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少年之殇》连载一:悲观厌世的少年

《少年之殇》连载一:悲观厌世的少年 少年之殇

编者按:这是一个伤害与被伤害,救赎与被救赎的连载见证故事。他是个九零后,他本该是上天的宠儿,但他的父亲慵懒好酒,母亲又整天忙的像个陀螺,他还有个娇纵跋扈的姐姐······

“穷养儿富养女”是他父母的口头禅,他和姐姐一起长大了,他姐被养成了刁蛮公主,他却像个落魄乞丐······终于,早已习惯了沉默的他,就在即将走出校园之际,他一声不响的实施了“报复”,他留给父母一道难解的谜题,他却带着答案一起消失了,他想要父母用一生来寻找答案,但很快他母亲找到了耶稣,于是,他在天堂欣慰的笑了······

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为您讲述《少年之殇》。

约翰福音3章16节: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我们谁也无法否认,每一位青少年的背后,都承载着一个家的未来和希望;同时他们也是国家乃至全世界的未来和希望。所以,我们的热血少年,你们都当为自己的青春而自豪,都当积极勇敢的迎接明天!因为明天是属于你们的,我们的家国和世界的未来,都需要你们的勇于进取和承担!正如梁启超在《少年中国说》所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想必这篇著作一定激励了不少人,因它满了慷慨激昂的正能量。

青春之美,真是任何溢美之词的形容都不为过,但我现在要说的却是:少年殇则国之殇!是的,我将要叙述的,是个令人扼腕痛惜而又不容忽视的事件,这就是关于青少年的自杀事件。因为这样的事件并非个例,它几乎每天都在发生,所以它不仅是一个个家庭的殉殇,它也是国之殇。而如此事件的发生,往往看似很突然,突然的就像措不及防,可这又不是真的无法防范的事,所以我才要将这事说出来。我只是希望,人们能够在这故事中和故事中的我们身上,多少获取一些警醒和反思,从而能够放下眼前的盲目劳碌,及盲目的攀比和从众心理,这样也好让我们有时间常常的静下心来想一想:人生在世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内心真正需要的又到底是什么,免得在劳劳碌碌中却忽略了最该珍惜的,切莫等失去了再去悔不当初!

这事,还要追溯到2014年。就在这年的下半年,我在百度注册了个个人账号,并开始撰写一些以情感为主的小短文,同时我也在“知道”平台帮人解答情感问题。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就意外的发现,几乎每天都有人在这平台上发布一些,悲观厌世意欲自杀的问题,例如:活着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我现在只想死,谁知道用什么方法自杀更好;谁能帮我了结自己,我对自己下不了手,但我真的不想活了!

透过这样一条条的信息,我仿佛总能看见一双双绝望的眼睛,并且那都是属于热血少年的眼睛,但他们正在颓废无助的盯着电脑屏幕,他们或在渴望着以死来寻求解脱,或是还抱有一线希望的期待着某种奇迹的忽然降临,也好令自己不必走极端,就能从痛苦中得到解救!而他们所渴望的奇迹,会是什么呢?我想,他们最终渴望的,或许也仅仅是一双能够拉住他们的手,仅是一个能够同他们一起面对的人吧?因为我也曾有过这样的渴望;因为我也曾和他们一样,同样是在青春年少时,却已对人生充满了绝望。

不过我真是幸运的,因为我每次在绝望中等来的都是奇迹,而我等来的奇迹也真是奇迹!因为我等来的,那能拉住我的手和我一起面对的,他从来就不是某个人,祂乃是我的神,乃是我的主耶稣!所以,我很想告诉这些想轻生的孩子们,就算我们真的被全世界遗弃也没关系,因我们至少还有神,只要我们能够信靠祂,所有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更何况,这个世界从未遗弃我们,我们的被遗弃感,也只是我们自身的孤独感带来的错觉而已;我们所感受到的痛苦绝望,也只是青春的迷茫带来的错觉,无论如何我们也只有活着,我们的生命中就还有着无限可能,若是死了可就什么可能都没有了!关键是,你们真以为死是一种解脱吗?不,绝非如此!

曾经,我也一度想死,但每次都是神救下了我,虽然我没看见神的样子,可我却经历了神数次的拯救。都说哀大莫过于心死,而我的心却是从幼年开始就是死了又死的,可见活着曾对我是一种怎样的煎熬,因此我虽知是神一再的救我性命,但我不感激祂反而是恨祂让我活着。

就在我一次次自杀,又一次次被神拯救的过程中,我似是明白了,无论如何神都不会让我死的,于是我这才放弃了徒劳的自杀行为。可是,我的心里还是整天的恋慕着死,我不明白神为什么总是救我,也想知道我若就这么死了会是怎样呢?直到不久前的一天夜里,我梦见自己真的如愿死去了,原本那一瞬间我还是很开心的,可当我看见自己陈尸于堂屋的木板上,父母正伏在我身上哀哭时,我就又难过了起来。

看啊,我父母哀声,就像在追悔着他们曾对我的忽视,就像是终于想起了我所有的好,就像终于在失去我之后才想起了要珍惜;可在一刻,他们又知道这一切都为时已晚,所以他们就只剩下了撕心裂肺的哀嚎!

曾经,我总以为父母不爱我,甚至对我的死活也没那么在乎,所以我从小就总觉得生无可恋,但这一刻我忽的就明白了,其实父母不是爱我,他们只是太劳碌了顾不上太多;其实他们也是软弱无力的人,他们也和我一样需要被理解和关爱;其实我在他们心里的分量,同我姊妹们是一样的,我在他们心里同样是不可取代的,因此我的早逝分明就像是在父母的心头扎上一把,永远也无法拔出去的刀!我这才知道我错了,可现在的我和父母一样,都是悔之晚矣!

于是我便急切的想起来劝慰父母,可我挣扎而起的,确切的说是我挣扎而出的,却仅是我的灵魂!我看见自己的灵魂,是怎样的脱离了肉体,我的灵魂还能听见看见,还有一切的感受和感知;可我再看自己的身体,它已成了毫无知觉的死物,这真是令我好不感慨!可我再怎么感慨也没用了,我只想父母不要为悲伤,因为不值得他们如此;因为我不过就是个忘恩负义,又极其极端自私的罪人。我拼命的去拉父母,并愧疚的对他们说着:“爸妈你们不要我哭了,我已经不在身体里面了,你们看我在这里呢······”我想把父母从我那已成了死物的身体旁拉开,并不住的忏悔着祈求他们能原谅我,我想告诉他们这所有的一切!可我的手,再也不能拉起父母来了,我再也无法抓住这世上的任何实物了;父母再也看不见我的存在,再也听不见我说什么了,这时我才愕然地意识到,原来我的灵魂在活人的世界里,不过就是个透明的影儿罢了! 

我曾想,人死后若真像是永远的睡着了一样,对于一切都一无所知了也好,却不想那永远睡去的只是人的肉体;我也曾想,我死后若有灵魂,那我的灵魂能像影视剧或聊斋里的鬼魅那样,既能自由自在又可无所不为,那不也比活着好吗?若真是那样,那我的鬼魂就先去报复那些伤害我的人,然后再去报答有恩与我的人。可我眼前的一切,彻底颠覆了我曾经的所有想象,现在我虽真有不死的灵魂,可我却什么也做不到了!现在任凭我怎样懊悔,我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那把我养大成人的父母,他们守着我的尸体,是怎样的哀哭不止!

今后,父母若摔倒了或身处险境,我也只能看着却帮不了他们了,那我又该多着急啊?母亲若再生病了,又有谁能像我那样贴心的照顾她呢?联想到这些,我更是痛悔的心都碎了,可很快我就发现自己想多了,因为我的灵魂正在不为我左右的漂浮而去,我就像一缕无力附着的青烟,袅袅的飘离了家的上空,眼见我的家、我的村庄和这地上一切,都逐渐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我正向着那高远又黑暗的,就像个倒置的深渊般的天空陷去,我心里满了对父母的千般不舍和万般牵挂,我想:哪怕是父母真的不爱我也没关系,只要我还能爱他们也行啊?哪怕他们再也看不见我也没关系,只要我还能留在他们身边,我还能看着他们也好啊!可是,我再怎么挣扎也回不去了,我再怎么追悔也晚了。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是的孤独,因为我正独自飘向一个漆黑的未知之地;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恐惧,因为这里除了黑暗什么也没有;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软弱无力,因为我彻底的什么也做不到了;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了什么才叫真正的绝望,因为这世上的一切再也没有我的份了;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痛苦,因为我再也无法弥补自己的过错!

我愿以为选择死亡会是一种解脱,却不想这只能令人背负更深的痛,和更沉重的罪孽;原来自尽而亡,和死于意外和寿终的人不一样,自尽而死是罪大恶极的,所以我的灵魂也将去往受罚之地……我什么都明白了,可什么都晚了!就这样,我在痛悔与醒悟中,从梦中惊醒了。当我睁开眼睛时,我心有余悸的后怕着,我也很庆幸这只是一场梦,但我也明白这是神的警示,我若再执意恋慕死亡,这梦可真就不是梦了!

如今思想起来,曾经的我不管是不是属于抑郁症,但最终却是神通过这个梦唤醒了我。我也是从那时开始,才彻底的放弃了想死的念头,并开始珍惜活着的每一天;我更加爱父母和体谅父母了,再也不在乎谁爱不爱我了,只要我还能去爱就足够了;当然,我也无比感激神对我的一路拯救了,现在我也只想说:活着可真好! 

可是这些少年又是怎么回事呢?现在的社会多好啊,上不起学的国家会救助,吃不起饭的国家会补助,我小时候可没这么好的机会,他们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我的思绪飘了一大圈,便逐一的跟这些孩子交流起来,经过简单的了解,结果就和我预想的差不多。他们的背后,不是父母整天吵架就是父母离异,或是从小就成留守儿童等等,总之他们都和那时的我差不多,都是因为感受不到被爱和被在乎,而又对外界的伤害无法理解和释怀,这才产生了悲观厌世的心理。 

想来,人在青春期的迷茫,就像是人生的必经之路,也只有坚强勇敢的前进,才能平安迈过这道坎,待心智成熟了也就不会如此了;若是自己迈不过自己的这道坎,那就会像我梦到的情景一样,也只能是徒留悲伤相隔于阴阳了,那真是太可悲了!

我很想把自己经历的,和所知道的一切,都原原本本的告诉这些孩子,可我的故事太漫长了,漫长的我都不知从何说起,所以我只好用他们能够接受和理解的话语,劝慰并鼓励着他们。

在我的努力之下,他们当中有的对我表示感谢,说是想通了,以后再也不会想死了;可是也有的,无论我说什么他们都听不进去,他们仍是表示一心求死,随后就再没了任何音讯。而这后者,从此便成了我的心结,甚至我整天都在想着:他们还好吗?他们是否还活着?他们的父母知道自己的孩子,正在整天想着怎么去死吗?是啊,他们不会知道的,就像我的父母也不曾知道我一样;主啊,你会像救我一样去救他们吗?

(未完待续)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我在复活节得了新生命

复活节,对我有着特殊的意义,因为我受洗的日子,就在复活节。那时,我的归主的心总是信誓旦旦,我与主之间的情感,既爱又恨,但也很难放下,就像与父母赌气的儿女一样。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少年之殇》连载一:悲观厌世的少年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