万有。现摘要记述,以飨读者。

(一)   袁菊红:

我是一个主日学老师,感谢神,今天能站在这里,是慈爱的神用他特殊的救恩,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以前得甲亢六年多了。2017年10月中旬的一次复查中,查处了甲状腺不规则的结节。当时医生建议,马上去西安或北京的大医院进一步检查,不要拖延时间,以免延误病情。当听到这样的消息,不啻晴天霹雳,心中无比难过,将要窒息,犹如掉进深不见底的大海。但我又想到,神曾应许我,要凡事谢恩,即使在逆境中也要感恩,因为神的恩典够我用的,并且神也必会搭救我。

就在那个周末,我和老公带着儿子,来到西安交大一院做进一步确诊。周一一天的检查已结束 ,医生建议要做穿刺。但是穿刺,要到周四才能做。当时心里默想,如果等到周四,孩子要耽误几天功课。但回去周三还得再来,要往返六七百里,太麻烦。就在无奈将要转身离开时,突然有个护士在身后叫我的名字,并把他们主任的电话号码给了我,告诉我明天一早,找他们主任做穿刺,因为主任临时接到一个通知,周四要外出学习,所以临时更改了。感谢神,这不是神奇妙的安排吗?第二天上午,临进手术室时,心中有一些恐慌,耳边有个声音告诉我:“孩子不要怕,有我在!”心里立时平安了,顺利做完了穿刺,回家等候结果。

在这个过程中心中无比煎熬、难过。虽然做足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当拿到检查报告后,心里还是特别难受。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我成了家里的“焦点”,所有的的人都围着我转,虽然大家都不说什么。但我看见家里每个人回家时,眼眶都是红红的,说话也特别谨慎,大家这样的举动,反而让我更难过。

老公在办理好医保手续后,我们立即赶到北京,来到301医院。原计划要在这里就诊做手术治疗。一天的检查,让我灰心到了崩溃的边缘!所有接诊的医生都像踢皮球一样,把我一层层往下踢。几个小时的等待,换来的结局就是不足三分钟的就被打发出来。老公差点跪地央求他们了,但无情地被拒之门外,我心里痛到极点!

11点多,才回到入住的宾馆。在宾馆里,我痛苦地求告神,“父神,我知道所临到我的,都有你的美意,但我看不到这美意在哪儿?父啊,我的心好痛,好痛,痛的几乎要死。一天的诊断,医生没有告诉我该去哪个科,做哪些检查,如何治疗,就像一个皮球被踢来踢去。父啊,帮助我,我需要你!”祷告完,老公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给我们曾经的一个邻居发了一条短信,此人曾经在北京当过兵。没想到不到十分钟,这位邻居大哥就打来电话,说安排好了,让我第二天八点之前,到北京305医院去找一位姓张的主任。而这个主任一周仅有每周二上午坐诊,而且他还是全国有权威的知名专家。

次日,找了好久,才找到了这家医院。在一个偏僻的巷子里,给我的感觉这里的路好窄,门矮小,甚至不太起眼,远没有此前那家医院富丽堂皇。见到张主任,看过了所有的病例,他反问道:“西安交大在西北地区是比较有权威的医院,为什么不收你?”,我说:“那里大夫说我指标不正常,让我回家降指标”。张主任说:“嗯,不是那么回事,烫手的山芋没人愿意要。”我姐急忙问;“您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说:“所有的医生情愿做100例没有风险的手术,也不愿做一例有风险的手术,否则会在他们医疗生涯中留下一个污点。”姐姐紧张地问:“这可该怎么办?”张主任说:“别急,我先给你们预约。”众所周知,在北京大医院住院,少则半月,多则半年,不可能立马办理住院手术的。然而意想不到是,就在此时,主任的电话响了。电话那头,一个部长告诉主任,马上为我办理住院手续。真是奇妙的恩典,超过所求所想。我想起了圣经上的话“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在办好住院手续往病房走时,老公心里还只犯嘀咕,让姐姐劝我不要在这里耽误病情。但我心里明白,这是上帝的带领。去往住院部,要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打开大门,环境优雅,如同进入世外桃源,我有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感觉这里不像是医院,更像一个天然养老院。办完手续,老公下楼去透透气,十多分钟,他回到病房,激动地对我说“老婆,你知道这是什么人住的地方吗?”我回答说:“你糊涂了?当然是病人住的地方。”他激动地说:“这是国家干部看病的医院”。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与感恩,激动的眼泪夺眶而出“老公,真的感谢我们的神,如果不是神的爱,我们何德何能能住在这里。”

接下来一段时间,一系列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终于安排在11月6日手术。手术前医生找我谈话,别的病人都是一个医生谈。而我却有四个医生一一找我谈话。

记得最后一个医生说:“一般我们都是叫家属不叫病人的,但我看你心态比较好,就把你一起叫了过来。你的风险比别人高出很多,因你的体质特殊和考虑你目前的状况,当然,我们会做充分准备的。你面临的情况有:一是可能刚用麻醉,你的身体就排异,这样手术没法进行,先要马上救人;二是你的心率是靠药物维持稳定的,如果刚切开,心跳加速,血压下降,手术要马上停止,只能立即抢救病人;三是如果手术中一切顺利,术后也怕再次出现危险迹象,你们要做好充足心理准备,有可能从手术台上下不来。”

老公面色苍白,几乎瘫坐在椅子上。医生看看他,又望望我,轻声问:“你们谁签字?”现在回想,这都是神的美意,如若不然,医生的这些话足以构成对病人心灵的极度摧残。看着面无血色的老公,我平静地说“我来签。”医生看看我说:“你的风险真的比别人高。”我微笑着说:“你放心吧,上帝与你同在。”现在想想,当时的那份坦然、从容、无所畏惧的心,真是不是自己想有就有的,乃是从神而来。

之后我想,假如生命就如此短暂,我是否像一朵菊花一样,为主、为自己、为家人绽放美丽呢?以前没有时间陪伴爱我的和我爱的人,手术前我要好好陪伴他们。医院紧挨着天安门和中南海,正逢周六,我们抛开一切忧虑,骑单车开心地玩了一天。

就在那天晚上,我在手机里写下一封遗书。倾诉了许多不舍、依恋,不甘和无奈,但更多的是感恩。感谢在生命中与主相遇,感谢神这么多年的不离不弃,一直看顾我,保守我,同他的大爱庇护我。最后写道,如今,带着满足与喜乐,我将自己的生命交托赐生命的主,充满感恩,完全放心。末了,仍只有一句话:感谢主!我心里一直默默思想:主啊,我不怕!因为即使我去了,也是在你那里。

2017年11月6日早晨,我被推进了手术室。几位男医生要抬我上手术台时,我说:“停,我自己来!”我挪到手术台上,主刀医生来到我面前,摸摸我的手说:“不紧张?”我说:“不紧张。”医生帮我捋捋头发,伸出拇指给了我一个大大的赞。

后来才知道,人在高度紧张时,浑身肌肉都是紧绷的。躺在手术台上,我心中默祷:“主啊,我相信今天做手术的是你,你就在孩子身边,藉着医生的手,亲自为我做,我没什么可担心的,把一切都交给你了。”感谢神,手术一切顺利,医生所担心的一切危险症状都没有出现。回到病房,医生仍然担心会出现危险迹象,在我的病床头比别人多放了一个手术包,但没有用上。直到所有东西撤去,手术包才一起拿走。

康复出院回到家的第二天,得到消息,那位曾打电话安排我住院的部长也退休了。回想自己患病求医的经历,真像是一场梦,然而每一步都有神奇妙的带领,而且都滴下恩典的脂油:西安交大的穿刺、超过所求所想的住院、手术意外的平安、部长的如此巧合的退休 ,还有春节时跟丈夫拍桌子瞪眼、甚至用离婚相威胁买下的那份保险都是神的恩典,保险不多不少刚好过了180天观察期,我在经济上没有受一点损失。除了在脖颈上留下了一道“恩典的记号”以外,直到伤口愈合,我都没有感受到丝毫的疼痛。

感谢我们的神,我如同一棵被淤泥掩埋的竹笋,神如同春雨将我洗净,救拔出来,让我创新焕发生命,感谢神赐我新生。求神继续引领我,使我在祂里面继续生根建造,结满荣耀和喜乐的果子,见证他的奇妙恩典。使我在以后的日子里效法基督,智慧和身量不断增长,成为信心的参天大树,永远被神的慈爱和怜悯环绕,给身边更多的人带来祝福。真心希望所有的弟兄姊妹都成为合身使用的器皿,成为神祝福人的管道。靠着神,帮助身边有需要的人,认识救主耶稣基督,明白真理,得着自由,得着神所赐的永恒生命,永远与主同在。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山西临汾一教会同工。

相关新闻

破镜重圆——一个离异家庭重归于好的见证

破镜重圆倍生辉----一个离异家庭重归于好的见证元旦前夜,临汾基督教会在城区堂举办的第二届辞旧迎新通宵跨年祷告会上,一位叫董文芳的姊妹做了她的家庭从破裂到重归于好的感人见证,令人深深感动。当她和丈夫及一双儿女站在台前时,人们无不报以热烈的掌声,原来这里面有一段曲折饱含爱与饶恕的故事,见证着神的大爱。姊妹与她的丈夫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婚20多年,平淡的日子在磕磕绊绊中走过,二人性格不合,难以沟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810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