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爱见证】麻风康复村义工高弟兄的见证(三):把每天当成最后一天生活

1/5

自从病好后,我与妻子从2012年至2013年7月,我们参与服侍了滕州麻风病康复村,滕州爱心之家,广州爱心之家,江苏泰兴康复村等。在这个服侍的过程中,对我这个原本不爱学习的人实在是个挑战,人虽然进来了,但心还属世界,属世的血气一遇到不顺心的事,就会冒出来。

同工们都是全国各地原本不认识因这侍工聚到一起的,有城市的,有农村的,有文化的,有文盲的,背景生活习惯各不相同。虽然都信耶稣,可信仰基础千差万别。特别是我这肝有病的人,对很多同工做事的方式,横挑鼻子,竖挑眼。每次灵修时就打盹睡觉,搞得妻子常常为我哭泣祷告。

带着愧疚的心,我开始学习《圣经》了。当我开始读《圣经》时,许多以前不明白的问题,现在却能明白了。比如,人从那里来?为什么活着?我为什么得病?上帝拣选我的目的是什么?祂的旨意是什么?计划是什么?《圣经》中的预言告诉我们什么?每一个世代是如何灭亡的?通过学习一点一点的开始明白了。

我开始自我省察,开始认罪悔改,就如彼得前书所说的“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他曾照自己的大怜悯,藉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重生了我们,叫我们有活泼的盼望。”

2013年8月因工作的需要,我们夫妻又被团队调到了武汉花山麻风病康复村侍奉。新的同工新的挑战开始了,每当有这样那样的挫折和困难临到时,我们都依靠主,切切地祈求,虽有眼泪但都胜过了。

我的身体需要每3个月就要复查一次,在一次检查时发现,我得的肿瘤已经有二厘米大了。我知道得了肝病的人,最终都逃脱不了癌变,我真的害怕的癌变。

11月底我再一次回到青岛复查,近三个月的时间里,我肝上的肿瘤又增0.6厘米。我知道我的死期将尽,我的心一下子掉到了无底深渊,正如大卫所说的“恐惧战兢归到我身,惊恐漫过了我。”

医生说赶紧手术,可钱又从哪里来?心中的黑暗使我忘记了主,也忘记了先前的学习,我开始抱怨主,问主为什么我做祢的工,祢还让我得了癌症?

妻子打电话问我检查结果怎样?我强忍着悲痛的心情,故作轻松地说没事,但妻子从我的声音中听出不对,就又打电话问女儿,女儿把实情告诉了她妈妈。妻子就对我说,你立即回武汉一起商量后再说。

到武汉康复村后,我把动手术的想法跟妻子说了,妻子不同意,她相信上帝会管我们,另外是因为三年里,我动过四次手术,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妻子说:“下一次手术是上一次手术的失败,我们都亲眼目睹了那些有钱人换了肝,结果还是死了。那批与你生肝病的人也都死了。只有你还活着。”她相信神会管我,相信凡事都有上帝的美意。

说实话,当时我不理解,还真是恨她。认为这个信上帝的妻子,竟是这么无情!但她天天拉着我祷告,把能想起的罪都向主认罪,求主赦免,并求主赐赦罪的恩和悔改的灵。无奈之下只好顺从,这期间无论是肉体或灵性,妻子都尽心尽力地陪伴关怀、勉励着我。

2014年的春节没有回青岛,因在那里一起的同工姐妹,因有其它的事都离开了,只有我们夫妻二人留守在麻风村。当时那里共有82名麻风康复者,信主的就有30多位,每天要带他们查经学习,生活不能自理的重病老人就有6位,要帮着料理他们的生活。忙的都忘记自己还是一个癌症患者。

春节后团队又派了其他的同工,我就回青岛再次复查,虽然肿瘤还在且比以前大了一点,但血液检查和癌胚抗原,病毒指数,DNA定量等一切正常,悬着的心又放下了。再一次回到武汉康复村做侍工直到2015年10月女儿结婚,加上妻子身体由于劳累过度,腰椎,颈椎,肩椎都出现了问题,需要休养回到了青岛。

2016年我又一次悖逆地完全离开了主,彻底回到了世界。我开始不读经,不聚会,心思意念中全是如何赚钱过好自己的生活,在饮食上的不节制,让妻子很伤心。

妻子在休养期间,自己不但认真查考圣经,稍有空闲就出去传福音。白天出去,晚上也出去走访家庭,为了阻止妻子出去,我采用了极端的方法用头撞墙,可妻子依然我行我素,她说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而是主耶稣在我里面活。

2017年春节过后妻子走了,回到了康复村。5月份我突然想起一年没有复查了,就去了医院,妻子早预料到的结果真的出现了,巨大型肿瘤直径将尽3寸,"罪的功价就是死","人若赚得全世界,却失去了性命,有何益处呢"。

因肿瘤太大,医生说无法手术,并提供了好多方法,什么抗癌药,钯向治疗,对瘤体穿刺,取出活体检验是恶性良性,就在我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妻子和其他的弟兄姐妹用上帝的话安慰我,希望我的心意回转到耶稣里,彻底放弃世界。能为耶稣而活,并为我祷告求主饶恕赦免我的罪,无论是生是死一切交给主。

我俯伏在主脚前,乐意在死之前悔改重生,求主拿去我惧怕的心和爱世界的心,除去自私自以为是的心,单单仰望上帝。于是,我重新回到了上帝为我预备的工场,忘记自己,为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而服务,并将每一天都当最后一天来生活。

整理完高弟兄的见证,让我流下泪来,后来得知,在2018年6月份,高弟兄被团队调派到江西丰城麻风病康复村做了服侍,因为那里没有男弟兄。

这个康复村在大山深处,高弟兄开三轮车到大山外面为老人们购买生活用品,在开车的时候,因一小虫飞进眼晴里,在揉眼过程中,因按电门大了,出了车祸撞在另一辆停靠在路边的三轮车上,导致左腿大胯骨粉碎性骨折。

当时高弟兄的妻子雅晴,正在青岛建设青岛的迷羊之家,接到消息后他们从青岛租了一辆120救护车将他从江西的一小乡镇医院拉回了青岛。

因他血小板低不能动手木,怕死在手术台上,因他的车祸较严重。医生汇诊后,征求了他们的意见后,进行了保守治疗,当时医生说有可能瘫痪,但他们相信上帝必有祂的美意,无论怎样都感恩都接受。

枣庄康复村的老人们听说了弟兄车祸,都非常心疼他们夫妻俩,因他们曾在原来的滕州康复村服待过两年,与那里的人都特别有感情,麻风病人都一直牵挂他们,并为他们捐款,可他们夫妻不要,让一位郑弟兄退还回去。

枣庄康复村的人又不接受。在2019年1月8号高弟兄一家人一起去了枣庄,快过年了,他们把捐给的钱没用,他们的女儿又给他们添了二千元,为那里的老人和迷羊之家的康复者共35人每人买了新年的礼物。

他们并不是富裕,他们过着艰辛的生活,但他们却说:“在认识主后,我们从外边的贫穷变为了内在的富有,虽然我们现在在世上,房没有一间,地没有一垄,更谈不上钱财,但主的恩典实在够我们用的。更感谢主!赐给我们这地上唯一的产业 ,我们的女儿。虽然她没有跟随我们献身给主,但她用她的十分之一在养活我们,支持我们去各处做工。”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二个月后,高弟兄的检查结果是,骨头惊人的愈合,现在已经能拄捌行走了。

主治大夫都搞不明白,问他们是否找到更高明的医生,高弟兄说:“是的,是天上的上帝。”那个医生也信主了,还经常介绍得肝病的人与他们认识。每次复查,医生都惊讶,有位从医50多年的大夫说从未见过他们这样的病例,是奇迹中的神迹。

在结束编辑时,高弟兄告诉我又将要回在需要他们的地方,他的妻子雅晴姊妹看到了以前发表的见证,通过弟兄给我留言。

没有上帝的爱就没有我们的家庭,在我们的身上,我们也有很多的不好,也需要悔改。希望通过我们的见证,大家看到神的爱,能够荣耀神的名。

是的!基督徒也是人,有自私有软弱。如果没有神的爱,基督徒不会做到这一点,希望通过这个见证,给基督徒一个激励的同时,也给世人一个看见,通过麻风村的义工之举,能重新审视基督教的信仰。

(见证人,高培忠;整理,赵雅各)

相关新闻

【爱见证】麻风康复村义工高弟兄的见证(一)感谢上帝为我预备一位善良的好妻子

在中国有一句老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如果没有神的爱,每个人都是自私的,如果没有神的爱,我真不知道我会如何。如今我只有一颗感恩的心!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8001s