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加拿大在川传教士启尔德的记录——《华西书信》

【作者短评】近代中国,外国对中国的影响和冲击是广泛的:军事和政治、经济和社会、知识和文化甚至思想和精神等几乎每一个领域,以至我们描绘近代中国人的生活图景时,不能忽视外国人的存在。

加拿大在川传教士作为新教传教团体,通过布道站的教堂、学校、医院等从事福音宣讲,也广泛从事教育和医疗工作,对四川有明显的社会影响。

加拿大传教士为我们留下了回忆录、纪事、书信等相当数量的文献资料,具有历史和文学的双重特征。这些第一手的叙写文本无疑是阅读和了解四川甚至中国近代历史的重要窗口。

书信所选时间从1911年到1950年,这是中国近代史最为重要的一段历史时期。这期间的辛亥革命、北伐战争、抗日战争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等等历史事件无一不出现在华西书信中。

书信人:启尔德 加拿大传教士

加拿大卫理公会华西差会(后为加拿大联合教会华西差会)成立于1891年。差会最早成员包括赫斐秋夫妇(Mr. and Mrs. Virgil C. Hart)及他们的女儿(Miss Stella Hart,即Mrs. Hare),启尔德夫妇(Mr. and Mrs. Omar Leslie Kilborn),何忠义夫妇(Mr. and Mrs. George Evanson Hartwell),斯蒂文森夫妇(Mr. and Mrs. David W. Stevenson)1,他们是最早到成都及周边地区的加拿大传教士。他们于1891年11月3日抵达中国上海,第二年即1892年2月中旬前往内地,于当年5月21日抵达四川成都。加拿大在川传教士作为新教传教团体,通过布道站的教堂、学校、医院或药房,甚至孤儿院和妇女庇护所,从事福音宣讲,同时广泛开展教育和医疗工作,在四川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

照片1.png

加拿大传教士到四川的第一批成员(后排左起:何忠义、何忠义夫人、启尔德、启尔德夫人;前排左起:赫斐秋、赫斐秋夫人、斯蒂文森)

拍摄时间:1891年

照片档案号:1999.001P/2962

照片2.png

加拿大传教士合影拍摄时间:1950年   照片档案号:2000.017P/ 1008

照片3.png

加拿大传教士在成都建立的第一座医院    图片来源:Missionary Outlook

照片4.png

成都地图(1.四圣祠北街;2.女子医院;4.方正街;7.暑袜街)

绘制时间:不详

地图来源:Canadian School in West China

启尔德(Omar Leslie Kilborn)出生于安大略省东部。1889年,启尔德从金斯顿皇后大学医学专业毕业,并前往德国进一步深造。1891年,他成为加拿大卫理公会前往中国四川的最早成员之一,那年,他才24岁。启尔德把自己最好的27年奉献给了四川,这也是传教工作的艰难初创时期。每个领域都有他的影响,无论作为牧师、语言老师、大学教授和医学院老师,还是作为医院负责人和财务主管,他都表现得极为专业和富有效率。

照片5.png

加拿大传教士在成都的第一栋房屋(重新修缮)  拍摄时间:1896年

照片档案号:1999.001P/2976

照片6.png

成都四圣祠北街,加拿大传教士成都的书信大多从这里发出。  拍摄时间:不详

照片档案号:1998.083P/20

照片7.png

启尔德全家     拍摄时间:1903年

照片来源:《成都我的家》

照片8.png

出版于1921年的《华西第一年学生用中文教材》影印本,用于帮助新来的传教士学习中文,特别是四川方言。

图片来源:《成都我的家》(四川文艺出版社,2012年3月出版)

书信历史背景及图片

照片9.png

赵尔丰会见各国外交官

照片10.png

1910年8月,《平民时报》发表列强掠夺中国铁路权的漫画。图中的龙象征中国铁路,举龙者分别为英、美、法、俄、日等国

图片来源:《20世纪四川全纪录》(四川人民出版社,2004年3月出版,后同)

1911年11月27日,大汉四川军政府宣告成立,原四川咨议局议长蒲殿俊任都督,原清新军统制官朱庆澜任副都督,军政府设立于清朝贡院。成都街上满树白旗,中署“汉”字,四周围以十八圆圈。

照片11.png

辛亥革命后大汉四川军政府成立时的旗帜和军队

拍摄时间:1911年11月27日

照片档案号:1998.083P/23N

1911年12月8日,成都发生兵变,导致大汉四川军政府改组。军政部长尹昌衡就任大汉四川军政府都督,罗纶就任大汉四川军政府副都督。

照片12.png

12月8日,成都发生兵变,导致大汉四川军政府改组,图为尹昌衡罗伦就任大汉四川军政府正副都督    尹昌衡(左)、罗纶(右)分别就任大汉四川军政府正、副都督——资料来源:《20世纪四川全记录》

照片13.png

《通俗日报》关于大汉四川军政府成立的报道

1911年12月22日,尹昌衡诛杀企图复辟的原清四川总督赵尔丰。

照片14.png

1911年12月22日,大汉四川军政府总督尹昌衡在成都贡院明远楼下召开公审大会,历数赵尔丰的种种罪行,在民众的狂呼声中诛杀了赵尔丰——资料来源:《20世纪四川全纪录》

书信写作时间 1911年11月26日—27日

亲爱的肖尔先生:

我们处于革命之中!严厉的老总督赵尔丰曾经忠诚于朝廷,残酷地镇压了省内的保路起义,可昨天傍晚,他默默地交出了官印,下台了。明天,在历史悠久的皇城之上,四川将向公众宣布独立。中华民国的白色旗将展开,预计大批的市民将到场参加这一庆典。到目前为止,尚未发生与此重大变革相关的暴力事件和流血事件。就起义而言,过去两个半月的混乱行为与眼前这个推翻清王朝的革命运动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代总督如今已经任命了,明日就将为七千万四川公民同胞的福祉正式履职。下面是为明日就职盛典所准备的条例,该条例今天已经被印出,广为散发,无线电也播出了:

  1. 今在皇城里成立四川军政府。

  2. 本月七号(11月27日)中午十二点展升白色旗,并参加庆典。

  3. 依照规定,所有市民将剪掉头发,左臂戴上一条两英寸宽的白布条(5.08厘米的白袖章——译注)(注:剪掉了辫子,与臣服于满族人的象征性标志决裂)。

  4. 所有办事机构、衙门、居民大杂院、商铺以及宅院将悬挂大汉(中国人)的国旗。

  5. 届时,所有学校、办事机构以及各个街道组织将委派一至二人参加新的军政府就职典礼。其他人将在自己的学校、办公处、机构以及行会的礼堂举行庆祝会议。

  6. 所有参加新的军政府就职典礼的人须穿制服:穿军装、戴军帽。没有制服的人须戴尖帽,身着中式带扣对襟衣服,脚穿礼靴。

十一月二十七日晨

到目前为止,仍然很安静,可能今日的商业会安安静静地进行。昨天下午,所有的部队都表示效忠于新的军政府,但也有个别军团例外。

我匆忙间写下的一张便条已随今日的邮件送走了。现在我解释一下那张便条,便条上有如下内容:

  1. 亚洲浸礼会的奥本肖先生的一封邮件。此邮件四天前从成都发出,描述了他和他太太在此城经历的历时两个月的革命者围城事件。

  2. 四川省新政府代表拟定的九条协议书的译文。据说在11月25日,前赵姓总督已经接受了此协议书。

  3. 前赵姓总督拟定的十一条协议书的译文。据说新政府已经接受此协议书。

  4. 今天报纸上的配图新闻祝贺四川军政府成立,并发布文告。此报是此城的日报。

  5. 日期为十一月二十三日的当地下属委员会的备忘录。

今天中午,很大一群人参加了就职典礼,地点在众所周知的“皇城”。今天在“皇城”,人民代表正式承认了大四川的首任主席或总督。

参加这一典礼的外国人受到接待,并得到亲切的招待,招待内容有茶、点心和水果。展旗仪式倒很简单,并且极其短暂。从与会代表中选出来的发言者做了简短的发言,向被选出的主席提问,他提议建立的这个政府有何特征。得到的回答是,这是中国联合省份的代议制政府。与会代表和访问者鼓掌,表示赞同,然后一切就结束了。主席和副主席一同接见了与会的外国访问者,主席讲了话,在某种程度上表达了新政府的目标以及他们想要用和平与开明的方式管理事务的意向。然后这两位高官与周围的人亲切地握手,他们两人都穿着整洁合身的军服,剑挂在身边,晃来晃去的。

在与几位密切接触了整个运动的人交谈之后,我们确信不存在此省与其他省份分离的想法,但的确存在“中华民国”的想法。据说中国内地的十八个省份中有十七个省都在起义之中,并已经为共和政体发表声明1。现已提议尽快任命本省的代表前去湖北武昌(武昌在汉口对面)参加一个伟大集会的第一次会议,这次会议将为新的共和国组建首个议会。

照片15.png

皇城内群众庆新政。皇城是明蜀王朱椿的王府,中轴线上,自南向北的建筑是:正门端礼门、龙门、明远楼、石牌坊、致公堂、清白堂、文昌宫和后子门

美国人路德·那爱德拍摄的辛亥革命后四川军政府成立的场景

拍摄时间:1911年11月27日

照片来源:海波 王玉龙

皇城内群众庆新政。皇城是明蜀王朱椿的王府,中轴线上,自南向北的建筑是:正门端礼门、龙门、明远楼、石牌坊、致公堂、清白堂、文昌宫和后子门

美国人路德·那爱德拍摄的辛亥革命后四川军政府成立的场景

拍摄时间:1911年11月27日

照片来源:海波 王玉龙

随着典礼程序向前推进,大群大群的人受到吸引,不断地在皇城里进进出出,但只有很少一些人受到青睐,被准许进入见证典礼。理发师的剪刀下已经掉下了很多根辫子,有些还是理发师用刀片割下的。据说明天还会剪得更多。

警察和士兵们都没有辫子,亮相时左臂上戴着一根白布条,这是归顺新政府的标志。街上都挂着中华民国的旗帜,这些白色的旗子有些是棉布做的,有些是丝绸做的,旗子中间写有一个大大的红色“漢”字,此字外面围有一大圈小墨圈,小墨圈一共是十八个。“漢”字的意思是最初的中华民族,以与满族相区别;满族曾经是统治民族,其朝代如今正在结束,或者已经成为过去。十八个黑色小圆圈代表中国内地的十八个省份。

广大民众对革命的到来感到非常高兴,或者至少对他们自己看到的那显而易见的一面感到高兴。“从外国的枷锁中解放出来”似乎是那些在过去几个月甚至在过去几年间以此为目标,并且为此谋划之人心中最最重要的思想,除此以外,还有通过代表大会和议会而运行的“自治政府”的美好前景。而人民大众则带着无比惊讶的心情在一旁观看这王朝更迭所蕴含的惊人变化。毫无疑问,如果这个变化是永久性的,那就意味着几十年来中国改革者所梦寐以求的思想与行动的自由得以实现,历史悠久的习俗之枷锁将被打破,万象都将得到更新。再无一成不变,一切都处于变化之中;到处都在谈论新思想、新方法、新政策。可以肯定的是,其中很多都会被引进并使用。

在此期间,目前尚处于分离状态的各省级组织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各省都要组建自己那一省的政府,每个省都必须选派自己的代表前去像武昌这样的中心,商议建立国家级组织之事宜,每个省都必须将自己的各种军事力量组织起来,以平定土匪行为和无法无天的帮派组织,抵御已过气的清帝国的各种力量,这些力量仍在积极地与他们作对。

中国的革命运动有无限的好的可能性,也有严重的危险。

在12月2日左右,我们要对我们的一些同事说再见了,他们要离开成都去重庆和沿海地区。客士伦(C.R. Carscallen)夫妇、石玉光(W.E. Sibley)夫妇将立即启程,回加拿大休假;韦斯特维夫妇可能也会回加拿大休假;龚心铭(D.S.Kern)夫妇、艾瑞西斯夫妇、克尔小姐、潶伍夫妇、林则(A.W. Lindsay)夫妇、麦金利夫妇要去上海。所有目前打算离开成都的人就是这些了。他们中的一些人将在上海停留一段时间,或跨过海峡到日本的某个方便的地方待上一段时间,直到形势好转,保证他们能够再次溯扬子江而上,回成都。

随信附上理事会之本地小组委员会会议细节的复制件,成都的各部门是由他们授权的。

我们当地下属委员会的五个成员与理事会的另一主管石玉光(W.E. Sibley)先生,在给传教团同事提供建议这一点上达成了一致意见,现随函附上与此相关的决议。但是你要注意,我们认为,允许理事会的每一个成员自己判断接受或反对我们的建议是明智之举。迄今为止,上面提到名字的人是自己决定要离开成都的。到目前为止,剩下的人是决定留下的。关于这件事,任何人想要给出任何建议实在是超级困难,因为没人可能预知未来。刚好在当下,出成都、到重庆,也许还有到上海的道路是通畅的。我们重庆的传教团强烈建议我们离开成都。我们这里的总理事会建议所有的妇女儿童都离开。此时此刻,成都仍处于宁静之中,许多人强烈希望整个省内都会平安无事。另一方面,理事会非常担忧,怕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们会遇到比现在更大的麻烦。他们不喜欢我们有这么多妇女和儿童留在成都,尤其在现今道路都通畅可走的情况下。

如果我有办法,我会让所有的学语言的学生沿江而下,因为他们可以在那边学习,不管怎样,这也是他们现在能做的唯一工作。更进一步说,我们的妇女们和一些男士已经开始表现出持续紧张压力的后果,因为在过去的两个半月中,我们一直生活在这种压力之下。

我必须到此停笔,将此函发到今日的邮件之中。明天我会再写。

已经一个月没有接到你的信了。

谨致最亲切的问候!

您诚挚的

启尔德(O.L.Kilborn)

 1911年11月26日—27日

 1、内地18省是指江苏、安徽、浙江、福建、江西、湖北、湖南、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四川、山西、陕西、河南、山东、直隶、甘肃。把甘肃排除在外,为内地17省。清帝退位前,河南、山东、直隶三省均效忠袁世凯。——详见《剑桥中华民国史(上卷)》第203~206页。

相关新闻

四川西部的天主教堂

我在四川西部地区走访了多座天主教堂,这些教堂背后不仅仅是天主教会传教的故事,也包含了特定地区和时代的印记,这些教堂有的因为大熊猫而出名,有的因为红军而被保护,还有的建筑风格本身就是中西方文化交流的象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1.183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