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少年之殇》连载三:一个公主一个乞丐

《少年之殇》连载三:一个公主一个乞丐 少年之殇

编者按:这是一个伤害与被伤害,救赎与被救赎的连载见证故事。他是个九零后,他本该是上天的宠儿,但他的父亲慵懒好酒,母亲又整天忙的像个陀螺,他还有个娇纵跋扈的姐姐······

“穷养儿富养女”是他父母的口头禅,他和姐姐一起长大了,他姐被养成了刁蛮公主,他却像个落魄乞丐······终于,早已习惯了沉默的他,就在即将走出校园之际,他一声不响的实施了“报复”,他留给父母一道难解的谜题,他却带着答案一起消失了,他想要父母用一生来寻找答案,但很快他母亲找到了耶稣,于是,他在天堂欣慰的笑了······

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继续为您讲述《少年之殇》。

诗篇:127章1节: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

我打量了下姐姐家的院子,就感慨地转过身来想去推开堂屋的门,可我一看这门就又愣住了。因为这门已经严重走了形,我都不确定它是否还能正常打开,我又怕我用手那么一推,它就会忽的倒下来;于是我又下意识的扫了眼旁边的窗户,果然,这些窗户也没比门好哪去,皆是漆色斑驳走了形的。

他家这正房是三破四,就是整体三间房的面积破成四间屋子,室内从西到东依次是卧室、堂屋、卧室、厨房。这里位于天津下属的远郊,是个有着上千户人家的村落,个户分得的宅基地就这么多,所以他们这的房屋大多都是这种三破四的结构。若说各家有什么不同,我想也就在于房屋的新旧程度、高矮宽窄,及室内外的装潢上吧?这样看来,它们除了那被限定长度之外,其实也没哪里是相同的:而这,不正像人生一样吗?人生的长度虽有限,但人生的高度和宽度都有着很大的拓展空间。没错,每个人都像是这一栋栋的房屋,它既可长久的保持装饰一新,多姿多彩;亦可狭隘颓废的腐朽于岁月的侵蚀:而这两者之间所差的,不过就是对人生的一个态度。

姐姐家这正房是婚前现盖的,那时它在四邻中自然最新,可在我来往于此的二十多年当中,我却眼见着四邻的房屋修缮的越来越美观,而他家这房这院却在日渐破落。就说这西对门的街坊吧,他家先是给房子贴了瓷砖,后又建起了高大气派的门楼,如今已是修缮的整洁又华丽:而透过这些外部的变化,我看到的则是这家人对于生活始终抱有的热情和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那是在爱的凝聚下所体现出来的同心协力、同心同德。如此,再反观我姐家这从未进行过维护的房屋,这中所折射出来的,又恰是他们对于生活的不够认真、不够严谨也不够珍惜的消极面,那是因为他们当中缺乏了爱的凝聚力;一个家若缺少了爱的凝聚力,那必然就会成为一盘可悲的散沙。

爱,是一切美好事物的基础,可我姐家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爱,如果她不能真正的认识到什么是爱,她所劳碌的一切都毫无意义,并且只能是一种痛苦的煎熬。所以,我盼望她能够通过主耶稣认识到爱,否则她所奔忙的一切都将是枉然。

我想,姐姐与其有钱盖这多余的厢房,她还真不如把钱用于修缮这已有的房屋,咱也不跟别人比什么豪华气派,哪怕就是换换门窗修整下院落也好啊?因为这里毕竟是家,是全家都要日复一日面对它的地方;家里的环境保持温馨舒适,这样即使日子过的再平淡,它每天也能有个好心情不是?

然而,姐姐向来就是盲目又分不出轻重的人,所以她既守不住已有的也抓不稳将来的。我若说她性情软弱吧,可她也有坚韧的一面;我若说她从来没主见吧,可她也有着自己的坚持。只可惜,她把自己这明明可以成为优点的特质,偏偏就用在了一个错误的方向,那就是盲目的攀比和毫无底线的娇惯孩子,并且谁劝也不听。

而我这姐夫又慵懒好酒,他除了偶尔打打零工之外,他在家的每天几乎都是在喝酒睡觉,对于家里的大事小情他从不操心也不过问。因此,我姐明明就不是个当家的材料,可她也不得不被迫的担起这个家所有的担子,自她嫁过来他家的地就我姐一个人种一个人收,因为我姐夫不管;老人和孩子也都是我姐伺候,因为我姐夫不管,他家老爷子活着时就整天数落他是每天三大项:抽烟、喝酒、睡大觉。几年前老爷子去世了,他也就更加肆无忌惮了,因为他唯一有所忌惮的人不在了。

都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在我眼里姐姐就是错嫁了个入错行的男人,这样的两个人结合在一起,这日子又能过的好到哪去呢?所以,我还是盼望姐姐能够接受主耶稣,她也只有认主做依靠,她的人生才能找到头绪,否则她所处心积虑一切都是枉然······思绪万千中,我扫见了东头厨房的门正半开着,最终我还是放弃了去推这堂屋的门,而是向那边走了去。

当我走进厨房时,就见厨房的地面竟也是塌陷的大坑小坑的了,那黑漆漆的墙壁上布满了陈年的油烟,而更最令我骇然的却是北墙处那破旧的橱柜上面,光是那并排摞放着的各样新旧电饭煲和高压锅,竟都堆积的够着房顶了,就别说是其它的杂七麻八了!我想这居家过日子东西够用就行了,可他们这是闹哪样吗?这好好的一个家,愣是弄的跟废品收购站似的,真是看哪哪都令我感到堵得慌,我不过就两三年没来,他家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呢?

我皱着眉挑开了厨房与卧室间的半截门帘,一进屋我就看见姐夫又在炕上呼呼大睡呢,我顿时吆喝道:“嘿,大老黑你这咋又睡上了!”

姐夫勉强睁开了眼,嘴里嘟囔道:“你个小死闺妮子你咋冒出来了,我看你真是越来越不是个东西了,你说我不睡觉还能干啥去?” 

“对,我不是个东西,你是个东西行了吧?我再不是东西也比你强吧?你还不睡觉还能干啥去,你干啥去不比睡觉强啊?你就瞅你们家这里里外外的都赶上废品收购站了,你就不能少睡点觉把这家里收拾一下吗?”

“我收拾那有啥用?有那工夫我还不如睡会觉呢。”瞧他没皮没脸的样,我真是无可奈何,因为这些年我也没少拿话损他,可他就是这么个德性。所以,我一点都不想再叫他姐夫,因为我觉得他不配;甚至我觉得叫他姐夫,我都会替我姐感到恶心。

姐姐闻声从西屋赶了过来,她怀里正抱着她常跟我提及的外孙,她驮着腰背蓬头垢面的,满脸都是力不可支的憔悴和沧桑。这与从前那个爱打扮的她简直就是判若两人,以前她即使再忙也不会不捯饬自己的,可现在看来她就连梳洗都顾不上了。一眼看去,我的心就开始揪的疼了。

我的外甥女小莹也跟着进来了,但她怀里抱的却是一台笔记本电脑,她进来后直接就把电脑放在柜子上,她稳了下耳机就继续玩自己的,若非我姐提醒她,她就是连个招呼都不会跟我打的。她的双耳耳廓都打了一圈的耳孔,并挂满了亮闪闪的耳钉;她穿着一身崭新的,类似于韩版公主裙的套装,脖子和手上也尽是金银首饰。她就那么一脸洋洋自得的不屑,自顾自地玩耍着,全然不顾她母亲那满身的疲惫不支;她就那么心安理得的,把自己生的孩子甩给她的母亲,而她每天除了花钱和玩耍之外,也全然不顾家里其他人的死活······这就是我姐两口子“富养”出来的女儿!

我正看小莹来气,我的外甥鹏鹏也进来了,他对我腼腆的一笑叫了声“老姨”,随即他就谨慎的站了小莹身边,眼中透着一丝艳羡的瞄着他姐面前的电脑屏幕;但他眼中的那丝艳羡,并未遮住他眼中的那份卑微怯懦,他就像是生怕自己会弄什么动静惊动了他姐,继而他就会遭到来自姐姐的打骂似的,以至于他不得不小心翼翼。

方才我的心是为我姐而揪的疼,可当鹏鹏来在小莹身边的刹那,我的心就像是被撕碎了似的,更加的疼痛难忍。因为,我看着鹏鹏走到小莹身边,我就像是看到了一个刁蛮公主的身边,忽然走来了一个卑微的,已然不知流浪了多久的乞丐:小莹衣着光鲜靓丽,鹏鹏却衣衫破旧,并且他的衣服又紧绷又皱吧,那就像十三四的孩子才会穿的衣服样式,但它却愣生生的穿在了他这个二十出头,且还是个在校生的身上;莹莹的珠光宝气,衬托着鹏鹏头上那横七竖八的少白头;莹莹那满脸的得意和跋扈,衬托着鹏鹏的一脸忧伤落寞······

忽然,我很想抱住我这可怜的外甥大哭一场,可一时间我仿佛又找不到,我当即就可以、就能够这么做,又能被在场的每个人所理解了的,一个看上去足够充分的理由!

(未完待续)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少年之殇》连载二:我该拿什么来拯救你

诗篇34章17-18节:义人呼求,耶和华听见了,便救他们脱离一切患难。耶和华就近伤心的人,拯救灵性痛悔的人。 我向主求问,祂会不会像救我那样救他们,答案却是不尽然。我想也是,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因自杀死去了。可我又有些想不通,于是我又问:“主啊,你会救什么样的人,又会放弃什么样的人呢?你不是连我这样的人都救了嘛,那为什么不能像救我那样救所有人呢?难道我生来就是被你眷顾的吗?”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少年之殇》连载三:一个公主一个乞丐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57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